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07.第507章 误伤了巫山婆婆
  巫山婆婆的动作,突如其来,甚至连自己的骷髅拐杖都丢在了地上!

  这变故来的太快,饶是顾长生也没大反应过来!

  “嘭!”

  身旁突然横出一掌,直直的拍在了巫山婆婆的胸膛之上!

  “妖孽!”顾长生震惊的惊呼了一声,转眼就往倒在石壁上的巫山婆婆扑了过去。

  “噗!”佝偻的身子蜷缩在石壁旁,巫山婆婆一手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来。

  巴蜀之人善巫,可是内力却多有不济,最起码,比起周沐这般世间少有的高手,还是相去甚远的!

  “妖孽,你怎么突然出手!她没有恶意的!我刚才没有感觉到恶意!”急慌慌的把巫山婆婆半扶了起来,顾长生转头看向周沐,一脸不赞同的开口。

  周沐闻言一愣,拍出的手掌也是一僵,“本王……只是直觉……”

  他只是直觉的反应!这巫山婆婆深不可测!见她往顾长生扑来,他脸思考的时间头没有,直觉的就出手了!

  他不能让长生受伤,连一丝可能都不能有!

  顾长生见此,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倚在她身上的巫山婆婆。

  “大胆!竟敢伤了婆婆!”桥头传来一声怒斥,十数个黑影顿时往他们涌了过来。

  场面一触即发!

  “住……住手!咳咳!”一个老迈的声音响起,成功的阻止了那些人的攻势。

  “婆婆!”黑衣手下闻言,顿时不甘心的低吼。

  而巫山婆婆却对他们置若罔闻,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顾长生,那是褶皱的手颤颤巍巍的抬起,往顾长生的脸上靠近,嘴唇张了张,想要开口。

  “婆婆你先别说话!”顾长生见此,连忙阻拦,从身上翻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巫山婆婆的嘴里,一手按在了她的后背之上,温润的内力顿时从掌心往巫山婆婆身中而去。

  丫的,她刚跟巫山婆婆达成了协议,这要是让周沐一巴掌给拍死了,她找谁说理去?

  按理说,周沐的一掌,不至于将巫山婆婆伤到如此地步,可是谁成想这巫山婆婆扑过来的时候,竟然全身都没设防!

  不能让她死了,要不那协议可就泡汤了,巫山婆婆一死,杀了巴蜀巫主家臣的罪名,他们可就坐定了,人家不跟他们干仗就不错了,别说借道了!

  随着药力散开,巫山婆婆的脸色稍微好了些,伸着的手却还未放下,反倒是愈发的往顾长生的脸颊上靠近了些。

  “这张脸……这个印记……”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张脸怎么了?这个印记又怎么了?

  反倒是周沐,一脸若有所思的靠近,俯身,大手按在了巫山婆婆的肩头,内力也跟着输入。

  “你……你和你母皇,长的可真像……简直是一模一样……”巫山婆婆的手,终于碰上了顾长生的脸颊,小心的摩挲,像是在碰触珍宝一般。

  满是褶子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和缅怀,浑浊的老眼,像是在透过顾长生看另外一个人……

  母皇?

  顾长生闻言,顿时心头大颤,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手中的内力输入的愈发焦急了起来。

  她确实和一个人长的很像,那个人,就是她这幅身子的生身之母,也就是那个画卷之中的红衣女子!

  母皇?不是母亲?怎么会是母皇?

  但凡牵扯到皇字,那就没好事儿,顾长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并非只是出身南疆前皇族那么简单,好像还要更复杂一点……

  顾长生跟周沐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抹了悟。

  这巫山婆婆,显然是顾长生母亲的旧识!

  那她就更不能死了!

  “同样喜欢穿红衣服,同样的清冷高贵……”巫山婆婆的脸色越发好了一些,如枯枝一般的手,依旧在顾长生的脸颊上摩挲不停。

  这感觉,有点儿痒,有点涩,可顾长生却感觉到了一丝眷恋……

  “老身在这天路桥头穴居了二十二载,可算是等到了……好!很好!天不绝风凰一脉!南疆!南疆!老身终于有脸重回南疆了!老身要去南疆!”

  巫山婆婆说着,就挣扎着想要起来。

  顾长生见此,连忙收手。

  现在,已经不用多问了,这巫山婆婆,肯定是她母亲的旧识,不做二想!

  “你去南疆做什么?你还是好好养伤吧!”眼瞧着巫山婆婆挣扎着起身,险些歪到,顾长生连忙扶住开口。

  “不!老身要去南疆!老身终于有脸去见主上了!即便是死,老身也要找到主上的埋骨处,也要守在主上的身边!”巫山婆婆闻言,连忙摇头,像是失心疯一般,往上蹒跚爬去。

  顾长生见此,一阵儿无语。

  尼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什么主上?

  巫山婆婆的主上,不是巴蜀的巫主吗?巴蜀的巫主,怎么可能葬身南疆?

  这尼玛,好乱的一团!

  随着顾长生转身,上站的十数个黑衣人,也看清了她的容颜,不,准确的说,是看清了她眉心的那纤细的火苗印记!

  灼灼如火,像是凤凰涅槃一般!

  “婆婆,妖孽他误伤了你,是他不对,我会把你治好,还请你不要见怪!”顾长生见上站的侍卫像傻了一般站立不动,只得自己上前,扶住蹒跚的巫山婆婆。

  “是本王莽撞,本王在此赔礼了!”周沐也上前一步,略一低头为礼。

  这巫山婆婆,竟然跟长生的母亲有关,那他确实是莽撞了!

  这一礼,他行的理所当然!

  “你也是为了她好!老身不怪你!可是……”巫山婆婆闻言回头,只是看向周沐的眼神中,则带了许多不赞同!

  浑浊的眼神在顾长生和周沐身上扫视了几圈,复又摇了摇头,往前走去。

  她这反应,弄得顾长生和周沐,一脸的莫名其妙。

  “老身把你们带进锦川城,再起身去南疆……”巫山婆婆对着手下们挥了挥手,往天桥栈道上走去。

  顾长生闻言一喜,连忙对着元宝招了招手。

  “婆婆,你是不是认识我母亲?我只知道我母亲是南疆前皇族之人,她到底是谁?”顾长生跟在巫山婆婆身后,焦急的问道。

  “去南疆!去南疆!去了南疆,一切你自然知道!老身要去南疆!老身也要去南疆!咳咳!”巫山婆婆闻言,摇着头,失魂的开口。

  南疆!她迫不及待的要去南疆!

  看着那个佝偻的身子,顾长生一阵儿无语。

  丫的,说话说一半,这不是膈应人呢吗?好奇心害死猫不知道啊?

  她绝壁不要当被害死的猫!

  眼瞧着天桥栈道就在眼前,顾长生再次拉住巫山婆婆,沉声开口,“婆婆,我儿子可还在他们手里,你总要让我知道我自己是谁,才好有个心理准备!”

  巫山婆婆闻言回眸,沉声开口,“鱼没钓到,鱼饵能有什么事儿?何况只是个儿子,又不是女儿,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顾长生闻言,一阵儿无语。

  尼玛,这话说的,感情她就是那只鱼,她家小肉包儿子就是那个鱼饵!虽然这是事实,可也没必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吧?

  还什么只是个儿子,又不是个女儿!

  瞧那语气,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这尼玛,到底是得有多重女轻男?

  “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紧张!”过了一会儿,顾长生才忍不住的嘀咕道,看向周沐的眼神,忍不住的带了一丝委屈。

  尼玛,瞧巫山婆婆那表情,活像她生了个儿子就是犯罪一样!

  丫的,这能怪她么?这是她的错么?

  这阴晴难测,性情诡异的巫山婆婆,真尼玛欠揍!

  妖孽那一巴掌,拍的好!

  丫的,该!

  前面就是悬崖峭壁,低下就是望不见的云海,两岸回荡着惊涛拍岸之声……

  顾长生突然就觉得,前路,不那么可怕了!

  有个知道一切渊源的人,让她有种可以摆脱茫然的安定之感!

  人,忐忑来自未知,当一切都可以清楚明白的时候,她反而不那么忐忑了,诚如巫山婆婆所言,这鱼还没钓到,鱼饵不会有事的!

  只是,这话说的忒难听了点罢了!

  “婆婆,你的拐杖。”顾长生捡起地上的骷髅头拐杖,迫不及待的递给巫山婆婆,末了还咋舌的挥了挥手。

  这骷髅头拐杖,入手还真尼玛冷,饶是她都觉得遍体一寒!

  巫山婆婆这么拿着,不会被冰着吗?

  不愧是集生魂而成的邪恶之物,太尼玛渗人了!

  “没出息!”巫山婆婆看到她那模样,当即一脸嫌弃的冷叱一声,“亏你还是她的女儿,竟然如此胆小!”

  “……”

  顾长生闻言,顿时就哀怨了!

  扭头看向身旁的周沐,凤眸可怜兮兮,求安慰……

  尼玛,话没套到,还被嫌弃了……

  她顾长生竟然被嫌弃了!

  这,简直是不能忍!

  看着眼前恢复生机的小女人,周沐勾唇一笑。

  他的长生,他一颦一笑皆发自己心的长生,终于又回来了!

  南下两月有余,她都很少展露笑颜,很少再像以往那般充满生机!

  “爷!娘子!救命!”

  “周施主!长生施主!救命!”

  就在两人准备跟着巫山婆婆踏上名为天路,实则是吊桥栈道之时,身后传来两声呼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