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五十八章 说好的公平呢?
  readx();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顾长生说的越是云淡风轻,花恒漫天心中越是没底。

  不为别的,因为什么蛇衣粉她根本没听说过,可是噬灵蟒,她却是有所耳闻!

  南疆蛊虫也分等级,像噬灵蟒这样吸收天地精华而长,吸食生人精魂而生的大虫,那是所有南疆之人的噩梦!

  人,对未知总是抱有着恐惧,这一个瞬间,花恒漫天惧了!

  心神一乱,花恒漫天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觉得全身脱力,像是六神无主一般,整个身体开始轻颤了起来!

  她身后的兵马,情况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顾长生好笑的看着他们的反应,心底窃笑不已。

  这十来万兵马同时打摆子,是个啥样的场景,那就俩字:壮观!

  怎一个壮观了得啊!

  “啧啧……都说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蛇衣粉遇到心神不稳的下场,就是六神无主,全身脱力不能自已!”顾长生依偎在周沐的肩头,好整以暇的开口。

  花恒漫天闻言,刹那间大惊失色!

  顾长生却懒得再看她一眼,而是赞赏的看向自家盘在一旁,郁闷的画着圈圈的噬灵蟒,对着它招了招手,“好啦,回家来了,没白费你昨晚喝蛇衣粉酒喝的那么饱!”

  说着,顾长生就伸出了葱白的手腕。

  噬灵蟒闻言,猩红的蛇眼顿时闪起激动的光芒,下一个瞬间,诺大的蛇身就横冲直撞的往自家饲主扑了过去。

  一路上,挂到了几个花恒漫天的手下。

  就在众人以为,顾长生会被这诺大的噬灵蟒给压死的时候,噬灵蟒……不见了!

  诺大的舍身,眨眼之间缩小。

  顾长生的手腕上,多了个蛇骨链……

  这一切,不过是呼吸的瞬间,众人看的还没大真切,那个小山一般的噬灵蟒,就这么消失在了众人眼前,徒留所有人惊疑不定的脸色……

  一切搞定,顾长生歪头,看向全程像个傻愣,从她出来,连个话都没说全的夏如言,挑眉开口,“帮我暗夜军拦截花恒香卡联军之情,我已经还了!如今,你们一个身中化功散,一个全军打摆子,倒是势均力敌,公平的很!”

  “……”夏如言闻言,一时间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长生眉毛又挑了挑,“所以,夏如言,你们先打着,我要继续南行了。”

  对吧?

  她小时候好歹也是个五好学生啊,打群架什么的,最没爱了!

  恃强凛弱什么的,她最看不惯了,所以,半斤八两才公平,不是么?

  嘴里这么说着,顾长生还真的就走了。

  夏如言瞪着大眼,看着那个被一个昂扬男子拦在怀中的红衣女人,眉头紧皱。

  在她决定要殊死一战的时候,顾长生就这么神兵天降一般的出现,然后一番擦科打诨,却出人意料的帮她化解了危局……

  “你,是南疆风凰一族的后人?”虽是问话,可是夏如言无比的确定。

  因为,风凰一族的印记,她绝对不会弄错。

  顾长生回眸,挑眉,不予置否的开口,“相信我,我到现在,连我自己是谁都弄大清楚,什么风凰啊,什么南疆啊,其实跟我没半毛钱的关系!香卡一族劫走了我的儿子,所以我要救出我儿子,灭了香卡一族,就这么简单。”

  夏如言瞪眼。

  就这么简单?简单?

  香卡一族执掌南疆二十余年,要想灭了香卡一族,何其困难!

  怎么从眼前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今天是阴天,明天是晴天一样的理所当然?

  可是不管怎么想,只要确定了她的身份,夏如言当机立断的单膝跪地,英气的小脸上带了抹严肃,低头开口,“赫塔夏氏一族夏如言,拜见风凰我主。”

  “……”顾长生见此,当即就毛点了。

  一路上,她听得最多的是,花恒一族是南疆最忠诚于风凰的家臣,可是,花恒漫天却对她叫骂不休,连个好脸都没有!

  她反倒是从夏如言嘴里,第一次听到了跪拜问安之声。

  这感觉……当真是五味陈杂!

  她尼玛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别人的主了?

  她现在连自己的主都做不了好不好,要不然她也不会被逼的跋山涉水到南疆了不是?

  是以,顾长生的心情不美丽了!

  歪头和妖孽对视一眼,顾长生哼哼着鼻子重新看向夏如言,撇嘴开口,“我手下,可没你们这样有勇无谋的莽夫,竟然能被一个区区的夏如言,给算计到十万大军毫无反抗之力!”

  夏如言身后,十万兵马尽皆羞愧的低头。

  “得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你是甭想了,我毕竟不是泉眼,欠你的那点点恩情,我已经还上了,那下面的就当是利息吧!”顾长生说着,抬手指了指花恒漫天的身后,“噬灵蟒昨夜已经把化功散的解药散在你们的水源之中,你们若是想要解毒,去喝点水就好了!”

  说到这里,顾长生叹了口气,看向花恒漫天的目光,不由得带了丝同情。

  丫的,说好的公平呢?

  在顾长生眼中,那就没有公平好不好!

  想花恒漫天这样不知天高地厚,自己找死的女人,那就是活该啊!

  白了脸色灰白的花恒漫天一眼,顾长生垂眸,“夏如言,花恒漫天和她身后的两族联军一个不留的话,你就去红日城吧!去红日城找我的暗夜军,哪怕是扯个伙夫,教教你怎么有点脑子也是好的。”

  顾长生觉得,她其实蛮毒舌的。

  可是显然,夏如言虽然羞愧的低着头,却一脸受教的模样,“是!夏如言叩谢我主!”

  “得了!你们打你们的架,再不打,花恒漫天那妞要落跑了!”顾长生挥了挥手,打着个哈欠趴在了周沐的肩头上。

  一行十来个人,就这么往两军之外走了出去。

  “风凰大人,翻过红岩山,就要进入南疆香卡一族的腹地,你如此孤身犯险,万万不可!”眼瞧着顾长生要走,夏如言连忙开口。

  元宝等人闻言,那脸色顿时就不好了,就连周沐的脸色也沉了沉。

  “怎么说话呢你这?感情我家爷不是人啊?我们不是人啊?不带这么损人的啊!”元宝挺着浑圆的腰身,不满的嘟囔。

  这一句话说的,可是把他们都骂了进去。

  自家娘子说的不错,这夏如言,就是缺脑子啊却脑子!

  元宝可算是看到一个比他更缺的人了!

  “唉……你当我想去啊?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知道不?我儿子可尼玛还在他们手中呢!”顾长生叹了口气。

  这话用在她身上,再没恁贴切了的!

  她的儿子哇!她家活蹦乱跳的小肉包!

  可想死她了!

  “风凰大人!”

  夏如言还想再说,顾长生却挥了挥手,“快去追吧,再不追,花恒漫天就要和山后的香卡大军汇合了!”

  这种痛打落水狗的好事儿,夏如言要是敢不去,顾长生觉得,她绝壁不会要这样的手下!

  果然,夏如言虽然对那么勾心斗角的肮脏手段不拿手,可是行军打仗还是蛮有一套的,当即就接过手下递来的水喝了一口,长手一挥,指挥着北大营开始了对花恒漫天一众人的围剿。

  已然走出去好远的顾长生一行人,站在山坡之上,望着下面一片厮杀声连天。

  “娘子,你什么时候给花恒漫天的人下的毒啊?”元宝是个好奇宝宝。

  “昨晚。”顾长生回的很简短。

  “昨晚什么时候啊,我怎么不知道?”元宝蠢萌的眨了眨眼。

  顾长生闻言,当即翻了个白眼,对于元宝的二缺,她已然不抱有任何想法了!

  “昨晚我不是灌了噬灵蟒一肚子的酒水么?那就是蛇衣撒!”顾长生知道,如果她不说清楚,元宝会一直用这种疑惑不解的眼神,看到她投降为止。

  “……额!我以为娘子你要做酒酿蛇羹……”元宝是个实在的,当即把昨日的想法说了出来。

  “酒酿蛇羹?其实我更想吃酒酿元宝,酒酿四喜丸子……”顾长生翻白眼,看着下面厮杀成一片,局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