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二十六章 跟周公死磕的女人
  readx();

  cpa300_4(); 周沐领着先锋军进了大瑶寨的时候,那个一战成名的女人,正霸占着寨主府的大床呼呼大睡。

  无奈的摇了摇头,周沐只能率领百余先锋军,清剿香卡一族驻兵!

  先锋兵百人,像是死神临世一般,穿梭在大瑶寨的各个街头巷尾,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所过之处,隐藏的残兵败将,尽皆倒地……

  整个大瑶寨,仿佛成了炼狱一般,随处可见的,都是穿着南疆兵将盔甲的尸体……

  这座易守难攻的城池,一夜之间,改名易主!

  到了傍晚时分,严亭才率领着中军,押解这辎重,跟进了大瑶寨。

  寨主府中,孛儿只斤念叉腰,不满的叫嚣着,“顾长生呢?顾长生死哪里去了?把她给我叫出来!打架这样的事儿,她竟然不叫上我!一战成名啊!这样的好事儿她都能把奶奶给忘到九霄云外,她到底有没有把奶奶当朋友?”

  “呃……”小翠闻言,嘴角抽了抽,“那个念公主,不是娘子她不告诉你,而是军令传下之时,你正守在楼爷的床前,两耳不闻窗外事……”

  “我……”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一噎。

  好吧,月西楼重伤赶来,她是在中军帐中照顾他来着!

  “可是这也不是顾长生那厮抛弃朋友的理由!一战成名,名满天下啊!小翠啊,这样的好事儿都有你一份功劳,怎么就把我给忘了呢?”孛儿只斤念犹不甘心的捶胸,“身为北蒙的女勇士,奶奶我可稀罕这一战成名的名头啊!大瑶寨一战,势必载入史书,流芳千古!”

  “小翠啊,你一个丫头,混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死而无憾了!流芳千古啊!想想都拉风!可却偏偏没有奶奶的份儿!”是以,孛儿只斤念想想都不甘心!

  她竟然连个小丫头都不如,这怎么可以?

  这一切都是顾长生那个不够朋友的人的错!

  “念公主……”小翠被孛儿只斤念说的有点儿不好意思,羞怯的低下了头,转眼复又安抚道,“其实念公主你不用觉得不甘心,念公主你也很有名的,你嗜美男如命的名声,四国之间,那也是人尽皆知的……”

  “你!”孛儿只斤念闻言,一口气顿时被噎的不上不下,难受极了。

  小翠也发现,自己这安抚,还不如不安抚呢!好像越弄越糟了。

  利落的低头,不敢再言语了。

  “你!小翠你!不愧是顾长生的贴身大丫头,你这噎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果然是顾长生亲传的!”过了一会儿,孛儿只斤念才缓过了一口气儿,一脸愤愤的点着小翠的后脑勺开口,“说,你家娘子在哪里,躲到哪个犄角旮旯了,你把她叫出来,奶奶保证不咬她。”

  小翠一脸为难,见孛儿只斤念一脸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讪讪的抬手往身后指了指,“那个,娘子她在里面睡觉……”

  “吓?”孛儿只斤念瞪眼,“外面乱成了一锅粥,她破了城就一推二五六,窝起来睡大觉了?”

  小翠坚定的点头,“没错,破城的时候,娘子正席地而坐打盹儿,城一破,她瞄了几眼就躲回来睡大觉了……”

  孛儿只斤念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天下间,竟然有这样打仗的吗?”

  末了,又非常悲愤的仰天长叹,“天道不公,不公至斯,顾长生这样的奇葩,这样逆天的存在,就不应该存在世上啊!这让我们怎么活!”

  她的兵攻城,她打盹儿!

  她的兵善后,她睡大觉!

  这女人……这女人……真心尼玛羡煞旁人啊!

  “顾长生!你给我出来!太阳都要落西山了,你都睡了一整天了!”把门拍的砰砰响,孛儿只斤念觉得,不论如何,她都不能让里面的女人太舒坦了。

  “你丫的叫魂呢!还让不让人睡美容觉!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门内传来一声不满的呢喃,转眼门被拉开,顾长生打着哈欠走了出来,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天空,“咿?天还没出来?那我再回去睡会儿!”

  这寨主的大床相当的舒服,她睡的很满意!

  “顾、长、生!”孛儿只斤念咬牙切齿,一把掳住了顾长生的耳朵,把她从门里给拽了出来。

  “唉唉唉!念,疼疼!这不是猪耳朵,这是人耳朵!”捂着耳朵,顾长生哀嚎。

  丫的,关键是这人耳朵,还是她的!

  “顾长生,你丫的抬头看看,那边是西!是西!不是太阳还没出来,是太阳快落西山了!”孛儿只斤念觉得她快要被这个女人给逼疯了。

  这就是一种无声的嘲讽啊!

  她真的很想让天下人看看,那个一战成名,天下皆知的女人,她虽然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可绝对是个妖怪!

  “啊?那是西啊!对不起对不起!刚睡醒,有点儿掉向!”顾长生闻言,总算清醒了点儿,一脸讪讪的开口,把自己的耳朵给解救了出来。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就欲哭无泪了,咬牙切齿的劲儿更足了,磨牙的声音清晰可闻。

  “啊喂!念,我刚才可是听到你保证了啊,你说的,我出来你保证不咬我!快别磨牙了,牙釉质磨坏了可不会再生!”顾长生捂着耳朵后退了一步,“再说,我真的不好吃,最近又是提心又是吊胆的,都没顾得上保养,皮糙肉厚,不好下嘴!”

  “你!你!你!”孛儿只斤念指着眼前的女人,膛目结舌。

  “好啦好啦!我没跟你算重色轻友的帐就不错了,你还来找我的茬!”看到孛儿只斤念窝火的样,顾长生顿时就圆满了,心情好好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生气了,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带上你跟我一起看戏,然后床也分你一半,怎么样?”

  孛儿只斤念闻言,脸色终于好了点儿,可还是心有不甘,“那能一样吗?这可是首胜!首胜懂不懂?你把你贴身的丫鬟一个不拉的都带上了,咋就不能捎带上我?白白的让我错过了一战成名的机会!”

  “念啊,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你看看我就可以明白一二,别这么较真好不啦!”顾长生一脸痞痞的开口。

  这一仗,打的漂亮,可是……

  嘿嘿,可是她顾长生还真就是走个过场露个脸而已!

  “啧啧……奶奶算是发现了,你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孛儿只斤念顿时就笑了,“人家是出身未捷身先死,你倒好,出身未捷身先睡,你还真有脸说!”

  顾长生瞪眼,“这有啥没脸说的?城我破了,路我开了,该做的我都做了,善后的事儿有妖孽,万事大吉!我顾长生的理想,就是一吃一大碗,一睡一整天!”

  “你!你真是没谁了!”孛儿只斤念无语的总结。

  “哼哼,那个,花孔雀他们可都安置好了?修整一日,修整一日,我们就要继续开拔了!”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去。

  “进城了小半天了,都安置好了,你不用担心。”孛儿只斤念一脸讪讪的开口。

  “那不戒小和尚呢?小翠,你去把不戒小和尚给我提溜到城墙上去!”顾长生又转头看向小翠。

  “娘子,小和尚没做错什么吧?怎么要把他挂城墙上去?”小翠闻言,顿时一愣,她可是很待见不戒小和尚的。

  “你们跟老娘早晨大开杀戒破城,可是杀了不少人,还不赶紧让小和尚去超度超度!”顾长生翻了个白眼,“家养的和尚,不用白不用,没的浪费粮食!快去快去!”

  “呃……是!”小翠嘴角抽了抽,无语的往外跑去。

  孛儿只斤念像看妖怪一样的看着顾长生,面容抽搐不已,“顾长生,你又搞什么幺蛾子,你见过打了仗,替敌军超度的吗?”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好不好!

  “你当我想啊?”顾长生闻言翻了个白眼,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天空,“我告诉你,这老天爷向来跟我不对盘,看我不顺眼,我得多做点好事儿,省的哪天他又坑我!”

  被老天爷坑了,那才是真的没地儿说理的事儿!

  孛儿只斤念捂脸,“人是你杀的,你这样做,有用吗?”

  她是真的很怀疑,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

  “管它有用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