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89.第489章 身中春·药
  很快,顾长生就知道,狄揽月这次生出了什么样的幺蛾子!

  这晚,熬过了一天的礼仪学习,又帮自家义父操持纳吉礼要准备的繁琐事务,顾长生累的整个人都快瘫了,是以早早的便躺下了!

  夏初时分,正是好眠时,顾长生睡得正香,寝室的大门却被大力的撞了开来!

  顾长生顿时一个机灵从睡梦中惊醒,就看到一个摇晃的人影往她的床边扑了过来!

  “妖孽!”顾长生惊呼一声,赶忙伸手接住扑过来的身影。

  府中之人未曾阻拦,能够这么堂而皇之的进了她的寝室,不做第二人想,定是妖孽无疑!

  熟悉的龙涎香味扑面而来,顾长生碰到周沐的身子,全身不由得一僵。

  烫!

  好烫!

  好烫的温度!

  “靠之!”顾长生忍不住的低咒了一声,抬手一挥,覆在床头夜明珠之上的锦帕顿时落地,寝室之中也瞬间被夜明珠温润的光芒笼罩了起来。

  “妖孽,你怎么了?”急慌慌的把周沐扶住,顾长生连忙伸手想要掀起周沐的衣袖为他把脉!

  手指才刚碰到周沐的手腕,顾长生就感觉到他整个人瞬间僵硬!

  下一个瞬间,顾长生的手就被周沐狠狠的挥开!

  “别碰我!”周沐踉跄了两步,扶着床柱稳住了身形,沉声开口。

  顾长生闻言一愣,这才看清周沐的脸色!

  红!潮红!

  那种难以抑制的潮红之色!

  在顾长生的凝视之下,周沐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滚动,长长的喘着粗气。

  “这……这是……”顾长生看着周沐,一脸惊恐的开口。

  尼玛,她可算是明白过来了!

  妖孽这是被下药了啊!而且还是药效非常强悍霸道的春。药!

  否则,以妖孽的功力,定不会如此难受!

  “你没事吧?”顾长生担忧的看着在床角缩成一团的人影,一脸担忧的靠近。

  “别过来!长生!合。欢散的解药!快!”周沐气息不稳的低着头,抬手阻止了顾长生的靠近,焦急的开口。

  “合。欢散?靠之!”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愣了!

  合。欢散,乃是清风明月楼独门秘制的强效春。药,春。药不是毒,除非交欢,无药可解!

  顾长生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狠历!

  狄揽月!好!好得很!

  竟然敢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娘子,可是需要什么药材?”四喜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脸焦急的开口,心底只把狄揽月那个贱人给骂了千百遍!

  不要脸!真是太不要脸了!竟然给他家爷下这样的药!

  门外人头攒动,尽皆一脸焦急的看着寝室里的情景!

  纳吉之礼在即,沐郡王深夜到访,还是这幅样子,可不就把全府上下都惊动了?

  半山先生一脸沉色抱着睡眼朦胧的小肉包站在门口,不知心底在想些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合。欢散怎么解?”顾长生也急了,想要靠近,却被周沐一次次的挥开,无奈之下,只能隔了半尺,往周沐体内输入内力,希望能稳住他紊乱的气息,“花孔雀!把花孔雀给我找过来!合。欢散出自他的清风明月楼,到底有没有方法可解,他最清楚明白不过!”

  “是!”四喜闻言,赶忙往西楼的方向跑了过去。

  “妖孽,你忍一忍,花孔雀一定会有办法的!”顾长生一边看着缩在一起的周沐,一边焦急的开口。

  心底,对狄揽月已然恨之入骨!

  合。欢散!出自青。楼楚馆的下作东西,狄揽月一个名门之女,竟然有脸用的出手!

  这简直是,无耻之极!

  “出去!都出去!”周沐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一脸懊恼的大喊!

  众人见此,不由得面面相觑。

  “义父,你们先回去吧,我来照顾他,没事的!”顾长生闻言,对着自家义父安抚的开口。

  半山先生闻言,眉头微皱,可还是点了点头,抱着小肉包往外走去。

  转眼只剩下了顾长生和周沐,顾长生焦急的看着门口,忍不住的低喃,“花孔雀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妖孽,妖孽你没事吧!”

  “别靠近我!”周沐再一次躲开顾长生伸过来的手,宛如神邸的脸涨的痛苦,眉头紧蹙,痛苦异常!

  顾长生见此,突然就来了火气,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愤愤的开口,“你到底在别扭什么?中了合。欢散,你竟然还妄用内力跑来我这里,你不知道这样只会让自己越发的……越发的……”

  顾长生说到这里,也不由得有点儿脸红!

  越发的欲。火中烧啊!

  天爷!

  “不来找你寻解药,难不成你要我去跟师妹……”周沐靠在床柱边一边喘着大气,一边开口。

  “你敢!”顾长生闻言,顿时瞪眼,“你敢找别的女人试试!那个不要脸的小婊砸,看我回来怎么收拾她!”

  “呵呵……”周沐闻言,低沉的一笑,不过显然及其勉强,“别担心,合。欢散是月西楼师门独有,他肯定有破解之法的……”

  “万一他没有呢?”顾长生闻言,当即反驳道。

  据她所知,还尼玛真的没有解药!如今,只能看月西楼有没有藏私了!

  “不是万一没有!是确实没有!”

  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花孔雀!”顾长生闻言,顿时回头,就见花孔雀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美绝天下的月蒹葭。

  月蒹葭看了坐在地上,一身潮红的周沐一眼,眸底闪过一抹欣喜。

  她这反应,正好落入了转过头来的顾长生眼中,可是现在,她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

  “花孔雀,真的没有解药?”顾长生不敢置信的再次开口。

  “确实没有!合。欢散无药可解,若不交欢,十二个时辰之后,则会筋骨皆软!这是教坊司传下来用以惩罚不听话的女子的东西!”月西楼看着地上的周沐,一脸愤愤可眼底却有一抹担忧。

  “筋骨皆软?”顾长生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尼玛,尼玛教坊一脉,都不知道留个后手的吗?现在怎么办?”

  月西楼复又睨了周沐一眼,沉声开口,“本楼主去给他招个身家清白的姑娘过来!”

  这点儿忙他还真能帮得上,他手下最多的就是姑娘!谁让他是开青。楼的呢?

  “你!”顾长生闻言,顿时一噎!

  她不是个小白菜,花孔雀话中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懂?

  招个身家清白的姑娘过来,然后跟她的妖孽……

  不行!她不允许!

  她顾长生是个眼里揉不进砂子的人!

  目光阴冷的转向一脸无害假装担忧的月蒹葭,顾长生眼中闪过一抹恨意,“月蒹葭!你也很好!好得很!”

  教坊司独有的春。药,向来不会外传,如何会出现在狄揽月手里?

  “长生妹妹怎么这么说?我只是担心过来看看而已,你怎么……”月蒹葭闻言,当即一脸受伤的开口,然后委屈的看了月西楼一眼,背过身去,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少在这里惺惺作态!月蒹葭,我自问对你礼遇有加,你竟然敢跟狄揽月沆瀣一气算计妖孽!”顾长生见她这样,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厌恶!

  “丫头,你想必是误会了!师姐怎么会和狄揽月有牵扯!合。欢散是出自我教坊司不假,可你并不能因此就迁怒师姐!”月西楼看了一眼月蒹葭,复又看向顾长生,拧眉开口。

  “迁怒?我迁怒她?”顾长生闻言,突的就笑了。

  事不关己,不知其中滋味,她终于明白了孛儿只斤念这许久以来的憋屈!

  花孔雀对月蒹葭敬爱非常,信任有加,从来都是站在她身边,这般护着她!

  “长生妹妹,你真的误会我了……呜呜……”月蒹葭适时的回头,楚楚可怜的开口。

  “闭嘴!老娘不吃你这一套!”顾长生担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周沐,对着月蒹葭沉声冷叱。

  她真的恨不得上前,撕下月蒹葭那一章虚伪的嘴脸!

  “丫头!”月西楼闻言,当即一脸不善的低喊,“你担心周沐这小子,我可以体谅,招个姑娘过来,一切就可解决,何须迁怒师姐!”

  “招个姑娘?我顾长生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顾长生看了月西楼一眼,复又转向月蒹葭,一脸愤恨的开口,“回来我再跟你算账,滚!”

  一句话说完,顾长生红袖翻飞,一道庞大的内力,就往月蒹葭席卷而去!

  “啊!西楼……”

  月蒹葭惊呼一声,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整个身子,顿时往门外倒飞而去……

  顾长生冷眼看着她坠下清风楼,眼中怒火还未散尽!

  若非顾及着妖孽的情形,她一定要扒了这个女人一层皮!

  此时此刻,她才深深的明白了孛儿只斤念那种有怒不能言,百口莫辩的无助和憋屈!

  “顾长生!”月西楼见此,怒吼一声就往外追去,走到门口复又拧眉回头,“不招姑娘来,难不成你要亲自上?你和周沐纳吉之礼在即,却还未曾大婚,明日一早,宗室之人就会到来,如若你们此时逾越,势必不容与周氏,也会为天下人所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