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45.第545章 妖孽的长剑出鞘
  嗜灵蟒的血盆大口,蛇腥的恶臭气息扑面而来!

  熏得顾长生险些一口气没喘过来厥过去!

  鸡蛋大小的猩红蛇眼,幽幽的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顾长生旋转身子的瞬间,看到了挂在独独芷嘴角诡异的笑容,下一个瞬间,眸光对上蛇眼,顾长生的脑海中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顷刻间,天旋地转!

  她仿佛看到了她穿着绿色的军装,袖子上缀着红色的十字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她好像看到了她的爷爷亲手将代表特等功的勋章挂在了她的胸前……

  她看到了那个宠他宠到天怒人怨的老头,站在她面前,对着他招手!

  爷爷……

  灵魂抽离的疼痛,顾长生仿佛感觉不到一般,她贪恋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苍老容颜,近乎呢喃的蠕动着嘴唇……

  她在那一世,最深的牵挂!

  她的爷爷……

  她曾经的一切……

  “长生!”

  一声高呼遥遥传来,下一个瞬间,一个温热的手掌覆上了顾长生迷蒙的双眼!

  淡淡的龙涎香,温热的怀抱,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顾长生被一道强大的劲力从嗜灵蟒面前脱离!

  周沐紧张的看着怀中失魂落魄的女人,心头一紧,腰间的软剑赫然在手。

  他,很少动兵器!

  他腰间的软剑,很少离开他的身体!

  冰冷嗜血的气息,从他的周身散发开来,周沐的幽深不见底的眸色逐渐的变为嗜血的红……

  按照顾长生的吩咐躲藏起来的韩秋六女早已奔了回来,还有一个珠圆玉润的元宝和看似瘦弱的四喜!

  “敢伤了她,你们……都该死!”

  将怀中的女人缓缓放到韩秋小翠的怀中,周沐回眸,声音冰冷不带丝毫人情,仿佛死神的宣判。

  林间,霎时间风声四起。

  树叶沙沙作响!

  磅礴的内力,君临天下的威压,顷刻之间,覆盖四方!

  这个男人,很恐怖!这一个瞬间,独独芷的心头竟然闪过了一抹惧意!

  她活了一百几十年,从来不曾想如今这般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过!

  传闻,与顾长生同赴南疆的,是大周的沐亲王,可是不管是大瑶寨也好,还是红日城也罢,大周的沐亲王殿下长剑从未曾出鞘过!

  相比顾长生的攻城略地,这个男人的存在感近乎为零,竟然让他们都忽略了他存在!

  忽略了十年前,曾有一个少年,以幼龄之身,曾征战过南疆,搅的花恒和香卡两族不得不平息战火,以岁岁纳贡,换来之后的太平!

  如今,十年已过,曾经的那个少年,已然长成了如今这般的倾城之色,可是,却一如既往的,犹如杀神!

  软剑拖地,柔软的剑身,却挺直无比,幽幽的映着月光,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月光,将男人昂扬的身姿无限的拉长……

  长腿每迈出一步,剑尖就拖动一步,剑尖划地的声音,在深夜的林中,无限的放大,像是切割人心一般,让独独芷等十来个黑衣女人面上的表情,一寸寸龟裂……

  顾长生揉着太阳穴幽幽转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男人的背影。

  熟悉,却又陌生……

  她,从认识他开始,见到过他身为郡王的傲娇,还有在她面前撒娇……

  独独没有见到过,他在她面前,如此的杀气凛凛……

  “妖孽……”盘腿坐地,顾长生轻轻的唤了一声。

  前行的男人杀气顿时一泄,回眸,眸底的血红之色还没散尽。

  抬手指了指那个立在周沐神情不远的高大蟒蛇,顾长生挤了挤眼,“把那个蛇留下,那是蛋蛋虫子要的!”

  天知道,说这句话,她尼玛有多亏心!

  她恨不得杀了眼前这条蛇!

  是她的失误,嗜灵蟒,吸食活人灵魂,她竟然忘了嗜灵蟒最大的本事,不是蛇身的攻击,而是能吸食人的灵魂!

  她本来就是异世误入这具身体的一缕幽魂,刚才竟然差点着了这嗜灵蟒的道,灵魂溃散,险些被这只蛇给吸了去!

  可是,这也证明的嗜灵蟒真如蛋蛋虫子所说,有引渡灵魂的能力!

  “好。”朱唇轻启,周沐丢下这么一句,转身继续前行,只是手中,却多了一个瓷瓶。

  瓷瓶打开,暗红的血迹,从瓷瓶中倾倒而出。

  嗜灵蟒的速度很快,可是绝对没有周沐的动作快!

  夜幕之下,紫金色的身影像是化作一抹虚无一般,不过眨眼的瞬间,嗜灵蟒四周,就被瓷瓶中的血迹画了一个浅淡的血圈!

  “嘶嘶嘶……”

  嗜灵蟒挣扎的甩动着尾巴,血盆大口中红信子抽动,可是像是畏惧那个血圈一般,不论如何,诺大的蛇身都不敢越过血圈去!

  她的血!

  顾长生的嘴角抽了抽!

  突然觉得,原来自家的血,竟然可以这样用,和孙悟空的金箍棒画了个圈一样,尼玛竟然对这蟒蛇有束缚力!

  揉了揉太阳穴,顾长生撇了撇嘴,这一个瞬间,她尼玛竟然产生了一种自我怀疑!

  靠之,妖孽绝壁是在无声的讽刺她跟嗜灵蟒死磕的壮举!

  妈蛋!她的智商被鄙视了!

  挽尊!有点伤心!

  “伤了她,本王要你命偿!”

  下一个瞬间,停在嗜灵蟒身后的高大身影动了!

  以一种近乎诡异的速度,直扑独独芷而去!

  顾长生刹那间瞪大了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在夜色下腾飞的身影。

  准确的说,她从来没见到过周沐打架!除了跟月西楼玩耍般的过招,她没有见到过顾长生真正的跟人动手!

  他的剑,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出鞘过!

  月色之下,独独芷惊恐的后退,这个男人的目标,是她!很明确!

  而在这凌厉的铺天盖地的威压之下,她竟然像是被定身一般,毫无反击之力!

  体内的内力,她一生伺蛊练成的内力,竟然在这个男人面前,提都提不起来!

  怕!

  惊恐的膛目!

  独独芷只能看着,月光下那闪动着凌厉寒光的长剑,直直的刺入她的心口,让她的胸前一痛,一空!

  顾长生的凤眸不由得眯了眯。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周沐杀人,她一直以为,她认识的妖孽,一如在她身边那般的无害。

  那宛如神邸的脸上,时刻挂着宠溺的笑容,还有对她无奈的纵容,那深邃的眸子,只会看着她,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有淡淡的漠不关心……

  在她身边的妖孽,她熟悉至极,以至于,她都忽略了这个妖孽般的男人,那弑杀的战神威名!

  独独芷毫无反抗之力的倒下,瞳孔瞪圆,还带着临死的不甘,可是,她已然无法再将自己的不甘说出口!

  跟随独独芷而来的其余黑衣女子见此,神情顿时大变,看向周沐的眼神中,带着无边的惊恐!

  独独芷,是南疆数得着的善蛊之人,一身内力的醇厚,世间已然难遇敌手,可就这么,一招未过,就惨死在了周沐的长剑之下。

  不期然的,关于大周沐郡王的传闻,在她们的脑海中回响。

  阴晴难测,弑杀冷血……

  冷,这一刻,她们突然觉得周身都好冷,那无边的低气压,让她们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死亡的恐惧,爬上了她们的心头,萦绕不去!

  “竟然妄想动她,本王要让你们尽数丧生在此!”冰冷的声音,嗜血的红眸,无边的威压,毫无招式的杀招!

  眼前的男人,不是人!

  突然,剩余的黑衣女人中,有一个已然快要吓得崩溃的女人,仓惶的往后跑去!

  逃命!她要逃命!

  “想逃?没那么容易!”朱唇微启,周沐冷冷的丢下几字。

  手中的软剑突然离手,被内力控制,像是离弦的箭一般,直直的往逃跑的那个女人追去!

  一剑穿胸,透体而出!

  半途这番,带着血迹的软剑,重新回到那个一身紫金衣衫的男人手中!

  他就那么站着,看着眼前的十来个女人,嗜血的红眸之中,毫无人气,仿佛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堆尸体一般!

  冷血,无情!

  这才是沐郡王!这才是传闻之中,那个冷血无情弑杀的沐郡王!

  已经有一个人尝试了逃跑,而下场,众目共睹,毫无生机!

  在这个男人面前,逃跑一途,完全行不通!

  他会御剑!

  天下,已经千百年,不曾出现过可凭借内力御剑之人!

  而眼前,就有一个!

  偏偏,这个男人是她们的敌人,是要取她们性命,绝了她们后路的人!

  退无可退,那就只有拼死一搏!

  左右,不过是一个死而已!她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将各自的本命蛊祭出!

  豁出去一切,说不定能在这个逆天的男人手下,博出一条生路!

  十来个女子,黑色的衣袍鼓动,下一个瞬间,十来个奇形怪状的蛊虫,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蝎子,蟾蜍,蜥蜴,蝉蛹……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些原本不算巨大的蛊虫的身体,在飞速的膨胀,变大……

  顾长生的神情不由得一变,看向周沐的眼神,隐隐带了丝担忧。

  “沐亲王,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血,能困住多少蛊虫!”打头的女人,阴鸷的开口,“在蛊虫面前,内力再高又如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