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十五章 日子照过
  readx();

  “娘子,沐郡王就这么走了?”离了揽胜楼好远,小翠还犹不相信的回头看了一眼。【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m】

  无视路人的频频侧目,顾长生瞪了小翠一眼,没好气的道,“走了!你还恋恋不舍怎么滴?日子离了谁,都照样过!”

  “娘子你又浑说,奴婢这是替你着急。”小翠不依,紧跟了两步,“娘子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小翠,咸吃萝卜淡操心这是个技术活,仔细你华发早生,嫁不出去。”

  “娘子你休想蒙混过去,你和郡王他,你到底是作何打算?”小翠不依不挠,发挥缠人天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直直的瞅着自家娘子。

  不过一刻,顾长生就在如此殷切的目光中落败,暗暗的翻了个白眼,不论男女,只要颜值高,在她这里,杀伤力就爆表,“小翠,常言道人算不如天算,你家娘子我是真的没打算!”

  “况且,就算我有完全的打算,又能如何?”拐弯进了家门,顾长生示意小翠关门。

  “他是皇亲国戚,高高在上,与我一带娃的弃妇而言,可谓天壤之别,且不说他对我是一时兴起生了执念,或是真的动心动情,单是一个悠悠众口,唾沫星子都能淹死我。”顾长生在后院的石凳上坐定,对上小翠。

  “更何况还隔了一个皇室在,你以为,他们会由着周沐的性子,任他胡作非为,一生英明尽丧我一弃妇之手?”

  “娘子,这可如何是好?”小翠着急了,双眼含泪,满目心疼。

  顾长生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不如何,敌不动,我不动,敌就算动了,也有高个的顶着,用不着我操心。”

  “小翠,你要记得,于****一事,我从未刻意去求,他对我的纵容和维护,我看在眼里,可却不会失了理智随他一起胆大妄为,他身为郡王又兵权在握,纵使行为有失妥当,也不致命,可我不一样,我有顾泽有你们,我要顾虑的太多……”

  “可若有一天,我真的动了情,那即便是艰难险阻,万人唾骂,我也要披荆斩棘去搏上一搏,不求求仁得仁,但求此生无憾,而你们,不论我是生是死,是显赫一世,还是泯然众人,你们的命运大抵是和我牵扯不清了。”

  “所以小翠,即使吃再多的苦,请你们一定要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离了我,也不被人任意欺辱的地步。”顾长生难得这么感性,说出的话更是让小翠泫然欲泣。

  她这个人,最是伤别离,周沐的出征,或多或少还是影响了她。

  “娘子,小翠会努力的,不论吃再多的苦,小翠都会保护娘子和小公子!”小翠目光坚定的看着自家娘子,双手握拳。

  “得了!那就这么说定了。”顾长生整了整衣衫,吩咐,“下去把宋伯他们都喊来吧,我有事要吩咐。”

  周沐走了,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然后走了!

  想想顾长生就内伤,她从揽胜楼回来的一路之上,太多的人蹙足观望,太多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即使不听,她大抵可揣测一二。

  十年不见王令,一朝只为美人颁,周沐这一手黑她黑的太地道,众目睽睽之下,让她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流言满城,更胜往夕,大抵是,才被高门休弃的女主她,顾长生,再嫁如意郎!这郎君长的倾城之姿,貌比潘安,姿赛檀郎,这样天上少有,地上无匹的儿郎,活脱脱的一棵好白菜,竟然被猪拱了!

  而她,就是那个拱了周沐这棵好白菜的猪!这是一个多么残酷而又现实的真相,从一路之上雌性投来的不善目光,就可见一二。

  她顾长生的风评可不咋地,嚣张跋扈,骂人不嘴软,打人不手短,短短数日,恶名满柳州,端是一个十足十的悍妇!

  这样一比较,谈点就来了,那样得沐郡王重用甚至不惜颁下王令的男人,怎么看上了恶名昭彰的她?这其中的八卦不言而喻,而她大抵是被炮灰的那个!

  可事主如今已经策马扬鞭奔赴闽南,她的清白算是毁于一旦!

  “顾长生啊顾长生,你现在可谓是当之无愧的绯闻女王了!”顾长生一脸屎色的自我调侃了一句,就见宋伯几人走了进来。

  一家人齐聚,连着小肉包子儿子也没缺席,这是他们第一次名副其实的家庭会议,顾长生领着众人就往后院的厅堂里走。

  “都坐吧,今日家中不论主仆,聚在一起,是我有事与大家相商。”顾长生抱起儿子放在腿上,率先开口。

  “娘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宋伯站在下首,恪守为人奴仆的礼仪。

  “如今满城流言蜚语,一两日肯定不会消弭,这几日,你们且少出门。宋伯,你这几日且去城外的百里山下寻一处院子,我还差几位药,就可为我儿子动刀。”

  百里山绵延柳州城外百里,因此而得名,她返家途中,曾在山中遭遇狼群,有惊无险,却发现了此山可谓是一个天然宝库,各种草药随处可见,虽然有一定的危险,可为了儿子,她也要去探上一探。

  “娘子的意思是要搬到百里山下去?”宋伯低头沉思,问了出声。

  “不光是我,连着你们,也都要搬到百里山下去。”顾长生拍了拍怀中乖巧的儿子,温声宣布。

  众人一愣,显然不明所以。

  “娘子,奴婢觉得这里挺好的,那些长舌头的,管他们作甚,我们何必要搬家?”董雷是个憨直性子,不懂就要问。

  “因为,七日义诊即将期满,王屠夫病愈离家之日,顾家即日动工,你家娘子我要大兴土木!”顾长生耸了耸肩,语不惊人死不休。

  “大兴土木?娘子要做什么?”宋伯第一个问出声,想到上午娘子与沐郡王的交谈,“娘子莫非是要将院墙加高?”

  “非也,所谓家有余钱,盖屋买田,买田姑且不提,可这院子,娘子我看不惯很久了!”

  “就算不能造一个洞天福地,娘子我也要建一个华屋美宅出来,你家娘子我,平生所求,不过是能安享富贵,华屋美宅势必不能少,你们有意见?”

  “当然,我允许你们有意见,可我绝对不会听取你们的意见。”她已经成了绯闻女王,眼瞧着不管她乐意与否,柳州全境的兵权似乎都揣在了她怀里,说她倾城也不为过,那还有什么好躲躲藏藏的?

  已经有了一只绯闻美男在侧,她再建一个金屋来藏娇,这一生,大抵是圆满了一半,至于她能不能爱上那只妖孽,静观其变吧!

  众人在自家娘子的话音落时,集体的抹了把汗,娘子,还真是毫不掩饰!

  “娘子,重建顾家,不是不可,可事出突然,我们一没准备砖瓦,二未准备栋梁,仓促之间,怎能大兴土木?”宋伯第一个回神,就事论事的提出意见。

  “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使磨推鬼,不巧的很,咱们两样都沾了,周沐那妖孽给老娘泼了一身脏水,拍屁股跑的彻底,就别怪老娘将他家元宝当骡子使唤。”顾长生对元宝的怨念,可是不曾稍减,她这个人记仇的很,连个话都传不好,元宝这货,果然肉多无脑!

  众人:“……”

  “娘亲,重新盖房子,我还能做秋千吗?”小肉包子顾泽咬着手指,纠结的开口,“我的秋千都做了一小半了……”

  “自然,你想当木匠,没人拦你。”顾长生好笑的刮了儿子一个鼻尖,对于儿子造秋千的进程,她真是无语凝噎,好几天过去,一个木板都没削好,他是怎么腆着脸说做了一小半了?

  “娘子,我的菜园子,还能不能有?”董雷也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

  “重建之后,后门一边会给你和韩秋留出两片空地,由着你们折腾。”顾长生挥了挥手,连着韩秋关心的一并解决。

  “那就好,那就好……”董雷安心的拍了拍胸口,一副有菜万事足的模样。

  顾长生看着董雷明显长了几两肉的脸颊,颇感无语,她是真的将吃作为一项使命,将胖作为最终目标来努力的!

  想到不日之后,家中多了一个类似元宝公公圆润的小雷子丫鬟,顾长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直视!

  好好的一美妞,怎么会有这么扭曲的审美观?小雷子她娘,你真是祸人不倦,害人不浅啊!

  “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顾长生眯着双眼,一脸征求意见的模样。

  “娘子,沐郡王他此次出征,不会有事吧?”宋伯迟疑了下,还是问出了声。

  “他若是有事,那就是军国大事,还轮不到咱们这些平头百姓操心。”顾长生嗤了一声,不屑一顾。

  “那娘子,老太爷的医书……”那可是老太爷亲手所写,竟然落到顾三儿那泼皮手里,“真是便宜那混蛋了!”

  “嘿嘿……”顾长生奸诈的笑了两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怎能把你家娘子我想的那么良善。”

  她本来是不想嫁祸于人的,可既然人都求上门来了,她怎么会手软?

  “咱们来打个赌吧,就赌洗七日的衣服,谁输了谁洗。”顾长生敲了敲小肉包子的脑袋,一脸的邪气。

  “赌什么?”几人异口同声,问了出来。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顾三儿绝壁是最惨的那个,不出三日,医书肯定会回到我手上,你们赌还是不赌?”

  ...(江苏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