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回礼愁煞人哇
  cpa300_4(); 半山先生闻言,顿时一个爆栗子敲在了自家女儿头顶,一脸宠溺假装严肃的开口,“愈发的没规没距了!”

  “义父!你家暴女儿!”顾长生顿时就抱着脑袋跳到了一边,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家义父!

  她家义父在百里山待的时间越来越多,这坏毛病也是越来越多了!

  首先,他老人家的身子愈发的健硕了,这原本是件好事儿,可不好的是,他家义父越来越有暴力倾向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她家义父,明显是跟百里山她那些手下学暴力了啊!

  顾长生对此,那是真的苦大仇深,怨念深重,却又无计可施啊!

  面对自家女儿的控诉,半山先生对着那儒将挥了挥手,示意宋伯将年礼收下,转脸有些许幸灾乐祸的看向自家女儿。

  “义……义父!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顾长生看到自家义父这幅模样,顿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连忙往自家儿子身边靠了靠,一脸怯怯的开口。

  “呵呵……”半山先生见此,莞尔一笑,捋着胡须缓缓开口,“女儿啊,这周沐的年礼咱们已然收下,回礼老夫自然会按照礼数张罗,只是你的回礼,倒是需要你亲手来的!”

  “嘎?”顾长生闻言,顿时一愣,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家义父,“这还用回礼啊?”

  “不然?你还想空手套白狼不成?”半山先生闻言,当即瞪了顾长生一眼开口。

  顾长生见此,摸了摸鼻子低下了头!

  好吧!她尼玛还真是这么想的!

  空手套白狼多好啊,只进不出那才叫酸爽啊!

  可是明显她家义父是个很遵守礼数的人,肯定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就是了!

  “啊!不对!义父,这回礼你张罗全了不就成了,怎么还要我亲手来?”想到了什么,顾长生猛地抬起头惊恐的开口。

  她对送礼这事儿,可是七窍通了六窍,那就是一窍不通啊!

  古代可没有万能的脑白金,送礼送两盒就完事儿!

  你不能指望她一个现代人,对古人的礼节有多了解!她是真的懒得去了解啊!

  “当然!周沐送你四季衣衫,按风俗来,你应回他亲手缝制的贴身物品当回礼!”半山先生睨了一眼自家女儿,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贴身物品?”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惊悚了!

  靠之,这该不会是让她给妖孽做亵衣吧?

  顾长生想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靠之!这不公平!妖孽送来的衣服,打眼一看就是别人做的,为什么我回礼就要我亲手做的?为什么?”跺了跺脚,顾长生不依的开口。

  半山先生闻言,抬手敲了敲自家不安生的女儿,心情好好的开口,“因为你是女人,针黹女红,本就是女子所为,你莫不是要男子也如是吧?”

  “呃……”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怨念了!

  不带这么噎人的啊!她是女人,倒还成错了啊?

  这简直是,连辩驳的机会都没给她啊!

  “义父……”顾长生一脸祈求的搓着双手看向自家义父,“义父,让四喜帮我好不好,这个,让我亲手来,这个难度有点儿大……”

  “娘子,这个四喜可不会帮你!”四喜闻言,不带半山先生回话,当即插口否定道。

  “你!”顾长生闻言,当即怒目瞪了过去。

  “必须你亲手来!不得假手他人!”半山先生看了自家女儿一眼,沉声开口,说完这句,便牵起他的小孙孙,往外走去。

  “尼玛!坑爹呢啊这是!”看着自家义父消失在门口的身影,顾长生顿时委顿在地,哀号不止了!

  “顾长生,节哀啊!”一旁的孛儿只斤念一脸凝重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抬头,恨恨的看向孛儿只斤念,“丫的想笑你就笑!想幸灾乐祸你就乐!这么忍着,你也不怕把自己忍面瘫了?”

  “噗!哈哈哈……”下一个瞬间,孛儿只斤念果然很不厚道的大笑出声!

  顾长生在孛儿只斤念的笑声中,脸色愈发的黑了下来!

  就在此时,四喜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了一个针线筐,放在了顾长生面前,一脸怯怯的开口,“那个,娘子,这是你要用的东西,这些是布料,娘子放心,好几匹布料呢,保证够你折腾!”

  “你!”顾长生闻言,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丫的,这个四喜,还在很准备了好几匹的布料!

  花色齐全,份量十足,尽够她折腾了!

  嘲讽!这就是红果果的嘲讽啊!

  “靠之!我就说么,妖孽怎么会好心的给我送年礼来,他这分明就是送灾难来的么!”一把拍在布料上,顾长生一脸愤愤的开口,“四喜,他送来的年礼,我能给退回去不?”

  她情愿不收妖孽的年礼,也不要回礼啊!

  该死的你来我往,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娘子觉得,先生会答应么?”四喜闻言,顿时开口回道。

  顾长生闻言,脸色顿时耷拉了下来!

  好吧,她义父是绝对不会答应的!骂她倒是很有可能!

  “好啦好啦!顾长生,你反抗是没有用的,先生绝对会镇压你的!你就乖乖认命吧!想想你要给我师兄做什么?”孛儿只斤念走到顾长生身边盘腿坐下,一边巴拉布料,一边挑眉猥琐的开口,“要不,你也送我师兄亵衣好了!”

  “滚犊子!”顾长生闻言,当即怒目相对反驳,“丫的我敢做,他敢穿么?”

  她跟针黹女红,那是正儿八经的八字犯冲啊!完全搞不定啊!

  想让她做出来亵衣,难比登天啊!

  “那要不做个长袍?”孛儿只斤念再次提议。

  顾长生闻言,当即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一脸愤愤的开口,“长袍那么那么大,得费多少工夫啊?你想我的手被针扎成猪蹄么?”

  丫的,她是善用银针针灸不假,飞针缝合也不在话下,可这飞针引线就真的有点儿困难了!

  毕竟,布料不是人肉不是?差别甚大不是?

  “虽然我很想做个长袍给他,让他穿着丢丢人,让他尼玛闲着没事送礼坑我!可是明显我搞不定啊!”顾长生趴在一堆布料上,苦大仇深的开口。

  妖孽就是个成了精的祸害啊!

  瞧这时间拿捏啊!

  这年礼,他少说得提前半个多月送来,那可是还没进腊月呢!

  这分明是给了她充足的时间来做回礼啊!

  顾长生真想给他两巴掌,然后谢谢他丫的体谅!

  “没事顾长生,这才进腊月没几天,你有好几天能折腾,只要在大年之前送到辽东就行!”孛儿只斤念一脸幸灾乐祸的安慰道,典型的看好戏模样!

  “啊!我想死一死!”顾长生无语凝噎,哀嚎不止!

  她不是没尝试过穿个针引个线啥的,可是最后都失败了不是?

  她根本就没长那根弦啊!

  顾长生突然有一种一分钱难死英雄汉的感觉,她尼玛绝壁会被这回礼给难死的!

  “娘子,不论你做的好坏,只要是你做的,我家爷都会视若珍宝的!”四喜在一旁闻声安慰道。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

  视若珍宝?

  那她是不是真的该做个亵衣给妖孽?

  想想妖孽那样清冷孤傲的美男,捧着个亵衣视若珍宝,顾长生就觉得暗爽不已!

  有够颠覆啊!

  可惜,她也就是想想罢了!

  “小四喜,你快点告诉我,有什么贴身缝制的东西,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容易到不能再容易的?”顾长生求救的看向四喜,一脸希冀的开口,“快点!救我于水火吧!”

  “呃……”四喜闻言一愣,低头思索了一下开口,“中衣!中衣没有繁复的花式,只求舒适就好!”

  “不行!妖孽个子喇么高,中衣也要喇么长!不行不行!难度太大!换一个小的!”顾长生闻言,当即摇头否定!

  “哈哈哈……”孛儿只斤念一听这,顿时趴在一旁笑得东倒西歪。

  顾长生见此,一脚踹了过去,恨恨的瞪了一眼自己不厚道的损友!

  “那,短打?短打小了很多,也简单许多!”四喜迟疑了一下,再次建议。

  “不行!还是太大!换个再小点儿的!”顾长生再次毫不犹豫的否定道。

  时人男子有穿短打劳作的习惯,类似汗衫,可那也不小啊!

  “那腰带?”四喜再次提议。

  “不行!换个更小点儿的!”顾长生摇头否决!

  腰带,那可不短啊,她真心缝不来!

  几次三番被否定,四喜的脸早就纠结成了包子状。

  而孛儿只斤念已经笑得花枝乱颤,完全没受不住势头了!

  “顾……顾长生,哈哈……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敢不敢更不靠谱点儿?哈哈……”孛儿只斤念指着顾长生,笑不可仰的断断续续开口。

  “敢!”顾长生无比肯定的开口回道,目光依旧希冀的看着四喜,一眨不眨!

  丫的,都被逼上梁山了,她有什么不敢的?

  “四喜啊,你家娘子的生死,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了,拜托拜托了!你快点想想,有什么东西,是我这个手残的女人,能亲手搞定的?”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