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29.第529章 她家娘子被调戏了
  “啊?我叫顾泽,顾长生的顾,顾泽的泽!我娘亲给我取了字叫夭夭,她生气的时候就会喊我顾夭夭,不生气的时候就喊我小肉包!”小肉包是个实诚的娃娃,对人毫无防备之心,人家一问,顿时就芝麻倒豆子似得全都说了。

  眼前的这个老帅哥,总给他一种亲近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顾泽?夭夭?”巫常台天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苍白的脸上展露出一丝笑颜,“孩子,你叫风凰夭夭,在南疆,母族的姓氏,才是要延续的姓氏,你娘亲也复姓风凰,你知道吗?”

  “呃……我听我娘亲说过,我外婆好像是这里的以前的以前的大官,好像是姓风凰,那个,老帅哥,风凰会飞吗?有尾巴吗?是不是长得很漂亮的鸟?我告诉你奥,我还吃过煮的凤凰呢,不过是假的!”小肉包一脸好奇的问道。

  “呵呵……风凰是南疆的姓氏,不是凤凰鸟。”搽干净嘴角的血迹,巫常台天把小肉包捞在怀中坐好。

  “奥……那你认识我外婆吗?我外婆叫什么?”小肉包歪着脖子又问。

  他在这个巫祝祠可是困了好多天了,连个跟他说话的人儿都没有,差点儿无聊死他!

  “你外婆啊,我认识……你外婆是我的徒弟,她叫……风凰弱水……”巫常台天抬头,声音悠长沧桑的喃喃开口……

  “风凰弱水?满好听的!哇啊哦!你竟然是我外婆的狮虎哇!我告诉你奥,我也有个狮虎,我孔雀狮虎长的可美可美了,可疼我可疼我了,可是,那个老虔婆把我掳来的时候,我狮虎为了救我,都快要死了……”兴奋的小肉包想到自己倒在血泊中的孔雀狮虎,声音顿时黯淡了下来。

  “别担心,你娘亲……你娘亲会救他的……”巫常台天安抚的将怀中的小人儿抱紧。

  “恩恩!”小肉包坚定的点头,“我娘亲可厉害了!”

  “夭夭,你就在这里陪着我,等你娘亲来接你如何?”巫常台天小心翼翼的开口,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期待的光芒。

  “啊?好哇!蛋蛋让我在这里等娘亲,我不敢乱跑,上面都快被我闹翻天了,我正好来你这里躲躲!嘻嘻……”小肉包开心的笑,他是个听话的乖宝宝。

  “有生余年,有你相伴,上天终究是厚待我巫常台天!此生足矣!此生足矣!”

  巫常台天抬头,仰天长叹。

  ……

  大瑶寨,寨主府。

  顾长生躺在竹楼的大床上,任是谁叫都不起来,睡得那叫个昏天暗地。

  攻城成功,随之而来的民乱啊什么的并没出现,相反的,大瑶寨的居民对顾长生的到来,顶礼膜拜。

  这样的奇景,哪里像是被敌军攻陷的样子?

  介于此,所有人对自家没个正行的大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了。

  “你这是打算睡到什么时候?”把躺在床上的懒女人给捞进怀里,周沐端起一旁的银耳粥,往她嘴边喂了过去。

  眨巴着嘴巴喝了几口粥,顾长生终于恢复了几丝清醒,“睡到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如入无人之境的继续前行为止!”

  人对未知和神灵总是抱有着最原始的崇敬和畏惧。

  她既然莫名其妙的跟红日之神扯上了关系,那就要好好利用不是?

  这样以逸待劳的仿佛,不用那可是会遭天谴的!

  周沐勾唇,宠溺的一笑,“本王觉得,你等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这几天,大瑶寨一战已经传遍天下,整个南疆已经民心惶惶,先锋军中的探子适才来报,红日谷那边更是动作频频跟香卡一族叫板不休,声称他们的风凰之主,已经回归南疆,乃是南疆皇脉正统!”

  “奥?”顾长生闻言作正了身子,眉头几不可见的挑了一挑,“这红日谷的花恒一族都是有趣的紧,借风凰一族的名头也就罢了,竟然连我的名头也敢借!”

  丫的,这就是与虎谋皮啊!她顾长生就是那只猛虎!

  不屑的掀了掀嘴角,顾长生当然不会自以为是的以为,花恒一族真的会一如既往的效忠她风凰一族,要么,他们也不会明知她已然攻陷大瑶寨驻扎在此,还不派人来拜山!

  “扯了我的名头当大旗,却不跟我这个主人家打声招呼,这花恒一族,果然是不上道!哼哼!”顾长生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你啊!”周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吧,你这懒病一犯,打算何时出兵继续南进?”

  “哎呀!人家还没睡够!”顾长生闻言,学着蛋蛋虫子的样子,在诺大的床上打了个滚儿。

  周沐闻言,眸色不由得一深,“要不,本王陪你一同睡如何?”

  “呃……不要!”顾长生闻言,一个鲤鱼打挺,当即从床上翻了下来,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妖孽,掷地有声的开口,“我觉得身为暗夜军的老大,我总是赖床很不妥当,我还是去整军,准备出发好了!”

  一句话说完,顾长生不敢看斜躺在床上一脸魅惑的妖孽男人,撒丫子就往外面溜了出去。

  “呵呵……”

  身后,传来妖孽低沉性感的笑声,让顾长生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这个男人!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越来越尼玛会用美男计了!

  而她,偏偏没出息的,每次都脸红心跳招架不了!

  “祸害!尼玛蓝颜祸水!老天怎么不把这个妖孽给收了去!”拍了拍自己灼热的脸颊,顾长生听着身后男人的笑声,一脸恨恨的看向小翠,大声开口,“小翠,你去问问不戒小和尚,他会不会驱妖!”

  “啊?”小翠一脸疑惑。

  “他要是不会驱妖,你就给我找个道士来!”

  “啊?”小翠还是一脸摸不着北。

  “啊什么啊!我周围妖孽横行,赶紧给我去找驱妖的来,把里面的妖孽给我收了!收了!”一巴掌拍在小翠的脑袋上,顾长生一脸怒其不争的开口。

  小翠:“……”

  好吧,她家娘子又抽了!

  “哈哈哈……”

  房间内,某只妖孽笑的更欢了!

  听的顾长生上牙槽直磨下牙槽,惹不起,丫的还躲不起么?顾长生愤愤然的跺了跺脚,转身往外走去。

  “啊!娘子,你不睡觉了?你这是急慌慌的要干嘛去?”眼瞧着自家娘子火箭筒一样的往外冲,小翠连忙跟了上去。

  “睡什么觉?再睡老娘就让妖孽给睡了!老娘要去打仗!要去灭了香卡一族!”顾长生咬牙切齿的开口。

  “呃……”小翠闻言,脸上一红,回头瞄了一眼笑声不绝的内室,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她真的很想问自家娘子一句,娘子,您确定,你这不是在迁怒?

  小翠觉得吧,估计,可能是,娘子又被沐亲王殿下给调戏了……

  这事儿吧,少见多怪,屡见不鲜之后,她已然能够做到处变不惊,见怪不怪!

  暗夜军训练有素,即便是在大瑶寨,也保持着****训练。

  顾长生对此颇为满意,巡视了一圈,传下了军令,明日一早,整军待发,这一次,不必有先锋军开路,直接大军挺进!

  ……

  而这天,顾长生率领六名暗夜军攻陷大瑶寨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大周上京。

  可是消息传到之时,朝堂上却不甚太平。

  “陛下,周沐身为封疆亲王,没有上谕擅离封地,按律当革去亲王爵位,收回封地!”左相一脸凝重的上前,俯身禀告。

  朝堂之上,龙椅之后的周临帝闻言,脸色顿时一沉。

  多久了?这已经是连续快三个月了!从他的皇孙擅离柳州出兵南疆的消息传到上京,这一个两个的朝臣就没消停过,隔三差五的提上一提,跪谏,死谏,反正是能谏的都谏了,就只为弹劾他家的皇孙!

  “陛下,左相言之有理,沐亲王殿下有功于社稷不假,可如此屡次三番置律法于不顾,实在是目无法纪,还请陛下严正朝堂律法,莫要一再姑息!”右相也上前一步,躬身附议。

  “请陛下严正朝堂律法,莫要一再姑息!”

  “……”

  左右相都开口了,立时就有很多朝官跪地附议出声。

  看着跪了一地的朝廷百官,几个王爷低头,掩下眼底的窃喜。

  梁王的教训还在,事关沐亲王,他们只需明哲保身,他们倒要看看,文武百官齐齐上奏,陛下还能如何包庇那周沐!

  “你们!你们这是在逼朕?”大手一拍龙案,周临帝气的一脸涨红。

  “陛下,忠言逆耳,沐亲王殿下功高盖主,一意孤行为了一个女人出兵南疆,这本就是目无法纪!”左相叩头。

  “陛下,沐亲王将柳州境托付给半山先生,先生之名虽天下皆知,可必将不在朝堂,怎么能主掌一方?还请陛下革去沐亲王爵位,收回柳州封地!”右相附议。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周沐生而为王侯,又为大周立下汗马功劳,所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你们,凭什么要朕收回!”周临帝嗖的一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大声历斥,“不要逼朕,把朕逼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