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纳吉大礼将至
  cpa300_4();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在心底给宋伯点了个赞!

  勇气可嘉啊!这逐客的话说的,那叫个滴水不漏!

  就是不知道这个向来不把别人的话放在眼中的妖孽,会不会接招了!

  “妖孽,你看,你一路奔波,是该回府歇息一下了……”顾长生看着妖孽,假装一脸为难的瞅了瞅一旁一脸不愉的月西楼,“在我府上,你是不会有安生日子的……”

  没看她家花孔雀那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么?瞧他那样子,是很不介意吃饱了继续掐架的!

  周沐闻言,好笑的睨了她一眼,眸底闪过一抹黯淡,不过转眼却站起身来,“如此,本王便先回府!”

  顾长生闻言,当即长长的吁了口气!

  丫的,那真是太好不过了!省了她非暴力不合作了!

  “七日之后,大军回城,上京宗室之人也会随行!”将顾长生的表情尽收眼底,周沐唇角微勾,奕奕然的开口。

  “啊?”什么意思?顾长生一脸茫然的看向眼前不远处的俊脸。

  “周沐!”而一旁的月西楼则一脸愤愤的站了起来,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本王回程途中,已然昭告天下,七日之后,本王纳吉之礼,四国皆知,路人皆闻!”周沐挑眉看了月西楼一眼,心情好好的开口。

  “嘎?”顾长生闻言,当即愣了。

  靠之,说什么四国皆知,路人皆闻,她尼玛不是人啊?她不但是人,还是事主,为什么她不知道?

  “长生吾爱,此事先生已然知晓,若非你在闻君亭相迎,按礼本王不应见你……”周沐贪恋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声音低沉诱惑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嘴角一抽,怪她咯?

  丫的,义父又知道!为什么她不知道?

  她好像一直就这样被蒙在鼓里!

  这尼玛分明就是包办婚姻啊!有没有一个人来问问她的意见?

  真心太欺负人了!

  “滚滚滚!老娘心烦!回你窝里去!”焦躁的挥了挥手,顾长生见周沐不动,当即抬手推着他往外走去,“不是说按礼不该见吗?还不快走!你这是要把老娘给看羞了去吗?”

  众人见此,不由得莞尔一笑!

  他家娘子和沐郡王殿下的相处模式,若是被外人见了,一定会吓一跳!

  可是,偏偏沐郡王殿下就是这般纵容着他家娘子!而且还颇为欣喜的样子!

  “恭送姑爷!”宋伯打头,一脸笑意的开口。

  “恭送姑爷!”

  府中之人也笑着附议。

  周沐见此,感受着贴在背后推他的小手温度,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回头深深的看了顾长生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元宝见此,连忙跟上,当然,临走之时,照例将桌子上摆放的茶点给搜刮了一空……

  第二日,沐郡王殿下提前回城的消息就不胫而走,伴随着这个消息而来的,还有另一则更让人激动的消息,那就是沐郡王府开始遍收红娟,七日之后,满城挂彩,沐郡王殿下要跟药神长生娘子行纳吉大礼!

  这一下子,整个柳州境都沸腾了起来!事关沐郡王殿下,那一直就是街头巷尾最大的谈资,更何况这次还是跟长生娘子订婚!

  这就是现实般的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一介弃妇还带个娃,竟然要跟沐郡王殿下订婚了!这这这……他们原本以为,这高高在上的两人,就算有点儿情愫,最终也修不得正果,毕竟身份悬殊,天壤之别啊!

  可是,这一记重磅的炸弹,狠狠的打破了他们以往的认知!

  时人重礼,眼瞧着这婚俗六礼已经进行到了第二段,这婚事,大抵已经是板上钉钉,无可更改了!

  只不过短短一日,柳州境就已经炸锅了,街头巷尾,茶肆酒寮,谈论的焦点,无非就是沐郡王殿下和长生娘子纳吉大礼之事,更有戏班子说书人,把两人自相识当相知及至到了议婚的种种写成了话本子传唱……

  不羡鸳鸯不羡仙,只愿顾府做长生!

  一时间,多少女子的心碎了一地,心中的白马王子,转眼要托着别的******,这中伤怀……

  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啧啧称奇者有之,更多的,还是盼着两人真的能成就了一桩好姻缘!

  “听说了吗,柳州境的红娟,那可都被郡王府收购一空了!沐郡王殿下,这是要十里红锦,去顾府下聘啊!”

  “谁说不是,瞧着沐郡王殿下对长生娘子的看重,当真是让人眼红啊!十里红锦啊!这还仅仅是纳吉之礼,这大婚的时候,还不知道要摆出什么样的排场呢!”

  “那还用说,沐郡王殿下富可敌国,长生娘子家资万贯,这俩人,哪个都不是个穷的啊!”

  “哎哎,北边可是传来了消息了,俺听说,随着大军而来的,还有上京皇家宗室的依仗!这次可是真真的要议婚了!没跑了!”

  “可是皇帝老爷子不是一直瞧不上长生娘子吗?这次怎么就同意了?”

  “听说是沐郡王殿下,用一世的功勋换的!用一世的功勋,换一个娶长生娘子!”

  “吓!真的假的啊?”

  “事实摆在眼前,要不你们以为沐郡王殿下这胳膊怎么拧过大腿的?”

  “哎,长生娘子真是好福气啊!一跃嫁入帝王家,从此以后,顾氏门楣那就是皇亲贵胄,光宗耀祖了啊!”

  “只恨俺家生的都是些个带把的,要不往后说不定也有机会飞黄腾达呢!”

  “少来!你家就算生了姑娘,也没有长生娘子那样的美貌!有长生娘子那样的美貌,也未必有长生娘子那样的能耐!”

  “嘿嘿……也是哈!俺就是羡慕一下!别说俺,你们不也这样想吗?”

  “哈哈哈……”

  “……”

  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议论声,整个柳州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沸腾之中!

  而这沸腾的气氛,丝毫没有影响到顾长生!

  她正无比哀怨的被自家义父逼着学习纳吉的礼仪!

  跪过来拜过去,顾长生直觉的头昏脑涨,两眼冒金花!

  “小四喜,你家爷在干什么?你把他叫来,我保证不打死他!”学习礼仪的空隙,顾长生拽着小四喜,瞅了一眼上座的教习礼仪的嬷嬷,一脸苦大仇深的开口。

  丫的,这礼仪嬷嬷,简直就是克她克的死死的!

  顾长生用脚趾甲想想,都知道,这老嬷嬷肯定是妖孽给弄来的!

  四喜闻言,大眼眨了眨,一脸笑意的回道,“回禀娘子,爷这两天进山了,忙着打雁呢!纳吉礼要用的!”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时下人纳吉,有送雁的风俗,而且这雁一定了要活的,因为雁为候鸟,象征顺乎阴阳之意,还有说雁失配偶,终生不在成双,取其忠贞之意。

  顾长生觉得,这尼玛就是红果果的嘲讽!

  忠贞?这东西用在她身上,那就是嘲讽啊!

  她尼玛一个弃妇,儿子都会打酱油了,如今再议婚,你说她忠贞,谁信啊?

  祈祷妖孽打不到大雁!阿门!

  “娘子,爷可是为了你,把柳州境的红娟都收购一空了!到时候十里红锦,前来纳吉,想想都场面!”四喜一双星星眼闪亮亮,崇拜非常的开口。

  “且!”顾长生闻言当即嗤笑了一声,一脸鄙夷的开口,“丫的他不是把全部身家都许给我当聘礼了吗?如今又这么一掷千金的摆什么排场?花我的钱,他当真是不心疼啊!”

  “呃……”四喜闻言,顿时就膛目结舌了!

  这让他如何接话呢?不好接啊!他家爷确实将全部身家都许给自家娘子做聘礼了没错!

  “还不能许爷有点儿私房钱么……”摸了摸鼻子,四喜一脸讪讪的喃喃自语道。

  顾长生闻言白了他一眼,理直气壮的开口,“男人有钱就变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私房钱这东西,往后跟你家爷绝缘了!”

  有人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顾长生对此呲之以鼻,丫的,天天做饭,迟早成了黄脸婆,你去抓一个男人的心试试?

  所以说么,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钱袋!身无分文,让他去造!哼哼!

  “娘子……这样不好吧……”四喜闻言,顿时就欲哭无泪了……

  想想,将来娶了娘子进门,自家爷的日子,其实挺惨的……

  顾长生见他一副委屈巴拉的模样,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一脸痞痞的开口,“小四喜啊,你若是同情你家爷,就去告诉他,把这婚事取消了,弄的这么繁琐干什么?”

  “这不可能!”

  一声冷叱从门外穿了进来,很没形象的倒在椅子上的顾长生闻言,顿时就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脸正经的行礼,“义父……”

  “大礼在即,你竟还在这里偷懒耍滑!还敢说那些晦气的话!简直是气煞为父了!”半山先生三步并成两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自家女儿就是一顿炮轰,“义父怎么告诉你的?这是喜事!这是喜事!要谨言慎行,不能说晦气话!不能冲了喜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