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66.第566章 朱雀蛊在我身上
  在顾长生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红岩娇娇无比笃定的开口。

  “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顾长生很茫然。

  红岩娇娇点了点头,满是沧桑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真的!拥有噬灵夺魄之能的蛇蛊,并非易得,南疆古往今来唯有青龙蛊可以做到!四大皇蛊之所以在南疆地位如此崇高,皆因为它们都是为迎接巫蛊之王而存在,风凰长生,巫蛊之王已经在你体内觉醒,即便是它传承的记忆不全,对于四大皇蛊还是保有本能的感应!”

  顾长生听到这里,忍不住的猛点头,一脸激动的接话,“不错不错!蛋蛋虫子也叫它嗜灵蟒,前些天就是它死乞白赖的非要我收了这条蛇!”

  原来,这嗜灵蟒,真的就是传闻中的青龙蛊!

  这一刻,顾长生的内心,是澎湃激昂的!

  哪里还顾得上眼前的嗜灵蟒是只蛇,当即就敞开双手扑了过去,把茫然无措的嗜灵蟒给抱了个满怀!

  嗜灵蟒,不,如今应该称它为青龙蛊,或者苍蛇!它就那么茫然的站着,看着自家饲主扑过来抱住了它茁壮的药神,红亮亮的蛇眼转啊转,显然,饲主大人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跟它亲热,对它来说,幸福来得更突然!

  周沐勾着嘴角,宠溺的笑,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得意忘形,完全忘记了自己抱的是条蛇。

  元宝几人也是兴高采烈,对于自家娘子平白得了青龙蛊庆幸不已。

  “青龙蛊啊青龙蛊!丫的,幸亏当初没剁了你,要不老娘我去哪里哭去?”抱着青龙蛊,顾长生在蛇身上眷恋的蹭了蹭。

  天知道,在蛋蛋虫子威逼利诱让她收服一条蛇的时候,她的内心,真的是拒绝的!

  而且,青龙蛊真的险些被剁了有没有?

  顾长生抱着青龙蛊,感激涕零啊!苍天啊,大地啊,她误会人家了,这些个神仙,那就是亲妈!十足的亲妈啊!

  这样天下掉黄金馅饼的好事儿,竟然真的让自己给遇到了!顾长生觉得,她的运气前所未有爆表的节奏啊,才刚知道四大皇蛊的事情,就得来全部费工夫的拥有了一只,这……这一定是上天看她的穿越之旅过的太过惨淡,才会如此的补偿她来着!

  被抱着蹭来蹭去,饶是青龙蛊,都有点儿不适应,在它的意识里,它依旧是一只蛇而已,而如今,这只蛇被美女抱的,有点淡淡的羞涩,蛇脑袋微垂,蛇眼微敛,蹭着自家饲主,享受着难得的温存……

  脸颊上传来冰凉的黏腻感,一点点的渗透顾长生的皮肤,让她激动的内心逐渐冷却,利索的打了个机灵弹跳了开来,仓惶的看着青龙蛊,连忙擦脸!

  “艾玛!蛇!蛇!好凉好凉!”

  顾长生的反应很直接,还没适应自己是青龙蛊的嗜灵蟒很受伤,突然失去了饲主的怀抱,淡淡的失落萦绕着低下的蛇脑袋……

  “好啦好啦,你别难过,虽然你是青龙蛊吧,可我还是习惯叫你嗜灵蟒,那什么,我只是不喜欢你的皮肤,我比较喜欢你当蛇骨链的感觉!”看着自家失落的嗜灵蟒,顾长生擦好了脸,连忙开口宽慰。

  嗜灵蟒闻言,反应相当的直接,不用自家饲主大人召唤,顿时就缩小蛇身,飞一般的往自家饲主身上弹了过去!

  目标,手腕!

  变身,蛇骨链!

  顾长生看着手腕上盘成几圈的嗜灵蟒牌蛇骨链,嘴角微抽。

  众人对此,也都侧目不已!

  好吧,从未见过如此愿意讨好自家饲主的蛊虫,他们有点儿不适应!

  顾长生低头,看着手背上凝缩成金属色泽的舌头,还有那两个像是镶嵌着的红水晶一般的蛇眼,心底略微宽慰,虽然嗜灵蟒不能说话,可是饲主和蛊虫的特有感应,让顾长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嗜灵蟒迫不及待想要讨好她的心情。

  从被动的接受蛋蛋虫子,到有了嗜灵蟒,顾长生对蛊虫,从开始的抗拒,当如今的接受,转变不可谓不大,虽然,她是真的没发现嗜灵蟒除了打猎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作用!

  蛋蛋虫子的异能,那是相当惊悚的,可是除了那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但凡能够武力解决的问题,对于武力值爆表的顾长生来说,那都不是问题!

  是以,在很大限度上来说,顾长生的存在,那就是为了抹杀蛊虫的存在感的!

  饲主太强大,作为寄生的蛊虫,嗜灵蟒表示,它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啊!

  “这青龙蛊竟然就是我家这条不大中用的嗜灵蟒,啧啧……这让我说什么好?”顾长生颇为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红岩娇娇,略有点儿讪讪。

  对于四大皇蛊这种传说中的蛊虫的激情,顿时就冷却不少。

  青龙蛊是只蛇,这和传说中的龙,差别不要太大啊!顾长生很失落,希望越大,失望就更大,这青龙蛊,一点儿都不威武雄壮有没有!

  你见过当手链的龙么?

  这未免也太缩水了吧?

  面对顾长生的不以为然,红岩娇娇略有气愤,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红岩娇娇竟然有点儿无言以对!

  四缺一的残缺美被顾长生的歪打正着给打破了,如此,寻找四大皇蛊,相对来说,就容易了许多,顾长生垂下手腕,遮住了嗜灵蟒的存在,炯炯有神的看向红岩娇娇,突然想起了这次打劫的最终目的。

  蛋蛋虫子相中了红岩娇娇身上的蛊虫,而红岩娇娇自己也说了,她的使命,就是守护皇蛊!

  顾长生毫不怀疑,这次让蛋蛋虫子心动的蛊虫,就是红岩娇娇身上的皇蛊!

  “红岩前辈,晚辈此次去往大泽山,并非冒失之举,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晚辈原本不知道四大皇蛊的存在,是巫蛊之王告诉我,南疆之地,有能助我的蛊虫,我才这样一路寻了过来,一能尽早救出我儿,二能牵制香卡天姬手下高手,三能寻到南疆真正强悍的蛊虫为我所用!”顾长生略一施礼,沉声开口,“前辈,你对风凰一族的守护之恩,不离不弃之义,晚辈铭记在心,四大皇蛊与我……”

  说到这里,顾长生不免有些迟疑,脸上显出了一丝为难。

  蛊虫对于南疆蛊女而言何等的重要,即便顾长生这个正儿八经的中原人都知道,失去了蛊虫,对于蛊女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而如今,面对一个为了守护皇蛊而付出整个家族为代价的红岩娇娇,顾长生是真的张不开嘴说要讨要皇蛊!

  人,不能够太自私!

  就算守护皇蛊是红岩娇娇的使命,可是如今二十余年已过,红岩娇娇已经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风凰一族已经在南疆绝迹了二十余年,她又凭什么自私的要求红岩娇娇恪守当年的承诺?

  顾长生的话未说完,可是红岩娇娇也不是个傻子,当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就那么站着,眉头微皱的看着眼前肖似弱水女皇的女子。

  “娘!”

  “娘你三思!”

  “娘,因为有皇蛊傍身,我们才能守住红岩山,若是失了皇蛊,香卡天姬那个老虔婆再来攻山,那我们就真的守不住这红岩山了啊!”

  “娘……”

  “……”

  红岩家的葫芦娃六兄弟见此,也明白了顾长生话中未尽之意,当即上前几步,把自家老子娘团团围住,各个一脸紧张,焦急的开口。

  听着他们六兄弟的你一言我一语,顾长生顿时明了,香卡天姬之所以没能将人丁凋零至斯的红岩一族彻底给灭了,大抵是因为皇蛊的关系。

  红岩娇娇身上的皇蛊,是他们一族立足南疆,守住红岩山的最后依仗!

  “罢了!”顾长生叹了口气,“红岩前辈,今日冒昧打扰,晚辈告辞!”

  丫的,不就是四大皇蛊么,她尼玛不要了!

  大不了,大不了不生闺女就是了,不生闺女,她就不用四大皇蛊的守护,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顾长生动作干脆的转身,拉起一旁的周沐就往回走。

  放弃,她是真的放弃了从红岩娇娇身上讨要皇蛊的打算,因为,她的母族已然亏欠红岩一族太多,她不能更自私的亏欠再多了!

  与她而言,四大皇蛊,能够得到最好,不能得到,倒也没那么紧要,可是对于红岩娇娇而言,皇蛊的意义显然更加重要!

  顾长生要走,周沐自然没有二话,元宝等人当然不会质疑自家娘子的决定。

  “慢着!”

  看着离去的一行人的背影,被六个儿子团团围住的红岩娇娇沉声开口,打断了他们离开的脚步。

  “朱雀蛊在我身上!”红岩娇娇沉声开口。

  顾长生闻言不敢置信的回眸,目光灼灼的看向红岩娇娇。

  在顾长生等人的注视之下,红岩娇娇甩开阻拦的儿子们,上前了几步,语气中带着一抹释然的开口,“风凰长生,我红岩一族曾是你风凰皇族治下的名门望族,我曾在你母皇的宫殿为婢,君臣之义不可抛,主仆之情不可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