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十二章 周沐王令
  “妖孽,咱不带自爆身份的啊……”顾长生紧张的继续咬耳朵,她可不想惹来一身腥。【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m】

  周沐拧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这还真有不要命的,你就是王法?你怎么不说你就是郡王爷?”不同于女人见了周沐的羞怯,男人大抵都有几分嫉妒在,说话更是毫不客气。

  “大胆!他就是郡……”从地上爬起来的元宝第一个冲了出来,对着那人就出声。

  顾长生眼明脚快,横着伸出去一脚,元宝公公一个趔趄,又趴在了地上,嘴里的话也没说完。

  元宝公公分外怨念的吐出来嘴里的泥巴,控诉,“长生娘子……”

  为嘛绊倒他?为嘛受伤的总是他?

  “元宝公公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们可都听见了,元宝公公也在,木头他正是郡王爷……手下的得力干将!”顾长生看了稳坐壁上观的周沐一眼,只能极力自救。

  编吧!谎话说了一千遍,那就成了箴言!

  从地上爬起来的元宝公公一脸委屈的看向自家主子爷,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没见过当面造谣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主子爷竟然也由得她乱来!

  众人总算是认出来人是谁,不是别个,正是郡王府大总管,元宝公公!

  呼呼啦啦跪了一地,完全不复刚才的讨公道的模样,这是元宝公公啊!郡王十年没露面,郡王府他可谓只手遮天!

  民见官,一个字,跪!

  “草民见过元宝公公!”

  “草民见过元宝公公!”

  ……

  此起彼伏的叩拜声,充斥着顾长生的耳朵,敲打着她脆弱的神经,让她几欲暴走!

  “元宝公公真是架势十足,要不要民女也参拜一个?”一群不长眼的,真佛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一个两个的瞪眼瞎愣是逮着个假仙拜的起劲,真是蠢货!

  元宝公公看了一眼端坐的主子爷,然后求饶的转向顾长生,“长生娘子别吓奴才,奴才的胆儿可小,经不起吓……”

  哎呦他的个亲娘哎,这长生娘子可是主子爷的心头肉,虽然身份不合适,可主子爷认定了啊!万一,将来一个不巧真成了他的当家主母郡王妃,那他真是十个脑袋都不够死的!

  “玩够了没?”周沐挑眉看了顾长生一眼。

  就这一眼,顾长生就知道,这位爷不耐烦了,得了!

  “玩够了,可是人家不乐意啊……”她是想收场来着,可是这群人挨了打不是不走么?

  周沐无奈的瞄了她一眼,“那你打算如何收尾?”

  他不问还好,他这一问,顾长生来了精神,笑的分外诡异,“有句话说的好,狐狸没成精,只因骚的轻,我看我是打的太轻了,要不,我再去补上几脚?”

  周沐略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你高兴就好。”

  跪在地上的众人惊……

  元宝公公无语……

  顾长生也瞪圆了眼,擦!这都行,她乱说的啊!

  “那个,我说着玩的,打架是不对的……”顾长生抹了把鼻尖的汗,我勒个去,周沐这妖孽绝壁是吃错药了!

  跪在地上鼻青脸肿的人集体泪奔,你打都打过了,现在竟然说打架是不对的,刚才打人的时候你怎么没这觉悟?

  “你不必委屈求全,大可恣意妄为就好,你刚才说的那几句就很好。”周沐拍了拍身侧的手,语气说不出的宠溺。

  顾长生木然的看了一眼被拍的手,茫然的问,“那几句?”

  “欺我者,诛!辱我者,灭!轻我者,屠!贱我者,生不如死!”周沐一字一句的重复,神情莫名。

  元宝公公抹了把冷汗,主子爷这是要纵容长生娘子杀人越货吗?

  顾长生也抹了把冷汗,天!他到底偷看了多久?

  “元宝,笔墨纸砚。”周沐瞄了元宝公公一眼,冷声吩咐。

  元宝公公认命的退下。

  “要笔墨纸砚做什么?”顾长生茫然的问,这个时候,难道要写道歉信?

  擦!打死不写!

  “今天有人来闹,虽然你作势做的不错,可毕竟太过心慈手软,以后定然还会有人再闹,你要如何处置?”周沐接过元宝公公递来的笔墨纸砚,转手递给顾长生,“有什么想警示上门闹事的,写下来。”

  “写了人就会相信吗?”顾长生不信,要是写几个字就有人相信,那才是见鬼了呢!

  周沐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她写。

  地上的人还依旧跪了一条街,元宝公公还站在那里,皇家近侍那也代表的就是皇家人,他们不敢直视,只能跪着,今天这事儿竟然招来了郡王近侍,长生娘子果然惹不得!

  这顿打,注定是白挨了,至于公道吗?

  官字两张口,自然是元宝公公说的算!

  顾长生握着周沐塞到手里的狼毫,一时不知如何下笔,只能回头求助,“真的要写?”

  “想想后院的顾泽,这样一次两次的有人来闹,对他总归是不好。”

  周沐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今日的话可谓是分外多,“怎么霸气怎么写,你怎么舒心怎么写。”

  “说的好像我写了就跟圣旨样,真能吓唬住人还是咋滴……”顾长生不满的嘀咕,低头思考了起来,“我在京城看到李府门口的石狮子,威武霸气的很,一看就能吓唬住胆小的,要不你把那对石狮子给我弄来镇宅,也比我写几个字强的多啊……”

  回来的小翠就正听到了这句话,不由得捂脸,感情娘子还记着这茬呢……

  “我可以送你一对狻猊石刻镇宅,比那李府的石狮子要威武许多。”

  “真的?”顾长生握着笔杆回头,明显不信,“不是说都有规制的吗?狻猊是龙生九子之一,是什么规制当用的?”

  “亲王规制。”周沐回道。

  “啧啧……吹牛皮!”顾长生咬着笔杆哼了一声,“你才不过是一个郡王,亲王规制你自己都不能用,还要送我?你这是害我才对吧?”

  “郡王战功盖世,早就被封过一等亲王爵,除了陛下,无人能出其右,狻猊石刻不算什么。”元宝公公适时的解释道,眼中满是与有荣焉的傲娇。

  顾长生愣了一愣,继续咬笔杆,“一般功高盖主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功高盖主,要么不得善终,要么问鼎九五,你会是哪种?”

  元宝公公低头又抹了把冷汗,还真没这娘子不敢说的,这话要传出去,那还得了!

  所幸他们声音都很低,门外的人又离的远,也就这一屋子的人听得到。

  “不得善终我向来不惧,若你想要我问鼎九五,那也未成不可。”周沐看了她一眼,回道。

  顾长生很利索的摇了摇头,“我脑袋抽了想要你问鼎九五,当皇帝有毛好啊,高处不胜寒,听过没?”

  周沐唇角微勾,指了指干掉的墨汁,“这些问题,有的是时间来思考,你还没想好写什么?”

  “没有……”顾长生回头,“就算写了有什么用,我家的院墙低,屋檐矮,什么猫啊狗啊都能上屋爬墙的……”

  怨念,周沐这妖孽带着他家养的元宝,就从来不会走正门!

  “那就重建好了。”

  “说的轻巧,银子呢?”顾长生不依,当她不想吗?可盖房子是大事,她得细细打算一下。

  “你黑爷的十八万两银子,够建两个郡王府了。”周沐睨了一眼她守财的模样,真的不懂她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可是没有好工匠……”顾长生扼腕,她对居所的追求,从未改变,可她让宋伯去找了啊,柳州的工匠还真没几个像样的。

  “郡王府有圈养擅长建造的匠人,元宝会带来给你。”

  “周沐,我发现你今天话特多,还特好说话,这不大对头啊……”顾长生疑惑的上上下下打量了周沐一圈,不解。

  周沐瞄了一眼门外跪地的众人,摇了摇头,“就写,擅闯医馆者,有死无生吧。”

  顾长生也跟着王门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果然很霸气,我喜欢!”

  流砂纸,狼牙毫,青台砚。

  顾长生一身红衣回头淡淡一笑,提笔挥墨,落点如铁画银钩。

  一个个遒劲勃发的字跃然于纸上,行云流水中自带一股恣意的狂狷之态,字迹苍劲厚重,大有铁马踏冰之势。

  “好字!”元宝公公第一个赞了出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肯定不会相信,这一笔好字,竟是出自眼前的长生娘子之手。

  就这手字,当世的书法大家也难有几人能及!端是写的大气磅礴,好字!实在是好字!

  顾长生满意的看着纸上的字迹,然后黯然失神。

  她的爷爷人至晚年,迷上了练字,大有附庸风雅的嫌疑,可却分外认真,她跟着或多或少受益良多。

  “在想什么?”周沐看了那字一眼,转脸看到她变了的神色。

  “没事。”顾长生摇了摇头。

  周沐点了点头,不在追问,对着元宝公公挥了挥手。

  元宝公公一脸苦大仇深,可还是认命的从怀里掏了几掏,往顾长生身边挤了挤。

  “你干什么?”顾长生看着挤到身边的元宝,不明所以。

  “我就是来盖个戳……”话起手落,一个鲜红的印章出现在顾长生字迹的下方。

  印章不算很大,可字迹却清晰可见,苍劲笔挺的小篆,顾长生喃喃的念了出声,“周……沐……王……印!”

  ...(江苏文学网)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