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52.第452章 基情变亲情
  毕竟,是妖孽霸占了原本该属于花孔雀的幸福!

  “花孔雀,对不起!”顾长生看着眼前的月西楼,沉声开口。

  这一声对不起,是她替妖孽说的!

  到了此时此刻,顾长生才明白,为什么明知道花孔雀对自己有好感,妖孽依旧可以放心的让花孔雀呆在她的身边了!

  原来,他和花孔雀,竟然有这样的关系!

  “咳咳!”因为太过激动,月西楼捂着胸口低咳了起来,“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周沐的错,错在他们!生而不养,他们为什么要生下我?”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那对老活宝,确实有点儿不靠谱!

  她还记得,当日初见之时,两人斗来斗去的样子,哪里像是夫妻俩的样子?

  说是冤家还差不多!

  不成想,他们竟然有一个儿子!而他们的儿子,竟然是自己视为家人的朋友!

  “花孔雀,你别伤心,他们其实是关心你的!”顾长生靠在床边,指了指那个墙洞安慰道,“你看,你受伤卧床不起,他们不是担心的来看你了吗?”

  “妖孽他远征辽东,他们也没跟去,肯定是放不下你的!”

  月西楼闻言,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恨意,“谁要他们猫哭耗子假慈悲?他们就不配为人父母!我要杀了他们!”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头,“你会吗?他们毕竟是你的生身父母,即便是二十年来置你于不顾,也抹不掉这血缘关系!花孔雀,他们不是不要你,只是他们无颜面对你罢了!”

  “天下没有不疼爱孩子的父母,他们愧疚自责,无颜见你,可是知道你受伤,又放不下心来,才偷偷的跑来看你!”

  “花孔雀,春风不顾月西楼,江湖传闻,你亦正亦邪,可我一直觉得,你活的比任何人都真实!”

  顾长生说到这里,缓缓起身,“你仔细想想,不论你是要杀了他们,还是要原谅他们,你先想清楚,你心底要的是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都会想办法把他们弄到你跟前,你先养伤吧!”

  顾长生说完这一句,不再看月西楼一眼,留下小肉包,转身牵着孛儿只斤念走了出去。

  直到被顾长生拽出去好远,孛儿只斤念才回神挣脱了开来,一脸不开心的看着顾长生抱怨道,“你把我拉出来干什么?你没看到月西楼他正伤心呢吗?这时候,正需要有人陪着他才是啊!”

  “心底的伤疤被掀开,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有人看到他血淋淋的伤口!”顾长生睨了孛儿只斤念沉声开口,“他已经是个成人了,会处理好自己的情绪,不需要我们在他面前,让他难堪!”

  “那小顾泽怎么就可以留下?”孛儿只斤念不甘的开口,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月西楼的卧室。

  “因为他还小,什么都不懂!”顾长生摇了摇头开口。

  孛儿只斤念闻言,撇了撇嘴,勉强算是应了,可是转眼又担忧的看着卧室,一脸心疼的开口,“想想月西楼也蛮可怜的,他的父母怎么能抛弃他这么多年,都不闻不问呢?”

  “这是他父母的选择,我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顾长生沉声开口,末了又叹了口气,“渴望亲情,是人的本性,月西楼被杜十三娘他们两个老家伙遗弃这么多年,心底的不甘,不平,愤懑,可想而知……”

  那种复杂的情绪,顾长生想想都替月西楼赶到心疼!

  爱恨情仇啊爱恨情仇,让多少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那种苦不堪言的滋味,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

  “顾长生,要是月西楼一心要杀了他们,你真的会把那两人找来吗?”孛儿只斤念靠近顾长生,小心翼翼的开口,“要是他真的动手,那可就是杀父弑母啊!那罪过可就大了去了!”

  顾长生闻言摇了摇头,“他不会的!他虽然亦正亦邪,可秉性不坏!他有多恨他不负责的父母,就有多渴望得到他们的爱!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的恨,正是因为他在意!”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点了点头,一双星星眼的看向顾长生,忍不住的赞道,“顾长生,你真的好聪明,说话都好有哲理的样子!”

  顾长生闻言,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丫的,她好歹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好不好!

  这点儿人情世故要是都看不透,那她前世的二十九年,不都活到猪肚子里了么?

  “所以,如果花孔雀要见他们,我会帮他把他的父母找来,让他们做个了结的!”顾长生坚定的开口道。

  “你就不担心吗?”孛儿只斤念闻言,连忙跟上顾长生的步伐,紧张的问。

  “担心什么?”顾长生一边往前走,一边开口,“左不过就两个结局,阖家团聚,死离死别!我相信花孔雀会想明白的!”

  孛儿只斤念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转眼就一把抓住了顾长生,一脸兴致勃勃的开口,“顾长生,我突然发现一件事儿!好像都被我们忽视了!”

  顾长生闻言嘴角一抽,突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可孛儿只斤念显然没有要打住的打算,她好整以暇的掰扯着手指,开始娓娓道来,“这么说起来,月西楼的娘,跟我师兄的奶奶是姐妹俩,那么我师兄跟月西楼岂不是隔了一个辈分?”

  “顾长生,你们汉人的辈分是怎么算的?那我师兄要叫月西楼什么?”

  “舅舅!”顾长生脸色黑如墨,可在孛儿只斤念求知的深邃大眼睛下沉声开口。

  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事实,月西楼还尼玛真的是妖孽的姨表舅!

  有句老话说的好,姑表亲辈辈亲,姨表亲三辈亲,丫的妖孽和花孔雀,很明显的还没过了三辈儿去!

  “哇塞!可了不得,将来我要是跟月西楼在一起,那师兄岂不是要喊我舅母?”孛儿只斤念一脸星星眼的开口,“想想都觉得爽啊!”

  “那得等你能嫁给月西楼再说!”顾长生闻言,忍不住的泼冷水。

  “迟早的事儿啊!你不是说过,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么?我什么都没有,就是耐心大大的有,保证能滴水石穿型的!”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拍胸脯保证道,“师兄的舅母,我当定了!”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甩开孛儿只斤念,继续往外走去。

  她是真的不想跟这个眼里只有美男的家伙一块儿玩耍了!她尼玛已经是个死快的人了!

  看着,忒尼玛眼馋了!

  她也想要美男啊!

  “喂喂!顾长生你别走啊!话说你和我师兄已经换了庚帖了,待过了明路,那就是一家人了,那岂不是说,月西楼也是你舅舅啊?”孛儿只斤念不依不挠的跟上,神补刀!

  顾长生闻言,脸色顿时就黑了,心底忍不住的骂道,靠之靠靠之!

  这么残酷的事实,孛儿只斤念非要戳破干什么?

  没看她丫的避之唯恐不及么?

  没错,她先是跟妖孽莫名其妙的换了庚帖,又莫名其妙的比月西楼矮了一辈!

  丫的,今天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天啊!

  远目,无限哀伤中!

  万恶的辈分儿啊!谁来救救她!

  “亏得咱们以前还以为师兄和月西楼有点儿什么,原来人家根本什么都没有!”孛儿只斤念看着顾长生灰败的脸色,十分开心的说道。

  “怎么没有?”顾长生闻言,当即一脸不善的反驳,“基情变亲情了而已!万水千山总是情啊,没区别的!”

  “呃……”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张口结舌了。

  顾长生抓准时机,直接开溜了!

  她得找个地方静静,丫的你说她闲的没事非要掰扯花孔雀的身世干嘛?

  掰来掰去,把自己给掰扯进去了!

  辈分莫名其妙的矮了一截儿,顾长生顿觉,丫的难怪花孔雀一直喊她丫头,原来不是因为她嫩,是因为人家辈分长!

  靠之!

  这声丫头,被喊的不亏!

  可惜,装嫩的机会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真相,总是这么的惨绝人寰!

  顾长生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丫的,她想悔婚啊!

  果然跟妖孽在一起,就尼玛没好事儿!

  天降横祸啊!莫过如是啊!

  这个悲催!

  一切尘埃落定,顾长生才从小肉包嘴里得知,妖孽在百里山山火中救他出来,是费了何等的功夫!

  “你说什么?你木头叔叔受伤了?”顾长生不敢置信的看着啃猪蹄啃的正欢的小肉包,紧张的开口问道。

  “对啊,一个带着手雷的箭被坏人挡住朝我射过来,木头叔叔为了救我去拦那个箭,整个后背都被血染透了……”小肉包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那日的惊险,嘴里的猪蹄也索然无味的放了下来,一脸担忧的看向自家娘亲,期期艾艾的开口,“娘亲,木头叔叔应该会没事儿吧?他带着伤去打仗了……”

  顾长生闻言,一脸惊慌失措的站起身,茫然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