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80.第480章 谁还没几个青梅
  让孛儿只斤念伤心的也不是别个,乃是顾府的一位来客!

  姓月,名蒹葭,世人称蒹葭仙子!

  顾长生见到月蒹葭的那一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身为一个女人,见到一个比自己美的女人,那种心情,你懂得?

  月蒹葭的美,那是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的!不同于霍水仙美的不似凡人,她的美,自内而外,像是发自骨髓一般,那通体的气质,更是让人一看,就觉得如沐春风!

  此人是月西楼的师姐,来的时候身中情蛊!

  月西楼有求,顾长生断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柳风云她都出手救了,更没有对月西楼师姐置之不理的理由,自然而然的出手帮她解了蛊!

  这蛊解是解了,可是这人却客居顾府不走了!

  这可愁煞了孛儿只斤念!

  无他,月蒹葭对月西楼的心思,那是昭然若揭,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的!

  “顾长生,你倒是把她赶走啊!我一看到她缠着月西楼,我就肝儿疼!”孛儿只斤念围着炼药的顾长生,第一百零八次碎碎念!

  顾长生闻言白了她一眼,手中不停,奕奕然的开口,“放心,你的肝很正常,一点儿病都没有!不过,你肝儿疼不肝儿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这么念叨下去,我会耳朵疼!”

  丫的,她耳朵都快被磨出来茧子了好不好!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跳脚,抬手指着顾长生,一脸控诉的开口,“顾长生,亏我们还是朋友一场,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月蒹葭那个女人,她是来跟我抢月西楼的!”

  想想月蒹葭看月西楼的眼神,孛儿只斤念的鼻孔就冒火气!

  “诚然!这证明你的眼光还不错,有人抢的,那是香饽饽,想花孔雀那样的,没人抢那才叫奇怪!”顾长生一脸理所当然的回道。

  孛儿只斤念闻言,围着忙碌的顾长生转了个圈,转到了她的面前,再次开口抱怨,”顾长生,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样的女人啊,她长得这么美,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非要对自家同门师弟有那样的心思!”

  “你和狄揽月,不也是妖孽的师妹,不也是同门吗?还不是一样对妖孽抱过那样的心思?那样的心思怎么了?窈窕君子,淑女好求,这师门恋,师徒恋,可是屡见不鲜,就连姐弟恋都有,丫的少在这里少见多怪!”顾长生端起手中的药筐往药炉边走去,拿着小蒲扇扇着炉底的火。

  “顾长生!你!你这是铁了心不帮我了?”孛儿只斤念闻言,一脸气呼呼的道。

  “我怎么帮你?把月蒹葭赶走?”顾长生闻言抬眸,“她可是花孔雀的师姐,是他师傅兼养母的唯一女儿,于情于理,我都没有驱客的理由!”

  “念啊,依我看,花孔雀对她根本就没那心思,你还是少在这里杞人忧天了!谁还没有几个青梅什么的!”

  月蒹葭对花孔雀啊,叫什么来着,对,妹有情郎无意啊!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有点儿讪讪,可还是不甘心的嘟囔,“没事儿长那么美做什么?红颜祸水!难怪会着了南疆人的道,中了情蛊!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美成那样,分明就是个狐狸精!”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点头,没错,月蒹葭的年龄已经三十多,可是打眼看去,那绝对就是年芳二八一枝花啊!

  这真是没天理!

  不过,她跟花孔雀站在一起,那是相当的赏心悦目!

  俩大美人啊!郎才女貌,绝配!

  若非长的太美,她也不会被南疆的人看中,还中了情蛊,啧啧……

  想到这里,顾长生不由得摇了摇头,由此可见,长的太美,那也不是一件好事儿啊!

  听着耳边孛儿只斤念不断的抱怨声,顾长生保持高度看好戏的姿态,不予插手!

  丫的,花孔雀对自己的那点心思,她可是心知肚明,不被牵连其中,已经是万幸,她傻了才会自己没事找事!

  年节的气氛越来越浓,常言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府中有孛儿只斤念和月蒹葭斗法,没人的时候,她的小肉包儿子就来找蛋蛋虫子斗嘴,这日子,倒是过的分外安静!

  顾长生对于这样的生活,分外的满意!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难免会想起身在辽东的妖孽!

  矫情的话,顾长生不会说,可是挂念确实真真实实的!

  “算算日子,那个香囊,也该送到他手上了吧?”顾长生趴在床上,对着一旁收拾衣服的四喜呐呐的道。

  四喜闻言,手下动作一顿,想到那个香囊,眼角就不由得一抽,可还是答道,“娘子说的不错,再过几天就是大年,那香囊应该快到爷的手上了!

  “哎!也不知道他收到香囊会是什么反应……”顾长生百无聊赖的开口。

  丫的,那样的好戏,她竟然无缘看到了!人生一大憾事啊!

  “呃……绝对不会是感激涕零就是了……”四喜一个没忍住,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顾长生闻言,顿时从床上爬了起来,指着四喜,一脸狰狞的开口,“丫的小四喜你差不多点,要不要这样打击人!还能不能好好的过年!”

  “呃……四喜错了!”四喜闻言,当即低头认错。

  顾长生对此,不由得呲之以鼻,复又一头趴回床上。

  四喜这熊孩子,那就是每次都敢于认错,然后死不悔改型的!

  可是,她真的很好奇,妖孽收到香囊,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

  大周辽东边境,主将大帐!

  “去柳州的人,还没有回来?”周沐一边看着手中的战报,一边问道。

  将四闻言嘴角一挑,对着身边的的将五比划了个八的手势!

  第八次!这是他家爷今天第八次问了!

  “回爷,还未回营!”将四收回脸色,连忙回道。

  一般情况下,他家爷问这个问题,那是连盹儿都不能打,必须第一时间回禀的!

  回完话,却连一点儿回应都没有,将四不由得疑惑的抬头,就看见自家爷眉头紧皱的样子,心不由得一提,心中不由得祈祷,长生娘子啊!您可快点送回礼过来啊!

  他家爷,这可都望眼欲穿了啊!

  将四将五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担忧!

  他们是真的担心,他家望眼欲穿的爷,会撂挑子走人,直接回柳州城亲自找长生娘子要回礼去!

  毕竟,他家爷可是个有前科的人!

  “爷,要不手下再去看看?”将四迟疑了下,轻声看看问道。

  “恩!”

  头上传来一声轻应,下一个瞬间,将四就拔腿往大帐外跑去。

  才跑出帐外,将四就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抬起就是一脚,“格老子的,梁宽,你在这里呆着干什么?数蚂蚁呢?下面的人没告诉你,回营之后,即刻前来回禀吗?咱家将军那都快望穿秋水了!”

  将四一边说着,一边就往梁宽拽去!

  这梁宽也不是别个,正是那个回柳州城送年礼的儒将,见将四拽来,却连忙挣扎,求饶的开口,“再缓缓再缓缓!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先!”

  “心理准备?你准备个啥?回礼该是长生娘子准备才是!”将四闻言,当即瞪了他一眼!

  可梁宽闻言,那脸色顿时就耷拉了起来,“就是因为是长生娘子准备的,手下才需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想想手中的匣子要交到自家将军手上,再想想自己要传的话,梁宽那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可是难煞他了啊!

  “罢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拼了!”恨恨的跺了跺地,梁宽鼓起勇气就往大帐冲了过去。

  “哎!”将四一脸莫名其妙的冲着他的背影招了招手,疑惑的挠了挠头,“怎么弄得跟上断头台似得?搞什么啊?”

  心中疑惑,可将四还是拔腿就往大帐跑了过去!

  大帐之中,周沐的几个亲信副将皆在。

  “回来了?”周沐放下手中的战报,看向下跪的人,对着一旁的参将挥了挥手。

  那参将立刻会意,往跪着的梁宽走去,俯身伸出了手。

  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啊!

  可是梁宽却一脸惊悚的摇了摇头,死死的捂住手心的匣子!

  “梁宽,你傻了?把东西交出来啊!没看爷等着呢吗?”参将见此一凛,给梁宽打了个眼色,低声提醒。

  梁宽闻言,仓惶的摇了摇头,看向上坐的自家爷,吞了吞口水鼓起很大的勇气开口,“那个,爷,先生有话,要手下传给爷,您等手下把话说完再看,怎么样?”

  说到这里,梁宽复又加了句,“等手下走了在看,怎么样?”

  “恩?”周沐闻言,脸色顿时一沉。

  将四见此,连忙上前踹了梁宽一脚,背对着自家爷给梁宽挤眉弄眼,“星夜兼程,累傻了吗这是?怎么跟爷说话的,竟敢跟爷讨价还价!”

  没看见自家爷那急不可耐的样子吗?

  梁宽闻言,那一脸菜色,愈发的明显了!

  “她不曾给本王回礼?”周沐看着下面颤栗的梁宽,沉声开口问道。

  不应该啊!有半山先生在,半山先生可是个守礼之人,即便是他的长生再惰性,也避不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