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83.第483章 南风十里不如你
  周沐出征辽东已有小半年,这从冬走到了夏,好不容易盼来了一封信,这可不就迎来了所有人的主意?

  连元宝都巴巴的从沐郡王府赶过来看热闹!

  “长生娘子,爷的信到底写了什么,你快点儿看看啊!”过了这么久,元宝的减肥大业丝毫没有进展,还是一如既往的珠圆玉润,他一脸欣喜的围着顾长生,眼巴眼望的望着她手中的信道。

  “北地捷报频频,想必爷是快要班师回朝了,这真是太好了!爷回来的话,就要跟长生娘子正式订婚了!”四喜也是难掩欣喜的开口。

  顾长生拿着信封,看着周围一圈儿眼巴眼望的人,一阵儿无语,“我说,你们要不要这样?没看到这信上写着,长生亲启吗?”

  丫的这一个一个的都跑来凑什么热闹?还让不让人有点儿隐私了?

  她可是等了许久,才等来这一封信好不好?

  “长生娘子,我们没说要帮你启信啊!”元宝一脸无辜的眨着大眼睛说道,还博取赞同的看向四周之人。

  众人见元宝看过来,纷纷点头赞同!

  是的,他们确实没说要帮自家娘子启信!他们只是看着长生娘子启信而已!

  顾长生闻言,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打眼扫了众人一圈,一脸讪讪的开口,“你们这样掩耳盗铃,真的好么?”

  妈蛋,要是妖孽那厮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怎么办?

  让她这么大清光众之下把信封打开,这不是摆明了让这一个两个闲的蛋疼的人看笑话吗?当然,元宝和四喜除外,因为他们没蛋!哼哼!

  “长生妹妹放心,你和沐郡王已然换过更贴,就差走个过场,那就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这信中就算有个什么甜言蜜语,我们也权作没看到,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啊!”月蒹葭浅笑嫣然,一脸无害的开口,一边说,还一边睨了一眼身旁冷着脸的月西楼。

  顾长生闻言,眉尾不由得一挑,睨了一眼跟塞过仙子的月蒹葭,心底不由得哀叹连连!

  这叫个什么事儿?尼玛,花孔雀的三角恋,果然扯到了她的身上,眼瞧着就要往四角恋转变!

  顾长生真是纳了闷了,这月蒹葭长相如此美貌,看着也心思通透,怎么就会自欺欺人到如此地步?人家花孔雀明明是只把她当师姐当姐姐看待,偏偏这个老美人儿不死心,跟孛儿只斤念掐架掐的那叫个欢快!

  现在好了,这战火显然有波及到她身上的征兆,对此,顾长生真的很无语!她非常想拽住花孔雀好好的问问他,丫的他到底是有多眼拙,才会看上自己?他到底看上了自己哪一点,自己改还不行吗?

  不过,拒顾长生估计,花孔雀未必就是真的看上了自己,有好感是肯定的,大抵只是想跟周沐那个妖孽挣个高低而已!

  妖孽抢了原本属于花孔雀的亲情,花孔雀不服气不是?这不是打算着要抢了他的爱情抱负回来么?

  这弯弯绕绕的心思,顾长生只能表示,爱咋滴咋滴,不关她事儿!

  “娘子,你就把信打开吧,我家爷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不过了,他要是会给你写一些见不得人的话儿,那才是怪事儿,咱不能指望石头会开窍!”元宝一脸欢乐的开口,一副笃定的样子,“要我说,爷肯定是写信来告诉长生娘子,他的归期的!”

  众人闻言,不由得点头连连。

  “是啊娘子,沐郡王殿下那么正经严肃的一人,肯定不会写什么羞羞的话,你快点看看,看看沐郡王殿下他什么时候回来,咱们也好做好迎接他的准备啊!”董雷一脸欢欣雀跃的道,“我会做好多好吃的准备着的!”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

  显然,别人眼中的妖孽和她认识的妖孽,那明显就不是一个人!

  差别忒大!

  他正经严肃?他正经严肃个毛线球啊他!

  “即便是有些郎情妾意的私语,我们也会当做没看到的,长生妹妹,快打开吧!”月蒹葭长袖掩唇,巧笑焉兮的道。

  一旁的孛儿只斤念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小声的嘀咕,“妹妹,妹妹,说的顾长生跟你是一家人一样,还真是会套热乎!”

  “念妹妹若是嫉妒,姐姐也可如此唤你!”月蒹葭闻言,当即转头,一脸温婉的开口。

  孛儿只斤念闻言,脸顿时就黑了,“少往自个脸上贴金!哪个是你的妹妹!奶奶是北蒙的公主!你算哪根葱!”

  “念妹妹……你……”月蒹葭闻言,当即一脸委屈的转过身去,香肩微耸,全然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孛儿只斤念!你若是再敢对我师姐无礼,休怪本楼主翻脸无情!”月西楼见此,眉头顿时皱起,眉眼不善的看向孛儿只斤念,沉声道。

  “翻脸无情?你何时有情过?”孛儿只斤念闻言,也来了火气,当即寸步不让的顶了回去,指着背过身去的月蒹葭,气愤难掩的开口,“师姐?你把她当师姐,她可不把你当师姐,她可是把你当成囊中之物,当成私有物品来着!月西楼,别说你不知道你师姐的那点儿心思,你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孛儿只斤念说到这里,深邃的眸底也有了一丝委屈。

  “你!”月西楼见此,眸底闪过一丝挣扎,可还是开口,“你少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我和师姐本就亲如家人,光明磊落!”

  孛儿只斤念闻言,还想反驳,却被顾长生抬手拦住,安抚的看了孛儿只斤念一眼,顾长生一脸苦笑的开口,“打住哈!都少说两句,不是要来看妖孽的来信吗?”

  丫的,只要这三人汇聚,那就势必有一场口水战,一个不巧,动手的可能都会有!从月蒹葭来到顾府,就一直如此!

  可是,明显的,跟月蒹葭比起来,心无城府的孛儿只斤念那就明显不够看的了!

  狐狸未成精,只因骚的轻!这月蒹葭一看就是个修炼成精的狐狸啊!瞧人家只需一个楚楚可怜的回眸,就惹的人怜爱非常!哪里像孛儿只斤念这个愣头青似得,跟点着的炮仗似得,就会死磕!

  想想她家的花孔雀,还真是挺惨的,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各种滋味,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了!

  “来来来!大家都来看看,你们英明神武的沐郡王殿下到底给我送了一封什么样的信来!”顾长生一手揽着孛儿只斤念,一手举着手中的信封,对大家挥手。

  这种时候,一般她戏看的差不多了,就要充当和事佬的角色,来缓解一下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省的孛儿只斤念又跟花孔雀干起来,也免得战火波及到自己身上!

  大家见此,顿时抛却了适才的不愉快,都往顾长生围拢了过来!

  众人瞩目之下,顾长生缓缓撕开了信封的火漆,心里不断的祈祷,丫的妖孽你可要靠谱点儿啊,咱不不带写一些不该写的,让人看笑话的啊!

  “我来!我来!”一个小爪子从顾长生身下伸了出来,眼明手快的抢走了她手中的信笺。

  顾长生见此,嘴角不由得一抽,恨恨的低吼,“顾夭夭!”

  丫的,她还没看清到底写了什么呢,这小肉包来凑什么热闹!

  “木头叔叔的来信奥!我都好久没见到木头叔叔了,可想他了呢!”小肉包得意非常的摇着手中的信笺,欢快的道。

  顾长生闻言,眉头皱了皱,丫的,你好久没见到,你娘亲也好久没见到了!

  小肉包两个小爪子不停,飞快的将信笺展开,拧着小眉头,分外认真的开始念了起来,“南风十里,不如你……”

  念到这里,小肉包停了下来,疑惑的抬起小脑袋看向众人。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一愣,神色就有点儿恍惚了起来,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一个昂扬挺拔的身影,轻声的唤她,长生吾爱……

  “小公子,继续啊!”元宝一脸兴致盎然的催促。

  小肉包拿着手中的信笺,低头复又看了几眼,才一脸纠结委屈的抬起了头,“没了……就这七个字……”

  好少好少!木头叔叔怎么写一封信,就写了寥寥数语不过七个字呢?这也太少了吧……

  “呵呵……沐郡王这信写的,当真颇有含义啊,南风送暖,不如长生妹妹一人,这情深绵绵,当真是羡煞旁人了!”在众人一脸不明所以之中,月蒹葭复又掩唇一笑,一边说着,那剪水双瞳脉脉含情的目光就投向了月西楼……

  可是月西楼却眉头紧皱,显然没注意到她看来的目光……

  众人听了月蒹葭的话,顿时就明白了过来,看向顾长生的目光,那就红果果的戏虐暧昧了起来……

  “咳咳……”在众人注目之下,顾长生假咳了两声,利索的伸手从自家儿子手里把信笺给抢了回来收好,“什么南风十里,你木头叔叔这信的意思是,南风送暖他不屑要,丫的明显寒冬没过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