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cpa300_4(); 顾长生闻言,牵着小肉包将要离开的身形就是一顿,惊疑不定的回头看向一如既往慈眉善目的不戒小和尚,又转头看了下窗外暗下来的天色,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元宝这时候来做什么?”顾长生眨着大眼睛开口问道。

  丫的甭怀疑!

  过往的经验告诉她,只要不戒小和尚说有客来访,那这个客,肯定是元宝无疑!

  众人闻言,不由得纷纷低头窃笑!

  瞧瞧,现在只要不戒小和尚一开口说这句话,他家娘子立刻马上就会明了!

  “阿弥陀佛,贫僧不知!”被问到的不戒小和尚打手唱了声佛偈,不紧不慢的回道。

  顾长生闻言,牵着小肉包重新折返,在软榻上坐定,疑惑的开口,“这可都天黑了,元宝那个吃货这时候来,也赶不上吃晚膳了啊,他来干什么?找我闲磕牙啊?”

  “长生娘子!可不待这么背后埋汰人的啊!”

  顾长生的话音才落,门外就响起了一声不依的控诉声。

  转眼,元宝珠圆玉润的身子就出现在大堂门口!

  “哎呀,可累死我了!让我喘口气!让我喘口气!小雷子啊,还有吃的没?”一手扶着门框,元宝胸口上下起伏,气喘吁吁的开口。

  “噗!”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喷了,抱着自家小肉包,笑不可仰的倒在了软榻之上,抬着一手颤抖的指着元宝开口,“我就说吧!我就说吧!说你是吃货,绝对不是亏你!这就是事实啊!哈哈……”

  元宝闻言,一脸讪讪的低下了头,可下一个瞬间,看到董雷端来的托盘,那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像是饿死鬼投胎一般冲着董雷就冲了过去,一把抢过吃的,全然不复适才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一旁的孛儿只斤念见此,嘴角不由得抖了抖,忍了几忍,还是没忍住,“瞧你这点儿出息!”

  “念公主啊,小雷子做的饭好吃啊!你不觉得吗?”元宝狼吞虎咽,一边开口,“再说了,长生娘子说过,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无语扶额,前一句,她无可辩驳,小雷子做的饭确实美味!

  可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孛儿只斤念不由得歪头看向顾长生,天爷!

  他师兄的近身小太监,果然如顾长生所说的一般,是个吃货无敌小二缺啊!

  顾长生明明是在坑他,他竟然还傻傻的信以为真!

  这可怜的孩子啊!

  “不戒小和尚,我几度怀疑,你到底是跟元宝多心有灵犀啊,为什么每次他来,你都能够高能预警呢?”看着吃的忘形的元宝,顾长生好笑的摇了摇头看向不戒小和尚,笑问到。

  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人一个是个出家小和尚,一个是个小太监,顾长生都有点儿怀疑,这是不是红果果的奸情了!

  嘎嘎,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阿弥陀佛!”不戒小和尚闻言,像是看透一切一般睨了顾长生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顾长生见此,顿时就膛目结舌了,指着不戒小和尚离去的背影,看向一旁的家人,瞪着凤眸开口,“喂喂!花孔雀,赫天,念,你们看到了没?看到了没?小和尚他刚才白了我一眼!”

  “恩恩!看到了!”孛儿只斤念当即点头。

  周宗宝也无比确定的点头!

  月西楼折扇轻摇,挑眉以对!

  “天爷!这可不得了,咱家的小和尚,竟然会翻白眼了!”顾长生抱着小肉包,一脸惊悚的开口,“儿子,你说小和尚他是不是贪恋无尘,要还俗了?”

  小肉包闻言,顿时也翻了个白眼,“娘亲你想多了!他分明是快被栏杆给逼疯了!”

  小肉包说到这里,不由得撇了撇嘴,继续道,“娘亲你是不知道,小和尚可笨了!他连个木头都不会刨!本来直直的木头,愣是让他给刨弯了!他比我都要笨太多!”

  “呵呵……”顾长生闻言,不由得失笑。

  家中众人也都低笑了起来,不戒小和尚跟木头较真的事儿,满府皆知,俨然成了继顾长生做香囊之后的又一景!

  而且,他奋斗的时间之长,效果之微,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也不知道,上邪能不能在过年前把那栏杆给修好……”周宗宝一脸幸灾乐祸的开口,“想必他是要在木头渣子中间过年了!”

  别怪他幸灾乐祸!他可被上邪堵了不少次,记仇的很!

  顾长生闻言,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

  她其实最近挺烦周宗宝的,因为这厮总是跟着他问,都快过年了,能不能见一见他的小秋!

  丫的,那分明是她的小秋好不好!

  “长生娘子,我吃饱了!”一边的元宝擦着嘴巴走了过来,打了个饱嗝开口。

  顾长生见他如此,又是一笑,“吃饱了有力气了,那就说!什么事儿让你这么大冷天的还晚上跑了过来!”

  元宝闻言,脸顿时就耷拉了下来,看着她期期艾艾的开口,“长生娘子,我说你怎么把狄揽月给揍了呢?”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耸了耸肩,“本来是想杀了的,可是被我义父拦住了不是?”

  “你还不如杀了一了百了呢!也不至于祸害我啊!”元宝闻言,当即摸了摸鼻子,呐呐的回道。

  “怎么了?她去祸害你了?”顾长生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的看向元宝问道。

  元宝闻言,顿时就一脸苦大仇深了起来,“可不是怎么滴,带着内伤到了郡王府,那就赖着不走了!折腾的满府上下人仰马翻不算,那声音简直能掀了府上的屋顶啊!”

  “哈哈……”顾长生闻言,顿时就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顾长生你还笑!你是不知道我师姐那人!她可蛮不讲理了!”孛儿只斤念敲了顾长生一下,撇嘴开口,“你别以为你揍了她一顿,她就会偃旗息鼓!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她对我师兄,那是情根深种,执念深的不得了!肯定会卷土从来,不死不休的!”

  “我都怕了她那种缠死人不偿命的功夫了!惹不起我总是躲着!”

  顾长生闻言,轻笑一声,“对此,我只有一句话,那就让她放马过来吧!好歹也能给咱添个乐子不是?”

  丫的,说她揍了狄揽月,那都是太夸张!

  她分明连半个手指都没碰到她好不好?

  她顾长生可是个很有范儿的人,怎么能让那样的草包脏了自己的手?

  万一草包会传染怎么办?

  “乐子?可不要乐了!长生娘子,我来此,就是有要事回禀的!”元宝听到这里,突然一脸正色的打断道。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也正了脸色,“何事?”

  不要怪她紧张!

  柳州境在她手下风平浪静许久,她是真的在用心的经营,就怕出个闪失,愧对妖孽的托付!

  “娘子,有大批的江湖人士涌入柳州境!”元宝略一低头,沉声回禀。

  “江湖人士?”顾长生闻言,不由得坐正了身子,沉声开口问道。

  “是!”元宝再次低头应是。

  一旁的月西楼眉头一皱,沉声开口,“可是我西楼阁中之人?”

  元宝闻言摇了摇头,“并非楼爷西楼阁中之人,楼爷的人手中拿着长生娘子的腰牌,手下之人不会不识,是另外一大批江湖人士,他们纷纷涌入柳州境,各个身怀绝技,往柳州城而来!”

  顾长生闻言,眉头不由得紧皱,沉声开口,“江湖朝堂素来毫无交集,我执掌柳州,更是和江湖人素无交集,怎么会有大批江湖人士涌入柳州?”

  顾长生说到这里,不由得转头看向月西楼,“花孔雀,难道是江湖上有什么盛事,要在柳州城举行?”

  月西楼闻言,缓缓摇了摇头,“没有!江湖盛事,多在大山少人之地举办!本楼主也没听说有什么盛事,使得江湖人士齐聚柳州!”

  “那到底是为什么?江湖人士多是草莽之辈,人多易乱,莫非是谁招来的仇敌,要祸乱我柳州?”顾长生不无担忧的开口。

  “未必!柳州境是周沐的封地,江湖上卖周沐的面子,向来规避此地,鲜少动干戈!此事倒是颇为蹊跷!”月西楼一脸沉思缓缓开口。

  “长生娘子,现在要如何处置呢?”元宝疑惑的开口问道。

  顾长生起身,来回踱步了一刻,沉声开口,“先稍安勿躁!按照惯例,江湖朝堂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他们不生事端,我们妄加阻拦,倒是坏了规矩!那些个人可没有一个好惹的,不要平添伤亡!”

  “是!”元宝低声应道。

  “密切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们不做骚扰百姓之事,江湖争斗一律退避三舍静观其变!”顾长生对着元宝挥了挥手,“下去吧!”

  元宝闻言,点了点头,撒丫子往外跑了去,临了还不忘捎带走了桌子上的一盘点心。

  顾长生愁眉不展,来回踱步,“江湖人士?江湖人士?”

  丫的,顾长生对江湖这个词可是从头至尾没有任何好感的!

  虽然她家的花孔雀也算是半个江湖中人,可丫的保不住花孔雀本就是个亦正亦邪的人啊!

  顾长生突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