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长生小和尚斗法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对董雷的喊话,充耳不闻,她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回荡着无数个问号,她迫切的需要找到不戒小和尚问个清楚明白!

  自家义父是如何处理柳州境的,顾长生也不想去管了,反正以义父半山先生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他只不过是避世不出而已,如若出山,那风管拜相都不在话下,这点儿小事儿,扔给自家义父,都有点儿屈才了!

  这一天,她过的真心太玄幻了!

  先是莫名其妙的被自家义父和儿子联手给卖了,转眼自己的眉心竟然养了个虫子!

  而且这个虫子,还是自家娘亲的遗物变出来的!

  这一切,前者太出乎顾长生的预料,后者,则是直接颠覆了顾长生的认知!

  她尼玛是个红果果的无神论者啊!她可是生在红旗下,长在部队中,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啊!

  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蛊虫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牵扯到了一起?

  总总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她要找不戒小和尚,取经去!

  “不戒小和尚!你在哪里?”来到了桃花庵,顾长生不管不顾的就冲了进去。

  这个时间,不戒小何时理应在坐禅才对,所以顾长生的目标很明确,直奔四楼给不戒小和尚辟出来的禅房而去!

  观星台上,正忙的蹄爪不得闲的不戒小和尚听到声音,手中的刨子啪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向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他,脸上显出一丝局促!

  跑到禅房的顾长生听到声响,当即拉开了侧门,往观星台上看去。

  这一看,顾长生的脸色顿时也变了!

  眉头紧蹙,顾长生看着空空如也的观景台,还有在观景台上跟一块木头较劲儿的不戒小和尚,嘴角微抽,咬牙切齿的开口,“上邪!你最好给老娘一个合理的解释!”

  丫的,她的栏杆!怎么又不见了?

  这才修好了几天?就又尼玛灰飞烟灭了?

  顾长生不死心的跑了过去,弯腰往四周搜寻了几眼!

  妈蛋的!果然灰飞烟灭了!连一点儿木头渣都不带剩的!

  顾长生顿时忘了此行的来意,揪着不戒小和尚想要问个究竟,“小和尚,你倒是给老娘说说,你是嗜好闲着没事啃栏杆还是怎么滴?还是说你佛家弟子做法什么的,能把老娘家的栏杆给炮灰喽?”

  准确的说,顾长生是个非常追求完美的人!虽然她不是处女座的!

  可是她追求极致的生活,看不得自己的府邸有残缺!

  残缺美,凌乱美,也就是说说好听,真要摊在她身上,她还真受不大了!

  “阿弥陀佛!”照例,说话之前,不戒小和尚虽然被揪着后颈,还是唱了声佛偈,脸上有点儿灰败的开口,“长生施主你听贫僧说,这只是个意外!”

  “意外?上次你也是用意外打发老娘的!”顾长生闻言,顿时一巴掌就拍向了不戒小和尚油光剔亮的小脑门,“我让你败家!那可都是上等的紫楠木,你当是河边的老木头疙瘩呢,经得住你这么造?那可都是银子啊!”

  不戒小和尚闻言,嘴角一颤,眼中露出了一丝委屈,欲言又止的耷拉下了脑袋。

  他其实也挺冤枉的,这明明不是他的错啊!

  顾长生见他沉默不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一个小巴掌又拍了过去,“你个败家的小和尚,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消弭殆尽的栏杆所在处,一脸愤愤的开口,“一回生二回熟,你这毁栏杆的本事,可是见长啊!你要是再来个三回四回自来熟,你信不信老娘我把你挂在这当栏杆用?”

  “长生施主,勿恼啊勿恼!”不戒小和尚闻言,一脸讪讪的开口!

  那一脸委屈求全的小模样,出现在他慈眉善目的小脸上,分外的不和谐,看的顾长生的眼角直抽!

  无奈之下,顾长生不由得摇了摇头,提溜着不戒小和尚往禅房走去。

  丫的,她这被气的,险些都要忘记正事了!

  一把将不戒小和尚甩到他惯用的蒲团上,顾长生在他对面盘腿而坐,大有一副促膝长谈架势的开口,“不戒小和尚,你第一次毁了我的栏杆,我没跟你一般计较,你这都惯犯了,我总得问问个究竟吧?”

  “长生施主,贫僧……”不戒小和尚闻言,顿时抬头想要开口。

  顾长生见此,当即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的开口,“得了!你也别说什么究竟了!反正不论原因如何,我的栏杆又毁了这件事儿都无可更改,你不是笃信因果么?此因已成,你就理应来承担果!”

  “贫僧……”不戒小和尚闻言,张口又想解释。

  顾长生哪里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当即开口,“既然如此,我有一事不明,还望你能为我解惑,以偿还这因果!”

  顾长生说到这里,看着不戒小和尚颇有一点儿威胁意味的挑了挑眉,“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戒小和尚闻言,双肩顿时耷拉了下来,一脸委曲求全的开口,“长生施主既然已经说到此处,贫僧可还有选择吗?”

  “很明显,没有!”顾长生闻言,立时就乐了,无赖的摊手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既然如此,那我就问了,我眉心这个印记是怎么来的,里面的那个虫子,到底是个什么鬼?”

  “人家才不是鬼!”脑海中顿时有个不依的小声音响起。

  “你闭嘴!”顾长生在心底回道,依旧疑惑的凤眸盯着不戒小和尚,一眨不眨!

  脑海中的小虫子,顿时撇着嘴,委屈的缩成了一团……

  不戒小和尚闻言,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顾长生眉心,睿智仿佛能看透一切双眸中,仿佛蕴含无限乾坤一般。

  顾长生见此,眼中顿时燃起了希冀的光芒。

  可是让顾长生失望的是,下一个瞬间,不戒小和尚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唱了声佛偈,奕奕然的开口了,“阿弥陀佛,佛曰,不可说!”

  顾长生闻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中愤怒的小火苗立刻就噼里啪啦的熊熊燃烧了起来!

  “靠之!又是这句!尼玛你就不能换句新鲜点的台词?”顾长生暴跳如雷的开口。

  她都快要出离愤怒了!

  不戒小和尚到底用这句话,忽悠了她多少次,她自己都数不清!

  佛曰,佛曰,她尼玛真心跟我佛苦大仇深啊!

  佛说的话,咋就这么堵人呢?

  还尼玛一堵一个准!

  真心坑姐!

  “佛曰,法不传六耳!”不戒小和尚从善如流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顿时被噎的一口气不上不下,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了这口气!

  她尼玛真心是败给不戒小和尚了!

  这简直就是个油泼不进的货啊!

  偏偏,她尼玛拿他一点儿辙都没有!

  “小和尚啊!我就俩耳朵,这跟六耳,可差了不少!”顾长生抬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猥琐的开口。

  她可是个文化人!她会数数!

  还好不戒小和尚的话,有漏洞可钻!

  她顾长生,可是个惯会见缝插针的人!

  “就算加上你的那两只耳朵,才四耳而已!”末了,顾长生又在不戒小和尚一脸惊悚的小表情中,加了一句。

  哈利路亚,不要怪她模糊六耳的概念,她是真的对不戒小和尚无计可施了!

  无赖就无赖吧!流氓就流氓吧!

  前世不是有句话,就怕流氓有文化么?这句话说得就甚好!只要对不戒小和尚有用,她尼玛真的不介意当个有文化的流氓!

  炯炯有神!

  在顾长生的凝视下,不戒小和尚的脸色顿时变得分外精彩,抬手抹了抹自己额头渗出的冷汗,不戒小和尚顿时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

  “那个……那个加上你眉心的那只虫子!正好六只耳朵!”突然福至心灵,不戒小和尚指着顾长生的眉心,迟疑了下,还是开口。

  “你!”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炸毛了,一把敲掉不戒小和尚抬起的手指,狠狠的开口,“丫的不是这么算的!”

  “长生施主不就是这么算的么?”不戒小和尚一脸天真无邪的开口道。

  顾长生闻言,整个人顿时就耷拉了下来!

  这叫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么?

  丫的她就这么被小和尚给ko掉了么?

  妈蛋!太坑人了啊!完败啊!

  “对哇对哇!人家也有耳朵的!不多不少,正好俩!”脑海中一个欢快的小声音响起。

  “你给老娘我闭嘴!”顾长生顿时在心底怒吼道。

  丫的这一个两个的,都是上帝派来给她添堵的吧?

  瞧把她给堵的,这叫个无言以对!

  “额滴个神啊!你倒是睁睁眼,看看你到底派来了些什么逗比来坑我啊!”顾长生一头扑倒在蒲团之上,她现在真的只能无语问苍天了!

  奈何这苍天,也不是她家的!

  还是个绝壁晚娘型的!惯会坑她!

  顾长生懊恼的双手猛捶蒲团,她真心太不喜欢这种万事超出预料,不在她掌控之中的感觉了!

  有种被蒙在鼓里,任人敲打的无力挫败感!

  “长生施主,你心甚乱,贫僧来给你念段清心咒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