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自绝此地以谢罪
  readx();

  cpa300_4(); 隔了数丈远,可金临渊见此还是大惊失色,他身前的几位将领也是连忙举起兵器妄想阻拦!

  可是,顾长生人在半空,他们连她的衣角都碰不到,更别提阻拦了!

  “嘭!”

  “嘭!”

  接连几声巨响,金临渊身前的几个将领,无一例外的,被顾长生的掌力震得口吐鲜血往高岗下摔去!

  “顾……顾长……”金临渊目疵欲裂的看着临风而立的女人,几不能言!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

  她就不是人!

  这一刻,金临渊是真的怕了!

  他机关算尽,从没想过,有一刻,死亡会离他如此之近!

  顾长生一脸冷煞的看着他,五指成爪,内力凝聚成缕,往金临渊的脖颈上袭去!

  “顾……我……”

  下一个瞬间,金临渊就一脸惊慌的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感觉到,有一股大力,抓上了他的脖颈!

  让他呼吸困难!

  “你给我过来受死!”顾长生内力再次凝聚,成爪的右手缓缓往后一扯!

  顿时,金临渊的身子,在众人的膛目结舌之中,往顾长生的方向直直的飞了过去!

  而顾长生成爪的右手,正好整以暇的的等在原地,精准无误的掐到了他的脖颈之上!

  “崇信鬼神,敬畏天相,愚昧如斯,原本错不在你们!”顾长生目光如炬的盯着近在咫尺的金临渊,沉声开口,“可是,你们竟然为了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发兵柳州城,还不惜以数万大军围杀与我!”

  顾长生说到此处,眼中的泪水缓缓凝聚,声音颤抖的继续,“你们围杀我,害我走火入魔也就罢了!是我平日目无下尘,太过嚣张!是我咎由自取!可是你们却杀了我的宁二!还杀了他们!”

  顾长生说着,指向地上躺着的黑衣人,“他们,是为护我而死!是我的自负,连累他们!是我的仁心,给了你们杀他们的机会!是我顾长生,害了他们!”

  “我死不足惜!可他们何其无辜!金临渊,就用你这皇亲贵胄之血,来为他们点亮轮回路吧!”

  顾长生说着,手中力道逐渐加大!

  “不!不要!顾长生!我是辽东的二皇子!我的母后手握辽东大权!我情愿岁岁年年纳贡大周,金银财帛,猪马牛羊,你要多少,我们纳多少!你放过我!”金临渊奋力的扒着顾长生握在她脖颈上的手,仓惶的求饶。

  “呵呵……”顾长生闻言,凄凉的一笑,抬手一指柳州城外的方向,泣血怒吼,“你看到那冲天的火光了吗?山火漫天,我儿岂有生还之机?”

  “我儿子没了,我的家人没了,这么多人因我而死,你!凭什么以为,纳贡就能换来你的生机?哈哈……”

  红衣翻飞,顾长生人在半空中,凄绝的笑……

  “金银财帛,能换回他们的命吗?金银财帛,能让他们死而复生吗?你们,统统该死!”顾长生眼中闪过一抹决绝,周身内力缓缓凝聚与手上,“放心,杀了你,杀了你们,我就自绝与此地!”

  “我的小肉包,他那么小小的一人,最是怕孤单,我怎么会让他独自忍受漆黑的黄泉路!”顾长生失神的喃喃自语,“宁二,还有你们!是我害死了你们,我会陪你们上路,以谢你们不惜以死相守之恩!”

  随着她的话语,金临渊的脸色逐渐的变成酱紫,终究头一歪,再无声息!

  “呜哇……不要!不要!你怎么能自绝在此!人家才刚出生,就要给你陪葬了么?”脑海中响起一声不依的哀嚎,“不要!他们不是为了救你么?你要是自绝谢罪,那他们的死不就是没有意义了么?”

  “你不能自绝!你这样做,会害了人家的!太不厚道了!太不厚道了哇!人家还帮了你呢!呜呜……”

  听着脑海中凄惨的小声音,顾长生的脸色一暗,缓缓轻喃,“对不起……”

  “你知道么,妖孽那个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闽南大军班师回朝为我解围,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顾长生低头缓缓轻喃,“那就是,闽南倭寇已除!他……肯定是为了我,急于求成,和倭寇决一死战了!”

  “宁二,还有这些死士,还有那些因为我而急于求成,葬身闽南的将士……”

  “这么多的人命!这么多鲜活的人命!都是因我而死!我不想当什么天命之女,也不是什么占室女星!或许,只有我死,这一切才是个尽头!家人不在,生无可恋,这么多条人命,我真的背负不起,真的背负不起了……”

  顾长生说着,手中重华红光一闪,下一个瞬间,金临渊的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往地上砸去!

  “嘭!”

  随着金临渊明黄的尸身落地,四周众人尽皆大惊失色!

  因为……

  金临渊落地的,只有尸身……

  却没有头……

  他的头颅……

  正血淋淋的被顾长生提在手里……

  “我说了,要用你们的头颅,来祭奠宁二他们的在天之灵!下一个,孛儿只斤律赤!”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再一次的伸出手去!

  不出意外的,孛儿只斤律赤的身子,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如法炮制的被顾长生用内力给吸了过来!

  “放开我!我承诺你北蒙永不踏足中原半步,绝不再参与中原逐鹿之争!放开我!”孛儿只斤律赤仓惶的捂着脖子,连连开口。

  看到了这么多死亡!在死的面前,纵使他是北蒙第一勇士,刺死此刻,心神也已经濒临崩溃!

  他甚至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在像他缓缓逼近……

  “中原如何,与我何关!我在乎的人,因我而死,而你们这些执戟之人,又怎能逃脱!”顾长生的声音,犹如嗜血的魔鬼一般,在孛儿只斤律赤耳边响起。

  “不!不!念公主!堂妹!救我!”孛儿只斤律赤见此,仓惶的转头看向湖边的孛儿只斤念,一脸祈求的开口,“堂妹,本是同根生,求你救我!”

  孛儿只斤念见此,脸上闪过一抹挣扎。

  顾长生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眼,手中的力道再次加大!

  金临渊已死,再杀了他们,她就可以解脱了……

  她真的好累了!

  心力交瘁,生不如死!

  死,或许才是真正的解脱……

  孛儿只斤律赤的脸色,随着顾长生手中的力道,缓缓变成绛紫色,逐渐的呼吸困难……

  “顾长生!”

  就在此时,孛儿只斤念放下陷入昏迷的月西楼,一脸仓惶的跑了过来,抬头看向悬在半空中的两人,出声阻止。

  “念?”

  顾长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就是这个美艳的小姑娘,为了她,不惜以自刎威胁敌军……

  “顾长生……”孛儿只斤念绞着手指,一脸挣扎终究是下了决定般开口,“顾长生,你放了他,好不好?”

  “我生为女儿身,从没帮过我父王什么,他帮我父王良多,顾长生,你放过他吧,诚如他所说,我和他本是一脉同宗,我怎么可以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围杀我之人,亦有你北蒙之军,我杀之人,亦有你的子民,孛儿只斤念,你曾几次三番以命护我,既然你要救他,我自然会给你这个面子,只是此人野心勃勃,日后,还望你不要后悔今日的一念之仁才是!”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甩手将孛儿只斤律赤往孛儿只斤念身边扔去,沉声开口,“带着他离开大周吧,我们的朋友一场,今日怕是要缘尽于此了!”

  “顾长生?”孛儿只斤念闻言,一脸惊恐的开口,看向顾长生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为什么?

  为什么她在顾长生的眼中,看到一丝求死之意?

  难道?

  孛儿只斤念突然摇了摇头!

  不是她想的那样!

  一定是她多想了!顾长生那么没心没肺的一人,就算为宁二他们的死自责,可总不能求死谢罪吧?

  这不可能!

  这一定不可能!

  可是,顾长生这么轻而易举的答应放掉孛儿只斤律赤,还真是出乎孛儿只斤念的预料!

  以她对顾长生的认识,顾长生这个人吧,认定的事情,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如此深仇大恨,她不杀尽这里的所有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司马连城!”顾长生缓缓转头看向两人,声沉如冰,缓缓开口,“我儿人在百里山之事,是你泄露给金临渊的,对吧?你自负心思缜密,机关算尽,让金临渊当了那个出头鸟,为的不就是坐收渔翁之利吗?”

  “我……”司马连城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震惊。

  司马长昊闻言,脸色也是一变。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太迟,我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心力再去看你们兄弟相残的大戏了,来受死吧!”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缓缓伸出了双手!

  十指成爪,往司马长昊兄弟俩抓去!

  地上的孛儿只斤念闻言先是一愣,反应过来的瞬间,顿时扔下昏厥的孛儿只斤律赤肝胆欲裂的扑了过来,嘶声力竭的大吼,“拦住她!不能让她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