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第5章 彪悍的打劫
  京城居,大不易。

  向来吃喝不愁的顾长生深深的忧伤了,为嘛?租赁的小院子得花钱,吃饭要花钱,买菜要花钱,钱是个好东西啊!

  小翠很会持家过日子,可耐不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顾长生发愁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小包裹,连可当的东西都没了,便对着院子里的一棵歪脖子柳树,演练了一遍全武行发泄心中的不满。

  好在小翠的脚恢复了七七八八,小肉包子也被养的愈发珠圆玉润。如果忽视了院子外时不时的有人转来转去盯梢的话,生活还是相当圆满的。

  用顾长生的话说,咱已经够穷的了,请不起看家护院那是肯定的,既然李府的人不放心,那咱就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好意,人愿意在她家门外溜达就近尽情的溜达去吧。

  “娘子,家里的米面不多了,您看要不要买些回来?”

  顾长生幽怨的看了一眼小翠:“咱还有几两银子?”

  “一两。”

  “你确定没数错?”

  “奴婢数了好几便,绝对不会再多一钱。”

  好吧,一两就一两,顾长生一拍桌子:“小翠,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咱们搬家!”

  顾长生说到做到,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天还擦黑,就带着小翠,领着小肉包子,背着个包袱出发了。

  门外盯梢的人很负责,正靠着墙碓打盹。

  顾长生见四周无人,利索的上去蒙上麻袋一顿胖揍,顺便将这盯梢的打劫了个干净。

  打家劫舍果真是发家致富的好道路,零投入高回报,虽然风险大了点,可是耐不住顾长生功夫好啊。看看,一个盯梢的都比她们富有。

  七两银子啊!

  顾长生双眼亮晶晶的将打劫来的银子塞进小翠手里,挥挥手,抱着还没睡大醒的小肉包子,领着小翠向城门走去。

  出城很容易,谁让他们是良民呢。

  顾长生站在城墙外,望着高高的城楼。

  她这辈子是再也不想回京城了,永别了李府的一堆渣渣,永别了京城的富贵荣华。

  “目标,柳州,出发!”顾长生振臂一呼,三人踏上了返回柳州老家的道路。

  俗话说的好,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有了她们一两的家底,再加上打劫盯梢来的七两,她们吃喝还是不成为题的。

  顾长生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打量了小翠一圈,恩,这一个来月日子过的颇滋润,小翠也从面黄肌瘦养成了二八一枝花,精致的瓜子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可不就招来了地痞流氓三两只?

  然后,顾长生的家底又丰厚了些,回老家的进程又加快了些。

  这天,顾长生正悠闲的躺在马车里嗑瓜子,小肉包子正在一边跟三字经死磕,小翠正在数银子,不可谓不舒坦。

  可就有人不配合。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突来的一声高喝,惊了马车。

  顾长生一个瓜子卡在喉咙里,狠狠的咳了几声。

  “娘子……长生娘子,有人打劫……”雇来的车夫刘老头,颤颤巍巍的掀开车帘子。

  缓过劲来的顾长生撇了撇嘴,还用你说,这是多经典的打劫开场白啊,万古流传!淡淡看了一眼儿子,该你登场了。

  小肉包子顾泽和他娘心有灵犀,无语的和小翠对视一眼,迈着小短腿跳下车了。

  脖子上的小肉瘤子一抖一抖的,就跑到了马车前。

  “一、二、三……娘亲,五个!”回头,对着马车喊,这回人数有点多。

  “恩,儿子,问问。”

  来打劫的五个山贼还在看着小肉包子脖子上的瘤子发呆,那小娃儿就迈着小短腿又往前走了两步。

  “你,我娘亲让我问问,你们带钱了没?”站在最前面的应该就是山贼头子吧?

  “带了。”

  愣愣的点了点头,络腮胡子大汉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小肉包子就蹬蹬蹬的跑回去了。

  “娘亲,他们说带银子了。”

  顾长生很满意,拍了拍衣服跳下马车。

  这次是真的遇到山贼了,领头的是个络腮胡子大汉,后面跟着的还有一个脸上一条疤,打家劫舍都不用化妆,打眼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络腮胡子一看车上下来个小娘子,刚才的茫然顿时就不见了,和手下的几人换了个眼神,有戏!看来这趟买卖不亏,不光有银子,还有女人,虽然长的不是顶美,可也挺耐看的,这抢回去当压寨夫人,倒也不错。

  “你们要打劫我们?”

  这还用问?

  “废话少说,银子马车留下,饶你们小命。”络腮胡子声音很大,脸上的横肉一抖。

  “奥。小翠,下车,他们要银子和马车。”顾长生掏了掏耳朵,很配合。

  小翠听话的抱着个小包袱就下来了。

  五个山贼的眼顿时就亮了。

  “老大,有美女!”

  “老大,这次赚了!”

  络腮胡子笑呵呵的晃了晃手中的大刀,顿时变卦了:“银子马车美女留下,饶你们小命!”

  车夫刘老头一看这,吓得躲在马车底下打哆嗦,这是不能善了啊……

  “这个有点困难,没了这丫头,我们娘俩谁照顾?”顾长生摇了摇头,一副咱再商量商量的意思。

  “老子管你,兄弟们,上!”络腮胡子大刀一指,打劫还带讨价还价的,真是作死!

  小翠拉着小肉包子后退到马车边,担心的看着顾长生,这次是的山贼啊,还是五个,不是两三个,娘子她能摆平不?

  一对五,山贼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可惜他们在质量上不过关……

  擒拿手……过肩摔……扫堂腿……

  横劈……斜踹……

  不过一瞬,五个人就被撂倒在地上,大刀棒子散了一地,人也蜷着身子疼的只嗷嚎。

  “我让你们不学好,学什么不好,学人家打家劫舍……”左边一拳,右边一拳,顿时络腮胡子脸上的横肉不见了,变成了猪头。

  “哎哎……别打脸别打脸,我还没娶媳妇……”络腮胡子哪里还顾得上身上的伤,慌忙的抬胳膊捂脸。

  “本来不想打,让你眼瞎的打小翠的主意,老娘我年芳二十一枝花,能生儿子会打架,活生生站在你们面前,丫的看不见啊?”格开他的双手,左眼一拳,右眼一拳,顿时猪头长了对熊猫眼。

  小翠和小肉包子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心里还在琢磨娘子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打过瘾的顾长生,潇洒的站起身拍了拍手,然后对着儿子招了招手,豪气干云的道:“收身!”

  小肉包子晃着小胳膊,大摇大摆的跑了过去,东巴拉巴拉西巴拉巴拉,一会儿手里就拎了不少东西。

  顾长生看着交到自己手上的钱袋,火气全消,眯着一双丹凤眼,笑的心满意足,“呦,生意不错啊,这些都是抢来的吧?”

  躺在地上疼的打滚的刀疤脸哭:“那是我存了六年,攒来娶媳妇的……”

  小肉包子巴拉完络腮胡子,拎着个钱袋,不忍的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脸,叹了一声:“我娘说,真的英雄,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络腮胡子:“……”

  他其实,不想当英雄……

  收拾完毕,顾长生拍了拍手,带着小翠和小肉包重新上了马车。

  “刘老头,该出发了,你在马车下面窝着,谁来赶车?”

  刘老头手脚麻利的从马车下爬出来,鞭子一挥,无视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直哼哼的山贼,扬长而去。

  “那是我攒了半辈子,准备娶媳妇的钱……”络腮胡子看着消失的马车,仰天痛哭……

  其实,是他们遇上了打劫的,对吧?

  “娘子,有一百三十六两银子呢!”小翠惊。

  顾长生点了点头,加上之前的几次额外收入,正好三百两,这一路可以舒坦点了。

  “娘子,我们这样打劫不好吧?”

  “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全当帮衙门的忙了。”

  “娘子,你对那山贼头子说的那些话,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不是因为要抢她而不抢娘子,山贼头子才会被揍的那么惨吧?

  “小翠啊,肯定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不过行走江湖,招子要放亮点还是必须的。娘子我只是觉得打架是不对的,所以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而已……”

  “娘亲,我长大了也要学打劫,可我不想要惨淡的人生,怎么办?”小肉包子纠结的皱着眉头,问的一本正经。

  顾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