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七十章 被吃豆腐就回吃
  readx();

  天可怜见的,当时,她是真穷的都揭不开锅了!

  靠典当过日有没有?离开上京的时候,更是穷的没剩下几个大子了!

  顾长生想想周沐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应该是在路边的茶楼上议事,而她呢?她和小肉包和小翠,离了李府,因为路边的老婆婆多给一把青菜而窃喜!

  一个在茶楼上风光无限,一个穷的比乞丐强不到哪里去!

  这落差!忒打击人!

  “呵呵!”周沐看着眼前生动的小女人,。宠。溺的一笑,抬手把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看着西山落下的斜阳,温声开口,“本王已经把全部身家都拱手奉上了,长生吾爱可是还觉得不够?若是再不够,本王只能如你所愿,肉偿了!”

  “咳!”

  原本还舒舒服服依偎在他肩头的顾长生,听到这话,顿时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了!

  肉偿!肉!偿!

  “肉偿你个篮子啊!”抬爪,毫不犹豫的把眼前宛如神邸般的妖孽脸挥到另一边,顾长生两颊像是着火一般,不敢在看他的脸,咬牙切齿的开口,“丫的你差不多点啊,记住你的身份,别竟顶着一张祸۰国۰殃۰民的脸耍流。氓!”

  作孽啊!

  这完全是在考验她身为颜控的自制力!

  顾长生真的担心,自己一个没把持住,就把眼前的妖孽给就地正法喽!

  她的节操啊!早晚会毁在眼前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手里!

  呜……挽尊!

  “哎!长生吾爱,你真的越来越不可爱了!”把俊美如妖的美脸扭了回来,周沐抬手把那个作乱的小爪子握在手心,痛心疾首的指控。

  “不可爱就别爱!谁稀罕!”顾长生哼哼。

  “那可不行!本王把什么都给了你,若是不爱你,岂不是要穷困潦倒?”周沐挑眉,嘴角勾着邪肆的弧度。

  顾长生闻言,嘴角一抽,睨了他的脸一眼,撇嘴开口安抚,“安心!就凭你这张脸,就算净身出户,也能在小倌馆混口饭吃,不会落魄到穷论潦倒的地步的!一个不巧,说不定还能混个头牌啥啥的……唔……”

  顾长生的话还没有说完,近在咫尺的美脸就迅速的放大,转眼欺进,强势的掠夺了她的呼吸!

  妈蛋,趁人不备,又吃她豆腐!

  真当她是豆腐西施咋滴?

  顾长生向来不是个吃亏的主,面对被吃豆腐的场面,她已然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自来熟了!

  所以,她的反应很直接,那就回吃回去!

  转眼,原本还有点儿压抑的场景,顿时变得旖旎了起来。

  元宝在临时搭建的灶台间忙活,一抬头,就看到远远的半山坡上,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

  “啧啧……不就是玩个亲亲,至于躲这么远么?咱好歹也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小太监,什么场面没见过?哼哼……”元宝一边拿着小棍儿拨着锅底下充当柴火的火鸡,一边一脸“我就知道”表情的开口。

  四喜闻言,也往山坡上瞅了一眼,只一眼便连忙收回,就看到元宝拨火的动作,连忙上前,抢过了他手中的小棍儿,看着锅底下眼瞅着就要炸毛的火鸡,一脸不赞同的开口,“元宝大人你干什么呢?你真当这是柴火呢?你再拨拉下去,这朱雀蛊可就要发飙了!咱家娘子正忙着,朱雀蛊要是发飙,非得把你给烤焦吞了不行!”

  天爷!虽然这青龙蛊长得忒像火鸡了点儿,可是,这掩藏不住它是青龙蛊的事实!

  火鸡发货他们是没见过,可是身为青龙蛊的嗜灵蟒发威他们还是见识过的!

  同为南疆四大皇蛊,这火鸡就算再差劲,也差劲不到哪里去吧?

  想到正忙着玩亲亲的自家娘子,又看了眼锅底下对他怒目而视的火鸡,元宝利索的打了个寒颤!

  这个时候去打扰自家爷和娘子,那无疑是找死,惹火了烧锅的火鸡,那也是找死!想明白了这点,元宝顿时就消停了,打死他都不敢拨火了!

  山坡之上,顾长生快要窒息而亡的时候,两人终于鸣金收兵,把合二为一的身形分开了些许!

  趴在周沐的肩头,顾长生迫不及待的喘着大气,迫切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补充脑袋里缺的氧气!

  稍微缓过来点,顾长生当即咬牙切齿的警告,“丫的,妖孽你再敢吃老娘的豆腐,老娘回家就告诉我义父!”

  咱有爹!就算是干爹!也能管的你牢牢的!

  半山先生的威力,还是很无边的,即便是身为大周不败战神的周沐,都对这个岳父大人恭敬有加!

  是以,听到顾长生的威胁,周沐顿时就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掷地有声的开口,“南疆事了,本王即刻让钦天监定下大婚之期!”

  天知道他的郁卒!

  若非被南疆之事耽搁,他们早在纳吉大礼之后,就尽快完婚了,哪里还要这样?跟偷。情似得?

  顾长生闻言,沉默了一下,没有接话。

  过了一会儿,才捡起草地上的家谱,指着那上面的名字,呐呐开口,“妖孽,我有没有说过,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也有亲人?我有一个很爱我很爱我的爷爷,还有父母……可是我父母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前世,顾长生见过自己父母的照片,她的妈妈,是个长的和她很像的女人,温婉静谧……

  周沐闻言,脸色微变……

  “妖孽,我曾经的母亲,也叫若水,读音一样,可是字不一样,是上善若水的若水……我前世今生两辈子,都没有父母缘,更不知道,我应该为这份血脉延续的情意,付出什么……”顾长生摩挲着手中的家谱,低头喃喃自语,“你们的这个时空,原本我可以活的如鱼得水,可是,自从知道我这个身体的生身母亲的身份之后,一切都变了!”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皱着眉看向眼前的虚无处,“妖孽,南疆对我来说,太过神秘,也太过颠覆我以往的认知!这里的一切,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中!开始知道母亲的身份,我选择了逃避,小肉包被掳到南疆,我无奈之下,只能发兵至此,开始,我确实是抗拒的,我甚至有点儿怨怼……”

  “如果我的母亲,不是南疆风凰一族的女皇,我在柳州城的平静生活,也不会被打乱,或许我已经和你完婚,继续过着安静的生活……”

  周沐看着怀中的小女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温声开口,“长生,我们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就像,我不想当大周的不败战神,我不想问鼎那个位置一样……”

  顾长生闻言,淡淡的点了点头。

  “南疆是这片大陆上,最神奇的所在,为中原之地所畏惧,你彷徨也在所难免……”周沐温声的安抚着。

  顾长生在他的安抚下,心情渐渐恢复了平静,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我不是彷徨,妖孽,我不怕南疆的玄幻超过我的认知,长。枪大炮,在绝对的武力面前,这些个玄奇的事儿,都只有炮灰的命!”

  “我只没想过,当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儿,竟然能牵扯出这么多的人和事儿!红岩一族的遭遇,让我觉得沉重压抑,我是个懒散性子,我不想被责任压抑和束缚!我原本想着,救出咱家的小肉包,灭了香卡,也算是为风凰一族报仇了,也算是全了我和这个肉身的母亲的血脉之情了,我只想着荡平南疆来平息我的怒火,从没想过如何善后,更没想过什么复兴风凰一族……”

  “妖孽,我甚至刻意的规避风凰一族当年的事儿,看似上心却漫不经心,从不曾盘根问底,从不曾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我之所以能够生下来活到现在,是我母亲用命换来的,我能够拥有这一身无穷内力,是风凰一族八大长老以身祭蛊换来的,夏如言北大营的几十年忠心不悔,红岩娇娇不惜灭族尽忠,妖孽,我不知道,我漠不关心的风凰一族,还有多少人在倾其所有守护着,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等待我的归来和救赎,妖孽,我懒散惯了,没心没肺惯了,我一路攻打掉南疆的半壁江山不曾踟蹰过,可是面对着这么多人的希冀,我突然就有点儿无所适从了……”

  说到这里,顾长生不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