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上京一别许久不见
  readx();

  cpa300_4(); 她可没忘了,花孔雀可是刚接了单子,信誓旦旦的要为了一百两银子杀她呢!

  哈利路亚!

  自相残杀,想想都有够丰富多彩的!

  等她把冒充她母亲的人给处理了,再来陪花孔雀打发时间!

  长生医馆的大门口,早已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无他,寒冬腊月,人都很闲不是?

  好不容易有个乐子可以敲,有个热闹可以凑,知道的谁会缺席呢?

  “那个!就是那个乞丐婆子,竟然说是药神长生娘子的娘,真是不知所谓!”

  “就是,富贵门前是非多,这婆子胆子倒是蛮大的,竟敢来顾府门前冒充亲戚!”

  “谁说不是呢?俺跟顾府做了一辈子的邻里,她母亲过世的时候,俺儿子还帮忙抬棺木了呢,这人啊,肯定是冒充的!”

  “可不是怎么滴,这人啊,怕是饿昏了头了!”

  “……”

  还没靠近大门,顾长生就听到一阵儿围观之人的奚落声传来。

  听到这些话,顾长生不由得叹了口气。

  好吧,旁观者清,连旁观者都能分析的那么清楚明白,当真是她自己愚不可及了!

  这脑子啊,果然还是经常用用,才会聪明。

  这不是,安逸使人懈怠,她都快要变傻了!

  兴许,是她心底,真的渴望亲情!

  几个小子合力大开了顾府大门,中门大开之时,顾长生一袭流苏红锦长裙,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长生娘子!长生娘子安好?”

  “药神啊,老头儿谢过你的膏药啊!”

  “长生娘子!”

  “……”

  看到顾长生出来,围观的众人纷纷扯着嗓子打招呼。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勾唇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安静。

  所幸的是,她和妖孽换了庚帖一事,还没过了明路,她现在就算暗地里执掌柳州,可其实,在百姓们眼中,那还是蛮亲民的!

  “儿……儿媳……”

  台阶之下,传来一声宛如蚊蝇的低喃。

  顾长生闻声,不由得眉头一挑,凤眸微垂,往下看去。

  “呵呵,我当来的是谁,这不是李府的李夫人吗?”顾长生这一看,不由得就乐了。

  台阶之下,一个老妇人趴在地上,头发乱成了鸡窝,还有些许干草,灰旧的衣衫满是补丁泥土,破烂不堪!

  可是那张脸,就算是消瘦如柴,覆满了灰尘,顾长生也记忆犹新!

  她就算穷极无聊,也没有什么心思去落井下石,没成想,这李府的夫人,竟然跑到了她的门前来!

  这尼玛,千真万确的不是她的母亲!害她白高兴了一场!这心理落差!

  靠之!

  “你……”李夫人闻言抬头,看到顾长生的那一个瞬间,顿时膛目结舌,呆愣住了!

  这……这是曾在她府中呆了五年,被她视为耻辱的那个儿媳妇吗?

  一袭金银丝线错织的红锦衣,雪狐毛勾勒边缘,雍容而华贵,让人不敢直视!

  再看那容颜,依稀中还有几分昔日的影子,可五官愈发的明艳照人,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肌肤若瓷,五官精致,气质清冷,宛如傲霜寒梅一般!

  眉间一簇火红花钿,更衬得她整个人都高不可攀了起来!

  这个……这个人……真的是她李府曾经懦弱低贱的儿媳吗?

  “我?没错,就是我!”顾长生瞄了李夫人一眼,嘴角微勾,含笑开口,“李夫人贵人事忙,怎的今日到了我的府门前,竟然认不得我这个主人了吗?”

  “李夫人?”孛儿只斤念闻言,不由得疑惑的跟月西楼面面相觑。

  顾长生在李夫人失神的凝视之下,锦红长袖一挥,缓缓的在台阶之上蹲下了身子,看着李夫人,含笑开口,“李夫人,上京一别,许久不见,不成想,再见之时,李夫人……呵呵……竟然变得如此落魄了起来……”

  眼前这个人,顾长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清晰的记得,为了要回儿子的户帖,她在李府在这个老虔婆面前屈膝下跪之时的屈辱!

  那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初,所受到的最大的屈辱!

  那种感觉,她刻骨铭心,不敢或忘!

  “你!”李夫人闻言,顿时回神,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

  李府为何没落,她为何会落到这般田地,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可是,现在她已经走投无路,只能来求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李夫人顿时掩饰掉自己的恨意,换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极力的往台阶上爬去,“儿媳……儿媳救我……”

  顾长生抬手一撂裙摆,躲开李夫人伸过来的手,单手支膝,看着眼前落魄的老虔婆缓缓开口,“救你?呵呵……李夫人开什么玩笑?”

  “你可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相见,是何等景象?李夫人你是何等的风光无限,高高在上!你又是何等的忘恩负义,甚至不惜以死威逼,将我母子二人驱逐出府?”

  “谁是你的儿媳?哪个是你的儿媳?从我踏出李府那一刻开始,我与你李府就再不相关!”

  顾长生说完,缓缓起身,看着四周众人缓缓开口,“我身无分文携子离京,避居柳州故里,就是不想在和你上京李府再有一丝牵扯!”

  “李夫人,乞巧节之后,西楼杀手阁曾于百里山下追杀与我,这事儿,想必和你李府脱不了干系吧?”顾长生低头沉声道。

  “吓!他们还请杀手要害长生娘子么?”

  “以前没听说啊!可既然长生娘子有此一说,那肯定就做不得假了!”

  “这李府,当真是作死啊!”

  “……”

  围观之人闻言,顿时就义愤填膺的熙熙攘攘了起来。

  而地上的李夫人闻言,顿时大惊失色,一脸仓惶的解释,“不!不!那不是我做的!跟我没关系!都是那个害我李府的严贱人!都是她干的!”

  “呵呵……那这次花了一百两银子,再次从西楼杀手阁买我性命,想必也和你李府脱不了干系吧?”顾长生闻言一笑,云淡风轻的继续。

  丫的,她终于想到,她怎么会有那么穷的仇家了!

  眼前,可不就是么!

  而且,尼玛他们还是有前科的!

  “不!不是我!是她!是那个严贱人!她花了所有的银子,要害你!连果腹的银钱都不剩啊!我这个病,她也不给我看啊!那个贱人!那个贱人!”李夫人闻言,顿时捶地诅咒了起来。

  “严沁蕊么?”顾长生闻言,缓缓开口,无奈的叹了口气。

  贫贱夫妻百事哀,她没想过李沐风和严沁蕊现在会如何!也不屑去想!

  “对!就是那个扫把星!就是那个贱人!”李夫人闻言,顿时就大哭了起来,“都是她害的我李府落魄到如今地步!都是她害的啊!”

  她锦衣华服的日子,都是因为娶了那个贱人进门,才化成了泡影!

  “如果不是她非要闹着来柳州,怎么会闹到那般不可收拾的地步!那个妒妇!那个妒妇扫把星啊!”

  此时此刻,李夫人哪里还有曾经上京李府当家夫人的高贵模样,那简直就和泼妇别无二致,那是扑地撒泼诅咒连连!

  顾长生看着这样的场景,不由得摇了摇头。

  李府一家被削去爵位,一切充公,竟然还在柳州逗留,这是顾长生没想到的!

  她对李府之人,真的是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屑给予!

  不过,想想也知道,大概是那两个人贼心不死,才会留在柳州,伺机报复她吧!

  “李夫人,我与你李府,本就再不相干,你们请了杀手来,我并非不知,可是我念在吾儿的面子上,没有同你们一般见识,你儿子和儿媳来我门前寻衅滋事,结果惹了周沐大怒,我保下他们二人性命,本已仁至义尽!”

  “李府落魄到这般田地,是你们咎由自取!害人之心不可有,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你要怪你儿媳,那是你的事儿,只不过,呵呵……”顾长生说到这里,不由得勾唇一笑,抬手一指一旁狻猊石镇缓缓开口,“看清楚那是什么了吗?你确定要在我府前闹事么?”

  李夫人闻言,顿时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一步。

  “即便是你不认识亲王规制的狻猊石镇,也应该识字吧?毕竟你可是出身侯爵李府之人啊!”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抬手指了指,“看清上面的王令了么?擅闯我顾府,有死无生!即便是你,也不能幸免!”

  丫的,真当她顾长生是纸扎的么?

  她其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锱铢必较的人!米粮一事,她在百里山下遇到两拨人刺杀,一波就是花孔雀接的单子,顾长生有想到是李府所为,暗中黑了梁王,却放了他们一马!

  可是可一可二不可三!严沁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不不!我不是擅闯,我是来求你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收留我吧!那破烂草寮我是真的不想在回去了!”李夫人见此,摇头哀求,奋力的爬起了身子,就开始磕了起来。

  “嘭!”

  “嘭!”

  “求求你,收留我吧!我毕竟是你儿子的祖母!不看僧面看佛面!收留我,救救我吧!”

  李夫人以头抢地,面无血色的卑微祈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