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重获新生
  cpa300_4(); 救活他们!

  这是顾长生心中的执念!

  或许,是为了让自己心中的愧疚减轻一点,或许是为了让自己不断的忙碌,来忘记那些在脑海中回荡的场景!

  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的存在还有点价值,还有点作用!

  让他们重获新生,也给自己再活下去的勇气!

  “不用劝了,不管用的!”董雷在旁边一脸心疼的摇了摇头。

  她永远记得,自家娘子用尽全力把自己推出去的样子!

  自家娘子,就是那么决绝的,将生路留给了他们,然后没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想到这里,董雷的眼中不由得温热了起来,给四喜打了个手势,转身往一边跑去。

  “都怪我没用都怪我没用!”董雷跑到院子一角,懊恼的捶着墙,“都是因为我,要不娘子原本可以逃脱掉的!都是因为我拖累了我家娘子!呜呜……”

  “别哭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董雷的头顶响起,董雷闻言,仓惶的抬头,“要你管!我家娘子不哭,我替她哭一哭,怎么了?”

  “长生娘子,是一个让人敬畏的人!”将一看着那个在院中不眠不休救治伤兵的红色人影,沉声开口。

  他是个将军,但对医药一事却一窍不通,这里,他帮不上忙!

  “你懂什么?谁要你们敬畏了!你懂我家娘子心里的苦吗?”董雷闻言,当即出声,看着自家娘子忙碌不休的背影,再一次落泪,“我家娘子,安于现状,与世无争,她只是想带着我们一家子安居乐业的过日子!结果呢?”

  “结果他们非说我家娘子是什么占室女星!娘子她看着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其实最是良善!她不惜一切救了我们,自己却陷入了死地!呜呜……”

  “宁二死了……楼爷的那些手下也死了……你带的兵也有战死闽南的……我家娘子心里有多自责你们知道吗?她那么乐天的一个人,若非痛到极致,被逼到绝地,怎么可能会想着自爆以谢天下?呜呜……”

  看着眼前喋喋不休,呜咽不止的小女人,将一眼中闪过一抹无可奈何,“别哭了!”

  “我就要哭!”董雷闻言,当即反驳,“我家娘子忙的不顾的哭,我就要替她哭一哭!四天四夜了!我家娘子四天四夜不眠不休,就为了救他们!呜呜……”

  “天道不公,不公至斯!为什么我家娘子就要遭这些罪?她救人无数,行医治病,兼济天下,为什么要受这些罪?呜呜……”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她受的这些磨砺,都是她的命!”将一沉声开口。

  他不会劝慰人,他只会如此直白的说话。

  “什么大任?我家娘子才不稀罕!我家娘子说,她只要安居一隅,一吃一大碗,一睡一整天,就心满意足了!呜呜……”董雷呜咽着辩驳,转眼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我要去给我家娘子做好多好吃的!等她忙完吃顿好的,就能忘记所有不愉快了!”

  “你!”将一看着一溜烟跑掉的小女人摇了摇头,无奈的开口,“长生娘子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一个小丫头,跟着她熬了四天四夜,竟然还想着给她做好吃的!”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你还没见到百里山里的那些女人!那是一个个以一当百,堪比神兵天降!”将三的声音,在将一身后响起,带着无限的赞叹。

  “百里山的大火扑灭了?”将一闻言当即回头问道。

  “扑灭了!有那八百人帮忙,简直就是如有神助啊!”将三连连点头,不由得啧啧出声,“大哥,你是不知道,我赶到百里山的时候,可是吓的不轻!”

  “爷他带着小公子领着府兵赶回城,他们以八百之数,鏖战万余残兵,那叫个惨烈!”

  “那简直就是杀人跟割草没差别!”

  将一闻言,睨了将三一眼,看着院中那个依旧忙碌的红影,呐呐开口,“强将手下无弱兵,你如此惊奇,是没看见长生娘子是如何杀人的!”

  “单枪匹马,一人大战数万三国皇家亲卫!宛如战神临世,罗刹附体一般!我率领大军赶到之时,横塘湖边已经血流成河,尸体垒成了堆,完全连手都插不上!”

  “天爷!这长生娘子,到底是不是人啊!”将三闻言,顿时就瞪大了眼,艰难的吞了吞口水,不敢置信的开口,“真的就长生娘子一个人?”

  “就她只身一人!”

  “我来个亲娘四舅姥姥,那她岂不是比咱家爷还要厉害?即便是咱家爷,也不能在万军丛中,全身而退吧?”将三闻言,顿时咋舌不已。

  “不吝多让!”将一沉声应答。

  “天呢!这往后的日子,可算是不安生了!长生娘子这么厉害,难怪元宝那厮这几天都急的睡不着觉!”将三想到了元宝,不由得摇了摇头。

  “恩?”将一闻言,当即疑惑的出声。

  将三顿时挑了挑眉,一脸猥琐的开口,“你想啊,咱家爷把长生娘子送回来就率军亲赴辽东了,这跟撒丫子落跑有什么区别?叫我说,爷他就是怕了长生娘子,才会留下这一堆烂摊子给我们,自个跑去前线了!”

  将一闻言,当即脸色一沉,“少胡说!没的跟着元宝学的没上没下!爷岂是你我可以妄加揣测的?”

  “萧后执掌辽东,她的为人最是狭隘,锱铢必较,如今她最宠爱的儿皇子丧生柳州,她又岂会善罢甘休?辽东一战,必不可免,你我鏖战闽南,元气大伤,此时都不宜领兵,唯有爷,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平定北疆!”

  将三闻言,一脸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喽!反正我是觉得元宝的担忧,蛮有道理的,这男强女强啊,还真说不准谁扑倒谁!”

  “闭嘴!”将一当即一脸沉声的冷叱道。

  “好好好!我闭嘴!”将三见自家大哥着急了,当即闭嘴不言了。

  顾长生也不知道自己忙了多久,她只知道,眼前的伤兵只要一时没救治完,她就一时不能停下!

  这时她造下的因,她必须要承担这样的果!

  她不要当懦夫!

  “娘子,这是最后一个了!其他的伤兵,你都处理过了,也检查过了!”四喜一边帮自家娘子擦拭额头的汗珠,一边焦急的开口。

  “吁……”顾长生闻言,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沾满鲜血的双手,还在滴血……

  这些血,都是这些伤兵的……

  “腾出药楼和客苑,还有府中所有的空房间,把这些将士安置进去吧……”顾长生对着四喜沉声吩咐道,转眼就觉得眼前一黑,往一旁跌去。

  “娘子!”四喜惊呼一声,连忙扔下手中的棉布,往自家娘子奔去。

  他的惊呼声,吓了四周之人一跳,将一和将三连忙跑了过来。

  “长生……娘子……”

  “长生……娘子……”

  四周有尚未昏迷的伤兵,见此也不由得担心的疾呼了起来。

  伤兵被一个个的抬进顾府的空房间安置,由柳州城的一众大夫照料,而顾长生则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累着了!四天四夜,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快点,把长生娘子抬回去!”胡天冬来的很快,诊过脉之后,就一脸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

  众人闻此,不敢耽搁,连忙将顾长生抬回了她的清风楼安置。

  “顾长生!你傻不傻啊!你这是要把自己累死吗?”孛儿只斤念一边绞着帕子帮顾长生擦手,一边一脸心疼的开口。

  “就是就是!傻不傻啊!害的人家四天四夜都没敢合眼了!呜……”顾长生的脑海中,扭动的小虫子附议。

  “顾长生啊!你可别再睡了,你的宝贝儿子,眼睛都快哭成核桃仁了,你再不醒来吃点东西,他保不住就要用泪水淹了你这府邸了!”孛儿只斤念全然听不到小虫子的声音,犹在碎碎念。

  “就是就是!笨蛋蛋都快哭成个泪人了!整天娘啊娘啊啊叫唤,叫唤的人家耳朵疼……”小虫子附议,“你说你这么聪明,你那一脉相连的儿子怎么就比人家还笨呢?他都快要念叨死人家了……”

  “整天哭天抹泪的,你莫不是生了一个泪娃娃?笨就算了,还是个泪娃娃,他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你闭嘴!”

  一声冷叱传来。

  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转眼就看到悠悠转醒的顾长生,脸当即就不好看了,“顾长生!你让谁闭嘴呢?奶奶我这么尽心竭力的伺候你,你就是这么对待奶奶的啊!”

  “嘎嘎……”顾长生脑海中传来小虫子幸灾乐祸的笑声。

  顾长生眉头不由得蹙了一蹙,顾不上理会她,转头看向孛儿只斤念,“我不是说你!你怎么在这里?你的伤好些了吗?”

  “我没事!等下你给我开个调理内息的方子,肯定两天就好了!”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拍了拍胸口,可是却把自己拍的咳了起来。

  顾长生见此,连忙伸手搭上了她的脉搏,眼中的愧疚渐渐加深,“对不起!是我伤了你!”

  “关你什么事儿!是我怕你想不开,自己撞上去的!”孛儿只斤念见此,连忙安慰,“好啦,你既然醒了,就赶紧出去看看吧,府里现在可是忙成了一锅粥,还有好多事儿,等着你拿主意呢!”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