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不靠谱的南疆
  readx();

  “娘!”

  “娘!”

  “……”

  葫芦娃六兄弟惊呼了一声,膀大腰圆的身子迅捷的往自家老子娘扑了过去!

  动作和身手,竟然比顾长生和周沐还要迅速,像是早有准备一样!

  “红岩前辈!”顾长生见此,也是大惊失色,顾不得理会新收的火鸡蛊虫,连忙扑了过去,手指毫不犹豫的覆在了红岩娇娇的脉腕之上。

  “娘!娘你醒醒!”

  几个大男人摇晃着红岩娇娇,眼中的泪水在打转,焦急的呼唤着。

  探到红岩娇娇的脉搏,顾长生的面色缓缓凝重了下来,看向一旁的周沐,皱眉开口,“脉息沉稳,完全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顾长生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医术,此时此刻,她无比的确定,红岩娇娇的身子没有病!

  没有病,却突然陷入昏厥,顾长生的心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看向红岩娇娇的目光,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红岩娇娇躺在自家儿子的怀里,脸色略有苍白,虽然原本看着像是半老徐娘,可是实际上她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此时此刻失去了朱雀蛊,她脸上的褶皱开始慢慢的显现,再不复适才的年轻之感……

  “娘!”

  “前辈!”

  顾长生跟着葫芦娃兄弟们担忧的低唤。

  在他们的唤声中,红岩娇娇缓缓睁开了眼睑,难掩沧桑的脸上带着一抹释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顾长生,虚弱的开口,“风凰长生,少主,风凰一族的新皇,红岩娇娇不负重托,终于完成了使命……”

  “前辈!”顾长生听着这像是临别嘱托的话语,心头一紧。

  “娘,你别说话了,你以心头之血养朱雀蛊,如今朱雀蛊离体,遭到反噬,你还有心情说话!”红岩娇娇的大儿子抹了把泪水,看着怀中的老子娘,伤心至极。

  反噬!顾长生闻言,心头顿时大颤!

  巫蛊之术,本来就是玄之又玄之事,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反噬!

  顾长生不期然的就想到了躺在柳州城顾府之中的檀女,檀女如今陷入永世昏睡不复醒,那同样遭到反噬的红岩娇娇又会如何?

  “前辈,怎样才能帮你?我怎么才能帮你?”顾长生抓着红岩娇娇的手,焦急的开口。

  反噬,不在医学范畴之内,饶是顾长生也一筹莫展!

  “我不是凤凰一族血脉,强行持有朱雀蛊,必……必以心头血将养才能保全它……”红岩娇娇奋力的握住顾长生的手,焦急的断断续续开口,“少主,复兴风凰一族,为你母皇报仇!”

  “别说这些,这些都不重要,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保下你?”顾长生闻言当即摇头,跪伏在地,回握着红岩娇娇的手,焦急的开口。

  “南疆皇族曾有一条……一条传言,集齐四大皇蛊,能助巫蛊之王神魂神体合一……”红岩娇娇看着眼前芳华绝代的女子,抬手极力的覆上她的眉心,“千百年来,传闻中的青龙蛊一直是一只蛋,不曾想失踪之后,竟然能够破壳而出,还让少主收服,这果然是天命……”

  “巫蛊之王神魂神体合一,就能保下你?”顾长生最关心的是这一点!

  “传言,只要巫蛊之王神魂合体,就能赐予蛊女免除反噬之力……”红岩娇娇虚弱的闭了闭眼,覆在顾长生眉心的手贪恋的不肯放下,极力的继续,“少主,南疆千百年来,巫蛊之王从来不能脱离饲主,只因四大皇蛊,从来蛊不见蛊,少主能以一己之身将养两蛊已经是极限,南疆从没有蛊女能够将养四只不同品种的蛊虫!红岩娇娇死不足惜,少主不要以身犯险……”

  “不!我可以的!前辈,我可以!算上巫蛊之王,我已经养了三个!我一定会集齐四大皇蛊,让巫蛊之王神魂合体,我一定能够保下你的!”顾长生闻言,当即掷地有声的开口。

  红岩娇娇闻言,虚弱的摇了摇头,“不可能的……香卡天姬那个老虔婆之所以能够执掌南疆而不激起全民公愤,是因为,白虎皇蛊在依附她的苗素一族手中,玄武皇蛊在她自己的手中……皇蛊,是南疆皇族的标志,少主,不能得到它们!就毁掉它们!就算只剩下青龙和朱雀,你也能名正言顺的和香卡天姬争权……”

  想到另外两只皇蛊的所在,红岩娇娇因为青龙蛊问世而产生的一丝希冀,顿时化为了泡影,脸色愈发的苍白了起来。

  “毁掉它们?”顾长生闻言,顿时瞪眼。

  丫的,怎么可能,红岩前辈绝壁在说笑!

  先不说四大皇蛊是蛋蛋虫子能够脱离她身体的关键,单是没有四大皇蛊守护,自己无法产女这一桩,就让顾长生无语凝噎!

  虽然说,在顾长生的意识里,有没有闺女无关紧要,可是,在南疆这地界的定义里,没有闺女,那就是绝户啊!跟灭族有个毛线区别?

  顾长生觉得,不管是为了蛋蛋虫子也好,还是为了她以后的生育自由也好,她都得想办法集齐四大皇蛊!

  毁掉皇蛊这种一拍两散谁都没得玩的方法,她尼玛不赞同!

  虽然,她没有考虑过要二胎,可是,身为周沐的未婚妻,顾长生觉得,她不能让妖孽跟着她绝户!

  尽管,顾长生在心底,对于蛊虫和生娃的关系,是拒绝的……

  顾长生看着眼前勉力支撑的红岩娇娇,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无比笃定的开口,“红岩前辈,你也沉睡吧,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唤醒的!”

  反噬啥啥的,她已经一回生二回熟了,檀女不就沉睡了么?红岩娇娇勉力支撑的这么辛苦,看的她都有点儿于心不忍了!

  红岩娇娇闻言,眼睛顿时瞪圆,原本还有一点儿心力支撑,听到顾长生的话,顿时被气的彻底撅了过去……

  六道眼刀,顿时从葫芦娃六兄弟身上扫射了过来……

  顾长生哪里想到,自己故作轻松的一句话,竟然真的让红岩娇娇厥了过去,连忙摇晃了红岩娇娇几下,焦急的开口,“艾玛前辈,你慢点昏睡,你好歹把我母亲还有大泽山上的事儿给我说全活点儿啊……”

  她对南疆腹地,完全是一窍不通好不好?好不容易碰到个懂得的,竟然就这么真的厥过去了,这……

  摇晃了几下,红岩娇娇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顾长生顿时后悔的要死要死的……

  尼玛,不带这么摊派好任务就撂挑子睡觉的!好歹把敌情说的清楚详细点儿啊!再不济,给她讲讲当年的凤凰灭族的陈年往事也好啊!

  “少主,家母早就备好反噬避难之所,如今朱雀蛊离体,家母只能维持一年的寿命,请恕我等兄弟忠孝两难全,要守护在家母身边,不能追随少主!”葫芦娃六兄弟中的老大对着顾长生俯身,他家老子娘早就准备好了退路,也做好了交还朱雀蛊的准备,这也是他们明知自家老子娘会遭受反噬还不能阻拦的原因。

  自家老子娘要尽忠,作为人子,他们无法阻拦!

  “一年啊……足够了!”顾长生闻言叹了口气,心头一团乱麻缠啊缠,可还是对着葫芦娃六兄弟承诺道,“请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会集齐四大皇蛊,唤醒你们的母亲!”

  六兄弟中的老大闻言,一脸苦涩的摇了摇头,“少主不必如此,家母一意归还朱雀蛊,就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还请少主以复兴风凰一族为重!不负家母希冀!”

  说到这里,那老大顿了顿,看向顾长生的眼底带了丝沉重,迟疑了下,还是一脸凝重的开口,“少主,白虎和玄武两蛊落入香卡天姬之手,她深知皇蛊对于风凰一族的重要性,绝对不会让它们回到你的手中的!少主,风凰一族没了四大皇蛊守护,承载巫蛊之王的蛊女皇脉若想延续,只能以命换命,即便是失去了另外两只皇蛊,也请少主以风凰一族的延续为重,即便是死,也要诞下蛊女皇脉,保证承载巫蛊之王的血脉不绝,保证风凰一族的血脉不绝!”

  顾长生起初还认真的听着,毕竟是红岩娇娇儿子的嘱托,可是越听就觉得越不对味了,等到他把话说完,顾长生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不好的了!

  抬脚,踹!果断而决绝!

  “滚你妈蛋!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