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小肉包的心结
  readx();

  cpa300_4(); 她的小肉包虽然年幼,可却心思聪慧!

  想到小肉包在门里偷窥说的话,顾长生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么聪明的孩子,真的是让她又爱又疼,又不知该如何面对!

  内力扩散开来,顾长生在府邸之中,搜寻着小肉包的踪迹!

  她不知道,小肉包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有周宗宝陪着他,她心底才能稍微安心!

  “桃花庵?”

  寻到小肉包的气息,顾长生不由得一愣,失神的喃喃自语道。

  小肉包去桃花庵做什么?那是不戒小和尚所在的地方,基本上形同顾府的禁地,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儿,府中之人,很少会去桃花庵打扰不戒小和尚!

  “他,应该还是伤心的吧……”顾长生看着桃花庵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呐呐自语。

  不戒小和尚精通佛法,他的桃花庵梵香袅袅,最是能让人心静,小肉包这是去他那里寻找安宁去了么?

  “娘子?”见自家娘子愁眉不展,四喜一脸担忧的开口轻唤。

  李沐风几人身死,自家娘子的心情,怕是不会多好吧!

  毕竟,也曾夫妻一场……

  顾长生转头睨了四喜一眼,明白他心中所想,不由得勾唇淡笑!

  和李沐风夫妻一场的可不是她!

  红袖翻飞,长裙临风,顾长生转眼往桃花庵的方向飞身而去!

  她,不会让她的小肉包觉得孤单!

  没有了亲生父亲,她会给予他,她所能给予的一切关爱!

  立身桃花庵的门外,听到里面的动静,顾长生不由得一愣,蹙眉细细听来。

  “和尚和尚,错了错了!这木头不能这么刨,得这样!”

  “刷!刷!刷!”一阵儿刨木头的声音传来!

  “哎呀,错了错了!刻刀不能这么用,得这样,轻轻的,沿着画好的雕花,慢慢的雕刻,不能着急!”小肉包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娘亲说了,慢工出细活,这个一点儿都急不来!”

  “阿弥陀佛!小施主言之有理!”

  “哎呀!你刻的这是什么?好丑好丑!我再没见过比你雕的更丑的东西了!”小肉包嫌弃的声音传来,“你说说,你经书念的那么好,怎么能雕出这么丑的东西呢?照这样下去,你什么时候才能按照我娘亲说的,把毁掉的栏杆给做好啊?”

  顾长生越听眉头越蹙越紧,忍不住一个飞身,往桃花庵四楼而去!

  小肉包这欢快的声音,到底是什么鬼?

  这有点儿不在她的预期之中啊!

  隐在四楼不戒小和尚的禅房之外,顾长生透过窗棂往里看去,观星台上,两个小身影忙碌不停,让顾长生很有几分错入木匠工坊的错觉,而一旁,周宗宝一脸苦大仇深的蹲在一堆木屑木块儿旁边,一双大眼,围着忙碌的两个小身影打转!

  不戒小和尚再次毁掉了她的栏杆,顾长生一怒,弄来了不老少木头,誓要不戒小和尚自己把栏杆弄好!

  因此,这一连许多时日,不戒小和尚都在桃花庵中闭关不出,跟木头死磕了!

  不戒小和尚,那是完全没有当木匠的天赋,可是她的儿子,有过制作秋千的功绩,那木匠活,倒还算学的有模有样,所以,这两人凑在一起,还真是有的忙了!

  “喂!小顾泽,你真的没问题吗?”一旁的周宗宝忍了几忍,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

  他这么心急火燎的跟着小顾泽,不惜放弃了在前院看戏,就是怕这个小娃儿他想不开,可是,事情好像并非如他所料那般!

  这小顾泽哪里是想不开,他简直是想的不能再开了,玩的不能再欢了有没有?

  “嘎?宝爷爷,我该有什么问题吗?”小肉包闻言,肉嘟嘟的小手拿着一把小刻刀,一脸疑惑不解的回头看向周宗宝。

  那表情,要多单纯无知就有多单纯无知,要多纯良,就有多纯良!

  周宗宝被他问的一愣,一口气噎在胸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这算什么?皇帝不急,急死那啥啥?

  这事主,明显没有当事主的自觉啊!

  “喂,小顾泽,那可是你的亲爹!你难道就真的不关心?”被噎了一会儿,周宗宝充分发挥了没事找事,自己不痛快也让别人不痛快的精神,再次继续!

  果然,小肉包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小脑袋也耷拉了下来。

  周宗宝见此,眼中不由得显出一丝自责,呐呐的开口,“那个……抱歉哈……”

  是他话说重了,小顾泽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小娃儿而已,就算再聪明,能懂得多少?

  跟木头奋战的不戒小和尚抬头,满含仁慈的眼神瞄了小肉包一眼,转眼就收了回去,继续跟手中的木头奋战!

  “宝爷爷,我其实,没有亲爹的!他们一直说我是野种,说我是个怪胎,是个妖孽!他们不给我饭吃,不给我衣服穿,也不让我见我娘亲……”

  “我从生下来,他们就说我是野种,说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自有娘亲!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就帮着别的女人要我娘亲的命!他们都该死!我讨厌他们!我恨他们!他们都该死!”

  周宗宝闻言,顿时一愣!

  窗外的顾长生,也是周身一僵,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来忍受心口传来的疼痛!

  她的儿,从小多灾多难,在李府中所受的苦,他从来都不提不说!

  没曾想,他心中的恨意和怨念,竟然如此之重!

  难怪,难怪他对李沐风之死,竟然毫无反应!

  “顾夭夭!”顾长生转身走到门口,一脸凝重的看向观星台上的小身影,沉声开口。

  “娘亲!”小肉包看到自家娘亲,脸上不由得一喜,当即丢下手中的东西,想往自家娘亲扑过去,可是转念又停下了身子!

  她家娘亲刚才喊他什么来着?顾夭夭?

  她娘亲好像……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喊他顾泽或者说顾夭夭……

  小身子突然顿住,小肉包有点个踟蹰的小朝天靴在地上慢慢画圈圈,肉嘟嘟是小手绞啊绞,一脸怯怯的偷偷瞄着自家娘亲!

  难道,他犯什么错了么?

  顾长生看着踟蹰不前的小肉包,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夭夭,娘亲曾经告诉过你,要有一颗乐天的心,喜怒哀乐全由心生!你在李府受苦,娘亲知道,娘亲也倾尽所有的在补偿你,只为你能忘记那些不好的过往,真正的快乐,有一个无忧的童年!”

  小肉包闻言,一脸呐呐的抬起头,看向自家娘亲。

  顾长生看了他一眼继续,“可是,你心中竟然会有这样的恨意和怨念!夭夭,这是你的错,练武场,梅花桩,去吧!”

  “奥……”小肉包闻言,当即怯怯的应了一声,迈开小腿往演武场跑去。

  看着小肉包离开的背影,周宗宝顿时就不乐意了,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对着顾长生气呼呼的道,“母老虎!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也算是犯错?小肉包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罚他?”

  顾长生看着自家儿子消失在楼梯上的小背影,缓缓开口,“他确实是错了,是他自己放不下!他心中有恨有怨,就不会真正的快乐!做不到释然豁达,他的一生都会活在幼时的阴影之中!”

  “呃……”周宗宝闻言,不由得一愣。

  顾长生睨了一眼忙碌的不戒小和尚和周宗宝,转身往桃花庵外走去。

  演武场上,一个小身影,上上下下不停的在梅花桩上起伏跳跃,汗水打湿了夹袄,也顾不得其他!

  顾长生一袭红衣站在远处,看着她的儿子,眼中满是怜爱!

  她的儿子,记忆力惊人,幼时所受的苦楚,难道就忘不了了吗?

  还是说,是她教育上出了岔子,才造就了如今的小肉包?

  小肉包跟着自己,见过太多的生死,小小年纪,手上也已沾了鲜血,这是她的错!

  她不应该让他经受这些,让他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日头缓缓西坠,夜幕缓缓降临,顾长生一直没有喊停,小肉包没有得自家娘亲开口叫停,自然也不敢停下。

  “夭夭,你可想明白,你错在了哪里?娘亲为什么要罚你?”顾长生缓缓走到梅花桩边,看着梅花桩上的小肉包开口问道。

  小肉包闻言,顿时停下身子,单脚站着一个梅花桩上,低头呐呐开口,“我不该恨他们,不该记仇,不该总想着以前的事儿,念念不忘……”

  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不错!人要活在当下,你却总惦记着以前的总总,这就是错!夭夭,你年纪还小,或许不明白,怨念和执念,会将人拖到无底深渊,他们没有善待你,这是他们的错,可你念念不忘,挂怀至今,就是你不够豁达,不能释然!你明白吗?”

  小肉包闻言点头,“娘亲,我明白!”

  说到这里,小肉包不由得抬头看向自家娘亲,嘟着嘴开口,“可是他们是坏人啊!娘亲不是说,坏人都该死吗?”

  顾长生闻言,顿时自责的叹了口气,飞身二上将自家儿子揽在怀中往马厩飞去,“我儿,这世上,没有人是该死的!即便是坏人,那也是人命!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