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纳吉大礼
  cpa300_4(); 原本已然要继续前行的队伍,因为这一声阻止,突然停顿,众人的视线纷纷投向了那发声之人。

  “族翁?”周沐暮然回眸,眉眼清冷。

  “咳咳!”老迈的族翁在他的注视之下上前了一步,轻咳两声一脸严肃的开口,“不是有晒礼习俗吗?我大周皇族聘妻,岂能落了面子去?”

  同周临帝一样,他也看不上顾长生那般的女人做周沐的发妻,可是,周临帝的心思,也是周氏宗族的心思!

  大周不能没有周沐,他周氏的万年基业,也不能没有周沐!

  周沐闻言,眉峰几不可见的一挑,倒也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见他默许,族翁才上前一步,对着元宝等人挥了挥手,“来人,把聘礼晒出来!大周礼聘宗妇,又不是见不得人,周沐你倾家荡产求取一妻,还怕被你的子民知晓吗?”

  元宝闻言,顿时眨了眨眼,接受到自家爷的示意,乖乖的上前了几步。

  围观之人的视线,顿时转移到那仅有的一抬聘礼之上。

  说话的老者一身明黄色的衣衫,还能直呼沐郡王殿下之名,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大抵是周氏宗族里的老辈人,可是他说沐郡王殿下倾家荡产求取一妻,这又是什么话?

  沐郡王殿下的家产,就这么一抬聘礼啊?

  那一抬聘礼,分明很少很少,红锦之下,只有一丝微微的凸起好不好!

  是以,所有人都好奇了!

  周沐抱着两只大雁,好整以暇的逗了逗。

  元宝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掀开了那一抬聘礼覆着的红锦。

  “呃……”

  “这是?”

  “……”

  看清聘礼模样,围观的百姓,顿时茫然了。

  钥匙!

  一把钥匙!

  “沐郡王府库房的钥匙,我家爷以全部身家做聘……”看着那把钥匙,元宝的嘴角也是抽了抽,十数年南征北战,沐郡王府的库房,就算不是金山银山,那说是富可敌国,可是一点儿都没夸张的!

  这把钥匙,可不就是沐郡王府库房仅有的一把钥匙么?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之下,元宝拿起钥匙旁边鎏金大红的聘贴,清了清嗓子,大声念了起来,“大周皇族周氏,第十二代子嗣周沐,慕顾氏长生之名,心悦久矣,礼聘为妻!求娶之!求妻如吾,以亲王爵加吾妻之身,以吾封地为聘,以吾身家为礼,倾吾所有,聘尔为妻,一生独尔,以结秦晋之好!天地共鉴,元祖为证,此生甘苦不离,死生不弃!”

  元宝的声音掷地有声,围观群众闻言,顿时就膛目结舌了!

  以亲王爵加身?以封地为聘?以身家为礼?一生独尔?

  这……

  这真是一封旷古烁今的聘书!

  前所未有,闻所未闻!

  看着目瞪口呆噤若寒蝉的百姓们,族翁眼中露出一丝满意!

  这才有皇族聘妻让百姓震惊的样子,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正常反应!

  “拿过来!”族翁对着自己身后的宗室中人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人捧着他要的东西上前。

  族翁接过,扯开了卷轴,大大的圣旨两字映入众人的视线。

  看清楚那翔龙的图腾,围观之人尽皆诚惶诚恐的跪伏在地,大气都不敢喘了!

  除了周沐,只是略低头为礼,在场之人,顿时就没有一个站着的了!

  深邃的黑眸微眯,周沐对于这圣旨中的内容,也颇为好奇。

  平定辽东班师回朝之时,接连三道诏书,他都不曾入京,那么这个圣旨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还想阻拦他的婚事不成?这一个瞬间,周沐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族翁睨了周沐一眼,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开口,“承元祖令,大周皇族第十二代子嗣周沐,聘顾氏长生为妻,依周沐之意,御封顾氏长生亲王爵位,号长生亲王,封地柳州境,食邑万户,赐滚龙王袍,即日起昭告天下,普天同庆!”

  “沐郡王南征北战,战功无数,复又平定辽东之乱,有功于国祚,特加封一等亲王爵,号沐亲王,封地柳州境周边百城,食邑万户,即日起昭告天下,普天同庆!”

  “朕之皇孙聘妻,乃大喜之事,理应普天同庆,兹大周秋赋减免三成以贺之!朕闻,亲王长生已育一子,聪慧伶俐,既入皇家,理应一视同仁,留尔顾姓,赐郡王爵,号夭夭!”

  周沐听到这里,不由得挑了挑眉,连小顾泽都有封赏,他到底要做什么?

  族翁看了周沐一眼,叹了口气继续,“朕之皇孙有意一世一妻,奈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以,若是亲王长生年过三十仍无所出,则需纳妾!钦此!”

  年过三十无子嗣?周沐听到这里,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眸底一片复杂。

  他这是应允了他的所求了么?

  “如此,诸位可还觉得我们这聘礼少了么?”族翁见周沐没有接话,不由得挑了挑眉,看向四周的百姓。

  摇头!纷纷摇头!他们还没从圣旨的震惊中回神!

  “告诉他,本王和长生的大婚,会在上京举行!”睨了族翁一眼,周沐云淡风轻的开口,然后转身,沿着一地红锦往顾府的方向走去。

  那个女人最没耐心,肯定以及等不及了!

  周沐已经走出了几步远,族翁这才惊喜的回神,周沐这意思,他终于愿意回京,愿意接受宗室的安排了吗?

  这……这真是一件大喜事!

  是以,宗族众人也都露出了笑颜,这次是发自心底的笑意!

  看着一行下聘之人走远,跪满街道的百姓才缓缓起身,一脸的惊恐犹未散去。

  “天爷,谁来掐俺一下,这不是真的吧?”

  “女亲王!大周开国以来,第一个女亲王!果然,这女要嫁对郎啊!”

  “沐郡王的聘礼,本就过分,没想到,皇帝老爷竟然都应了!全都应了!只用加封顾府的小公子,换一个三十无所出纳妾!这……这简直是古往今来,最惊人的聘礼啊!”

  “是啊!谁家用亲王爵,用封地,用食邑万户当聘礼的?”

  “别拦着俺!都别拦着俺!俺要回家生闺女!奶奶的,这生个闺女,嫁对个人,这简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光宗耀祖啊!”

  “谁说不是!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大奇事儿啊!没白费俺起了个大早来凑热闹!”

  “走走走!快去顾府那边看热闹去!”

  “……”

  ……

  “娘子娘子!赶紧赶紧!赶紧把那衣服脱下来,换衣服!”去外面探听消息的四喜急慌慌的跑了进来,还没进门就大声的喊着。

  顾长生闻言一愣,丫的,逗她么?她这身衣服怎么了?这不是一早就安规制做好的衣服吗?穿都费了一大翻功夫,怎么还要脱?

  就在顾长生寻思的时候,四喜双手托着一套衣衫跑了进来。

  顾长生看到他手上的衣服,不由得一愣。

  皇锦!

  皇家御用的皇锦!这正红之色,乃是皇后专用!可是皇后冕服上绣的是凤凰,而这套冕服上,绣的是……是龙!

  “四喜拜见长生亲王殿下!殿下快点把衣服换上,前面下聘之人已到,如今已在等候!”四喜上前就是一跪。

  长生亲王殿下?什么鬼?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呆若木鸡了。

  四喜见自家娘子这般反应,二话不说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家娘子那就是一个顶顶没规矩的人,估计他等下去也等不到她唤他平身。

  给一旁同样震惊的小翠打了眼色,四喜立时上前开始扒自家娘子身上的衣服。

  “哎哎!等下,这到底是闹哪样,这纳吉礼还行不行了?”顾长生回神想要阻止。

  “当然要行!只是得先出去接旨!麻利点儿,快点把滚龙王袍给换上,天下人可都看着呢,不能失了礼数!”四喜一边扒衣服,一边焦急的道。

  接旨?顾长生闻言,顿时就云里雾里了!

  开口再问,可是四喜却没有时间理会她了。

  “不行,这妆容不适合这滚龙王袍!”是以,一条打湿的帕子捂在了顾长生的脸上。

  揉搓再揉搓,极力的擦去原有的妆容!直把顾长生给揉搓的晕头转向!

  “不行,这发髻不适合带王冠!”是以,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顷刻被打乱!

  换王袍,束王冠,添妆容……

  一片兵荒马乱!

  整理一新,顾长生看着镜中之人,不由得一愣。

  一袭皇锦滚龙王袍,头戴龙凤朝天王冠,高贵雍容逼人,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这是她?

  是她顾长生?

  还没回神就被四喜跟夏翠搀扶着往前院行去,一路之上,前来道贺的宾客,无不看的目瞪口呆……

  她看到了那个身穿紫金蟒袍之人,不!不是紫金蟒袍,是紫金王袍!

  这身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愈发陈的他宛如神邸!

  这妖孽!不论何时,都那么让人移不开眼!

  小手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顾长生被周沐拽在跪在了地上!

  认识周沐这许久,顾长生从没见过他屈膝!

  可是这次,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敛衽,双膝跪地,行礼!

  还不忘把她抬着的头也给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