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生而不养月西楼
  cpa300_4(); 月西楼闻言,顿时一愣,转瞬回头看向顾长生!

  “现在,兔子来了,你怎么一点儿都不上心呢?”顾长生好整以暇的看着花孔雀,对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气置若罔闻,云淡风轻的开口。

  “你说什么?”月西楼一脸暗沉,眸底还有一丝狰狞的开口问道。

  顾长生摊了摊手,事不关己般的继续,“我说,适才我逮到了两只挖墙洞的老耗子,好像他们就是你要等的兔子!”

  顾长生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到了和隔壁相连的墙边,抬手掀开悬挂着的月笼纱,指了指那个墙洞,勾唇开口,“呐,就是这个,这就是你要找的那两个老人挖的!”

  “老人?什么老人?”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疑惑的看向顾长生。

  “他们人呢?”而下一个瞬间,月西楼则挣扎的想从床上下来。

  顾长生见此,脸色不由得一变,一个闪身到床边,连忙将月西楼给按了回去,一脸凝重的开口,“花孔雀你差不多点!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怨,值当的你连命都不要也要去寻仇?”

  “丫头,你放我起来!我要去杀了他们!”月西楼一脸狰狞的挣扎不休,连上的恨意毫不掩饰。

  顾长生见此,眉头一皱,“你现在内息稍稳,可这一身外伤可都还未愈,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孛儿只斤念见此,也连忙靠了过来,拦住月西楼,一脸凝重的开口,“怎么?那两个老人是你的仇人吗?顾长生,他们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去帮月西楼杀了他们!”

  月西楼闻言,挣扎的动作一顿。

  顾长生闻言,也是一愣,转手拍了孛儿只斤念一巴掌,一脸愤愤的开口,“关你什么事儿,少添乱!”

  杀?孛儿只斤念这妞杀人杀上瘾了么?

  “为什么?不是月西楼的仇人吗?月西楼刚才不是说要去杀了他们吗?月西楼现在病着,我去帮他!”孛儿只斤念闻言,不解的开口,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孛儿只斤念对她家花孔雀,还真是上心的紧啊!拖着病体不眠不休的照顾也就罢了,连报仇这事儿都争着抢着去!

  这就是见缝插针,抓住一切机会博得美男欢心啊!

  可是,显然,美男不是很领情,没看人花孔雀听到孛儿只斤念要去杀了那两个老活宝,那脸都僵了么?

  “你真要去杀,我也不拦你!”顾长生一手按着月西楼,一边睨了孛儿只斤念一眼,缓缓开口,“那两个人也不是别人,你师兄座下有四大密卫,他们就是其中之首,你要去杀,尽管去吧!”

  “呃……”孛儿只斤念闻言,脸色顿时一变,“那个……月西楼的仇人,怎么可能是我师兄座下的密卫大人?”

  “我也很好奇这事儿!”顾长生闻言,挑了挑眉,看向被自己按在床上的月西楼,一脸沉声的开口,“花孔雀,我曾经怀疑,他们是和你有杀父弑母之仇,还是挖了你家老坟,你还记得吧?”

  月西楼一脸暗沉,沉默不言。

  “可是,我听四喜他们说,那****决定传功给我,将生路留给我之时,曾将这二位托付给妖孽!还说,生不见,黄泉亦不相见,对吧?”顾长生看着他,缓缓的开口,“明面上对他们恨之入骨,提起来就是一副寻仇模样的喊打喊杀,你若是真的跟他们有深仇大恨,临死之时,不是应该诅咒他们跟你一起下地狱吗?为什么要说黄泉不复见,要让他们好好的活着?”

  “花孔雀,你这有点儿自相矛盾啊!”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手,而月西楼此时也停止了挣扎。

  孛儿只斤念闻言,目光在顾长生和月西楼身上来回穿梭,一脸的不明所以。

  而小肉包也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小脸上满是疑惑不解。

  “花孔雀,你和那二位到底什么关系?又和妖孽到底什么关系?”顾长生托着下巴,看着月西楼,一脸沉思的开口问道。

  她曾经一度自娱自乐的认为,妖孽和花孔雀,这两个绝世大美男有基情!

  可是,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妖孽和花孔雀两个人,基本上见面说不定几句话就开打,可是即便是开打,妖孽明明功夫胜过花孔雀良多,却没真正的伤过花孔雀一分!

  能让妖孽那般清冷孤傲之人一忍再忍,手下留情,这其中,肯定大有玄机啊!

  顾长生顿时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是柯南附身了,那是聪明的不要不要的!

  联想到鹤发鸡皮的杜十三娘对妖孽的称呼,她是顾长生认识的,唯一喊妖孽为小子的人!

  而她看自己的眼神,总给她一种错觉,像什么呢?

  对!

  像是在给小辈儿相看媳妇儿一般!

  想到这里,顾长生的脸色突然一变,看着月西楼沉声继续,“或者,妖孽和那两个老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口,顾长生心头就是一颤。

  她朦胧中想起,妖孽好像曾经跟她说过,这个世上,他当至亲之人看待的,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人!

  周宗宝是其一,还有一个,是他的姨婆!

  想到这里,顾长生顿时如遭雷击的后退了一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月西楼,“你……你……”

  月西楼美胜过妖,传的也总是花里胡哨,总是让她忽略了他的年纪!

  就这么一个面如冠玉,肌肤若瓷的男人,他……他其实已经三十多岁了!

  从年龄上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老白菜帮子了!

  在顾长生惊疑不定的眼神下,月西楼缓缓抬头,对上她震惊的双眼,沉声开口,“没错!如你所想!”

  月西楼和顾长生朝夕相处的时间,甚至比周沐和她相处的时间都要多!

  顾长生的心有七窍,他就知道,她迟早会看出端倪!

  “所以……所以……你是……”顾长生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测。

  “没错!我是!”月西楼沉声开口,打破了顾长生最后一点儿幻想。

  顾长生闻言,顿时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一旁的软榻上,脸上还有宛如雷击的震惊!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一点儿都没弄明白?”孛儿只斤念看着疑惑的看着两人,呐呐的开口。

  “我也没明白!”小肉包在一旁附议。

  在孛儿只斤念和小肉包疑惑的目光中,月西楼缓缓抬头,平静无波的开口,“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

  顾长生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

  “周临帝未登九五之前,曾有一位爱妃,名唤杜陌,此女出身江湖,正是先太子之母,周沐的祖母!”月西楼看着顾长生缓缓开口,“可是杜陌未等周临帝登上皇位,就在后宫争斗之中,香消玉殒!”

  “我年幼之时,就被寄养在明月楼中,因为那时候,我的父母,在躲避仇人追杀,好不容易到了我十几岁,我用明月楼的势力,助他们灭了仇人,却再也没见过二人一次!”

  “躲避仇人追杀,不想拖累我,其情可原,可是,我帮他们杀了仇人,原指望可以一家团圆,没成想,却再也不见二人踪迹!”

  “我不惜一切代价,遍寻四国十多年,就是为了找到他们,问问他们为什么!”

  “生而不养,弃我与不顾,到底是为什么?”

  月西楼说到这里,不复初时的平静无波,脸上闪过一抹发自心底的不甘!

  “花孔雀……”顾长生见此,呐呐的开口,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月西楼话说到这里,顾长生已经无比的确定,她心中的猜测,怕是要成真了……

  “后来我才知道,周临帝已故爱妃名唤杜陌,乃是我母亲的嫡亲妹妹,而我那丝毫未尽过一天为人父母责任的父母,在仇人尽除之后,为了保护她仅余的血脉,不惜抛弃了我!”月西楼说到此处,美绝人寰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他们明知道我翻遍五湖四海在找他们,他们怎么可以为了周沐,一直避我不见?”

  “因为愧疚吧……”顾长生担忧的看着月西楼,缓缓开口。

  “愧疚?哈哈……因为一个愧疚,他们躲了我将近二十年!他们含辛茹苦的护卫周沐长大成人,我呢?明明我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月西楼不甘心的低吼,嗓音中甚至带了一丝泣音。

  顾长生见此,连忙给小肉包打了个眼色。

  母子连心,小肉包顿时明白自家母亲的意思,利索的爬上床,钻进了自家狮虎的怀里,抱着他呐呐开口,“孔雀狮虎,你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是个人,都渴望亲情,尤其是来自父母的亲情!

  顾长生两世都没有父母,那种渴望父爱母爱的感觉,她真的感同身受!

  她是父母早亡还好点儿,可是花孔雀却是明知父母皆在,却可望而不可得……

  她能体会到花孔雀的不甘,也能感觉到他的委屈!

  难怪妖孽对花孔雀总是一再容忍,想必,他也是愧对花孔雀的吧?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