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31.第431章 巫蛊之王觉醒
  水纹越荡越大,蕴含的内力也越来越澎湃!

  “噗通!”

  离顾长生最近的孛儿只斤念一个没稳住,一屁股往水里跌去。

  “顾长生!”仓惶的从水里爬起来,孛儿只斤念惊慌失措的看着那漂移的离她老远的顾长生,奋力的想要靠近,却一次次被水纹的力道给推开,还有些站立不稳。

  “阿弥陀佛,巫蛊之王,要觉醒了……”不戒小和尚拖着檀女站在孛儿只斤念身后,看着那飘荡在湖面上的一抹红色,失神的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什么王?”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回头。

  不戒小和尚缓缓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们身后不远处,月西楼周身的内力,正在不断地扩大,那澎湃喧嚣的内力,将追击过来的追兵,一群群震开……

  顾长生觉得,她灼烧的身子,好像突然不那么疼了!

  那个在她身体里游弋,为她带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灼伤感的东西,好像也不那么沸腾了……

  她好像回到了母亲怀中一般,上下起伏,浸在一片温凉之中……

  眉心的那一抹红色缓缓凝聚,从指甲大小,缓缓的凝成一抹竖着的圆润血红色……

  顾长生感觉到原本游弋在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在缓缓的上移,游过她的经脉,游过她的胸口,游过她的脖颈……

  及至停留在眉心,为她的身体,送来一阵儿冰凉的感觉……

  “顾长生!顾长生!顾长生……”

  远处传来孛儿只斤念担忧的大吼声,她听得到,可想要睁开眼,却办不到!

  因为她的眉心,那一抹冰凉的触感,好像源源不断一样,包围着她的身子……

  “月西楼!月西楼你停下来!”

  “三国之人你们听着,你们再靠近一步,我孛儿只斤念就自刎在此,相信我,我父王一定会为我报仇,到时候,你们一个一个,谁都不要想逃过!父王会让你们永无宁日!”

  “月西楼!你停下来!你再这样下去会走火入魔的!”

  孛儿只斤念带着泣音的嘶吼声传来,让顾长生的心神一凛!

  月西楼!

  她家的花孔雀!

  她不惜催动内力本源,不惜走火入魔,只为能把四喜和董雷送出去!

  现在,花孔雀要为了她,也走火入魔吗?

  不可以!

  不可以!

  顾长生心底忍不住的嘶吼!

  不可以这样!

  不要有人,为了她死去!

  她不值得!她不过是一缕幽魂而已,死后能穿到这里,已经是赚到了,怎么可以让别人为她去死!

  这些人!都是她最在乎的人!

  月西楼,为她不惜走火入魔!

  孛儿只斤念,为她不惜自刎相逼!

  她何德何能,能得他们如此相待!

  “我要起来!放我起来!让我去杀了他们!杀了所有逼我欺我之人!你放我起来!”

  一圈圈大力的水纹从顾长生身边蔓延开来,她奋力的在心底嘶吼,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吼给谁听!

  可她就是知道,有一个活物,在桎梏着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她奋力的想要逃脱这桎梏,可是却徒劳无功,只能在心底一遍遍的嘶吼!

  “我要去杀了他们,去救花孔雀和念,放我起来!你放我起来!”

  泪水从顾长生紧闭的眼睛流了出来!

  她鲜少落泪,可是这一刻,这种束手无策的无力感,真的让她几近崩溃!

  “我的儿子,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们就是我的命!放我起来,求求你!”

  “放我起来,哪怕是死,也让我和他们死在一起!不要让我死在他们身后!求求你!我求求你!”

  泪水横溢,转眼浸入横塘水……

  顾长生一遍遍的在心底嘶吼,她是真的怕了!

  她怕,她周围的人,会离她而去!

  再也活不回来!

  “你……你是在……是在跟我说话吗?”

  一个孩童的声音,在顾长生乱成一团的脑海中响起,带着一丝怯懦,一丝试探,还有一丝不敢置信……

  顾长生顿时心神大惊,整个心脏都缩在了一团。

  “你!你是谁?”顾长生在心底颤抖的开口。

  静!

  突如其来的静!

  只有四周的喊打喊杀声,清晰的传入耳中!

  还有孛儿只斤念对着月西楼的嘶声力竭的吼声……

  时间就是生命,顾长生急的满头大汗,再一次在心底嘶吼,“你是谁?是不是你禁锢住了我!放我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声音才再一次响起,“你……你竟然能感觉到我的存在……这真是太神奇了……”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放我起来!”顾长生焦急的再一次嘶吼。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人家才刚出生……”

  “是不是你禁锢住了我?你放我出来!”

  “禁锢?什么意思?”

  顾长生闻言,鲜血气的吐血,可是现在她没有什么去解释这个!

  “你!能不能让我行动自如?”

  “能哇!”

  顾长生闻言一喜,心顿时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可是……人家才刚出生,还没睡大醒……”

  “你!”顾长生闻言,顿时一口气被噎在胸口,深呼吸几下,才缓过了心神,难掩焦急的开口,“你接着睡你的大头觉,你先把我弄醒再说!我要去救我的朋友!你麻溜的!”

  “可是人家才找到窝,人家想困觉……”

  “不行!放开我你再睡!你听话,我给你找好吃的!”

  “真的?”

  “真的!”

  “人家要你喝你的血……”

  “命都能给你!”

  “你命没了,人家也跟着死了,那怎么行!”脑海中顿时响起一缕不赞同的声音,“既然你这么说,人家就当你答应了哈,那我咬你了哈!”

  什么咬她?

  顾长生刚想发问,下个瞬间,就觉得眉心一痛……

  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一样!

  “好香!好香!人家吃饱了,人家帮你一把,再困觉!”

  尼玛!真好养!

  就叮了一下,连疼她都还没来得及感觉,这就吃饱了?

  “以人家巫蛊之王的身份,求求巫神蛊神,借给人家饲主一点儿神力吧……”

  听着脑海中不伦不类的孩童声,顾长生脸不由得一黑!

  人家……人家什么王,到底是个什么鬼?

  可是,下个瞬间,顾长生就觉得自己的身子轻盈了许多,内力像是滔滔大海一般,无边无际,席卷了她的全身!

  “轰!”

  一声巨响,带起数仗高的湖水,翻卷着往僵持的众人拍来!

  “噗!”月西楼催动的内力被震的一顿,整个人往一边倒去,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身后……

  “咳!”手中的匕首险些真把自己抹了脖子,孛儿只斤念从水里爬出来,膛目结舌的看向水中央……

  此时此刻,三国大军,也都如遭雷击一般,目疵欲裂的看向湖心被翻起的数仗高巨浪,还有立在浪尖之上,那个红裙翻卷摇曳的一抹鲜红之色……

  “顾……顾长生……”孛儿只斤念失神的低喃。

  那个……那个人……是顾长生?

  那个站在浪尖之上,红裙烈烈生风,宛如神邸临世的女人,是顾长生?

  那个眉间一点朱砂色,灼灼不似凡人的女人,是顾长生?

  这一个瞬间,孛儿只斤念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止孛儿只斤念,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站在高处的几个明黄人影,听到动响往这边看来,只一眼,就吓得肝胆欲裂!

  浪高数仗,人,肉体凡胎,怎么可能站在浪尖之上?

  “她!她!”金临渊一脸血色尽失,指着那一抹红影,仓惶的开口,“不可能!这不可能!她不是已经走火入魔了吗?内力耗尽,她怎么可能再醒来?”

  “传言,应天命而生之人,都会得到天神眷顾,她……果然……她才是……”司马长昊失神的喃喃自语。

  “真正的占室女星!”司马连城一脸凝重的沉声开口,眼中露出一丝惊惶,“我们,今天怕是要葬身在这横塘地了!”

  “格老子的!少吓唬人!”孛儿只斤律赤闻言,顿时一脸惊恐的怒叱。

  惊涛拍岸,水花四溅,三国原本磨刀霍霍的大军,顿时被吓得各个面无血色,呆立当场。

  “醒了!总归是醒了!”不戒小和尚怀中抱着檀女的脑袋,低头看向她,仿佛通晓一切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怜悯,“施主,你的使命,终究是达成了,至于你是永世昏睡,还是可以再醒来,一切之看天命了……”

  “宁二!宁二你怎么样?你坚持住!大人醒了!她一定可以救你的!”昆奴抱着怀中被血色浸染的宁二,焦急的大吼!

  “大……大人……”

  一口鲜血从宁二的嘴里溢出,她失神的喃喃自语,奋力的扭头看向湖心那掀起的巨浪的红色人影,嘴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意……

  “大人无事!我死……死也瞑目了……”

  下一个瞬间,她手中握着的长剑离手,噗通一声掉入湖水之中,手也往下垂去……

  “宁二!”

  昆奴撕心裂肺的怒吼,倾时响彻天际!

  “宁二!”

  浪尖之上,传来顾长生焦急的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