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南疆曾经的名门
  readx();

  这一句话落,顾长生顿觉身后的眼光扫描机威力弱了好多!

  哈利路亚,心里那个汗啊!

  炯炯有神的看着眼前的打劫母子一排人,顾长生很确定,红岩娇娇若是再敢推销她家儿子,大抵就可以回家挂上白绫挖坟了!

  在死亡线上解救下红岩娇娇一家子,顾长生觉得,她非常有必要自保一下!

  毕竟,妖孽一怒是啥子后果,丫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转头,苦笑,祈求的小眼神,顾长生的动作一气呵成,演绎十分到位的看向周沐,期期艾艾的开口,“妖孽,你要相信我,这绝逼是个意外,说不定这大家子就是香卡天姬派来离间咱俩的!”

  一定,肯定是!

  而且这次,香卡天姬明显的是抓住她的痛点了,踩的这叫个精准无误!

  周沐闻言,嘴角溢出一丝浅淡的笑意,这个女人,总是这么不着调!

  他很像吃人的老虎吗?他目光灼灼,为的分明是她那句天地可鉴的情话!

  顾长生若是知道周沐心中所想,一定会撞墙而死!丫的,这绝壁是个误会!她分明从周沐的视线中,感觉到了浓郁的杀气!是那么的红果果要杀了她的感觉!

  其实,周沐挺冤枉,他那分明是要吃了她的眼神,跟杀生这样血腥的事儿,丝毫不沾边的!

  但是,此时此刻,有人比周沐更冤枉,比如,被指控派来离间他们两人的红岩娇娇!

  “你什么意思?香卡天姬派我来离间你们?她也配!”顾长生的话一说完,红岩娇娇脸上的嬉皮笑脸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屑和鄙夷!

  顾长生闻言,膛目结舌的回头,就看到红岩娇娇嫌弃的往地上唾了口唾沫,那一脸恶狠狠的样子,像是跟某人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额……或许,这只是个误会?”顾长生一脸汗颜的开口。

  艾玛,不要这么较真好不好,她只是随便找个理由来化解妖孽的怒气啊!

  至于香卡天姬的爪子到底有没有这么长,能让个劫匪为香卡一族效力,顾长生还真不确定!

  “误会?这哪里是误会!”红岩娇娇闻言,当即怒目瞪向顾长生,掷地有声的开口,“这分明就是污蔑!是诋毁!”

  “……”顾长生无语,看着凶巴巴的红岩娇娇,往周沐的身后一躲。

  丫的,这劫匪婆子,怎么突然就从老好人笑面虎变成真的大老虎了?

  这变脸的速度,好怕怕!

  从周沐的身后露出个头,顾长生挑着眉尾看着气的脸红脖子粗的红岩娇娇,心底顿时转了个十八个弯儿!

  看着样子,红岩娇娇貌似跟香卡天姬不是一国的啊……

  “若不是香卡族的那个老虔婆,老娘我用得着落草为寇?老娘我的几个相公用得着身首异处?我红岩一族世代驻守红岩山,守护南疆腹地的必经要道,本是南疆名门望族之一,若非香卡一族谋朝篡位,我红岩一族何至于沦落至斯?”红岩娇娇越说越生气,指天骂地般的继续,“香卡老虔婆派老娘来离间你们?她得有多大的脸面能指使动老娘?即便是我红岩一族凋零至斯只剩下几个男丁,即便是我红岩一族沦落至此,我也不会和香卡一族狼狈为奸,同流合污!”

  说到这里,红岩娇娇上前了两步,已然有些褶子的老脸上满是凝重,抬手指向躲在周沐身后的顾长生,沉声开口,“顾长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从你踏进红岩山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谁!若非知道你是谁,我又怎么会明知无商旅通行,还派了六个儿子下山打劫?还开口提醒你,你这一路畅行无阻,本就是香卡老虔婆的安排?南疆腹地,香卡一族掌握了二十余年,你以为是那么好进的?”

  “……”顾长生闻言,一阵儿无语。

  好吧,她确实感觉到了红岩娇娇刚出现时的那些话有些别有用心,实际上是一种提醒,原来,还真是!

  如此说来,这红岩娇娇,倒是真和香卡天姬有着深仇大恨!

  整了整衣衫,顾长生从周沐身后缓缓走出,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玩心,步履沉稳的上前了两步,对着红岩娇娇敛衽略施一礼,“长生谢过红岩前辈提醒之情,冒昧拦住前辈一行,实在是有所求……”

  说到这里,顾长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

  蛊虫,对于南疆侍蛊之女来说,那是重逾生命的存在,而她所求,正是红岩娇娇身上的蛊虫!

  红岩娇娇身上,能让蛋蛋虫子意动的蛊虫!

  “顾?呵呵……”红岩娇娇闻言,顿时一脸凄苦的仰头一笑,看着顾长生摇了摇头,“红日之火的印记,乃是风凰一族的族印!身为风凰一族的后人,你竟然说你姓顾?风凰长生,记住的你的姓氏,你叫风凰长生!你的名字,从你还未来到这个世上之时,就已经取好!”

  此时的红岩娇娇,那一身劫匪的堕落气息消弭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历经尘世的沧桑感。

  她身后的六个儿子,都被自家老子娘如此的变化给弄的一愣一愣的,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身为劫匪头子的老子娘,如此转变,就连他们都有点儿不适应!

  从还未来到这个世上,名字就取好了?

  顾长生闻言,顿时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直觉的,她相信,眼前这个半老徐娘,和她的身世,有着密切的关系!

  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眉心风凰一族的印记,原来叫红日之火!

  而南疆,信奉红日之神!

  见顾长生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红岩娇娇的大儿子摸了摸鼻子上前了一步,呐呐的开口,“你别怀疑,我娘说的是真的,我本来还奇怪,香卡一族勒令禁止商旅通行,红岩山没有什么人让我们打劫,为什么我娘还派我们下山,原来是为了等你!是我记性不好,没认出来红日之火的印记,我小时候在大泽祠里还见过的……”

  大泽祠?大泽山?顾长生闻言,凤眸之中闪过一丝震惊!

  她的猜想,怕是要一语成箴了!

  红岩娇娇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灼灼其华的女子,眼底有怀念,也有失落,还夹杂着淡淡的悲戚……

  “我红岩一族,世代驻守红岩山,守护南疆腹地不被人扰,我生而为南疆名门之女,不久就被召往大泽山,进入大泽祠侍奉南疆风凰皇族……”红岩娇娇仿佛陷入回忆一般,喃喃开口,“风凰皇族终于诞下一女,南疆上下举疆同庆,新一任的南疆之皇就是此女,名唤风凰弱水……”

  “弱水……”顾长生闻言,低声轻喃,身为人女,她竟然第一次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字!

  红岩娇娇不理会顾长生的话语,径自失神的继续,“我十岁之时,被送往弱水宫侍奉幼皇……及至二十二年前,香卡一族谋逆,风凰一族被屠戮殆尽,香卡天姬帅兵攻进弱水宫,我身负守护皇蛊之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弱水女皇被俘,四个夫君不惜殒命,才护着我和六个孩儿逃出大泽山,回到红岩一族驻地……”

  顾长生闻言,顿时震惊的瞪大的了眸子,就连周沐看向红岩娇娇的眼神也变了。

  红岩娇娇仿佛陷入回忆中难以自拔,脸上显出了无尽的悲戚之色,一行清泪从浑浊的眼中滴落,“为了守护皇蛊,我四个夫君丧命大泽山,为了守护皇蛊,我红岩一族屡遭香卡天姬那个老虔婆大军围山,原本的南疆名门,在一次次守山之战中,凋零至斯……”

  红岩娇娇一边说着,一边目不转睛的看向顾长生,失神的迈出脚步,一步一步的往眼前熟悉的脸庞靠近,满是沧桑老茧的手缓缓覆上顾长生的脸颊……

  顾长生没有躲,原本欢脱的心情,随着红岩娇娇的话,愈发的沉重……

  “风凰长生,你的母皇,生性沉稳内敛,她还未长成之时,就常常说,她会有一个女儿,她的女儿会长命百岁,无灾无厄,她唤她未来的女儿名为长生……一向沉稳内敛的幼皇,总是臆想早日得女,这是她仅有的童言童语,没成想,她竟然真的为风凰一族诞下一女,还为你取名长生……”

  满是老茧的手在脸上摩挲,这感觉,让顾长生不期然的想到了驻守天路的鬼巫巫山婆婆,顾长生长睫微垂,心底闪过一抹苦涩,她以为,她前世今生都生在中原,南疆之事,离她很遥远很遥远!

  她曾经想要要逃避关于母族的一切,要安居柳州城不问其他,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如果不是小肉包被劫持到南疆来,她绝对不会踏入南疆地!

  她不知道,原来竟有这么多人,为了她的母族,付出了这么许多……

  潜伏在周沐身边到中原寻她的檀女,驻守天路桥头二十多年的巫山婆婆,忠心不变的北大营女将夏如言,如今,又加上了这个为了风凰一族,家破人亡落草为寇的红岩娇娇……(重庆书厂)《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仅代表作者吾名璇玑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