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被温水煮的青蛙
  readx();

  顾长生闻言利索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看着一脸苦大仇深的元宝。

  这眼神中红果果的控诉,是几个意思?

  好像她罪大恶极,做了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娘子,你真把噬灵蟒给煮了啊?”四喜见此,也靠拢了过来,眼睛盯着温酒壶,一脸哀戚的开口,“这噬灵蟒打个兔子,猎个山猪,还是蛮好用的呢……”

  这几天,他们几人的伙食,可都是这只蟒蛇给搞定的啊!

  每次快要当饭点,就把噬灵蟒给放出去,不用过很久,它一准儿能拖着个兔子什么的回来!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她可算是明白了,在所有人的眼中,噬灵蟒那就是个好的,煮了它就是错!可是,她连带个蛇在身边都忍受了,又怎么会把它给煮了呢?

  身边几人不赞同的目光如此明显,可是顾长生显然懒得解释!

  周沐看着那个拿着小棍儿在温酒壶中搅蛇的女人,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纵容的任由她为所欲为!

  元宝伸着手想要阻拦,可是看着自家爷全然纵容的样子,只能放弃了!

  是以,悲催的噬灵蟒,就这样被煮了,以莫须有的罪名。

  他们几个人简单的用了些干粮,可是温酒壶下的火一直都没有停。

  吃过东西,顾长生和周沐一起,留下几人在此,两人往外走去。

  临走之前,顾长生还没忘记把温酒壶里的酒煮蛇给拎了出来!

  看着一红一自两个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元宝三步并作两步往温酒壶边跑了去,趴在酒壶上欲哭无泪。

  “噬灵蟒,你死的惨啊!不过早死早超生,下辈子你可一定要投个好胎啊!”

  他家娘子嘴刁,你让她总吃干粮,那是万万不行的,是以,这几日,噬灵蟒这只乖乖蛇,充当了打猎的职责。

  而四喜负责处理猎物,元宝负责做饭!

  一蛇两人,配合的相当愉快,也在配合的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

  韩秋看着元宝那二缺的模样,原本黑着的脸色顿时就更黑了。

  “元宝,要不咱们把噬灵蟒给捞出来埋了吧,这么泡着,那可是死无全尸啊!”四喜想了想,一脸悲壮的开口。

  想到泡酒的蛇的下场,元宝默默的汗了一把,当即点了点头,可是又疑惑的开口,“噬灵蟒是娘子泡的,她要是知道咱们背着她把噬灵蟒埋了,回来还不得把咱们给泡了?”

  “额……言之有理……”从自家娘子手里抢蛇,这跟虎口拔毛,真心没啥区别!是以,四喜迟疑了。

  两个小太监,一脸作难的面面相觑,在自己被泡酒和革命友情面前,果断的选择了抛弃革命友情。

  可是他们好奇啊!是以够着脑袋就往温酒壶里望了过去,这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温酒壶里,哪里还有噬灵蟒的影子!

  “吓!噬灵蟒呢?噬灵蟒跑哪里去了?”元宝瞪着大眼睛,目呲欲裂的开口,“难不成是煮烂了?连点影都没有剩了?”

  说着,元宝和四喜的手,就往温酒壶伸了过去。

  “嘭!”

  一只长剑直逼温酒壶斜伸而来!

  下一个瞬间,温酒壶就摔倒了一旁的空地上!

  酒香还没来得及散开,韩秋就快步上前,长剑在碎石间挑了几挑,把打碎的温酒壶给盖的严严实实!

  这变故来的太快,元宝和四喜还没明白过来,韩秋就以雷霆之势,打碎了温酒壶,还毁尸灭迹了?

  “韩……韩秋,你简直是胆大包天啊!我们连娘子的蛇都不敢偷了埋,你竟然连酒带壶带着蛇给埋了!你你你……”元宝咋舌,很显然,韩秋的下场会很惨淡!

  远目!深表同情!

  四喜点头,对于韩秋的胆大包天,深以为然!

  “果然是两个二缺!”韩秋睨了两人一眼,转身,冷着脸走到一边,坐在大树下开始擦拭剑身。

  元宝和四喜这两人吧,关注的重点向来不正常!

  他们二人难道没有发现,自家娘子往温酒壶里加了点料?难道没有发现自家娘子临走时把酒壶中的蛇给拎走了?难道他们就没发现,自己打碎温酒壶,从始至终都没敢用手碰?

  这俩二缺,竟然要伸手去摸自家娘子加了料的酒壶!

  这才是真正的胆大包天!活的不耐烦了啊!

  亏得四喜还曾经跟着姑爷南征北战,就这水准,想必姑爷为了他不知道****多少心!

  至于元宝,众人早就对元宝的智商不抱希望了!

  是以,不管两人再怎么用崇拜的眼神看自己,韩秋都决定不予理会了!

  夜色,照在南疆的青山恶水之间,参天的古树,斑驳的树影,树叶沙沙,间还有几个野兽吼上那么几嗓子。

  顾长生和周沐两人忙完的要忙之事,回程之时,正好途径北大营!

  这里,是夏如言领兵的驻地!

  两人站在大树之上,俯视着在夜色中陷入寂静的北大营,除了偶尔有人巡逻之外,北大营不复白日的喧嚣!

  “啧啧……还能睡得着,这群被温水煮的青蛙啊!还真是毫无大难临头的自觉啊!”顾长生撇着嘴,忍不住的出声。

  周沐看着身边的小女人,无奈的摇头,幽深的眸底满是纵容,低沉的声音响起,“那个夏如言,看着倒还不错,你真的不去提醒一下?”

  “提醒?”顾长生闻言回眸,“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才不会干!事不关己,咱们高高挂起就好,少操那些闲心,坐等看好戏就是!”

  “你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若是真的想袖手旁观,又何须专门跑这一趟?”周沐摇头失笑。

  “我只是想看看,这夏如言,到底能笨到什么程度,事实证明,她或许真的是个将才,但终究太过正直!”顾长生看着北大营,缓缓的摇了摇头,眸底一片清明,“未必只有战场上才能分得出胜负,不费一兵一卒,瓦解十数万大军,花恒漫天,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女人!”

  伸手拽了拽身边的男人,“我们回去吧,真正的好戏明天一早才会上演,我们到时候再来围观。”

  “恩。”周沐点了点头,长臂一伸,将身边的女人揽入怀中,两人的身影迅速的往山林中潜伏而去,其速度之快,北大营外围的巡逻士兵毫不察觉。

  自家爷和娘子出去了一趟又回到几人所在的小营地,元宝和四喜对于回归的两人,不由得侧目,想要问什么,终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是以,几经徘徊,最终还是放弃。

  锦玉良缘四姐妹和韩秋小翠轮番守夜,这一夜倒是过得有惊无险。

  第二日一早,清晨的山林间响起一阵儿鸟鸣声,唤醒了夜的沉寂,顾长生在帐篷中翻了个身,朦胧中睁开双眼,就看到眼前一张宛如神帝的脸庞。

  “……早!”

  丫的,妖孽怎么跑到她的帐篷里来了,一大清早就对上一张如此俊美的脸,这真是祸۰国۰殃۰民啊!

  “快些起来穿衣衫,你不是说要不看好戏呢吗?”周沐莞尔一笑,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把手中的衣衫递了过去,温声催促,“快一些,慢了说不定北大营就全军覆没了,你去了就只能给夏如言收尸了。”

  顾长生闻言,撇了撇嘴,一边旁若无人的披上外衣,一边开口,“如果夏如言真的就那么一点点本事,那还真是死有余辜了!我欣赏她的忠心,但是我从来不同情弱者!”

  身为统帅北大营之人,如果连这么一时半刻都拖不过去,那她还真是无话可说了!

  周沐闻言轻声一笑,看着眼前手忙脚乱跟衣衫奋斗的女人,终是忍不住伸手帮忙,“人无十全十美,夏如言有领兵之能,对阴谋诡计却疏于防范,长生吾爱你允文允武,可是对于生活琐事却少根弦,这是一样的道理。”

  顾长生闻言,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看着周沐,凤眸眨了眨,又眨了眨,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妖孽,不正常奥,能让你开口夸赞,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这个夏如言,你到时刮目相待的紧,你莫不是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嘴里这么问着,顾长生就往周沐欺近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