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32.第532章 花恒一族的豪注
  马车之后的暗夜军齐齐应了一声,刹那之间,弩机长箭上弦,箭头尽皆绑着一个拳头大的黑色东西!

  气氛拔剑弩张,大战一触即发之时,一声且慢,从城楼之上传来。

  那是一个老迈的女声,带着威严和上位者的威压。

  城楼之上的守兵顿时就躬身让开了中间的地方,就连花恒漫天,也恭敬的后退一步,俯身行礼,“祖母大人,您怎么出来了?”

  “哼!”花恒苍月睨了她一眼,老迈的脸上威严无比,转身却对着城楼下的马车弯腰略施一礼,“长生亲王勿怪,孙女年幼不懂事,还请长生亲王看在老身的面子上网开一面,不要怪罪!”

  顾长生眉头一皱,挥手止住了手下暗夜军的动作,抬头目光凛凛的看向那个出现的老妇。

  大约六十来岁,头发也已经半白,她的身后,跟着书来个身着华贵的女人,老幼不一,想必这个老妇,就是花恒一族的当家之人!

  这么大的一座城池,这沃野千里,竟然执掌在这么一个老妇人手中,南疆之地,果然是以女为尊!

  顾长生忍不住歪头看向那个斜躺在软榻上,一脸无所事事的男人!

  这个男人,从入了南疆,就成了今天这幅样子,美其名曰,南疆是女人的战场,他要当个合格的贤内助!

  顾长生对此,颇为无语,她很想问周沐一句,丫的他十年前征战南疆之时,是不是这时这么一副熊样!

  顾长生打量着城楼上的人时,花恒苍月也在打量着两人。

  这个立在马车上的女子,风骨朗朗,眉心印记灼灼,眉眼嚣张倾国倾城,必是风凰一族的遗孤,而那个斜卧的男子,宛如神邸落尘埃,一脸纵容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样一对让人侧目的男女,果然是得天神眷顾!

  花恒苍月的老眼不由得深了深,见顾长生沉默不言,终是一福神再次开口,“老身花恒苍月,见过风凰族人!”

  “祖母!你拜见她做什么?”一旁的花恒漫天见此,当即跺脚不满的开口。

  “闭嘴!退下!”花恒苍月当即冷叱。

  见自家祖母动了真气,花恒漫天不敢抵抗,眼中泪珠儿打转儿,一脸委屈的后退一步,目光不善的看向下面女人,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祖母才会凶她!祖母最疼她了,从来没这么声色俱厉的凶过她!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看着上面的人,眉尾几不可见的一挑。

  这祖孙俩,倒是演得一手好双簧!她倒要看看,这花恒苍月还有什么花招!

  “长生亲王,我花恒一族世代为风凰一族家臣,老身也曾在风凰先代风皇面前侍奉……”花恒苍月一脸缅怀的开口,目光悠远怀念,“想当年,风凰一族统御南疆,南疆四方安稳无战事,虽是穷山恶水之地,可百姓越尽皆安居乐业,可恶的是那香卡天姬,她谋朝篡位夺了皇权,把南疆弄成如今四分五裂的样子!”

  “所以呢?”顾长生云淡风轻的开口。

  “所以,长生亲王要借道红日城,老身不会阻拦!”花恒苍月老脸凝重,掷地有声的开口。

  “不会阻拦?哈哈……你倒是比你这傻孙女聪明许多!”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

  不会阻拦!只是一个不会阻拦,就把她顾长生给打发了?

  尼玛,那也得他们有拦得住她的本事才行!

  “长生亲王,我花恒一族世代为风凰一族家臣,当年之乱,我花恒一族痛彻心扉,香卡一族数次招降,老身誓不与这种背信弃义之徒为伍,与香卡一族僵持二十余年,如今你重回南疆,势必重振风凰一族,我花恒一族愿意倾我所有,愿意献上红日谷,献上二十万大军助长生亲王推翻香卡一族,入主南疆!”花恒苍月不卑不亢的俯视着顾长生,掩下眸底的算计。

  “祖母!祖母你在乱说什么!”花恒漫天闻言,当即一脸不敢置信的开口,“祖母,我们花恒一族执掌红日谷已经数百年,几百年的日积月累才能养成如今的雄兵二十万,即便是对上香卡一族,我们花恒一族也不输上他们多少,你竟然要把这一切拱手送给顾长生?这怎么可以!”

  听着家孙女的话语,花恒苍月垂眸,竟然没有打断。

  “祖母,我们执掌了南疆的半壁江山,如今,你就这么把这半壁江山拱手送人了?还是送给她?”见自家祖母没有反应,花恒漫天又上前了一步,一根手指指向顾长生,一脸的不屑,“就因为她是风凰一族的遗孤?就因为她眉心有风凰一族的印记?”

  “祖母,你可别犯傻,风凰一族已经在南疆消失了二十多年,就算他们那一族曾经多么辉煌不可一世,那也都是过去了!我们花恒一族未曾和香卡一族同流合污,已然尽了主仆之情,全了主仆之意,没道理如今来了个可能是风凰一族中的女人,我们就如此忍气吞声!”花恒漫天不依的扯着花恒苍月的衣袖,一脸祈求的开口,“祖母,她可是才出手伤了孙女,而且,风凰圣女流落在外二十多年,谁知道这女人是不是真的是她的女儿,如果不是呢?如果她是假冒的风凰一族的后人呢?祖母,你是不是担心天下人的目光,担心他们说我们花恒一族背信弃义?可是祖母,今非昔比,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重现风凰一族的辉煌?这世道,强者为尊,她算什么啊!”

  花恒漫天喋喋不休了许多,脸上的不甘心溢于言表,对于顾长生的敌意也溢于言表,城楼上的守兵,显然也被花恒苍月拱手送上南疆半壁江山的话给吓到了,一脸的不敢置信。

  唯独顾长生,听着花恒漫天没完没了的话语,一脸不耐烦的揉了揉眉头。

  “长生吾爱,你说,她们这是几个意思?”身后,周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躺好,兴致盎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切!你问我?我问谁?我只知道这祖孙俩大戏唱的甚是合拍!”顾长生回头,忍不住嗤了一声。

  这花恒漫天说的话,看似刁蛮任性,可句句都在分析南疆局势,都在点明她花恒一族的重要性!

  能和香卡一族胶着了二十余年还不落在败地,花恒一族说是执掌了南疆的半壁江山,一点儿都不为过,那是名副其实!

  “母亲大人,还请三思而后行,女儿知道你想为风凰一族尽忠,您老的忠心天地可鉴,天下之人人尽皆知,可你也不可如此草率的就将花恒一族的一切拱手相送!”花恒苍月的女儿也上前一步,苦口婆心的开始规劝。

  “还请母亲大人三思!”跟在花恒苍月身后的几个女子也尽皆上前,一脸凝重的开口劝言。

  城楼之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

  城楼之下,孛儿只斤念拽着月西楼趴在马车边缘,看着顾长生呐呐的开口,“喂!顾长生,这老太婆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仗到底还打不打了?”

  “不知道啊!”顾长生闻言事不关己般的摇了摇头,瞄了一眼城楼上的纷乱,看着孛儿只斤念挑眉开口,“虽然我不知道那老太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尤其是这么大的馅饼,一个不巧,那可是会砸死个人的!”

  “呃……”孛儿只斤念闻言,一阵儿无语,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的啧啧出声,“红日谷千里沃野,二十万驻军,这个馅饼还真是有点儿大,这花恒一族还真是好大的手笔!”

  “谁说不是呢?只是这馅饼太大,肯定会有点儿嗝牙啊!”顾长生挑眉戏虐的笑。

  “丫头,你的意思是?”月西楼一脸阴沉,冷声开口问道。

  顾长生闻言,脸色正了正,“我的意思是,没有三分利不起早五更,这花恒苍月一看就是人老成精的人,她执掌红日谷多年,绝对不会干赔本的买卖!”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城楼之上演戏演的不遗余力的一家人,眸底精光连闪,“对于掌权人而言,玩弄权术,就是一场豪赌,她敢拿红日谷和二十万大军做注,所图肯定只会比这大,不会比这少!”

  比红日谷和二十万大军更大的图谋会是什么?

  马车边的人闻言,顿时一愣,尽皆皱着眉头不言语了。

  顾长生看着自家呆愣掉的家人,抬脚踢了踢那个剔枣核剔的浑然忘我的男人,“喂!贤内助,你倒是说说,他们图谋的会是什么?咱家有什么是能让他们下如此大赌注图谋的么?”

  这一声贤内助,成功的换来马车边的人纷纷脸上一抽,元宝直接抽了抽珠圆玉润的身子,倒地不起了,拿着铁鞭严阵以待的四喜则是一个踉跄,险些摔个狗啃屎……

  堂堂的大周不败战神,宛如神邸的钢铁硬汉,竟然就这么变成了比绕指柔还绕指柔的贤内助,这……真简直就是没天理啊!

  偏偏,人事主还甘之如饴,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