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16.第516章 你不能去南疆
  怎么说檀女都是因为她才陷入永世昏睡的,唤醒她,是她顾长生义不容辞之事!

  现在,唤醒她的方法,眼瞧着她就要知道了,却被不戒小和尚这货给弄成了泡影!

  一把将不戒小和尚的耳朵给提溜了起来,顾长生一脸愤愤的开口,“丫的,上邪,我可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会跟着元宝偷偷摸摸的跟来了,这原本不像是你的做派,原来,你竟然是在这等着拆老娘的台呢!”

  丫的,她家竟然养出来一个白眼狼啊!

  “长生施主,贫僧也是为了你好!”耳朵被揪着,不戒小和尚的小脚丫都快离地了,一脸期期艾艾的回道。

  “为我好?为我好个屁!”顾长生闻言当即嗤道,“檀女这事儿压在我心头也不是一两天了,你们一个两个的明明知道要如何才能帮到她,却都闭嘴不言!搞什么鬼?”

  “什么天下苍生?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我顾长生要换上欠的恩情,即便是逆天而行,也在所不惜!莫说是天下苍生!就算是这世间生灵,我也不在乎!”

  她在乎的人,原本就少之又少!

  她又怎么忍心,让自己视若家人的檀女,就那么像个活死人一般,永世昏睡下去?

  看着有点儿陷入横塘一战疯魔的顾长生,周沐当即上前一步,从后面将她圈在了怀里,眉头紧皱,闻声安抚,“先别着急,他们不愿意说,总归是为了你好,总有一天,你肯定能唤醒檀女的!”

  “不要着急,稳住气息……”

  随着顾长生的生气,她体内的恢弘的内力,都有些肆虐暴走的预兆!

  在周沐的闻声安抚下,顾长生的情绪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只是看向不戒小和尚和巫常月的眼神,还有点儿愤愤然!

  “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周沐复又在顾长生的耳边轻声提醒道。

  顾长生一听这,才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她的八百暗夜军,她那一车车的辎重,可还停留在巴蜀天路之外呢!

  她的小肉包,还深陷南疆,等着她去接他回来呢!

  “小巫主大人,我儿被掠至南疆,他们扬言要我亲赴南疆!”顾长生看着巫常月,沉声开口,“不告诉我唤醒檀女的方法可以,请借道给我,让我的手下,可以穿越巴蜀畅通无阻!”

  巫常月闻言,深深的看了顾长生一眼,转身凌空往台阶之上的凤椅走去,那模样,颇有几分威仪,一个转身在凤椅上落座,小手覆上凤头扶手,沉声开口,“十年前,周沐你向本君母亲借道南疆,平定了南疆之乱,换来了南疆岁岁纳贡大周,如今十年已过,风凰一族的后人你又向我借道南疆!可是……”

  听到这个可是,顾长生的心头不由得一紧,看向上座的巫常月的眼神,不免有些深沉。

  “可是你毕竟是巫蛊之王的承载之人!若是换在二十余年前,风凰一族还执掌南疆之时,本君定然不会多加阻挠,可惜如今时过境迁,南疆皇权更迭,现在执掌南疆的,乃是你的灭国亡族的仇家,你身负巫蛊之王,可他们毕竟执掌南疆大权,为了你的安全,本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行的!”在顾长生的盯视下,巫常月摇了摇头,沉声开口。

  顾长生闻言,眉头顿时皱起,红袖一挥,直视巫常月,沉声开口,“你也说了,如今执掌南疆的是我灭国亡族的仇家,我原本是不想涉入南疆之事,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掠了我的心头肉儿子去!”

  “启程南下之时,我曾发下重誓,不荡平南疆誓不归!以报这血海深仇!”

  “荡平南疆?就凭你留在我巴蜀边境外的那八百人马?哈哈……”巫常月闻言,顿时拍着凤头扶手大笑了起来,那样子,活像听到了天下最滑稽之事一般!

  “没错!就凭我手中的八百人,荡平南疆绰绰有余!”顾长生掷地有声的开口,看向巫常月的目光,光火连闪,“你以为我轻车简从踏入这西南之地,就真的毫无依仗吗?”

  “就算你那八百手下再强悍,可双拳难敌四手,南疆蛮荒之地,有的可是数十万大军,香卡一族原本是你风凰一族的家臣,却能背主夺权,你真当他们是吃素的?”巫常月闻言,还是摇了摇头,沉声道,“你若想安居巴蜀,本君这云宫,随你居住,我巫常一族所有的一切你尽可取用,唯独孤身涉险进入南疆,本君是不会答应的!”

  香卡一族?顾长生是第一次知道,现在执掌南疆的族名!

  香卡一族么?好!很好!她定要这一族,来为她风凰一族陪葬!

  见巫常月执意不答应,顾长生凝眉不语,只是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水晶屋顶,瞄了一眼日头!

  周沐揽着她的肩,示意她不要着急!

  见顾长生不言语,凤椅上的巫常月疑惑的看了过来,小小的人儿叹了口气,“不是本君拦你,而是为了一个儿子就涉险,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你身负巫蛊之王,即便是落入香卡一族手里,想必他们也不敢伤你性命,只是,这一生囚禁之苦,你怕是免不了了,你又何必如此固执?本君也是为了你好!毕竟你是……”

  “囚禁我一生?他们得有那个本事!”顾长生复又瞄了一眼水晶屋顶外的日头,估算了下时间,沉声开口,“小巫主大人,南疆一行,我势在必行,你借道给我,我感激不尽,你不借道给我的话,那就休怪我连你这巴蜀,也一并荡平了!”

  “你!你不要一意孤行!你是我巫族的贵人!本君还能害你不成?本君也是为了你好!南疆危险重重,你……”巫常月闻言,小脸上闪过一抹焦急,可还是耐着性子回道。

  “嘭!”

  “嘭!”

  巫常月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两声巨响遥遥传来!这声音之大,连带的云宫的地面,都有一丝晃动的错觉!

  “保护巫主!”台阶上的四个近侍小巫女大喝一声,下一个瞬间,就把巫常月给围了个严严实实。

  “保护她!”凤椅之上,巫常月脸上闪过一抹惊慌,转眼恢复淡定,小手一指顾长生,大声喊道。

  下一个瞬间,立在台阶之下的两列女巫瞬间将顾长生几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样的声音,一听就是天灾无疑!

  云都锦川城,四面环山,偶有山崩,十年百年都未必一遇!

  巫常月不顾自身,让手下保护她的行为,让顾长生心头微颤,抬手拨开身前之人,顾长生和周沐并肩往前走去,步履如常,丝毫不见慌乱。

  “小巫主大人,这就是我荡平南疆的依仗!如果午时我还未曾离开云宫,我的手下,就会炸平你这锦川城!”站在台阶之下,顾长生看着小小的巫常月,沉声开口,“我知道你不让我去南疆是为我好!可是我的小肉包,他是我的心头肉,他们掠走了小肉包,于我而言,是剜心之痛!此仇不报,我顾长生心绪难平!南疆我必须荡平,我要他香卡一族为二十年前葬身他们手中的风凰一族陪葬!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在出发前往锦川城之前,顾长生就吩咐韩秋小翠并了锦玉良缘四姐妹还有韩墨一起,乔装改扮,带着炸药往蜀道而来!

  一行皆是女子还带了个小孩儿,锦川城守卫自然没有太大戒心,何况炸药从未面世过,他们更不知道是什么,是以,这么具有杀伤性的武器,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被带进了锦川城!

  只是她们走的是噗通的蜀道而非暗道,直到昨日才翻山越岭到了锦川城!

  “你的意思是……外面的那动静,是你的手下弄出来的?”巫常月一脸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顾长生。

  那般像山崩石裂的声音,是人为弄出来的?巫常月有点儿不相信!

  “炸的是锦川城外的荒芜小山丘,你不用担心,不会伤到你的子民的,这下,你可以放心让我借道前去南疆了吗?”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问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人力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就连我巫族借神之力,也不能做到如此!”巫常月闻言,还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摇头。

  顾长生听到这,只能摇头以对!

  华夏五千年文化积淀,才有了如此般精密的炸药,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又出身特种部队的顾长生,对于炸药的制作,那是信手就能拈来!

  这还不过是现代最普通不过的炸药,就能造出这般的威视!

  在冷兵器的古代,炸药,就是个逆天的存在,也是她顾长生独有的!

  从冷兵器直接进化到重武器,她这也算是逆天而行,可是,她却不得不为!

  巫常月这么问,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

  “不论你相不相信,总之我是做到了!小巫主大人,如此,你可愿借道给我,让我带着我的手下前往南疆,去救出我的儿子,报那血海深仇?”顾长生摇了摇头,呐呐的开口。

  巫常月闻言,沉思了下,“本君可愿借道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本君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