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哎呀,姑爷回来了
  readx();

  cpa300_4(); 丫的,打了这么打会儿,她愣是连周沐的衣角都没碰到!

  这厮就是个妖孽!属泥鳅的妖孽!滴溜儿滑!

  红衣翩翩,人比花轿,周沐看着下落的人影,眸底闪过一抹宠溺,长臂一捞,将这心尖尖上的人捞在怀中,转眼落在了马上。

  感受着怀中温热的娇躯,这种熟悉的充实感,顿时让周沐向来冰冷的脸上,溢出了丝丝满足!

  “嘿嘿……可算是让老娘逮着你了!”窝在周沐怀中,顾长生坏笑一声,小手就毫不犹豫的往周沐劲瘦的腰身上爬去。

  她捏!让他不求婚就先换庚帖!

  她掐!让他非要送什么年礼,害的她尼玛彻底对女红死了心!

  腰间传来的疼痛,让周沐不由得摇了摇头,满脸宠溺的低头,附耳低语,“长生吾爱,你即便是看本王的衣衫碍眼,也要等回了府中在有所动作也不迟啊……”

  “啊?”顾长生闻言,一脸茫然的在他怀中抬起头来。

  周沐见此,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下巴对着自己的腰间挑了挑,顾长生眨了眨大眼,疑惑的低头看去……

  只一眼,顾长生的脸就黑了!

  靠之!这到底是什么鬼,妖孽的腰带,是什么时候散开的?

  她只不过是泄愤的捏了几把而已,可没有帮他宽衣解带啊!

  大眼睛往四周偷瞄了几眼,好在适才她大打出手了那么一阵儿,围观的人都离的很远,要不这人就丢到姥姥家了!

  “靠之!这肯定是你搞的鬼!”把脸埋在周沐胸前的衣衫里,顾长生手忙脚乱的趴在他怀中,帮他把腰带重新系好!

  “呵呵……分明是吾爱你迫不及待!”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

  感受着身前的人胸腔传来的轻颤,顾长生一阵儿无语,却又无比的心安……

  他回来了……

  她的妖孽回来了……

  长臂揽过顾长的纤细腰身,周沐帮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一手揽着她,一手拍了拍马脖子,“回家!”

  下一个瞬间,宝马仰头长鸣一声,撂开双蹄往城门的方向基本而去……

  马背上,两个人的身影相依偎,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还真是一对儿璧人啊!看着真是羡煞旁人了!”

  “就是,也就长生娘子这样的女人,才能站在沐郡王殿下身边,还不失了颜色了!”

  “哎!沐郡王殿下又打胜仗回来了,咱们又有好日子过了啊!”

  “哈哈!咱们的日子一直过得挺好,放眼四国,哪里有像咱们柳州境这般富饶平静的地方!”

  “也是也是!哈哈……”

  “……”

  两人一骑的身影消失了好久,路上的百姓还在笑着低语。

  “哎!爷,娘子,你们倒是等等四喜啊!”听百姓们说话听的津津有味的四喜回神,就看见自家爷和自家娘子的身影早已跑了老远,连忙大吼一声,往一旁的马车跑去!

  ……

  顾府之中,因为知晓沐郡王殿下快要归来了,原本就喜气洋洋的,可看到沐郡王和自家娘子同骑而归,还是颇为惊喜的!毕竟,沐郡王原定的归期,可是要晚上好久的,她家娘子执意去城外候着,没成想还真给她候来了!

  是以,府中那是一片欢声笑语,忙活不停!

  又是跨火盆去去战场的血腥晦气,又是用松枝水沐浴,总之林林总总,忙的不亦乐乎!

  “哎呀,姑爷,你回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奴婢这就给你做好吃的去!”看着梳洗一清的周沐,董雷欢快的喊了一嗓子,就像个小鸟一般往后厨的方向飞去。

  姑爷?顾长生闻言嘴角不由得一抽,这称呼,尼玛也是没谁了!

  顾长生不由得歪着大眼睛往身旁的周沐瞄去,好吧,精致的五官,还是那个精致的五官,美的还是不像个人!只是瘦了点,想必大军帐中的伙食不太好!

  “姑爷,你先歇着,老奴着就去沐郡王府那边知会一声!”宋伯也是一脸喜气,打手行了个礼,就往外退去。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顾长生的嘴角又是一抽,看着自家宋伯离去的背影,无比的汗颜!

  这变得也忒快了啊!他们明明还没大婚呢啊!这么喊,不和规矩啊!

  被周沐粘人的目光看的有点儿不自然,顾长生觉得手脚都没地儿放了,心底不由得腹诽,丫的,看个毛线啊,她脸皮厚,再看也看不羞!

  “周沐,你给本楼主出来!”

  门外传来一声怒斥,听得顾长生瞬间坐直了身子。

  艾玛,花孔雀!花孔雀来了!

  再一转眼,就看见周沐已然起身,拽起她就往外走去。

  “西楼,不要这样,沐郡王毕竟也没什么错,那二位毕竟是他的姨婆婆,照顾他也是情理之中,你不应该迁怒与他!”月蒹葭一脸焦急的站在月西楼身边,拉着他的胳膊温言劝着。

  同行而来的孛儿只斤念温言,不由得挑了挑眉,嘴角勾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却难得聪明的没有说话!

  “师姐不必过问,这是本楼主跟周沐那小子的私事!”月西楼将胳膊挣脱了出来,转头看向走出来的周沐,一脸的怒火中烧模样,手中折扇直指,愤愤的开口,“周沐,你个卑鄙无耻的小子,明明跟本楼主说好了要公平竞争,你却趁本楼主受伤卧床,私自跟丫头换了庚帖!你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你还要不要脸?”

  月蒹葭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僵,看向顾长生的眼神顿时就复杂了起来。

  顾长生见此,分外无语的抬手扶额,她滴个神啊!

  这……这****什么事儿?不要这么看着她,她是无辜的!

  周沐面无表情的瞄了一眼月西楼手中的折扇,云淡风轻的开口,“事已至此,庚帖已换,聘书已过,长生她终将是本王的妻!”

  说到这里,周沐顿了顿,复又抬头看向月西楼,沉声继续,“也会是你的……外甥媳妇儿!”

  “你!”月西楼闻言一噎,手中的折扇气的颤了颤,“哪个有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外甥!本楼主不认!”

  周沐闻言,无奈的一笑,“你认与不认,都是如此!小舅舅……你好意思跟小甥抢媳妇儿吗?”

  顾长生闻言,连忙捂住脸后退了一步!

  丫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她不认识眼前这个妖孽!

  外甥媳妇儿?小舅舅?亏妖孽能这么面不改色的说出口!顾长生自愧不如啊!

  她……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好意思!”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月西楼一脸暗沉,掷地有声的回了一句!

  顾长生一听这个,额角的冷汗顿时流下了三滴……

  尼玛,这是又卯上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打一架吧!”周沐闻言,没有二话,紫金劲袖一挥,沉声开口。

  “怕你?来战!”月西楼更是气愤难掩,当即就应了下来。

  待顾长生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然战在了一处,“靠之!这就又掐上了?”

  顾长生忍不住的低咒了一声,分外不屑的看向打做一团的两个人!

  “娘子,爷跟楼爷,这样没事儿吗?”四喜一脸汗颜的看着打的难舍难分的两人,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没事,他们两个,见面说不过三句话,就会动爪子,老娘我已经见怪不怪了!”顾长生撇着嘴道,双手叉腰,对着打架的两人咆哮,“要打滚到演武场去打,伤了老娘府里的一草一木,老娘把尼玛的爪子剁下来炖猪蹄!”

  众人闻言,目瞪口呆的侧目,而打架的两人,却飞速的往演武场的方向而去……

  天爷,这样也行?

  “长生妹妹,原来西楼他倾心的是你……”月蒹葭看着一边打一边往演武场退去的两人,神色复杂的看着身旁的顾长生道。

  顾长生闻言,眉头不由得一皱,转头看向月蒹葭,分外正经的回道,“孔雀家师姐,你可别多想,我和妖孽已经换了庚帖,绝对不会跟你抢花孔雀的!”

  “江湖人不拘小节,换了庚帖又如何,即便是结了婚移心别恋的也屡见不鲜……”月蒹葭看着演武场的方向,失神的喃喃自语。

  顾长生闻言,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说实话,月蒹葭在她府上客居了已经有段时间,顾长生对这个美绝天下的老美人,说不上好感,也说不上反感,一直保持以礼相待罢了!

  现在,她却从月蒹葭的眸底,瞄到了一闪而过的冷光……

  这……

  一旁的孛儿只斤念也是皱着眉头,利索的拽起顾长生的胳膊,睨了月蒹葭一眼,往演武场的方向追去去,“走,顾长生,咱们去看月西楼跟师兄打架去!”

  离开了月蒹葭的视线,孛儿只斤念才松了口气。

  “顾长生,我告诉你,月西楼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月蒹葭,谁都不喜欢,这点儿月蒹葭或许可以接受,可是现在月西楼跟师兄抢你,你没看见刚才她的脸色都变了!”孛儿只斤念对着顾长生小声的道,“我告诉你啊,这个老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还是赶紧的把她打发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