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虫子钻进去了
  readx();

  cpa300_4(); 孛儿只斤念一边说着,一边疑惑的看向脸色苍白如血的檀女,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快了!快了!”檀女混沌的双眸中突然显出一丝血红之色,用独有的异族腔调焦急的开口,

  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帮顾长生擦拭脸上血迹的手不由得一顿,“什么快了?”

  “阿弥陀佛!天命如此!天命如此!檀女施主,此乃你此生之劫,还望施主斟酌清楚!”一旁的不戒小和尚见此,再次开口道。

  “你也说了这是天命!我生来的使命就是如此,也曾答应过她的父亲,一定要找到她!”檀女闻言转头,混沌含血的双眸看向不戒小和尚,缓缓开口,“她醒来,我将陷入永世昏睡!上邪,这世上,唯有她能将我唤醒,告诉她,莫要逆天而行,静待时机便可!”

  不戒小和尚闻言,满含慈悲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怜悯之色,终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喂!这可都快拖不住了,他们就要动手了!你俩到底在打什么机锋?”孛儿只斤念一个头两个大,看着两人,怒声开口,“什么父亲?顾长生的父亲,不是早死了么?”

  月西楼的眼神也是一变,可终究没有开口。

  两人显然也没有时间回答她的话,因为即便是王千金舌灿莲花,也已经有了拖不住的迹象!

  而三国围困他们的军队,更是不曾稍离!

  现在,才是真正的生死关头!

  “你们也听到了,天下第一钱庄,北蒙的公主,顾长生的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通天的人物,长此以往,世间还有谁能拿她如何?若她跟周沐在一起,周沐势必如虎添翼,稳定天下霸主之位,到了那时,天下之大,可还有我们三国的立足之地?”金临渊一脸沉重的开口,手指一指顾长生,声音更是沉了几分,“你们现在想收手已经晚了,莫忘了,我们留在城外的驻军,已经赶赴了百里山,想必此时此刻,顾长生之子,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你们以为,你们还有退路?”

  孛儿只斤律赤和司马长昊闻言,脸色顿时一变。

  “动了!我感觉到她的手动了!”大军围困的中央,孛儿只斤念突然惊喜的呼了一声。

  顾长生仿佛陷入炼狱一般,经受着无边的煎熬,痛不欲生!

  可是,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人提到了她儿子!

  要她儿子死无葬身之地!

  不可以!

  这一个瞬间,顾长生忘了周身撕心裂肺的疼痛,挣扎着想要逃脱!

  她要去救她的儿子!救她的小肉包!

  他那么可爱,那么懂事!一定不能收到一丝的伤害!

  “动……动了……又动了……啊!”

  就在此时,孛儿只斤念突然惊呼一声,仓惶的收回手,一屁股跌到了一边,一脸不敢置信的抬手指向顾长生的眉心,颤抖着开口,“有……有虫子!”

  天呢!她刚才感觉到手下有虫子蠕动的感觉!

  那种冷冰冰,让人后背凉飕飕的感觉!

  “终于……要觉醒了……”檀女看了顾长生一眼,失神的喃喃自语,缓缓抬手伸向顾长生的额头……

  “喂!你干什么!那里有虫子!”孛儿只斤念看到檀女的动作,失声的惊呼。

  就是那里!

  适才,她就是为顾长生擦拭鲜血,擦拭到了那个地方!

  那里,有虫子在蠕动的感觉!

  “你给我闭嘴!”月西楼一脸凝重的抓住孛儿只斤念,冷叱道,双眼却盯着檀女的动作,一眨不眨!

  “杀!”

  突然,前方传来金临渊的一声冷喝,下一个瞬间,围在他们周围的明月楼死士便跟三国大军交战在一处!

  这一次,是真正的三国大军!

  就连一直不曾出手的司马长昊,也下令出兵了!

  就连估计孛儿只斤念的孛儿只斤律赤,也下令出兵了!

  金临渊说得对,这缓兵之计,他们被拖延不起!

  一定要速战速决,才能尽快完成使命,脱身离去!

  一时间,喊打喊杀之声在四周想起,血腥味弥漫,而最中心的地方,几人守在顾长生身边,目不转睛,不敢稍离!

  檀女的动作很慢,像是碰触稀世珍宝一般,缓缓的将顾长生额头的血迹擦拭干净……

  血迹尽去,徒留那一个血红色的额饰,红的像是滴血一般,还氤氲着流光……

  众人见到这额饰,顿时膛目结舌!

  因为,他们,在那额饰中间,看到一只缓缓游弋的虫子!

  没错!

  是虫子!

  通体血红,还闪着磷光!

  而檀女,看向那额饰的目光,脸上则充满了无限的虔诚,失神的喃喃自语,“千年……沉睡了千年……你终究是醒了……我以为,此生,又等不到你觉醒了呢……”

  “所以……你选的人,是她,对不对?”

  檀女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根手指,缓缓伸向那额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一旁的不戒小和尚突然出声,沉声开口,“檀女施主,你真的要唤醒它?它若临世,则你将沉睡不复醒,据贫僧所知,长生施主,并无野心……她此生,都未必有机会,能将你再次唤醒……”

  “上邪,你纵观天机,能透前世今生,当知我几世轮回为混沌大巫,为的就是等它愿意醒来之时!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我还能不能再醒来,已经不重要了……”檀女嘴角勾起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缓缓开口,“而且,它已经选了顾长生为饲主,我若不将它唤醒,顾长生也将陷入永世昏睡,我又如何向她的父亲交代?”

  “我意已决,你无须再劝!”檀女冷声打断了不戒小和尚未曾出口的话,缓缓看向顾长生,沉重的开口,“欢迎觉醒,我这就助你醒来……”

  下一个瞬间,低沉的异族腔调吟唱之声响起。

  “……命而生,生而为王,以吾混沌大巫神魂为引,醒尔王者之路……”

  四周喊打喊杀声不绝,将被护在死士中间的这一缕吟唱之声,顷刻淹没……

  “楼主!”下一个瞬间,一个黑衣死士倒了下来,眼神愧疚的看向中间的月西楼,口中鲜血直流,眼神逐渐涣散,“手下,无法在为楼主效忠了……”

  看到一个手下倒地不起,月西楼脸上闪过一抹弑杀的血红,“我去拖住他们,你们快些!”

  下一个瞬间,月西楼五彩斑斓的锦衣翻飞,护在了顾长生四周!

  宁二昆奴虽然也担心顾长生的情况,可还是狠心扭头和四周扑来的大军战在了一起。

  “阿弥陀佛!浮屠杀孽!浮屠杀孽!……”不戒小和尚盘腿坐在顾长生身边,喃喃的念起了往生经……

  “檀女!檀女你到底在做什么!快要来不及了!”孛儿只斤念一脸焦急的看着四周不断倒下的黑衣死士,看向犹自吟唱的檀女。

  这一看不打紧,她竟然看到檀女混沌的双眸逐渐恢复了黑白分明!

  孛儿只斤念顿时就惊了,连忙看向躺在两人怀中的顾长生!

  “虫子!虫子!它要钻……钻进去了……”

  孛儿只斤念手指颤颤的指着那个额饰,眼瞧着它红光连闪,破壳而出,上下蠕动,往顾长生眉心的地方钻去……

  这一刻,看着那一滴流出来的鲜血,孛儿只斤念是真的吓得肝胆欲裂了!

  虫子!

  往眉心钻的虫子!

  而且!

  眼瞧着,那虫子就迅速的钻了进去,连阻止的机会都没给她!

  而那流出来的一滴鲜血,也渐渐消失……

  转眼,顾长生的眉心,只余下一道指甲大小的红痕,灼灼似火,宛如滴血……

  “顾长生!顾长生!虫子!虫子你哪里去了!出来!出来!”孛儿只斤念见此,仓惶的伸手擦着顾长的额头!

  可是,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那一抹红痕犹存,可那虫子却不见了踪迹!

  “天啊!月西楼!月西楼救命!虫子钻进顾长生的身体里去了!”孛儿只斤念仓惶的求助,怒目看向檀女,撕心裂肺的吼,“你到底在干什么!你不是在救她吗?怎么你自己的眼睛恢复正常了,却让那诡异的虫子害顾长生!”

  想到那个通体血红闪着磷光的小虫子,孛儿只斤念都觉得后怕。

  那么诡异的虫子,竟然钻进了顾长生的眉心,她还能活么?

  月西楼闻言,惊慌失措的一把挥开身前围攻而来的数个敌兵,回头看向眉心一点朱砂色的顾长生,大惊失色的怒喊,“丫头!”

  巫蛊!向来神秘莫测!

  檀女是巴蜀的巫,她和不戒小和尚说了那么一堆似是而非的话,她到底要做什么,月西楼也不知道!

  眼下这种情况,饶是月西楼,也有点儿害怕了!

  “顾长生!顾长生!”孛儿只斤念深邃的大眼中满含泪水,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顾长生,焦急的惊呼,怒目看向犹自吟唱不休的檀女,恨声开口,“檀女!若是顾长生有个三长两短,我第一个将你千刀万剐!”

  “嘭!”

  下一个瞬间,诡异的异族腔调吟唱声一止,檀女仿佛失了魂儿一般,身子直愣愣的往顾长生身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