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59.第559章 劫匪的职业操守
  这一战,打的毫无悬念!

  夏如言必胜的结局,用脚趾头都能猜到!

  而顾长生则许她,胜了就可以去投靠红日城中的暗夜军。

  走了好远,元宝还在纠结自家娘子的神通广大,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花恒漫天给阴死了,还顺带了她的十来万两族联军!

  “娘子,夏如言既然有兵可用,你怎么不让她乘胜追击,反倒让她退回红日城了呢?”元宝充分的发挥了好奇宝宝的本色,不懂就要问。

  花恒漫天今日带来的是花恒和香卡的两族联军,十万之数,却只是小部分,真正的大部队还在山后!

  照着元宝的意思,留下夏如言跟两族联军死磕,多好!

  顾长生闻言,白了他一眼,奕奕然的开口,“夏如言的北大营只有十万大军,而香卡一族却集结了数十万大军兵围红日城!暗夜军可以以少胜多不是偶然,是一年艰苦卓绝的训练所致,可北大营的兵马不一样,我不能奢求,他们也能以少胜多!”

  顾长生从不打没把握的仗!

  “而且,夏如言的北大营,曾经在花恒一族麾下,如今和花恒一族闹掰,补给军需没了着落,元宝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饿着肚子上战场,纵然是神兵天降,也会变成绣花枕头!”顾长生被周沐抱到马背上揽在身前,犹扭着脖子看着元宝,“以上是两个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暗夜军需要操练,而夏如言退居红日城,则把数十万联军的路给让开了,红日城围城之战将起!”

  “元宝啊,暗夜军从出发到现在,都太过顺遂了,安逸使人退步啊,不让他们体会一下兵临城下的恐惧,他们是不会知道天高地厚的!数十万大军围困红日城,想想都觉得壮观,这热闹,注定跟我们无缘了啊!”

  顾长生说到最后,不无遗憾的叹了口气。

  一旁的元宝闻言,顿时就无语了!

  几匹快马前后行,元宝和四喜面面相觑,无语的看着前面被自家爷揽在怀里惬意不已的女子,嘴角集体的一抽。

  他家娘子,运筹帷幄,十足腹黑!

  瞧把人夏如言给算计的,前头明知北大营会中毒,原本说句话提个醒就能搞定的事儿,她家娘子非要拖到北大营岌岌可危之时,才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

  这个时候出现,那是相当的卑鄙啊,夏如言说是忠心,但是效忠的却是一个姓氏,从未精确到人,如今顾长生出现了,以北大营救星的姿态,依着夏如言知恩图报的性子,定然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收了忠心,还借了夏如言的手除了花恒漫天。

  没了花恒漫天,香卡和花恒两族联军名存实亡,香卡大军想在红日城占据正义之师的名头,那就有点儿困难了。

  夏如言的北大营十万兵马被收编,就意味着红日城的稳固,意味着暗夜军有了实战演习的机会!

  这……一箭几只雕了?

  好刁!

  寻思了一路,元宝终于用他不甚聪明的脑子把一切都想通了,想通之后,元宝是真的给自家娘子给跪了!

  不是人!这就不是人!是人怎么能赶出来这么腹黑的事儿呢?

  偏偏身为爷的未婚妻,自家娘子丝毫没有眼残自己腹黑的觉悟!

  而自家爷,恁那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到底是要闹哪样?

  不带这么宠媳妇的啊!这可是会宠出事儿来的啊!

  元宝真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你说说,他做什么闲的教给自家爷讨好女人的方法?现在好了,他教的,他家爷全用了,还顺带了许多自主发挥的宠妻本性举动,这……

  “白龙马,蹄朝西,哎哎……托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顾长生坐在周沐的怀中,拿着跟枯草,敲着马头玩儿。

  一嗓子唱完,顾长生觉得哪里不对,回头瞄了一眼,撇嘴,“这徒弟有点儿多……”

  幽怨……

  还有好多女徒弟!

  瞄了眼身后如花似玉的六朵金花,顾长生觉得,幸亏唐僧手底下没有她这群徒弟,要不,估计他是到不了西天,也取不了真经的……

  离开北大营战场之地已经两三天了,他们终于绕回了正路,重新踏上了南进之旅。

  只是这一次,在独独芷之后,顾长生却悲催的连一个拦路的都没遇到!

  “这不科学啊,香卡天姬这是放弃治疗了么?这是决心不再管我了么?”又平安无事的翻越了一个山头,顾长生一脸讪讪的开口,“她这是要给我一路绿灯,让我通行无阻的节奏么?”

  这可是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儿啊,在南疆,谁都不想遇到善蛊之人!

  可是,明显的,顾长生不这么想!

  她还有个蛋蛋虫子!她答应了蛋蛋虫子,要收些蛊虫来给它条件,也好不负她身为风凰一族的后人,还有巫蛊之王饲主的身份!

  结果,这一路上,她才刚刚收了一条小蛇,还不是她自愿的!

  现在,没人敢来了,那她还尼玛收个屁啊!

  “天爷,谁来打个家劫个色也好啊!这样的日子,太尼玛寂寥如雪了,再走下去,我会怀疑,我是不是身在中原游山玩水,而不是在南疆!”顾长生趴在马背上,无限幽怨的开口。

  “娘子你快别乱说!免得好的不灵……”元宝闻言,当即反驳道。

  可是话才说了一半,元宝就等着滴流圆的大眼睛看着前方愣住了,失神的呐呐把未尽的话说完,“好的不灵,坏的灵啊……”

  这下,真灵了!

  顾长生感觉到元宝的异样,呐呐从马背上爬了起来,抬起头往前看去,这一看,她也愣了!

  前面的山路上,二十来个精壮汉子揽在了大路中央加两旁,各个一脸不善!

  “此山是我开……”打首的那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咧着一口黄牙,拍着手里的九环大刀,嚣张的开口。

  “停停停!”顾长生闻言连忙伸手打断。

  她这反应,让打劫的人一愣,领头的几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这一票的人,不是很配合啊!

  “那个这个台词我知道,我来替你们说!”顾长生一副万事儿包在她身上的模样,倚在周沐的身前,拍了拍胸膛,豪气千云的大手一挥开口,“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什么叫声情并茂,惟妙惟肖?

  什么叫淋漓尽致,近乎完美?

  能够有机会重温这熟悉的台词,顾长生很开心,也很满足。

  可是,她马前的二十来个壮汉却目瞪口呆了。

  这感觉……

  有点儿不对啊!

  他们怎么觉得,身份有点儿对调啊?

  其实,他们才是来打劫的对吧?

  被二十来双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顾长生很快就回神了,连忙摆着手开口,“那个对不住对不住,有点儿跑戏,你们别介意,你们继续继续!”

  一定是她这几天的日子过的太消停,才会这么抽!

  别说蛊虫了,连只蛊毛都没遇到,身上倒是快要闲的长毛了!

  说到最后,顾长生还用手比划着请的姿势,一脸的诚恳状。

  周沐低头,看了眼怀中玩心大起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眸底的纵容不言而喻。

  打劫的人闻言,脸上青红蓝绿的转换了一圈,相对无言,非常想哭!

  恁见过被打劫的邀请打劫的继续的么?

  这女人是跑戏!现在他们都跟着串戏了啊!

  这个女人插科打诨的几句话,愣是把他们往常打劫的常用套路给全部打散了,如今,他们竟然不知道这戏该怎么唱下去!

  “咦?忘词了么?要不要我提醒你们一下?”顾长生是个很厚道的人,抢了人家两句对白,深觉亏心,当即温良的开口。

  打劫的汉子们,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元宝和四喜则是趴在自己的马上,说啥也不抬头了,那抽搐的肩膀,透露了他们此时的心情。

  他们曾听小翠提起过,自家娘子堪称打家窃舍人的死敌!

  完克!克的死死的!

  打劫她家娘子,那就是拿鞭子挠屁股,找抽!

  打劫的人被顾长生弄得欲哭无泪,身为劫匪,他们要让一女人教台词……

  这……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可是没脸在红岩山混了!

  “废话少说,把你们身上的吃的喝的用的,还有钱财,通通叫出来!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过了一会儿,打劫的人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鼓足了用以开口,只是那气的微微颤抖的八字胡,泄露了他此刻的愤慨。

  顾长生闻言,嘴角当即一抽,是以伸着手指头开始问道,“吃的?”

  “恩。”劫匪头子点头。

  “喝的?”顾长生又伸出一根手指。

  “恩。”劫匪再次点头。

  “用的?”顾长生挑眉继续。

  “……”劫匪低头。

  “还有钱财?”顾长生再问。

  劫匪已然不搭理她了。

  可是显然,顾长生兵不打算就此罢休,她抬着手里的一根枯草,指着眼前的劫匪们,痛心疾首的开口,“你们,这哪里是打劫啊!这分明是洗劫好不好!你们劫匪的职业操守哪里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