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23.第423章 血染横塘
  顾长生运足内力大吼了一声,转眼盘好的发髻散落,漆黑的长发随着咧咧作响的红衣盘旋飞舞……

  不死不休!

  众人闻言,尽皆有一瞬间的失神,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由得心生了一丝惧意。

  “娘子!”四喜闻言一脸惊悚的回头,他怎么感觉到自家娘子身上的内力隐隐有一丝暴走不受控制的迹象?

  再看自家娘子现在的模样,就和杀神临世别无二致!

  这……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征兆!

  心头一声惊雷响起,下一个瞬间,四喜就肝胆欲裂的往自家娘子飞去。

  董雷见此更是不敢耽搁,手中菜刀砍上车辕,也往车顶爬去!

  “嗖!”

  “嗖!”

  接连几声破空之音响起,四喜看着红衣翻飞浑然不动的自家娘子,手中铁鞭连忙疾挥,隔开飞射而来的箭矢,护在了自家娘子身后。

  董雷一脸泫然欲泣的看着面前气势陡变的自家娘子,一边挥舞着菜刀帮四喜补刀挡箭,一边焦急的开口,“娘子!娘子你怎么了?”

  顾长生仿佛没有听闻一般,对董雷的问话,不予理睬,只是周身喧嚣的内力愈来愈盛,越来越强,让他们二人险些在车顶上站不住脚!

  四喜一边挥鞭挡箭,一边摇头连连,“不可以!不可以!娘子不可以!妄自催动内力本源,你会走火入魔的!”

  红衣似血猎猎作响,长发盘旋,妖娆非常,顾长生听到四喜的话,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朱唇微启,喃喃开口,“不疯不成魔,我要送你们出去!”

  四喜和董雷闻言,皆是一惊。

  送他们出去,在这万军丛中?

  下一个瞬间,泪水就溢满了二人的眼眶!

  箭如流星,不断的往车顶之上的三人****而去,四喜和董雷一边阻拦,一边摇头连连。

  “不要!娘子不要!不要这样!我不要出去!我死也要跟娘子你死在一起!”董雷一边说着,一边一手挥刀挡箭,而另一把菜刀就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泪眼婆娑的开口,“娘子,停下来!我不要你豁了走火入魔救我!若真是这样,小雷子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娘子!四喜答应过我家爷,死也要护娘子周全!他们虽然人多,可我们只有三人,未必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娘子,一旦走火入魔,就会神智尽失,到那时候,我们才是绝无生还可能!”四喜铁鞭挥舞,将车顶围的密不透风,一脸急切的开口。

  一阵儿小旋风从顾长生的脚下升起,迤逦的裙摆刹那之间绽放如火花……

  “来、不、及、了……”顾长生一字一顿的缓缓开口,下一个瞬间,眸色被红色浸染,宛如一片火海一般,灼灼燃烧……

  “娘子!”

  “娘子!”

  四喜和董雷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下一个瞬间,两人就感觉一阵儿铺天盖地的劲力袭来!

  再一回神,二人才发现,他们正被自家娘子推着急速的往围困他们的大军之外掠去!

  刀枪,人头,肩膀,顾长生忽视四面八方射来的长剑,运足内力护在手中二人,如一阵儿疾风一般往外掠去!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放箭!放箭!一定要拦住她!”金临渊看着那一抹红色眼瞧着就要飞出重围,气急败坏的怒吼。

  “嗖嗖嗖!”

  无数利箭直直的往顾长生的后背而去,然后在靠近她红裙的瞬间,化为齑粉,散落……

  顾长生看着脚下簇拥的兵将,红眸中闪过一抹焦急!

  她能感觉到体内的内力在逐渐流失……

  可是,她一定要把四喜和董雷送出去!即便不送出去,她也要在内力用尽之前,将他们送到大军的边缘!

  只有那样,以四喜的功力,才能带着董雷,杀出重围去!

  “娘子!娘子你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啊!”四喜周身被顾长生的内力束缚,嘶声力竭的低吼。

  “娘子……”董雷早已泣不成声……

  快了!快了!

  只要再前进十丈!就是围困大军的边缘!

  内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她保护后背,顾长生不得不再次提起内力,将四喜和董雷抓在一只手中,另一只手疾飞,隔开射向她自己的箭矢。

  “告诉妖孽,不要为我报仇,我的仇,我自己报!要将我儿视为己出,将他养大成人!”

  顾长生一双血色红眸盯着四喜,沉声道。

  “不!不!不!”四喜一脸惊慌的摇头!

  顾长生再看了他们一眼,运尽全身的内力在抓住二人的手上,奋力将二人往外推去!

  “一定要活着出去!”

  二人看着自家娘子说完这一句话,就内力用尽,往下面的万军丛中跌去,顿时面如死灰!

  “不!”

  “娘子!”

  四喜和董雷的身形一边往外飞去,一边嘶声力竭的喊……

  “不疯不成魔,成魔又如何?那就让这横塘湖畔,变成修罗地狱,让你们来给我陪葬吧!”

  下坠中的顾长生仰面看着一望无垠的天空,喃喃低语。

  下一个瞬间,一阵儿奇香,以顾长生为中心,迅速弥散开来……

  下面竖起刀枪只等顾长生一落地,就将她格杀的将士们忽然眼前一阵儿恍惚,下一个瞬间,手中刀枪突然变了方向,往自己的同伴刺去!

  下落中的顾长生没有注意到,她眉心的那个额饰再一次一缕红光,她原本用尽的内力,再一次的开始在体内凝聚!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要杀他的人,一个一个的都给她陪葬!

  一个不留!

  她要血染横塘,来为自己做祭!

  看着身边厮杀在一起的人,顾长生落地之后缓缓起身,径自往金临渊他们所在的方向而去。

  “此香名曰幻海,乃是我花了重金托人从西域寻来,身中此香者,会陷入幻海中无法自拔,即便是死,也了无痛苦……”

  金临渊几人看着自己的亲卫部队被渐渐分列成两个,而顾长生所过之处,她四周的人都开始疯了一样自相残杀,眼中闪过一抹惊恐!

  “她!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金临渊失神的问道,身子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了几步。

  司马连城看着向他们走过来的女人,那浴血的红衣,滴血的红眸,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惧意,呐呐的自语,“她是千年难出一个的药神!用药如神,用毒竟然也能如神……”

  “我的天!她是不是疯了?她不惜走火入魔催动内力本源,耗尽内力,就为了把那两个奴才送出去?”孛儿只斤律赤一脸惊慌的看着离他们相去不远的女人,一脸的不敢置信。

  “疯了!疯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司马长昊失神的瞪大了双眼道。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听了自家皇弟的话,否则的话,现在自相残杀的就是他的亲卫兵!

  幻海的药香在逐渐消弱,顾长生依旧没有退去的意思,她双眼执着的盯着那几个身穿明黄衣衫的所在,手术刀落手,身形开始在万军丛中腾移!

  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那几个人给她陪葬!

  一往而无前!

  “生我者父母,养我者至亲,要杀我的人,此仇不共戴天!金临渊,孛儿只斤律赤,我誓要你们与我陪葬!”

  鲜血浸红了顾长生的衣衫,一个一个人随着她手起刀落倒下。

  她要杀!杀尽妄图伤她之人!

  她要屠!屠尽绝她生路之人!

  她能感觉到体内内力再次凝聚,而这一次,带给她的却是撕心裂肺的疼!

  走火入魔,就是这个样子么?

  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疼痛感,比花孔雀传功给她之时所受的疼还要疼上十分!

  额头豆大的汗珠在不断的落下,重新凝聚的内力除了带给她痛苦,再无其他,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行动在逐渐的变的缓慢……

  再进一步!再进一步!

  她就能更靠近金临渊他们一步,她就能杀了他们,来为自己殉葬!

  人,杀了一波,立刻就有一波补上!

  顾长生举步维艰,却一直在支撑!

  尸体,在她的四周垒的老高,可还有许多人的前赴后继的往她扑来!

  疼!撕心裂肺的疼!

  这种疼痛不断的灼烧着顾长生的意识,让她的大脑一阵阵的抽疼,模糊……

  她只能一点点的踏着尸首前进,僵硬的重复着手起刀落的动作!

  宛如死神一般,缓慢的挥舞着收割生命的镰刀!

  血,从她的刀尖一点一点的低落,染湿了她的衣衫,浸透了她的长发,让她整个人都弥漫在血红之中,宛如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一般……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顾长生喃喃自语着这一句话,向着自己心中的目标,不停的拼杀!

  杀戮!

  在顾长生四周,只余下永无休止的杀戮!

  “她要撑不住了!”金临渊看着那个动作逐渐缓慢下来的浴血女人,眼中惊惧连闪。

  “天爷,杀她的代价,真的太大了!咱们的人,已经死伤过半了!”孛儿只斤律赤看着那个在万军丛中缓缓移动的女人,一脸后怕的开口。

  “嘭!”

  两人的话音才落,顾长生的身子就直直的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