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鹿死谁手?
  readx();

  cpa300_4(); “对啊!月西楼你是不是有病?这几个极品,留着那就是祸害,你救他们做什么?”孛儿只斤念见此,也站到了顾长生身边帮腔。

  她对李府这一家子,也是真的很讨厌!

  其实,她一直很想不通,像顾长生这样世间少有的女子,为什么会嫁入李府这样的人家,这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污点啊!不过,顾长生及其厌恶提及李府之事,所以她也没敢问!

  大抵是顾长生当时瞎了眼了!

  在顾长生和孛儿只斤念阴沉的脸色中,月西楼美绝人寰的脸上,缓缓勾勒出一丝笑颜,折扇轻摇,缓缓开口,“他,毕竟是小顾泽的生父,周宗宝适才的话,你难道没有听到么?”

  月西楼说到这里,折扇缓缓往身后一指,“这个男人,瞎了狗眼,死有余辜,可是你若亲手杀了他,就要一辈子背负弑杀前夫的罪名,悠悠众口千夫所指,一生难以抹去!”

  “而且,你还会成小顾泽的杀父仇人!顾长生,即便是小顾泽此时不放在心上,可是将来呢?他的娘亲杀了他的生父,世人皆知,他要如何置若罔闻?”

  顾长生闻言,脸色一变,可还是沉声开口,“那又如何!我终究是他的娘亲,我会宠他疼他,给予他我所能给予的一切,但是我绝对不会留下这三人,让他们将来祸害我儿!”

  “呵呵……”月西楼闻言,折扇掩唇,轻轻一笑,眼底戾气一闪而过,朱唇轻启,缓缓开口,“我自然知道,你不会留下这三人,你意已决,我又怎会为了这不相干之人阻拦你?”

  顾长生和孛儿只斤念闻言,不由得一愣。

  “月西楼,你果然是有病!你这不是明摆着睁着眼说瞎话呢么?”孛儿只斤念率先回神,不由得开口。

  丫的,真的是说的比唱的好听!

  这月西楼拦也拦了,救也救了,怎么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说不阻拦呢?

  什么叫睁眼说瞎话,这就是最淋漓尽致的演绎啊!

  顾长生却长睫微垂,一脸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

  “所以,丫头,弑杀前夫的恶名,我不会让你背,小顾泽的杀父之仇,我来替你背!”月西楼一边说着一边回身,看向身后一脸惊恐,目疵欲裂的三人。

  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现在,这个前一刻将他们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人,竟然要杀他们!

  他们还没来得及体会重获新生的喜悦,就要再一次的面对死亡!

  这让三人的精神,顿时陷入了崩溃!

  “不!不要!不要杀我们!”

  “我们再也不会来顾府了!再也不会了!”

  三人仓惶的摇头,却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卑微的祈求着,一脸惊慌失措面无血色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折扇!

  这柄精致绝伦的折扇,就是将要取他们性命的利器吧……

  顾长生反应过来,仓惶的上前一步,焦急的低呼,“花孔雀!不要!”

  不要!她不要花孔雀来替她背负这样的恶名!他不要花孔雀来替她承担这一切!

  花孔雀对她的感情,虽然看似云淡风轻,可是顾长生就算是对感情再白目,也终究不是个榆木疙瘩,她能体会的到!

  只是,她无法回应,也无以为报罢了!

  就在顾长生准备出手的瞬间,有人比她的动作更快!

  长鞭掠影一闪而过,精准无误的打在了月西楼手中的折扇之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饶是月西楼都反应不及!

  “啪!”

  折扇被这隐含内力的一鞭子,打落在地,让月西楼美目微瞪,震惊的回眸!

  电石光影的一瞬间,一个瘦长的身影在他面前闪过,那人手中长鞭携带着万钧之力,往地上的三人扫去!

  特制的长鞭丝毫不差的划过李府三人的脖颈,长鞭上的倒刺带起一片血光,在三人脖颈之上留下了一条深刻的痕迹……

  李沐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眸,眸中满是不甘和惊恐,血光过后,应声往后仰头倒去……

  严沁蕊和李夫人,亦是如此!

  事情就在眨眼的瞬间,三人相继的倒地声响起,众人还未回神……

  生和死,就一步之遥,一念之差……

  三个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曾经位极人臣显赫一时的人,就这样,不甘的瞪着双眼,气息随着脖颈上涌出的鲜血,逐渐的流逝……

  “不就是杀几个人,用得着这么思前想后,磨磨唧唧?奶奶我替你们搞定了!”孛儿只斤念手中握着长鞭闪身落地,手腕微微用力轻甩一下,甩掉鞭身上沾染的血迹,一脸得意的开口。

  顾长生看了一眼台阶之下倒在血泊之中,气息全无的三人,又看向一脸轻松的孛儿只斤念,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月西楼更是一脸的神情变换莫名!

  “念……你……”顾长生迟疑了下,呐呐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李府这三人,她是存了必杀之心的!

  可是,花孔雀为了她,出手阻她!

  而孛儿只斤念,却当机立断,先他们二人出手,了却了这一切!

  不管孛儿只斤念是为了帮她也好,还是为了帮花孔雀也罢,这份情,她终究是又欠下了!

  “安啦!不要全是一副谢天谢地的样子好不好?弄得好像多可歌可泣似得!”孛儿只斤念见此,一脸事不关己般的挥了挥手,转身对上围观之人,指了指自己扬声开口,“看清楚,奶奶的名字叫孛儿只斤念,北蒙皇室唯一的公主,李府这三个人,奶奶看不顺眼很久了,能死在奶奶手上,那是他们的荣幸,有什么仇什么怨什么口舌是非,尽管冲着奶奶来,可别找错了人!”

  冬日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台阶之上,那个年轻高傲的女子身上,映射着她异于常人的深邃五官,让她娇美的面容,愈发的英气逼人,还带着一丝盛气凌人之态……

  可是,顾长生看着,却莫名的觉得暖心!

  孛儿只斤念是个单纯直白到像一张白纸一般的女孩儿,有点二,有点憨,头脑简单,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的世界中,只有善和恶,划分的十分清楚!

  她喜欢月西楼,喜欢的直白而简单,恨不得昭告天下,弄得人尽皆知!

  她的喜欢,也是那么绝对!

  “孛儿只斤念!”月西楼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愤愤的开口,眸底还有一丝怒火在燃烧。

  “恩?”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回头,疑惑的看向月西楼,“怎么了吗?我有没有很帅?”

  “你!”月西楼闻言,顿时一噎,不知如何答话。

  顾长生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此时此刻,她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啦!你俩少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不就是杀了李沐风吗?他不就是小顾泽的生父吗?”孛儿只斤念云淡风轻的挥了挥手,奕奕然的开口,“你们汉人有句话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小顾泽若是有朝一日,被这悠悠之口逼得要为父报仇的话,那就让他来找我好了!”

  孛儿只斤念说到这里,不由得摸了摸鼻子,一脸痞笑的开口,“等他要寻仇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到时候,我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们别忘了,我可是北蒙的公主,我躲回去北蒙,就算小顾泽,也拿我没办法不是?嘿嘿……”

  “你!”月西楼闻言,当即气呼呼的瞪了孛儿只斤念,然后转身而去!

  孛儿只斤念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弯腰捡起地上的折扇,一脸讪讪的看着顾长生开口,“那个……我又说错什么了吗?他怎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顾长生闻言,一脸淡笑的摇了摇头,“你啊!”

  “我怎么了?总比他这个当师傅的成了徒弟的杀父仇人要好吧?”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撇嘴开口,复又挥了挥手,“这里就交给你了,我给月西楼送折扇去!”

  一句话说完,孛儿只斤念就像一阵儿风一样的往门内掠去……

  顾长生见此,脸上闪过一抹苦笑,垂眸看向台阶之下的三人,缓缓叹了口气……

  曾经显赫一时,如今身首异处,人世几回伤往事,最终,他们还是因她的杀心而死!

  顾长生,他去陪你了,虽然他身边,带着一个别的女人!

  顾长生不由得抬头看向天幕,在心底对那个已然死去的这个身体本尊道,你的灵魂,不论是会心疼,还是会心安,他都死了!

  为你,也为我,为了我们的儿子!

  “来人,将他们收拾了,葬在顾氏祖坟之外!”顾长生看着三人的尸体,对着身后开口。

  “是!”立刻有府中的小子上前,应了一声。

  顾长生看着渐渐散去的围观之人,又看了一眼搬动三人尸体的小子们,转身往府内走去。

  “就让你们,守望着我顾氏,看我如何,光耀顾氏门楣吧!”顾长生一边走,一边低头呐呐的低语。

  从今以后,顾氏祖坟之外,荒草之中,就要添上三座小坟茔了!

  爱恨情仇有时尽,终不过是一抔黄土,将来,若是小肉包忆起,也好有个祭奠之处,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现在,她要去看看,她的小肉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