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4.第44章 趁乱搅局的元宝
  “长生娘子,老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咱犯不着为着这个惹来一身腥。”徐老小声的规劝着顾长生,“不过是一二钱财就可以打发的事情,千万别伤了和气,医馆才将开业,惹了城主府总归是不好。”

  顾长生感激的看了徐老一眼,复又转向明显怒火中烧的莫五。

  这个地头蛇,还是个后台倍儿硬的。

  “你这娘子莫怪爷不给他们面子,爷在这柳州城,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这么喝停爷的人,你可真是胆儿肥呢!”莫五撇开众人气焰嚣张的走到顾长生跟前。

  顾长生冷眼看着眼前晃动的一根手指,挥手阻止了韩秋的蓄势待发,语气淡漠的出声,“莫五爷是吧?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儿,我这人,生平最烦人对我指手画脚,劳驾,把你的手指挪开。”

  顾长生的云淡风轻,彻底的惹怒了莫五,他向来在柳州城横行霸道惯了,还是第一次遇到个敢公然跟他叫板的,顿时他就笑了,还笑的前仰后合的捂着肚子,一边笑还一边道,“不愧是上京归来的,听说还曾是高官家的媳妇子,果真有几分见识,爷喜欢!爷就是喜欢敢跟爷呛声的,来,别说爷欺生,你想要个什么样的死法,咱来挑选挑选。”

  顾长生冷眼旁观,不做反应。

  众人虽是焦急也都无计可施,唯有小翠和韩秋分外淡定的站在顾长生身后。

  前来看病的病患见此,早就跑了个七七八八,剩下几个胆大的,也是远远的躲在医馆门外,偷偷的往里观望。

  “你是要爷砸了你这医馆?还是要爷废了你们三个娘们?亦或是将你们一家赶出柳州城?”莫五摊开双手,一副任君选择的模样。

  他身后的几个小厮,皆都嘲笑出声。

  “五爷,何须如此,何须如此,长生娘子颇善医术,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迁就则个,往后也好行事不是?”胡一海一脑门子汗,可还是上前出声,若是真将人赶了出去,那他不白忙活了吗?他还想名留青史呢!

  “我去你娘的好行事!感情你这是咒爷生病求到你们跟前呢!”莫五哪里听得这些,抬脚就向胡一海踹去。

  顾长生淡定的错了一步,好巧不巧的踩在了他抬起的脚尖上。

  四目相对,莫五一愣,直觉的就想用力抽回脚,可却徒劳无功。

  这娘子好大的力气!莫五心里揣度,脸上却没见慌张,转脸就对着身后的小厮招呼,“还愣着干嘛?还不给爷上!非让他们知道知道,马王爷长的是三只眼不可!”

  “莫五,你向来是这么外强中干,喜欢仗势欺人的么?”顾长生凉凉的开口,脸上的嘲讽不言而喻。

  “你什么意思?爷外强中干?”莫五回头,又抽了一下脚,这次倒是很轻易的就抽了回来。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收回腿,整了整鲜红的衣衫,颇为不屑的看向莫五,出言挑战,“莫五,是爷们,咱们两个打一场,若是你赢了,你想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若是你输了,从此再不来顾氏医馆找茬,可好?”

  这已经是给了柳州城主面子,她可不想一来就这么干脆的得罪了一城之主,若不然,她早就出手将这厮揍得哭爹叫娘了!

  顾长生一句话说完,韩秋就一撂衣裙上前,长剑已然在手,恭敬的道,“如此小事,何劳娘子出手,奴婢愿与他一战。”

  “吆喝!弄的还跟真事儿似得,你们莫不是以为我跟那王屠夫样,只是一介莽夫吧?”莫五伸手就要去撩韩秋的下巴,一脸猥琐的出声,“这小娘子虽是面貌寻常,可这身材倒是不错,爷喜欢!”

  顾长生看着韩秋转身躲过,心内郁结,看吧,红颜果真祸水,这脸都让她倒腾的没啥子看头了,还能用身材招惹来鼻子灵通的色。狼!

  若是这莫五只是来求财找茬那就罢了,可调戏她的丫头,那怎么能行!

  顾长生立时就改变初衷了,去他娘的城主府当后台,郡王府她都敢打劫,郡王爷她都敢调戏,又岂能受这种憋屈气!

  看来这一架想要温柔的解决是不可能了,那就只能残忍了!

  “韩秋,问问。”小肉包子不在,这事儿就只能交给韩秋了,小翠她是不指望了,人忒老实,造不出什么声势,能这样安静的站在她身后已经是挺好的了。

  韩秋听此,回头看了小翠一眼,顿时就想起的往事,貌似遇到找茬的,娘子都会差小公子去问上那么一声。

  “你们,带钱了么?”韩秋上前一步,直直的对上莫五,冷声问道。

  “小娘子安心,爷绝对养的起你。”

  韩秋长剑一横,隔开莫五伸来的手,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你们,到底带钱了么?”

  带钱的话,下场或许会好上那么一点点。韩秋在心中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此时一众大夫也已经退至医馆门口,焦急的往里面观望,可却插不上手。

  莫五更是不耐烦,他正想出声,却被门外传来的一声高喝打断。

  “长生娘子,长生娘子,元宝来了……”

  顾长生闻声抬头,只见一只珠圆玉润的身子,正扒开门口的众人,往门里塞。

  不是那颇有喜感的元宝还是谁!

  这厮不是去找周沐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该不会是来讨回银子的吧?

  莫五也呆了,元宝公公其人,他是没见过,可是他出名啊!

  老话说的好,人怕出名猪怕壮,沐郡王低调,除却战事,其他一概不问,这元宝公公就是郡王府的大总管,丞相门前七品官,那沐郡王府门内的,怎么着也得是个三五品了!

  看这元宝公公倒是与这娘子略有故交的样子,难道是他没打听清楚,出了纰漏?

  旁的不需多想,赶紧的躬身行礼是个正经。

  顾长生看着滚到跟前的元宝,仿佛感觉到一张张银票在和她挥手说再见,脸色顿时就不好了,语气自然也就不善了,“你不是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还尼玛这么招摇的从大门进来,屋顶围墙不让你走啊!

  “那个,元宝是奉了咱家爷的命来传话的。”元宝公公拿出个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跑的太急,就怕耽误事儿。

  “咱家?谁跟你咱家!只要不是来讨回银票,你就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完事儿快滚!”顾长生想到周沐,脸色不由得黑了黑。

  “爷说了,他有事儿脱不开身,望你谨言,额,不需慎行,柳州这地界,你就搁着劲的蹦跶吧,出了事儿,他给你担着。”元宝公公吞了个苍蝇般的复述完毕,不自觉的又擦了擦头上汗。

  主子爷这话说的,怎么着都让人觉得别扭!

  这娘子,真不知道怎么的就入了主子爷的眼,还是那种很得眼的!

  顾长生听完这话,顿时就凌乱了,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娘的他个西皮!什么叫谨言不需慎行?什么叫出了事儿他担着?

  她这是和周沐那厮掰扯不清的节奏么?还是说她婉拒的太过婉约,周沐脑袋短路没接受到她颁发的好人卡?

  同时凌乱的不只顾长生一人,莫五弓着的身子已经抖成了个筛子,一脸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元宝公公,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

  沐郡王这话是什么意思?若说是维护,已经不能道出其中大包大揽的纵容之意。

  可元宝公公亲口传话,怎么着都不像是作假的样子。

  这事儿,有点儿玄乎……

  众人都不是傻子,莫五能想到的,他们也能想到,看向顾长生的眼神顿时就变的复杂了起来。

  顾长生迎着一众****。裸的视线,身上汗毛直竖,整个人都不好不好的了!

  虾米的!她这是被人给奸。情了的节奏么?

  怎么一个两个的,全都用有色的眼睛望着她?

  还有胡一海胡行首,你那万分庆幸如释重负的脸色,是怎么个一回事?

  “元宝,你能不能声明一下,我和你家爷没关系?”顾长生一脸希冀的望向元宝,她的声誉哟,可就仗着元宝公公拯救了!

  “娘子你说笑呢,你昨夜还把爷给……”

  顾长生眼疾手快的伸手捂住了元宝的嘴,一脸慌张的看向四周,“那个,元宝他喝多了,胡说的!”

  什么昨夜!昨夜那是不能说的秘密!懂不?

  “呜呜……”元宝公公扒着捂在嘴上的手,莫名其妙的看着顾长生。

  顾长生这一口老气憋在心里不上不下,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只能靠近元宝的耳朵,低声的恐吓道,“再敢乱说,就把你卖到小倌馆接客去!”

  元宝公公闻言,顿时就消停了,睁着一双惊恐的圆眼望向顾长生,眼中水汽不断氤氲。

  顾长生见他不说话,才悻悻然的放开了手,末了还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要卖了元宝,呜……爷就是跟你学坏的!”元宝公公抹着眼泪控诉,圆润的身子还委屈的一抖一抖的。

  众人闻言无不惊恐,郡王爷果然和这娘子有交情!而且交情匪浅的样子!

  顾长生扶额望天,这真是,给她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