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31.第531章 琵琶声震红日城
  世上不乏聪明人,聪明人都知道弃城而逃毫不抵抗,偏偏她还傻不愣登的匹马挂帅想着过把一战成名的瘾!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世上虽然不乏聪明人,可偏偏她就在那个“不乏”之外!

  “师兄!你个妻奴!你竟然帮着顾长生欺负我!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孛儿只斤念跺了跺脚,一脸恨恨的开口。

  “能啊,再过半日,翻过了红日闪,就是红日谷,是花恒一族的驻地……”周沐如沐春风一般的开口,丝毫不已妻奴为耻,反而引以为荣!

  “红日谷,花恒一族,他们不是效忠风凰一族的吗?有什么好玩的,又打不起来!”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嗤笑一声。

  顾长生闻言特猥琐的挑了挑眉,“未必啊,这世间,人心最是难测,利欲最是熏心,风凰一族已经在南疆销声匿迹了二十余年,而昔日的家臣花恒一族却执掌一方了二十余年,二十年已过,忠心还剩下几分,还真是说不好啊!”

  “呃……”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转眼眸底就闪动起明灭的光火,“这么说,说不定就有仗可以打了?”

  “到了不就知道了?”顾长生起身,对着下站的手下们一挥手,“修整完毕,立即动兵,翻越红日山,与我挺进红日谷!”

  “遵命!”

  下面传来齐齐的应命之声。

  不过几瞬,八百大军即刻开拔,马蹄声阵阵,尘土飞扬之中,八百余人各个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红日山不高,放在南疆穷山恶水之地,是最寻常不过的山脉,可是这山脉环绕之间,却是南疆唯一沃土千里之地,红日谷!

  花恒一族就是盘踞此地,借助红日谷物产丰盈,才能和香卡一族僵持了二十多年,还没被消灭殆尽!

  由此可见,红日谷之物产之丰,当真是让人不容小觑。

  顾长生对这个红日谷,很有那么几点兴趣。

  这典型的就是一座满含金山银山的山谷盆地啊!

  训练有素的暗夜军,即便是穿梭在深山老林也像如履平地一般。

  大瑶寨一战,暗夜军军心大振,韩秋小翠和锦玉良缘六女,不过是他们暗夜军中,最寻常不过的兵将,都能取得如此大捷,那他们,还未出手的他们,也一定可以的!

  毕竟,他们是自家大人耗尽精力训练出来的人!

  从红日山山顶往下望,入眼的是镶嵌在群山之间的沃野千里平原,像是落在群山之中的一块绿色的珍珠一般,璀璨夺目!

  看着,让人眼馋极了。

  顾长生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红袖一挥,大军往山下的红日城进发。

  红日山中红日谷,红日谷中红日城。

  红日城,就是花恒一族盘踞之地!

  恢弘的城池,高高的城墙,坚不可破,牢不可摧,无数兵将手持刀兵,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城下的不足千人的队伍。

  从出了红日山,进入了红日谷,顾长生就从骑马改成了坐马车,如今她就和周沐两人斜躺在马车之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座重军把守的红日城。

  相比起大瑶寨,这红日谷更加恢弘,守兵也是多了一倍不止!

  “难怪花恒一族当了香卡一族这么多年的毒瘤还能活的好好的,看来这实力还真是不容小觑啊!”手中端着琉璃盏,葡萄红酒红光闪动,顾长生勾着嘴角,淡讽的笑。

  朱唇微启,浅浅的抿了一口杯中酒。

  “你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周沐见此,宠溺的一笑,抬手把她散落的长发拢了拢。

  “我该担心什么?如今大军压境的是我,兵临城下的是他们,该担心的明明该是他们才对!”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

  马车纱帘为晃,千金难求的洗月纱,像是洗过的月光一般,朦胧的如梦似幻,里面一红一紫两个身形并肩斜卧,仪态风流至极。

  城楼之上的守兵,一脸变幻莫测的看着那辆招摇的马车。

  他们已经僵持了快有一刻钟了吧?

  顾长生是个最没有耐心的人,见此,嘴角讥讽的弧度越勾越大,及至蔓延到整个脸上,手中的琉璃盏夜光杯重重的放在矮几之上,发出一声重响,顾长生恨恨的开口,“他们还真能忍,好,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忍到几时!锦玉良缘!”

  “大人,手下在!”

  一直伺候在侧的锦玉良缘四姐妹闻言,当即上前一步,沉声应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有酒无乐,我可是难以醉卧沙场,四女啊,与我取来琵琶,奏上那么一曲!”嘴角勾着疾风的弧度,顾长生单手支额,云淡风轻的开口。

  “遵命!”

  四女应了一声,转眼从马车之后取出了琵琶,躬身在马车之前。

  “大人,今个您想听个什么曲?”出身青楼楚馆,四女都是大善音律之人。

  “四、面、埋、伏!”顾长生一字一顿的沉声开口,心情很是不美丽。

  花恒一族,好!很好!

  借了二十多年她风凰一族的名头,还打着她的幌子,如今她都到了城下,竟然被搁置不理,这还真是好的很!

  四女闻言一愣,转眼明白自己大人的意思,当即转身看向城楼之上的守兵,手中的的琵琶琴卡在腰间,眼中闪过一抹杀伐之气。

  这是她们大人给花恒一族的最后机会,愿不愿意抓住,那就要看他们了!

  十指如飞,琵琶声阵阵,转眼,寂静的红日城前金戈铁马的杀伐气息扑面而来,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让人神情忍不住一凛。

  这一首琵琶古曲被锦玉良缘四女演绎的淋漓尽致,气势恢宏,丝丝扣人心弦。

  软榻之上的顾长生一手端着琉璃盏,晃动着里面的葡萄美酒,一手敲击在矮几之上,勾唇合着拍子。

  四面埋伏,楚汉之争,如今,她就是那四面埋伏的汉军,而这红日城,会不会成为被埋伏的楚军,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她向来是个没有多少耐心的人,对于不识趣的人,她的方法向来简单粗暴有效!

  这一曲暗示,已经是她给花恒一族最后的机会,不想做项羽,那就出城来降,否则……

  她不介意血染红日谷!

  琵琶声声声切切,如珠似玉,焦急如马上催,四女一脸杀气,征战气息不绝。

  红日城上的守兵心头莫名的升起了一丝惧意,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阵前还弹曲,还是弹这么挑衅的曲子,这是几个意思?

  一时之间,红日城军心齐颤,有关大瑶寨一战的传闻不期然的跃上了心头。

  就在四面埋伏一曲快要弹完之时,城楼之上,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脸倨傲的打断了四女,“来者何人,胆敢在红日城下弹如此杀伐之曲?你们这是在挑衅求战?”

  耐心早已用的差不离,见花恒一族竟然派出个这样的女人,顾长生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了,红袖一挥,一道内力仿佛有型一般直直的往城墙上的女子飞射而去。

  “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也配与我说话!我是谁?你们不是心知肚明,又何须明知故问!”

  看着被一众守兵扶住的踉跄女子,顾长生沉声开口。

  “你!你胆敢出手伤了花恒漫天小姐!”守兵头目一脸狰狞的下望,手中长枪蠢蠢欲动。

  “好你个顾长生,你真当我红日城和大瑶寨一样,是你想逞强就逞强的吗?”甩开搀扶她的守兵,花恒漫天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眼底杀气尽显的看着下面的马车。

  适才伤她的那道内力,就是那个红衣女人弹指一挥袖的瞬间!

  这个女人,当真是狂妄至极,目中无人至极!

  “花恒漫天吗?”顾长生衣袖斜卧在软榻上,嘴里含着一颗周沐喂来的红枣,含糊不清的开口,“小姑娘,你的态度,若是代表花恒一族的态度,那我无话可说。”

  “红日城是比大瑶寨要难攻一些,可是与我而言,只是耗费时间的长短不同而已!”

  “哈哈……”花恒漫天闻言,顿时就笑了,“好大的口气,看来这一路你是走的太顺遂了,才会如此目中无人,顾长生,有种你就攻下我们的红日城让我看看!”

  顾长生脸色一暗,终于坐起了身子,眼前的洗月纱被内力掀开挂在两边,顾长生目光如炬的看向城楼之上,“你花恒一族本是风凰一族的家臣,又和香卡一族抵抗了二十余年,念在尔等与我母族的主仆之情,我本不想和你们动手!”

  “我送了你们一曲,给了你们思考的时间,结果,你们就派出这么一个嚣张的姑娘,如此,那我也就如你们所愿!”

  顾长生说到此处,缓缓在马车上站了起来,啥时间,红衣似血翩跹飞舞,妖娆无边,脸沉如墨,朱唇轻启,清冷开口,“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识好歹的东西!这条路是你们选的!”

  “暗夜军听令,箭上弦,给我破了这红日城!”

  长手一指红日城坚厚的城墙,顾长生声音如同雷阵。

  “遵命!”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