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9.第49章 本家怂恿
  顾长生不屑的白了众人一眼,想要用人多势众来逼她就范,真是痴心妄想!

  有时候,只有数量,没有质量,人数再多也不过是炮灰罢了。

  “王婆子,你先是阻我接诊,后又摔众欺门,你真的惹怒我了。”淡淡的叙述,宛若事不关己的声音。

  王婆子没来由的就打了个寒颤,可还是不依不挠的继续哭诉,大抵就是顾长生害死了人云云……

  “妖女,你治死了人,还敢出来!”

  “是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长生娘子,你真是太不讲理了。”

  “对!你治死了王屠夫,就该客客气气的赔偿王家才是。”

  …………

  顾长生听的愈发烦躁,她真是受够了这种泼妇般的无理取闹!

  世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且忍他、让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这都纯属扯淡!顾长生不会坐等所谓的现世报,她乐意的是,现时报!

  “王婆子,你以为我顾长生是什么善男信女?由得你撒泼打诨浑水摸鱼?”顾长生打断了众人的谴责,面沉如冰,“赔偿?且不论王屠夫是生是死,你想要赔偿,真是痴人说梦!”

  她顾长生只擅长敛财,让她去赔偿?不可能!

  她辛辛苦苦的救人,一文钱的诊金还没捞到,闲话惹了一箩筐不算,又被人欺到了门上,这叫她怎能开心?

  她不开心,惹她不开心的自然都要不开心!

  “医者行医,尽心竭力是为本分,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若是所有病患的死,都要由医者来承担,都像你们这般理直气壮的来索要赔偿,那医者何以为继?”顾长生的语气已经不是很好,僵硬而冰冷,双手已然握紧。

  “什么死生有命?你这女人就是害死人不偿命,你陪我儿子!赔钱!”王婆子从地上跳起来,冲着顾长生面门就抓了过去。

  顾长生凤眸一眯,冷光一闪,大红色的衣摆一掀,抬腿就是一脚!

  众人皆愣,顾长生的动作太快,让他们都来不及反应。

  他们都没想到,顾长生敢如此直截了当的踹了王婆子一脚!

  赶来的宋伯一脸懊恼的看着被踹翻在地的王婆子,又看了一眼众人震惊过后变成愤怒的神色,暗暗着急。

  他就知道,娘子一定会搞砸!

  “宋伯!”小翠一把拽住了想要上前的宋伯,心疼的看了自家娘子一眼,劝道,“宋伯,由娘子去吧,娘子说过,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何必委曲求全。”

  宋伯闻言一愣,抬头就看到自家娘子怒气腾腾的脸色,心中也是一疼,是了,娘子从小娇贵,哪里为生路操心过,如今不仅要撑起顾家,还要抛头露面的行医问诊,他怎么能让她受了气,还要忍气吞声?

  那么,就由她去吧,什么名声都是累赘,只要娘子舒心就好。

  “长生娘子,你这是做什?青天白日的,出手伤人,还有没有王法了?”一人上前,扶起地上疼的嗷嗷叫的王婆子,一脸怒气的谴责!

  “王法?谁家的王法允许你们不请自来,上门找茬的?”

  “看我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是吧?”顾长生一脚踩在椅子上,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常言道,没有三分利,不起早五更,你们跟着王婆子来闹场,到底是打着正义的幌子,藏了什么私心我不管,王婆子张口闭口要赔偿,好,老娘懒得跟你们废话,说,你们要什么赔偿?”

  “只要你们敢要,老娘我就敢给!”顾长生一句话说完,抬脚踹翻了椅子,就那么煞气腾腾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们接招。

  王婆子见她如此,心里越发的没底,和身后的男人对视了一眼,见机不可失,只得开口,“我要……要顾家的……医书……”

  “哈哈……”顾长生一愣,转瞬笑了起来,笑声恣意放纵,全然不顾王婆子愈发变黑的脸色。

  “竟然是为了医书!”顾长生一句话说完,直直的盯上王婆子,“王婆子,你身后的那个猥琐男人是谁?”

  适才他们一瞬间的眼神交流,顾长生当然没有错过,细长的丹凤眼微眯,直觉告诉她,那个长了一双吊稍眉的猥琐男人,才是关键!

  “他……他是……”王婆子面上犹豫,作难的不知如何回答。

  被点名的猥琐男人,上前一步,大大咧咧的站到了顾长生面前,丝毫不见惧怕,不过是一个女人,就算气势再足,大抵是吓唬人而已,“顾长生,你也不用装着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我是顾三儿!”

  顾长生闻言又是一愣,一家人?姓顾?

  顾这个姓氏不管是前世今生,虽都算不上什么稀有姓氏,可也远不到满街跑的地步。

  擦!这猥琐的货,该不会真和她沾亲带故吧?

  “娘子,是后街顾氏本家的顾三儿。”宋伯忙上前一步解释,看向顾三儿的眼神带着几分怒气。

  顾长生闻言略一思索,就知其中区直,她向来是个直来直往的人,当下就开口问,“是你怂恿王婆子来闹,为的就是我祖父留下的医书,可对?”

  顾三儿显然也没想到顾长生会这么直白的问了出来,眼光一变,倒也没辩解,“不错,是我怂恿的又怎样?顾承医留下的医书,本就该归本家所有,我来讨要,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事儿。”

  “三癞子!你还要不要脸!”他话音一落,宋伯第一个不乐意了,劈头盖脸的就骂了起来,“老太爷当年就是太仁慈,每月每年供奉的银子一分不少的交给本家,养出了你这样不要脸的泼皮无赖,本家?老太爷出事,本家在哪里?娘子在京城受屈,老夫几次三番求告上门,你们是怎么做的?还好意思舔着脸说医术该归你们,你们怎么不去抢!”

  顾长生无语的看着宋伯暴走,这场闹剧显然已经变质,竟然还牵扯到了家族利益争抢,这,她该说什么呢?

  “你算哪根葱,不过是个奴才,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顾三儿不屑的推攘了宋伯一下。

  这一下顾长生急了,草来,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听宋伯这口气,本家可没少从老太爷那里捞好处,现在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咋滴,当理所当然了呢?

  “你算哪根葱,宋伯就算是奴才,那也是老娘的,由得你呼来喝去!”顾长生一脚就踹了过去,这一脚的力道,可比刚才那一脚力气大的多,西皮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当她是摆设呢!

  “顾长生!你敢打我!”顾三儿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怨毒的叫嚣,“想想你儿子,我可听说你把他带了回来,没有本家的承认,他就是个孽子,永远算不得顾家人,一辈子抬不起头!”

  众人茫然的看着这已经变成一家人厮打的剧码,不明所以,王婆子也识趣的退了两步。

  “娘子,顾三儿是本家族长的儿子。”宋伯踟蹰了一下,脸上显出为难之色。

  顾三儿说的不错,得不到顾家的承认,小公子就算名碟上姓顾,终究上不了族谱,算不得顾家人。

  古人对家族的信仰和追随,不可谓不深厚。

  可顾长生显然不屑于此,只见她却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顾三儿,声音清朗掷地有声,“我顾长生的姓氏,岂容你指手画脚!”

  “吾儿顾泽,以吾之姓为姓,以吾之赐为名,世上只要还有我顾长生一日,他顾泽就是我的儿子,无人敢疑,就凭你一个区区顾氏本家,一个跳梁小丑顾三儿,也敢拿这个来要挟我!”

  “你!你这是要欺师灭祖!”顾三儿不敢置信的后退一步,他不相信,这世上竟有人扬言不要家族庇佑!

  “欺师灭祖?放你娘的狗屁!我顾长生生来未食本家一粒粟,未饮本家一滴水,囹囵身陷上京之时,本家在哪里?我携子返家,可有本家点滴关心?”顾长生冷哼一声,继续,“顾三儿,你机关算尽,不惜以我儿相要挟,为的不就是祖父留下的医书?”

  顾长生往门外熟悉的人影看了一眼,心里暗骂了一声,转身吩咐,“宋伯,去把祖父编撰的医书取来。”

  宋伯闻言一惊,可还是听命去后院取医书。

  顾长生不理大堂中陷入诡异的气氛,满身的怒气收敛了起来,仪态妖娆的找了把椅子端坐了下来,小翠还很有眼力界的端来了一杯茶。

  宋伯来去很快,不过一会儿就双手捧着医书回来。

  顾长生看了那医书一眼,勾唇一笑,分外奸诈,“顾三儿,你心心念念的不就是这本医书?大家做个见证,看看清楚,这就是我祖父新手编纂的医书,一笔一划皆出自他手。”

  人群中有在场的大夫闻言上前,翻看了两页,同时点头,“这确是顾老编纂的医书无疑。”

  “宋伯,把医书给他!”顾长生饮了口茶,嘴角冲着顾三儿努了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