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61.第461章 出人意料的阻拦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就像救世主一般,让已经濒临死亡的三人,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三人顿时艰难的抬头,希冀的看向声音发出的人!

  胸口窒息般的疼痛,仿佛下一个瞬间就会死去的恐惧,可他们依然清楚的看到,出现在顾长生那个嗜血罗刹身旁,一个身着五彩衣,美绝人寰的男子!

  顾长生闻言,诺大的凤眸不由得一眯,手未收回,缓缓转头看向出声阻止她的人,沉声开口,“月西楼?”

  月西楼的突然出声,超出了顾长生的预料!

  在顾长生的认知中,她家的花孔雀是个亦正亦邪,万事全凭己心,活的连她都羡慕嫉妒恨的人!

  所有人都可能会对李府这三人产生恻隐之心,唯独花孔雀不会!

  可是,他偏偏出声了!

  在她下定决心永绝后患,并且已然出手,成功唾手可得之时!

  李沐风听到月西楼的名字,眼睛顿时不敢置信的瞪圆!

  月西楼!春风不顾月西楼!江湖高手榜前十,西楼杀手阁的主人月西楼!

  这一刻,他坚信可以得救的心,突然不那么确定了起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两次出手买顾长生的命,从无败绩的西楼杀手阁却两次失手了!

  原来,这个美的不像凡人的男人竟然是月西楼,而他,竟然和顾长生认识!

  “你,确定要杀了他们?在他面前?”月西楼看了顾长生一眼,低声开口,一边说着,一边不无担忧的往门后看了一眼。

  别人或许感觉不到,可是以顾长生的内力,小顾泽出现在门后之时,她肯定就已经察觉!

  顾长生闻言,眸底闪过一丝迟疑。

  不错,八扇大门之后,她的宝贝儿子,正躲在后面,偷偷的往外观望!

  从他出现,顾长生就感觉到了,她能感觉到自家儿子平稳的心跳声,和寻常无异!

  “他即便是有万般不是,终究是小顾泽的生父,你真的要在他面前,杀了他?”月西楼见顾长生不言,再次低声开口问道,脸上的担忧愈发的浓郁了起来。

  顾长生闻言,突的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像小蒲扇一般,掩盖了她心底的纷乱!

  长生医馆门内,一大一小两人,赫然躲在门后……

  “小顾泽,你觉得你娘亲会杀了他们吗?”周宗宝趴在小肉包身后,一脸紧张的看着门外,笑声的低语。

  就差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点!

  如果不是月西楼及时出声阻止,以母老虎的功夫,想取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命,那是分分钟的事儿!

  “会!”小肉包面无表情的低低应了声,一双眼睛停留在门外台阶之上,那个灼灼似火的身影上。

  那是他的娘亲!

  “会?小顾泽,你到底有没有听清小爷在说什么?那个可是你亲爹!那个是你祖母!那个是你继母!两个和你血脉相连,一个跟你沾亲带故,你确定你娘亲会杀了他们?”周宗宝闻言,当即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脸怀疑的低声开口。

  小肉包闻言,眼睑微垂,呐呐开口,“宝爷爷,那是我娘亲,我娘亲是个杀伐果断,对于坏人,丝毫不会心慈手软的人!我娘亲很疼我,从他们拿我要威逼我娘亲的时候,他们就注定要死了……”

  周宗宝闻言,顿时一噎,响起顾长生以前所做种种,他顿时觉得,小顾泽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儿道理!

  “可是,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你还是他们二人的亲生儿子,你娘亲怎么可能下的去手?弑杀前夫和弑杀亲夫无疑,这个罪名,你娘亲怕是一辈子都洗不清!”周宗宝看着门外僵持的几人,不无担忧的开口。

  “就算是那样,我娘亲也会杀了他们的!”小肉包再次开口,过了一会儿,又加了句,“为了我,我娘亲也会杀了他们的!”

  “吓!”周宗宝闻言,顿时一惊,一个小爆栗子顿时敲到了小肉包的后脑勺上,“你胡说什么呢?你该不会是以为你在这里,母老虎她不知道吧?以她的内力,方圆几里地针落地的声音估计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她肯定知道你在这里,在你的面前,杀你的亲爹,饶是顾长生再彪悍,心里也得犯寻思!”

  小肉包闻言抬头,透过门缝,再次往那个红色的背影看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我娘亲知道,从我出现在这里,她就知道!因为知道,她才会要杀了他们!”

  “走吧,从今以后,我没有亲爹,我娘亲要嫁的人,才是我的爹爹!”

  小肉包说完这一句,弯腰从周宗宝身下闪了出来,转身往后院的方向走去。

  “喂!你就这么走了?他们到底死不死,你还不知道呢!”周宗宝见此,顿时起身,对着小肉包离开的小背影,焦急的轻唤。

  “他们……已经是死了……”

  小肉包头也未回,轻轻的应了声,转眼消失在医馆大堂的落纱垂帘后……

  周宗宝见此,看了眼门外,又看了眼小肉包消失的方向,焦急的跺了跺脚,还是往小肉包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一场好戏,他终究是,只看到了开头,没看到结尾啊!

  他得陪着小肉包去!

  门内恢复沉寂的一瞬间,顾长生蓦然的睁开了凤眸,看着眼前的月西楼,沉声开口,“你都听到了?”

  虽然有此一问,可是顾长生无比的确定,以月西楼的功力,想听到小肉包和周宗宝的谈话,那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此时两人都关注着门内的动静?

  “你真的决定了?”月西楼闻言,沉声开口问道。

  “对!就算是为了我儿,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更何况,他们欠了我一条命!”顾长生一脸坚定的沉声开口。

  别人不知道,可是顾长生却一清二楚!

  李府,和她有杀身之仇!

  这幅身子的本尊,若不是惨遭李府休弃,又岂会生无可恋,绝食而亡?

  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因缘巧合的穿越到这里?

  这件事,除了妖孽,她未跟任何人提起过,可是,却是真真正正的存在!

  杀身之仇,不共戴天,她既然霸占了这幅身子,又霸占了人家的儿子,就理应为这个身子的原主报仇,理应为儿子来除掉这些累赘!免得他以后,要面对李府这几个极品,无尽的纠缠!

  他们,是她顾长生这两世来,最大的耻辱,如今,她是真的想让这个耻辱,消失殆尽!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好!”月西楼闻言不由得叹息道,下一个瞬间,却出人意料的突然出手,往顾长生抓住三人心脉的手袭去。

  “月西楼!”旁边一直冷眼看戏的孛儿只斤念见此,顿时大惊失色的惊呼了一声。

  以月西楼的功夫,跟如今的顾长生开打,那无疑是以卵击石,没事找事啊!

  更何况,月西楼有什么理由跟顾长生动手?

  为了救下那三人吗?月西楼跟那三人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为什么要为他们跟顾长生动手!

  围观的众人,从顾长生出手之时,就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目不转睛的盯着台阶上的几人,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也是吓了一跳,纷纷紧张的捂住了嘴巴!

  这个美绝人寰的男人,不是长生娘子府中的人吗?怎么对长生娘子动起手来?

  “花孔雀!”

  见月西楼袭来,顾长生直觉的红袖一挥迎了上去,可是转念想到花孔雀大病才愈的身子,又连忙收回了力道往一旁化解而去!

  “嘭!”

  虽然顾长生有心化解挥出的内力,可一旁的台阶,还是应声而碎,直接碎成了一片片!

  突然遭袭,自保还手,是本能的反应,尤其是像顾长生这样的人,经年累月的训练,无数次浴血厮杀的磨砺,自保,已经是融入骨血的本能,完全不用经过大脑,肢体就会直接作出反应!

  月西楼趁顾长生收手的空档,再次往她挟制李府三人心脉的右手攻去!

  知道是自家花孔雀,顾长生明显束手束脚,贸然出手,又担心伤到不管不顾的花孔雀!

  月西楼本就是江湖高手榜上数得着的高手,虽然较之变态逆天的顾长生差了一筹,可那毕竟也是高手!

  高手过招,成败只在眨眼之间!

  “月西楼!你疯了!”孛儿只斤念看着成功架开顾长生右手的月西楼,忍不住的大声吼道。

  疯了!全疯了!

  月西楼明明也看这一家子不顺眼,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怎么如今竟然帮起他们来了?

  顾长生现在,完全赞同孛儿只斤念的观点啊!

  花孔雀这肯定是疯了,要不,怎么会从自己手下,救下这三人呢?

  难道是花孔雀卧床养伤太久,丫的把脑袋给养糊涂了?

  “花孔雀,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今日,他们必须死!”顾长生看着脱离自己掌控,正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的李府三人,又看向横亘在她和李府三人中间的月西楼,一脸暗沉的低声开口。

  她,绝不会再让这三人活着!这个后患不除,将来她家将永无宁日,对她的小肉包来说,更是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