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51.第551章 袖手旁观
  元宝一脸的不明所以,顾长生倒也没解释,拉着周沐,就从北大营的地盘上退了出来。

  身为一个有内力的家养小太监,元宝监听的功夫,还是勉强能说得过去的!

  比如说,北大营中,夏如言和花恒漫天的谈话,元宝都听得一清二楚,一个字都没拉下!

  回到了几人藏身之地,元宝就迫不及待的往自家娘子靠拢了过去,巴巴的望着眼前即便是偷偷摸摸潜伏,也不减闲情逸致心态的娘子,求知欲分外旺盛,“娘子,那夏如言,到可能真的是一片赤胆忠心呢!”

  “奥?”顾长生闻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或许吧。”

  她已然不敢把人心想的太美好,这希望越大,失望可就越大啊!

  如此,她情愿不抱希望!

  “娘子,你说花恒一族老巢都扔了,怎么保下花恒漫天那样没用的东西?除了会耍耍嘴皮子功夫,她是再没半点本事了!”想到花恒漫天,元宝的脸上漏出了嫌弃的神情。

  他最讨厌花瓶一样的女人了!

  做女人,还是得像他家娘子一样,上得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文能治国,武能安邦!

  那就是一个四项全能啊!

  这么一想,元宝不论怎么看,都觉得自家娘子是那么的完美!

  完美的无可挑剔!

  “元宝啊!往后少吃点猪脑子吧!你真的不缺那玩意!”吧手中的堪舆图放下,顾长生忍不住的开口。

  “……”元宝觉得,他被鄙视了。

  红果果的……

  “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把全族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身上吗?”顾长生云淡风轻的反问道。

  摇头,元宝能做的只有摇头。

  这样的问题,完全不能称之为问题好不好,不是傻子都能回答。

  “所以……你懂得?”顾长生挑眉,她觉得,她已经给了元宝他想要的答案。

  不过,很显然,顾长生对元宝这个只长肉不长脑子的货,抱了太大的希望。

  那圆滴流转圈圈的大眼睛,那迷茫的婴儿肥脸,无一不在昭示着,元宝,他没懂!

  他真心没懂!

  看着自家娘子那一脸嫌弃的眼神,元宝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悟性太低了!

  所以,不是自家娘子的回答有问题,是他自己的理解有问题咯?

  “娘子,让我看,那个夏如言倒是一身正气,眉目间很有几分忠臣良将的样子。”四喜凑了过来,解了元宝的燃眉之急。

  注意力被转移,元宝果断的不当好奇宝宝了,蹲在一旁画圈圈去了。

  “奥?四喜,我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还会看面相!”顾长生撇嘴,“什么时候我身边又多了个神棍,我自己都不知道?”

  “呵呵……”四喜一脸讪笑,“这不是跟不接小和尚相处久了么,多多少少学了那么一点点……”

  顾长生顿觉心口涌现出一丝浊气,认了几认,才长长的吁了口气,无语问苍天。

  她身边,奇葩怎么就这么多呢?

  “夏如言是不是真的忠心我不知道,不过很快她就要遭殃了,我倒是知道。”凤眸微眯,顾长生抽了抽鼻子开口。

  花恒漫天走时的小动作,或许能瞒过别人,但是却瞒不过她的火眼晶晶。

  阴毒的人不可怕,表面无害,背地里捅人刀子的人,才是最防不胜防。

  比如说花恒漫天!

  一个能将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演绎的淋漓尽致的女人,身上去承载了一个家族的希望,又怎么可能会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你不能当花恒一族的人都是傻子,真心的!

  “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元宝和四喜闻言,顿时就靠了过来。

  顾长生看着远处,嘴角勾了勾,“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几个身影由远及近,在树林中几个起落,就落在了他们的身前。

  “拜见大人。”

  锦玉良缘四姐妹恭敬的跪地。

  “回来了啊,有什么发现?”顾长生唤了她们起身,沉声开口。

  “大人,那个把花恒漫天叉出去的士兵,果然有问题,花恒漫天走后不久,那个士兵就偷偷摸摸的进了副将的营帐。”赛锦沉着脸色开口,“因为副将大营在北大营的中心,巡逻士兵太多,手下不敢靠太近,没有听清他们说话。”

  “恩。”顾长生点了点头。

  “大人,那个夏如言,是风凰一族手下曾经的大将世家夏家出身,是个领军之才,夏家世代忠良,因为花恒一族顶着诛杀叛逆的大旗,她母亲才率领着手下的夏家军投奔到花恒一族门下,如今,花恒和香卡两族化干戈为玉帛,可夏如言却率先跟花恒翻了脸,守在北大营,不让大军借道而过,去往红日城!”赛缘一脸严肃,沉声开口,“以手下之见,此人可用。”

  “奥?”顾长生闻言,一脸的面无表情。

  她曾经寄希望于花恒一族,可是花恒让她失望了。

  如今,她已经不想再去相信任何人。

  但是,夏如言的北大营,为她的暗夜军争取了这些天的时间来掌握红日城,这倒是真的!

  不论忠心是否仍在,这份情,到底是她顾长生欠了!

  目光停在远方,顾长生在等其余的人回来。

  不够一会儿,韩秋和小翠就飞身而来。

  “娘子,那个士兵,在北大营的水源地,下了药。”韩秋一边说,一边将一个纸包递了过去。

  顾长生伸手接过,眨了眨凤眸,放在鼻端轻嗅了一下。

  下药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这世间,若说用药她顾长生排第二,那就没人敢排第一!

  不论是用毒药,还是用药治病救人!

  “少量的行动迟缓散……”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弧度,顾长生抬手把那个纸包扔到了一旁,看都没在看一眼。

  迟缓散,顾名思义,会让人的行动,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缓慢。

  在顾长生眼里,这不过是小儿科的毒药,完全称不上毒药!

  可是显然,这样称不上毒药的药,用在部队上,那是再好用不过,话说,如果一个部队的所有士兵,行动都像是迟缓的蜗牛,那这个军队,还是毛线的战斗力啊?

  兵不血刃!好方法!

  她喜欢!

  又过了一会儿,一抹紫金色的身影飞身而来,停在顾长生身边,把一张纸交到了她的手中。

  顾长生看着手中的纸,顿时就笑了,招了招手,示意元宝和小翠弄吃的,她饿了!

  “娘子,北大营被下药了,那夏如言不是要遭殃?”元宝一边烤着手中的野猪腿,一边怯怯的看着自家娘子,“咱们来都来了,难不成要袖手旁观?”

  这不像是他家娘子的作风啊!

  “说了要看戏,身为一个看客,我们要做到观棋不语!”顾长生看着手中得来的堪舆图,痞痞的开口。

  “可是那夏如言必经算是身体力行的对风凰一族表了忠心,咱们这样看大戏,未免有点儿不厚道吧?”元宝觉得,自己的良心有点儿不安。

  明显,这是有人耍阴的啊!

  顾长生歪着脖子睨了他一眼,收回眼神,看向身边的周沐,“妖孽,就你这样的大冰块,家里没养出几块冰坨,真是天之大幸啊!”

  这元宝小二缺,还挺热心肠的啊!

  “元宝,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她自己识人不清,活该遭罪,咱们啊,只是路过打个酱油,别太当真!”她才不要去蹚浑水。

  没有三分利,不起早五更,好歹先给她三分利对不?

  简单的吃了午餐,元宝和四喜,对于自家娘子的袖手旁观表示了极大的不满,那谴责的小眼神忍不住的就往自家娘子身上瞟,然后,每次都和自家爷的冰冷眼神逮个正着。

  如此往复了几次,热心肠的元宝和四喜死心了!

  明显的,自家爷这是要助纣为虐,赞同自家娘子袖手旁观咯……

  那身为家养奴才的他们,还能如何?

  答案:不如何!

  再然后,自家娘子吩咐元宝那个温酒的壶过来,元宝也就认命的去了。

  温酒壶架在支架上,酒壶中的酒水翻滚,酒香四溢,顾长生闻着四周的酒香,舒服的吸了口气,缓缓的把手腕上的噬灵蟒给解了下来,噬灵蟒离开顾长生手腕的那一瞬间,顿时从一个金属蛇骨链,变回了蠕动的蛇。

  单手提着蛇尾巴,顾长生扯着它在滚烫的温酒壶上晃悠,意兴阑珊的开口,“有人喜欢温水煮青蛙,偏偏老娘我喜欢烈火烹油,小蛇啊,你委屈点哈,下壶去洗个热酒澡,多喝点哈,能喝多少喝多少!”

  “扑通!”

  下一个瞬间,噬灵蟒小小的舍身,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扔进了滚烫的酒壶里。

  “娘子,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怎么把噬灵蟒给煮了啊!”元宝见此,顿时就快哭了,“你想喝药酒你直说啊,元宝给你抓个别的蛇泡酒,这噬灵蟒多乖巧啊,趴在你身上一动不动的,你怎么就这么把人煮了呢?”

  这分明就是温酒煮蛇啊!他家娘子太恶劣了!

  噬灵蟒,你死的惨,死的冤,你下辈子投个好胎,千万别做蛇了,就算是做蛇,也千万别遇到他家娘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