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49.第449章 挖墙洞的人
  顾长生仿佛能看到周宗宝得意的笑的模样!

  抬手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顾长生忍不住的腹诽,靠之,她这都想的什么跟什么啊!

  她怎么会想到跟妖孽生娃娃这事儿上去了?

  八字这才有一点儿好不好!

  都怪这条色虫子!

  靠之!

  “老娘还就不信这个邪了!老娘迟早要生出个女娃娃,把你丫的驱逐出境!”想想终究是不甘心,顾长生一脸愤愤的在心底怒吼道。

  她要把这个招人厌的色虫子给赶出去!赶出去!势在必行!

  “咯咯……那人家拭目以待咯……咯咯……”小虫子抱着肚子打滚儿,不置可否的笑的非常欢活。

  顾长生见此,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从蒲团上起身,睨了犹自诵经的不戒小和尚一眼,转身往桃花庵外走去。

  她要去看一下月西楼的伤势如何,也不知道他妄动内力,到底伤的重不重!

  顾长生离去之后,不戒小和尚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眼中闪过一抹睿智而深不见底的光芒,双手合十,缓缓唱了声佛偈,“阿弥陀佛,天道轮回,因果昭昭,躲不过避不开,占室女星已然凌空,长生施主,不论前路如何,贫僧都会陪你一行,了却这一段因果……”

  顾长生浑然不知其他,赶到了明月楼中!

  月西楼所住的西楼已毁,现在元宝派来的工匠还正在修缮中,月西楼只能栖身在小肉包的明月楼中。

  浅蓝色的宫绦高坠,无风自动,摇曳生风,整个明月楼,她布置的都相当奢华安逸。

  三楼的卧室之中,孛儿只斤念正守在床边打瞌睡,而月西楼美绝人寰的脸色,苍白如雪……

  顾长生站在门外,隔着纱窗看着他披散开来的长发,和他苍白的容颜,心中不由得一疼。

  她犹记得,初初清醒之时,花孔雀一身伤痕累累,血染五彩衣却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的挡在追兵之前的模样!

  她家的花孔雀,最是爱美不过,如此满身伤痕,定是及其不乐意的!

  顾长生想到这里,抬手想要推开卧室的门,可是转眼脸色一变,对着四周沉声低叱,“谁!”

  下一个瞬间,就一个闪身,往一旁掠去。

  她感觉到了两个人气息,而且,两人皆是高手!

  花孔雀受伤,她的府中俨然是铜墙铁壁,被将一护的密不透风,此时此刻,还能擅闯进她的府邸,来人自然不可小觑!

  月西楼的卧室旁边,是一间书房,顾长生闪身而入之时,看到那两个趴在相连的墙上的老人,身形不由得一顿,浑身的内力不由得收敛了起来。

  两个老人感受到了顾长生的气息,皆是一脸仓惶的回头。

  脸上还有一种被抓包当场的局促感!

  “咳咳!是长生娘子啊,本仙姑只是路过!只是路过!这就走!”

  趴在墙上的不是别的,真是跟顾长生有过一面之缘的杜十三娘和墨老!

  墨老脸上也有一丝尴尬,抬手遮脸,假咳不止!

  顾长生看到二人,不由得挑了挑眉,红袖一挥揽在身后,抬步缓缓往二人适才趴着的墙边走了过去,云淡风轻的开口,“许久不见,仙姑依旧是鹤发鸡皮,老迈苍苍啊!”

  杜十三娘闻言,脸上顿时一怒,她最讨厌人家说她年纪大,说她老了!

  可是她这怒火,却在顾长生挑眉看来的眼神中,硬生生的压了下去,犹愤愤然的开口,“许久不见,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长生娘子的本事愈发的高了,倒是让本仙姑望尘莫及了!”

  杜十三娘说到这里,不由得将顾长生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不及仙姑这挖墙洞的功夫啊!瞧这墙洞挖的,视野当真是开阔,花孔雀的卧室,简直是一览无余啊!”顾长生闻言,从墙洞上回身,看着二人挑了挑眉,“想必花孔雀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二人的老眼吧?”

  二人闻言,老迈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你二位这路过路的可真是不错,愣是把我家的墙,给掏了这么大一个洞,别告诉我你们是在我家练老鼠打洞!”顾长生一脸云淡风轻的开口,“掏了我家的墙,不给我这个做主人的打声招呼,怕是不妥吧?二位大人,你们说呢?”

  杜十三娘和墨老闻言,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

  下一个瞬间,顾长生就看到眼前来个老人化成了一道幻影,越窗而出,落荒而逃!

  “喂!我就是好奇问问,你俩跑什么跑?”顾长生看着两个落跑的老人,不死心的跑到了窗口,对着两人的背影低喊。

  丫的,这俩人,怎么见了花孔雀就落跑呢?

  以她现在的功夫,想要把这俩人抓回来,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可是,他们终究是周沐的密卫大人,而且,顾长生隐隐觉得,周沐和这二位的关系,好像没那么简单的样子……

  现在看来,这二位和花孔雀的关系,也不那么简单的样子呢……

  顾长生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得转身看了那墙洞一眼,往花孔雀住的卧室走去。

  丫的,好奇心害死猫啊!

  她这心底,就跟猫抓似得了!

  花孔雀还在昏迷之中,孛儿只斤念这个视美男如命之人,更是一有机会就在她身边。

  顾长生来到卧室,先给花孔雀诊了下脉,复又检查了一下他的外伤。

  花孔雀的外伤,已经被柳州城的大夫们处理过,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内伤颇重而已,内息乱的不行不行的!

  “念,你来帮我看着点,我来给他疗伤!”顾长生看向一旁的孛儿只斤念,沉声开口。

  她现在什么都不多,就内力最多!

  那充沛的就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得,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你?你自己本来就是个二把刀!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你能搞定吗?”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不大相信的摇了摇头,“你可是才有内力不久,还属于新手上道呢!”

  “有些人,那就是天才,无师自通不在话下,比如说老娘我!”顾长生在孛儿只斤念质疑的目光下,拍胸脯保证道,“把他紊乱的内息给理顺了,这事儿我能搞定!”

  孛儿只斤念闻言,虽然依旧不大相信,可还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顾长生见此,忙把花孔雀从床上扶了起来,自己坐在床边,抬起一手,覆上了他的后背。

  “喂!你差不多点,好歹把他的腿给盘起来,也有个疗伤的样子啊!”孛儿只斤念见此,顿时就不答应了,连忙上前一步开口,“你这也太草草了事了吧!你到底会不会啊!”

  “安心安心!那些花架子好看不好用!你要相信我,相信我的实力,绝对不会把你的美男给治死了!”顾长生一边将体内的内力凝聚到手掌之上。

  用内力疗伤这事儿吧,顾长生还真是第一次干!

  这么伪科学的事儿,她原本是不相信的!可是,耐不住她现在就是个有内力的人啊!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她好歹也是个吃过猪肉,看过金老爷子和古老爷子武侠小说的人啊!

  将内力凝聚成丝,缓缓输入花孔雀体内,然后操控着这一缕内力,缓缓的将花孔雀紊乱的内息导向正规!

  虽然,她也不知道月西楼内息的正规到底是什么,那就按照她自己以为的来好了!

  拨乱反正,将乱的给捋顺了就好咯!

  顾长生一边操控着内力为花孔雀疗伤,一边分神关注着花孔雀的脸色,见他的脸色渐渐的变好,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什么叫歪打正着?这就叫!

  反正,府中之人,能有花孔雀这般内力的,基本上没有!

  有的那两个老活宝还尼玛见面就逃了!

  她只能赶鸭子上架,亲自来了!

  显然,她这个方法,还是行得通的!

  看着花孔雀恢复血色的脸色,顾长生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哇啊!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娘亲,原来娘亲在这里!”小肉包推门而入,看到自家娘亲,脸上顿时溢出了欣喜之情。

  “小点声说话,你娘亲正忙着呢!”孛儿只斤念见小肉包进来,连忙将他揽进怀里,低声的叮嘱道。

  小肉包闻言,一脸疑惑的看向床上的两人,转眼做大悟状,“奥奥!娘亲这是在给孔雀狮虎疗伤么?”

  “恩!”孛儿只斤念一脸担忧的看着两人,点了点头回道。

  “哇!我娘亲就是好厉害!连疗伤都会了!”小肉包闻言,顿时就与有荣焉的笑了。

  孛儿只斤念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抬手敲了敲他的小脑门,低声开口,“你小声点!你娘亲这明显的是瞎猫碰见死耗子,蒙的好不好!”

  “嘿嘿……”小肉包闻言,顿时就捂着嘴巴窃笑了起来,“那也是我娘亲厉害!我还以为娘亲因为木头叔叔聘书的事儿,生气了呢,看来娘亲没生气啊,这我就放心了!”

  孛儿只斤念抬头就看到顾长生的脸色一黑,连忙伸手捂住小肉包的嘴巴,“少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娘亲可还没接受当我师兄未婚妻这个事实呢!”

  “你说什么?”下一个瞬间,一声愤怒的咆哮,从床上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