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27.第427章 风云变色柳州城
  “顾泽!”

  周沐闻声回神的瞬间,就看到一个箭矢箭头燃着霹雳啪啦的火星,被敌人奋力的往顾泽所在的方向扔去!

  这个瞬间,周沐的心头提到了嗓子眼,运足了全身的内力,就迎着射向他的流矢飞去!

  他要救小顾泽!

  这手雷的威力,周沐再明白不过,若是那个手雷在顾泽周围爆炸开来,那么就连身在小顾泽周围之人,都不能幸免!

  小顾泽不能有事!

  “轰!”

  一记掌风挥向迎面而来的流矢,生生的改变箭矢的去向,将它扫向地面带起一片血光四溅!

  周沐身形不止,急速的追随这那箭矢****的方向而去!

  “天!快散开!”

  元宝也察觉了不妥,当即大吼一声,一把推向韩秋!

  韩秋回神,看到远处****而来的流光,将小肉包往怀中一暗,二话不说往一旁飞闪而去!

  她答应过自家娘子,就算是死,也要保护小公子无恙!

  “走!”小翠来得及冷叱一声,当即拽起半山先生就往一旁闪开。

  看那箭矢飞来的方向,正是他们眼下的所在之地!

  千钧一发,能走开一个是一个,不然的话,那就是全部丧生在此!

  “爷!”

  仓惶的将众人一个一个往外推的元宝一回头,就看到自家爷人在半空,手中正抓着那往他们飞射而来的箭矢,当即就大惊失色,肝胆欲裂的吼了一声!

  那箭矢!

  那箭矢上的引线,已经燃烧殆尽了!

  “爷!不要!”

  元宝撕心裂肺的急吼一声,浑圆的身子拔地而起,冲着自家爷所在的方向疾飞而去!

  他就算是死!也要跟自家爷死在一起!

  “木头叔叔!”

  笑肉吧惊呼一声,豆大的泪珠瞬间流了下来,小短腿在韩秋身上怒踹了一脚,小身子顿时弹跳而起,往周沐所在的方向疾飞而去!

  这一个瞬间,所有人都愣了!

  心跳已然停摆,呼吸已然不能,将要得胜的喜悦不再,只有肝胆欲裂的震惊!

  沐郡王殿下、小公子还有元宝……

  他们……

  竟然都在手雷爆炸的波及范围之内!

  “不!”

  “不要!”

  两千余人目疵欲裂的怒吼之声,顷刻之间响彻云霄!

  ……

  另一边,柳州城中!

  孛儿只斤念和月西楼几人,提溜着一个毫不反抗的小身影,飞速的往横塘湖的方向掠去。

  一路之上,早已行人寥寥,各个商铺的门窗早已紧闭,这人人自危的样子,顿时让几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上邪,若是顾长生没事倒还罢了,她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奶奶非让你密宗上氏一门绝种不成!”孛儿只斤念脚下疾飞,怒瞪了手中的不戒小和尚一眼。

  “若是顾长生出事,上邪,你别怪本楼主我倾尽全力追杀你的师傅天机老道!”一旁的月西楼也一脸凝重的沉声开口。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被提溜的不戒小和尚闻言不紧不慢的唱了声佛偈,一脸慈眉善目的开口,“贫僧将你们困住,不过是为了一个成全而已!此乃天命!天命不可违也!”

  “我不信天!也不信命!我只要保她无恙!否则,这天下势必倾轧来为她做祭!”檀女捂着胸口,冷叱一声,一马当先往前飞去。

  孛儿只斤念和月西楼闻言皆是一愣。

  这檀女,倒是比他们还要紧张几分!对顾长生还真是忠心的紧!

  “哎!一切皆是天命!因果轮回,自有其定数!阿弥陀佛!”不戒小和尚看着飞身离去的檀女,一脸慈悲的叹了一声,“二位施主,别愣着了,再不赶至,长生施主可就真的要出事了!”

  “你!”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怒上心头,抬手一个爆栗子往不戒小和尚光滑剔亮的脑门上敲去,“回头奶奶再跟你算账!”

  音落之时,就催动全身的力气,再次往横塘湖畔赶去!

  顾长生一定不能有事!

  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承受自家师兄的怒火!

  ……

  鲜红的血泊之中,顾长生双眼紧闭,躺在其上……

  红衣和血色混合在一起,绛红一片,让人望而却步!

  痛!

  湮灭意识神智的痛!

  顾长生仿佛置身火海之中,周身疼痛难以言喻,想要动一动都难!

  眉心的额饰,红光被血迹遮掩,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氤氲流光……

  看到顾长生倒下,金临渊几人脸色都露出了一丝释然,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缓缓的落回了胸口!

  这个女人!

  这个可以顷刻之间迷乱他们数万精兵神智的女人!

  如果说他们开始只是欲除之而防患于未然,那么现在,已经不是防患于未然那么简单了!

  顾长生!这个能耐逆天非人的女人,假以时日,势必让周沐如虎添翼,问鼎天下霸业!

  所以,她必须死!

  “还愣着干什么?损兵折将,为的就是取她性命!还不给我动手!”金临渊看着自己倒下的手下,一脸阴沉的开口。

  “动手!动手!杀了她永绝后患!”孛儿只斤律赤也当即出声!

  司马长昊兄弟站在一边,脸上变了几变!

  终于,司马连城扯了司马长昊一把,两人往后退了一步。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不相信,她这样的天纵奇才,会这样的陨落!”司马连城看着躺在血泊之中的血色女人,低声开口。

  司马长昊闻言心头一凛,诚如他皇弟所言,顾长生,当之无愧的天纵奇才!

  以一己之力,不费一兵一卒,杀北蒙辽东两三万兵马!

  试问天下,谁人可以做到?

  即便是不败战神周沐,也未必就有这样的能耐!

  这样的女人,当真是一个让人忌惮的逆天的存在!

  太可怕了!

  接收到各自主人的命令,围在顾长生四周的人,手执长枪,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点!

  这个女人,让他们心有余悸!

  即便是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躺着,也让他们心头发寒,两脚打颤,长枪乱瞄,却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动手!杀了她!”金临渊手中折扇握的吱吱作响,再一次下命!

  “留人显眼!这么胆小,连个女人都怕,怎配当我北蒙的勇士!给我杀了她!”孛儿只斤律赤也跟着怒斥!

  顾长生四周之人闻言,当即心头一颤,不敢再迟疑,逼着双眼,手中长枪就往前送去!

  “住手!”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震天的女人呵斥!

  众人闻言,手中长枪一顿,下一个瞬间,一抹黑色的身影形如鬼魅一般的穿过众人,双手疾挥,将四周执枪之人挥的四下散去!

  “大人?”檀女跪倒在血泊之中,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倒在其间的女人扶起,揽在怀中,嘴角一缕血丝缓缓溢出,身体轻颤,不敢再有动作。

  不过几息的时间,孛儿只斤念和月西楼几人就踏过重重血泊和无数惨死的尸体,走到了顾长生的身边。

  四周之人一看到月西楼,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艳,可是转瞬就变成了警惕。

  月西楼二话不说丢下不戒小和尚,跪倒在了檀女对面,小心翼翼的抬手伸向顾长生的鼻端。

  这一刻,跟随而来的宁二和昆奴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手执长鞭站着众人之前的孛儿只斤念感受到身后的紧张气氛,心不由得一颤,怒瞪了眼前的几个明黄人影一眼,忍不住的回头,焦急的问,“月西楼,顾长生怎么样了?死没死?”

  “没有!可是也差不多了!”月西楼一脸凝重,眼中杀气弥漫,缓缓开口。

  孛儿只斤念闻言,心知大事不好,当即跺了跺脚,“那还愣着,赶紧就她!”

  说完这句,就转头看向孛儿只斤律赤!

  孛儿只斤律赤看着眼前怒火中烧的美丽女子,眼中闪过一抹震惊,迟疑的指着她开口,“你!你是小堂妹?孛儿只斤念?”

  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马鞭一挥,鞭头直指孛儿只斤律赤,气呼呼的开口,“孛儿只斤律赤!奶奶的好堂兄!瞧你干的好事!”

  确认了孛儿只斤念的身份,孛儿只斤律赤不敢迟疑,单手一扶左胸,当即单膝跪地,沉声开口,“北蒙乞颜部孛儿只斤律赤,见过可汗念公主!”

  他虽为孛儿只斤念的堂兄,虽也贵为北蒙皇族,可较之可汗之女,终究是差了一筹!

  他一日不曾登上可汗之位,这叩拜之礼,就一日不能免!

  想到这里,孛儿只斤律赤的眼中闪过一抹不甘!

  “拜见可汗念公主!”

  顷刻之间,北蒙仅剩的万余将士跪了一地,请安之声不绝!

  “孛儿只斤律赤,你是像天借了胆子么?你竟敢在柳州城出兵,还伤了顾长生!你这是要逼我师兄大军进逼我北蒙,让我北蒙生灵涂炭么?”孛儿只斤念看着孛儿只斤律赤,气的一脸涨红。

  孛儿只斤律赤闻言,一脸凝重的缓缓起身,沉声开口,“此次出使大周,律赤本有使命在身,念公主一向不过问朝政,也鲜少回北蒙,还是不要过问此事为好!”

  “原来来的是自己人,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耽搁了,来人,杀了顾长生,谁敢阻拦,杀无赦!”金临渊瞄了孛儿只斤一眼,沉声开口。

  “奶奶在此,我看谁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