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92.第492章 贱不过你!
  晨光渐渐升起,打在了窗棂之上……

  朦胧之中,顾长生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在盯着她……

  可是昨夜真的是折腾的太晚,她真的好困,一点儿醒来的意思都没有!

  脖间传来一丝温凉,草药的味道传到鼻尖,顾长生翻了个身,手臂搭在一个劲瘦的腰身上,抱紧,继续睡!

  “呵呵……”周沐的嘴角微勾,轻笑一声,揽着怀中睡得正香的小女人,继续给她脖子上的斑斑红点上药。

  如此,清晨醒来,她在身旁的感觉,真的很好!

  贪恋的看着怀中的容颜,周沐满足的闭上了眼!

  元宝和四喜在外面急的团团转,可是已经催了几次,他家爷除了要东西,就是死活不出来!

  “宗室的人已经进城了,怎么办?怎么办?”元宝一脸焦急,直跺脚。

  再不出来,那可就要被抓奸在床了啊!

  那……那长生娘子的名声,可是就要毁于一旦了啊!

  “你问我,我问谁?”四喜也是一脸汗颜。

  “得!你在这里伺候着,我去拖住他们!”元宝狠狠的一拍手,调头风风火火的往外跑去。

  ……

  长睫眨了眨,睡饱的顾长生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伸出的手,却碰到了一张脸上……

  “呃……早……”

  看着眼前俊美如妖的人,顾长生嘴角微抽,终于找到了语言。

  可是手心却像是要着火一般,再次燃烧了起来!

  这温度,一直蔓延到她的脸上……

  一个轻吻点在眉心,周沐一脸如沐春风,“现在知道羞了?”

  “呃……”她尼玛一直很知道羞耻好不好!

  眼光扫过四周,昨晚的凌乱不在,她身上也齐整的穿着寝衣,想必是妖孽自己收拾,给她穿上的……

  “长生吾爱,纳吉礼过,就让钦天监选个最近的黄道吉日大婚可好?”

  长臂揽着她的腰身,把她紧紧的搂在怀中,周沐低声问道。

  “……”顾长生闻言,抽了抽嘴角,“现在知道问我了?纳吉订婚,可没见你问过我!”

  “呵呵……”周沐低笑。

  “爷,娘子,该起了!”四喜再次催促。

  顾长生闻言,当即从他手中挣脱,翻身下床。

  周沐一袭绛紫色中衣,也跟着起身!

  “出去!你跟着我干什么?”忙着收拾自己的顾长生,瞄了一眼斜倚在屏风上的男人,羞恼的低吼。

  这男人,形影不离的跟着她,看着她,到底是要闹哪样?

  昨夜的情景跃入脑海,让顾长生忍不住有点儿脸红,躲避着他的灼灼目光!

  “爷,娘子,狄小姐来了,怕她在门前闹起来,我们只能把她放进府里来!”四喜在的声音,再次响起。

  “靠之!她还敢来!放进府里来正好!我正好关门打狗!”顾长生闻言,当即气的低吼。

  “别动!再动眉就歪了!”

  一直大手将她按回椅子上。

  顾长生闻言,顿时气呼呼的坐定,眼角的余光,扫向梳妆镜中。

  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笨拙的拿着眉笔,俯身在她身前……

  这情景,让顾长生心底有点儿暖!

  好吧,姑且不计较他把自己的脖子啃得没法见人了!

  “爷和娘子还没出来?”元宝急慌慌的跑来,看到站在门口的四喜,脸色顿时就不好不好的了。

  四喜闻言微屈的撇了撇嘴,“没呢!在描眉呢!”

  “呃……”元宝一愣!

  有这样两个主子,真是他们命不好啊!

  外面可都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两位,竟然还在这里谈情说爱,描眉画眼!

  这婚到底还订不订了?这纳吉礼到底还行不行了?

  被周沐缠的无法,任由他一番倒腾,顾长生终于从屋里逃脱了出来!

  感觉到四周家人投来的视线,顾长生的脸不由得一红,回头白了周沐一眼。

  丫的,虽然他们没有逾越过最后一道防线,可是吧,眼前这种情况,怕是给他们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其实,顾长生也没想到,他能忍住……

  这个男人,向来那么克制!

  “狄揽月在哪里?带我去见她!”顾长生一脸沉色。

  “被困在九曲回廊里,正叫骂不停呢!”四喜低头回道。

  顾长生闻言,抬脚就要往外走,却被一只大手给拽住了。

  “你该不会是要护着你的亲亲小师妹吧?”顾长生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脸色愈发的不好了。

  周沐无奈的一笑,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本王护着她做什么?先去用膳,用完膳再和她计较!”

  顾长生闻言,大眼眨了眨,转眼就被他拉着往膳楼走去。

  “不按时用膳,你又闹肚子疼,哪里还有力气去找人泄愤?”

  “也对啊!”

  相携的身影渐渐远去……

  “这……这……”

  元宝和四喜看着走开的两个身影,张口结舌。

  这就走了?这个时候,吃饭就那么重要?外面可都乱成一锅粥了啊!

  ……

  “顾长生!顾长生你个贱人!给你我出来!”

  九曲回廊之上,狄揽月挥舞着长剑,一脸狰狞,发了疯一般的叫骂。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为什么她用尽了方法,最后却白白便宜了顾长生那个贱人?

  师兄是她的!是她从小就认定的男人!决不能让别人抢走!

  “贱人你在骂谁?”

  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从走廊外响起,顾长生挥了挥手,让人撤了九曲回廊上的阵法。

  狄揽月看着出现在回廊尽头的顾长生,眼中顿时迸射出一丝怒火,转眼又看到顾长生身边的那个紫金色的身影,眼中又闪过无尽的恋慕。

  “顾长生!你这个贱人,竟敢勾。引我师兄!做出这样苟且之事!”妒火中烧,狄揽月哪里还顾得其他,当即举着长剑往顾长生扑了过去。

  周沐眉头一拧,紫色衣袖顿时一挥,一脸凝色,“放肆!”

  任何人,都休想在他面前,伤他的长生半分!即便是他师傅的女儿,也不行!

  狄揽月被他这一掌挥的往后退了几步,抵在栏杆上才稳住的身子,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宛如神邸般的男人,“师兄……你对我动手?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对我动手!”

  不可能!这不可能!师兄最。宠。她了!从小到大,对她千依百顺,怎么可能对她动手?

  都是因为顾长生这个贱人!师兄一定是受了她的蛊惑,才会这样!

  听着她一口一个贱人,周沐的脸色渐渐漆黑,抬步就要上前,却被顾长生抬手拦住。

  “这是女人的战争,跟你无关!你不要管!”

  决定跟周沐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做好了这种思想准备!

  这样得天独厚的男人,卓尔不凡,人中龙凤,注定是女人追逐的目标!

  四国皇室都被她得罪了个彻底,她又怎么会怕这些个莺莺燕燕?

  “贱人?真是好笑!难道这就是乌鸦趴在猪屁。股上,只看得别人黑?”顾长生睨了狄揽月一眼,分外不屑的开口,“狄揽月,我就算跟他做了苟且之事,也终会成为他的妻,而你!”

  “出身名门,却做出下春。药勾。引男人这样的龌蹉事儿,恕我直言,就这一点而言,我真心自愧不如,贱不过你!”

  狄揽月听到她会成为师兄的妻子这话,眼中的怒火,顿时高涨。

  而一旁的周沐闻言,脸上的暗沉顿时消散,嘴角微勾,笑意弥漫,刹那倾城!

  顾长生回头,正好看到了他的笑颜,不由得一愣,忍不住的在心底低咒!

  妖孽!这就是个妖孽!笑那么迷。人干什么?还嫌招来的蝴蝶不够多怎么滴?

  “顾长生,谁说你会成为我师兄的妻?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我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连给他提鞋都不够!”师兄是她的!师兄的妻子也只能是她!

  “奥?”顾长生闻言,好整以暇的睨了身边的周沐一眼。

  那个……今天早晨,好像是他帮自己穿的鞋子吧?

  啧啧……

  见她看过来,周沐顿时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闺房中事,她若是敢往外说,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

  接受到警告的眼神,顾长生顿时挑了挑眉,好吧,男人爱面子,在外人面前,她还是给他留些面子好了!

  “顾长生,纳吉的礼都没过,你就跟师兄做出这样的事儿,婚前失贞,就算是我师兄都不行,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嫁给师兄!”看在眼前眉来眼去的两人,狄揽月觉得分外刺眼,刺的他的心都痛了,嘶声力竭的怒吼。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摇了摇头,“狄揽月,我敬你是狄先生之女,看在他的面子上,让你三分,可是,我的脾气向来不大好呢!”

  说着,顾长生就闪身往狄揽月闪去。

  “啪!”

  “啪!”

  “啪!”

  “……”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狄揽月的脸上,顿时红肿了起来,一丝血迹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嘴里不干不净,正好用血漱漱口!”顾长生看着捂着脸的她,缓缓开口。

  “你!你!”狄揽月看着眼前的女人,面上狰狞扭曲到变形,“你敢打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你想嫁给我师兄,没门!我不同意!周氏宗族也不同意!天下人也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