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42.第542章 一切才刚开始
  顾长生身边的亲近之人归来的时候,她还跟孛儿只斤念赤手空拳打的如火如荼,难舍难分!

  对此,众人尽皆摇了摇头。

  周沐一脸宠溺,无奈的看了两人一眼,早在把孛儿只斤念招来之时,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兴许会跟他大大咧咧的小师妹玩到一处,如今看来,两人岂止能玩到一处,简直就是玩的不亦乐乎!

  看着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身影,周沐的眼神不由得暗了暗,他小师妹,似乎比他还要在这个女人面前吃得开!

  这怎么可以!

  是以,周沐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那模样看的一旁的元宝胆战心惊,珠圆玉润的身子不由得缩了缩,极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自家爷的脸色很不好看!后果很严重!

  果然,下一个瞬间,紫金色的身影一闪,孛儿只斤念手中的长鞭脱手而出,跟她交缠在一起的顾长生赫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打的正欢活的两人一愣,以她们两人的身手,能够轻而易举的的插入两人的打斗把她们分开的人,不做别的想!

  那就只有彪悍的周沐一人!

  “怎么了这是?怎么出去一趟,这脸都能黑成锅底灰了?”顾长生在熟悉的怀抱中蹭了蹭,一脸的不明所以。

  难不成,是她奴役的多了,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这只妖孽,终于知道要反抗鸟?

  自家师兄脸很黑,尤其是在顾长生说出那句话后,那脸就更黑了!

  孛儿只斤念向来很识时务,是以,当即二话不说,偷偷摸摸的捡起地上的长鞭,往月西楼身边蹭了过去!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在自家师兄面前,月西楼绝对是最佳挡箭牌!

  虽然这挡箭牌未必就想让她用,可是,也没拒绝不是?

  沉默就表示赞同,这话是顾长生说的,孛儿只斤念身体力行的贯彻!躲在月西楼身后,那是死活不露头了!

  没错,天不怕地不怕的孛儿只斤念一不怕自家父王,二不怕自家师傅,最怕的就是她家师兄变脸!

  虽然这脸变的有点儿莫名其妙!

  睨了一眼怀中的小女人,周沐将目光冷冷的扫向月西楼,一脸沉声,“管好你的女人!”

  扔下这么一句,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庭院之中。

  月西楼的脸色顿时就沉了起来!

  而孛儿只斤念却顿时就欢欣雀跃了!

  他的女人!师兄让月西楼管好自己的女人,这个女人明显的就是指的自己啊!

  这个称呼,她出乎意料的喜欢!师兄,果然还是向着她的!

  “月西楼,来管好我吧!”双手大伸,孛儿只斤念全然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她这幅样子,弄得院中的人尽皆一脸汗颜的低下了头。

  月西楼目光幽暗莫名的看着她,朱唇轻启,“你还真是不知死活,你莫不是以为攻陷了红日城,南疆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丫头生性懒惰,你竟还有心情跟着她胡来!”

  “我……”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

  日光之下,月西楼五彩斑斓的彩衣熠熠夺目,满头珠翠却神情清冷,他转身望着顾长生和周沐消失的方向,沉声开口,“真正的大战,才刚刚开始……早在攻城之前,她就已决定,要孤身前行,为我们开路,你却还不知分寸的来扰她休息陪她胡闹!”

  “什么意思?什么孤身前行?”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上前了一步,紧张的开口。

  月西楼神色黯淡,沉默不语,倒是一旁的元宝忍不住上前,“念公主,不怪楼爷说你,不论是大瑶寨还是红日城,攻城之后,我们都把时间留个娘子去休息,其实是有原因的!”

  孛儿只斤念当即将目光转向了元宝,一脸的惊疑不定。

  元宝见此叹了口气,沉声开口,“念公主,娘子初掌内力,这几个月又一直在南下的途中奔波,连融会贯通的时间都没有,更何况她一路放血无数次,就为了保全暗夜军万无一失,身子是在是外强中干虚的很,如今才堪堪养好了些!”

  孛儿只斤念眸色一暗,她素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向来不关心这些个小事儿,如今想来,自己胸前挂着的那个小瓷瓶,隐隐带着一丝血腥气,竟然是顾长生的血?

  一路上下来,顾长生更是药不离口,红枣那些补血的东西,更是随处可见,如今细细想想,还真如元宝所说……

  “念公主,从翻越大瑶山进入南疆,这一路攻到了红日城,娘子她都在调息自己,努力的想要恢复最巅峰的状态,念公主,大瑶寨只是南疆的边疆重镇,并非南疆的核心,红日城虽然被我们攻陷,可红日城的二十万大军,如今只不过去了五万,剩下的十五万大军,还在前方和香卡一族交战之中!”

  “南疆之地,万里无边,花恒一族的红日谷,位处南疆东北边缘,南疆千百年来无人来攻,他们才会毫无后顾之忧的把大军派往前线,我们其实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必然的话,二十万大军,即便是暗夜军能征善战以一敌百,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攻陷的!”

  孛儿只斤念听到此处,神情一凛。

  元宝见她如此,摇了摇头继续,“念公主,不论是大瑶寨也好,还是红日城也罢,我们可曾见到用蛊之人?”

  用蛊之人?

  孛儿只斤念顿觉脑袋中一阵轰鸣!

  南疆之人善蛊,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可是他们一路南下攻到了红日城,却连一个用蛊的人都没有遇到过!

  所遇到的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守兵而已!

  “事出反常必有妖,念,面对寻常人,暗夜军或可轻易攻城略地,可是面对用蛊之人,暗夜军能够保命已经是万幸!所以,南疆的核心地带,我们还从未踏足进去……”被周沐强行灌了一碗汤药,顾长生走了出来,抬手擦去嘴角药痕,红衣潋滟,缓步而出,站在了众人面前。

  “所以,念,红日城,就是暗夜军进军南疆最后的驻地,此后的路,他们不能随我继续前行了!”顾长生看着眼前的几人,勾唇一笑,“你们以为花恒苍月为什么会藏起善蛊的手下不用?派来守城的皆是一些寻常守兵?花恒一族世代效忠风凰一族,我又是为什么丝毫不顾念母族的情分,将她们屠戮殆尽?”

  顾长生的目光沉了沉,抬头看向挂在高空的灼灼日头,缓缓开口,“因为我在城墙上,没有看到一个侍蛊之人,花恒的真正兵力,并不在红日城,因为她们知道,蛊,对于我来说,没有用处!”

  “知道我身怀巫蛊之王不惧巫蛊的,只有被我儿祸害的香卡一族,如今,就连花恒一族都已然知晓,甚至还不惜以花恒族中之人为代价,引我入瓮,你以为,她们图的是什么?”

  那****祭出了巫蛊之神,只为解小肉包的燃眉之急,知道此事的,只有香卡一族的族长,那个名唤香卡天姬的女人!

  “所以,花恒早就和香卡一族联手,设下这引君入瓮之计,为的不过就是能够将我们一举歼灭在这红日城!”顾长生眉目之间,不由得透出了一丝凌然,“南疆善蛊之人不出,南疆之战就还未开始!暗夜军就算再彪悍,在巫蛊面前,也只能坐困愁城!”

  说到这里,顾长生仰天大笑,“没错,我的暗夜军在善蛊之人面前,只能坐困愁城!如今他们拱手献上红日城,为的就是要让我坐困愁城!而我,就如他们之愿!”

  这座得天独厚的红日城,就是香卡一族和花恒一族联手,为她顾长生准备的埋骨之地!

  可惜,他们的想象很美好!

  现实,她就如他们所愿,霸占了这座城池!

  日光之下,一袭红衣的顾长生就那么凌然而立,不怒自威,身后的长裙迤逦拖地,低调而奢华,声音却迟缓而沉重,“他们为我准备的红日城,我笑纳了,可我既然已经接手,就绝不不会在放开!她们想看我的暗夜军在此坐困愁城,我便让他们得偿所愿!”

  “暗夜军中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我的血瓶,以我之血,可引天下之蛊,攻城之人若是用蛊,暗夜军自救足以,不但要自救,还要给我守住这座城池!”

  孛儿只斤念闻言,心头一颤,仓惶的上前一步,焦急的开口,“顾长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暗夜军为你守住红日城,你呢?你要干什么?”

  一定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样!这个女人,真的太疯狂了!

  她竟然想……她竟然敢!

  “红日城是我进军南疆最重要的据点!接下来的路,千难万险,南疆的穷山恶水,南疆的鬼怪陆离,就在前面等着我!我的夭夭小肉包还在他们手中,可是我不能太自私,我不能让暗夜军陪着我,时刻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他们就在这里等着,守着这座城,等我为他们劈开一条通往大泽山的光明大道!”顾长生看着面前正襟危站的严亭几人,沉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