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十三章 马嘶征蹄急
  沐郡王封地柳州十年未下过王令,不见苛捐杂税,不见征丁重赋,民皆庆幸,可安居乐业。【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m】

  十年只闻其人,未见其令。

  可独独,为了这长生娘子破了戒。

  王令下达处,藩王属地,莫敢不从!众人从元宝公公出现之时就已知晓,这顿打,大抵是白挨了,大惊之后必有更大惊,王令一下,众人暗自庆幸,好在没闹的过头,否则,就不是一顿打能了事。

  若真照王令所写,那他们岂不是真的要被当场射杀了?

  众人怀着万般揣测,十分震惊和一丝疑惑悻悻然的离去。

  顾长生木然的看着手中盖了王印的纸,无语泪奔,周沐这妖孽,果然是来坑她的!

  “小翠,揽胜楼在哪里?”

  周沐在众人走后,可谓是一刻也没多待,只在她还未回神时候,丢下了一句,让她今日午时去揽胜楼。

  “娘子,揽胜楼就是咱们进城看到的那个最高的酒楼。”小翠一边收拾大堂的残局,一边回答。

  “酒楼?”顾长生疑惑,“这是要请我吃饭?”

  请她吃饭,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有必要这么反常么?

  “娘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小翠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家娘子。

  “我知道什么?”顾长生疑惑更甚,今天过的太玄幻,周沐宛若变了个人似得反应,让她有点摸不着北。

  “娘子,你真不知道?”小翠犹不相信。

  “我要是知道,还会被那妖孽罢了一道?”周沐这不地道的,挖完坑就跑,愣是连兴师问罪的机会都没给她,她知道个球啊她!

  “我以为秋姐姐有告诉你……”小翠看向一旁的韩秋,低头。

  “我以为你会告诉娘子……”韩秋回看向小翠,低头。

  这下顾长生不乐意了,感情,有事,她们都知道,独独自己被蒙在鼓里!

  这感觉,真尼玛说不出的憋屈。

  “说,到底什么事儿,说不清楚,今个你俩都不准吃饭!”双手一叉腰,顾长生濒临暴走。

  “沐郡王午时南征,就是今日。”韩秋回的很干脆,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儿,她们是真的不知道,娘子竟然会不知道!

  “南征?今日?”顾长生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节奏,这叫个什么事儿,感情今天周沐闹了这一出,竟是临别赠礼?

  有这么坑人的临别赠礼吗?

  这简直是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也不为过!

  脑袋一片混乱,模糊中,好像有人提到过什么劳什子的出征闽南来着,她当时太忙,好像给忽略了!

  记忆从模糊逐渐变的清晰,想到前因后果的顾长生忍不住的骂了声娘,元宝这货,传信你都不能传到人耳朵里,如果她早知道周沐这妖孽要走,肯定会有所准备,怎么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个相公?

  抬头看了一眼日头,午时将近,给她理清思绪的时间不多了。

  “战士出时午正兴,凯旋归时日正升,他真的要出征了……”喃喃低语了一句,顾长生木然的往后院走去。

  去,还是不去,他都要走,这真是个问题!

  没有谁比她更了解战争的残酷,更遑论这是古代的战争,那就是完全的肉搏战,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他真的要出征了?

  在顾长生的心中,从上京一路南下,见过地痞流氓无数,也见过乞丐衣衫褴褛,可大抵是一副国泰民安的样子,她以为如此景象,定是四方无战事,其乐融融的,可战争竟然离她如此之近。

  她不惧怕战争,可她讨厌战争!

  战争就意味着死亡,意味着会有人流离失所,会有人战死沙场,会有人失去家园,失去亲人……

  她竟然忘了,周沐因战功而威名远播,他那样冷硬如冰的人,生来就是为了征服!

  “娘子,眼瞧着就要午时了,我们去还是不去?”小翠见自家娘子走神走的越来越远,不得不出声提醒。

  沐郡王虽然对娘子另眼相看,可到底,他是高高在上的郡王爷,他的话,放眼柳州境,说是圣旨也不为过,娘子该不会真的不去吧?

  “我去,或是不去,揽胜楼就在那里,还能跑了咋地?”顾长生收回思绪,没好气的回了句。

  小翠见此,低头不敢再出声。

  “行了,收拾一下,我们去揽胜楼送他一程吧。”又过了一会,顾长生才下了决心般开口。

  小翠如释重负的忙应了声“是”,蹦着下去收拾。

  顾长生一行挤到揽胜楼,不由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好吧,郡王出征,可谓是盛况空前,万人空巷,全挤在出城必经之路上,堵的那叫个水泄不通。

  “啧啧,挤成这样,一会儿将士们怎么过去?”顾长生被引到最靠近窗前的厢房坐好,忍不住的出声。

  “长生娘子过虑了,马上就会有先锋将前来打马过街,看热闹的人自然会腾出路来。”引路的掌柜一边布好茶盏,一边回道,“长生娘子是特意来送你家相公的吧?听说你家相公在郡王爷面前,可是个得脸的,此次定然也随同郡王爷出征对吧?”

  顾长生被掌柜崇拜的神采弄的不知如何作答。

  流言传的这叫个快,这才屁大点儿功夫,她有相公这事,她自己都还没弄个清楚明白,就满城皆知了?

  “长生娘子你不必担心,咱们郡王爷那可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王,你家相公跟着他,定能平安归来。”掌柜的见她凝眉不语,出言安慰。

  顾长生有神的看了一眼充当店小二的掌柜,为他的脑洞大开捏了把汗。

  她很确定,这掌柜的,是为了看出征盛况,才降尊纡贵的来冒充店小二,顺便来给她添堵的。

  可她现在脑子乱的很,没时间理会他。

  不一会,果如掌柜的所言,有马蹄挥鞭之声传来,整齐划一的踏地之声还未近前,民众已自觉的退至道路两侧,满眼期待的观望。

  先锋将打马而过,丝毫未见停留,不过几瞬,远处整齐的马蹄踏地之声越来越近,民众欢欣鼓舞,振臂高呼,马蹄过处带起大片尘土,大有硝烟弥漫,地动山摇之势。

  顾长生看着楼下将士严装肃穆,目不斜视的穿街而过,入耳皆是民众高呼的“万胜!”之音,心头微颤……

  她曾经也这样过,也这样在万众瞩目之下,戎装覆身,也这样满怀慷慨激昂的必胜之心奔赴战场,然后,看着她的战友一个一个在她面前倒下,看着更多的战友无畏的冲锋陷阵,为了胜利,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军人,楼下出征将士,燃起了她心中不灭的回忆,灼伤了她的眼眸。

  一匹赤练宝马,一身赤红战袍,熟悉的面具,熟悉的身形……

  “郡王万胜!郡王万胜!”街边跪地的膜拜之声……

  顾长生盯着那马上之人,不敢置信的双眼一眯,那不是他!

  马上之人仿佛知道她存在般,转头,抬脸,往楼上看了一眼……

  坐在窗侧的顾长生疑惑的看着那金戈铁马般的身影从窗前走过,那嘴角抿起的弧度,和周沐很像,可她万分确定,那不是他!

  “娘子,沐郡王真的太威风了!”小翠趴在窗前惊叹道,勾着身子往外看。

  “我要是年轻个二十岁,挤破头也要去参军,能跟着郡王爷这样战神般的将军,此生也就无憾了!”掌柜的也趴在窗前一脸向往的追随着那道身影移动。

  “二十年前,他还未出生!”顾长生瞄了富态的掌柜一眼,摇了摇头,“何况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戎马生涯就要直面血淋淋的生死,你敢吗?”

  “怎么不敢?男子汉大丈夫,怕死的是孬种!”好巧不巧,那一眼正好被掌柜的看了个正着,顿时激起的他身为男儿的血性。

  “战场的残酷,不是你能想象的,刀枪无眼,头破血流是常事,你只看到了凯旋而归的荣耀非常,不知道战场之上满目血腥的震撼,战场就是屠场,屠的不是猪羊,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利器划破血肉的声音,战友们临死的哀嚎,都会成为你一生的梦魇……”顾长生失神的喃喃低语,一幕幕场景划过记忆,让她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掌柜的闻言,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胆怯的不满嘟囔,“说的好像你见过似得,吓死个人……”

  “呵呵……”顾长生凄然的一笑,她也想没见过,此生她确实未见过,可前世,她就是个军人,还是冲锋陷阵,永远在最前方的特种兵!

  “瞧咱们扯远了不是,长生娘子的相公就是从军的,定然知道这些,对了,长生娘子适才可曾看到你相公?”掌柜的见气氛不对,处事圆滑的打圆场,这可是郡王府定的包厢,他可不能得罪这长生娘子,她可是连莫五都不敢惹的人,嚣张,彪悍,关键她还找了个出身郡王府的相公!

  “没有。”顾长生直觉的回了两字,才想起掌柜的问的是相公!莫名的,她就纠结了一下,她和周沐,真的有可能吗?

  “娘子,刚才沐……木头不是刚走过去?”小翠适时的改变称呼,高头大马,万人簇拥,她可看的真真的。

  “那不是他。”就算外形再像,可她就是有一种直觉,那不是他!

  “手下就知道大哥瞒不过长生娘子,他还不信,愿赌服输,这次先锋营就由手下统领了。”一个调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顾长生的思绪。

  ...(江苏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