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80.第580章 遭天谴也要救!
  “人家乐意!人家高兴!你别拦人家!”

  软软糯糯的抗议声响起,顿时将顾长生给惊醒,凤眸瞪圆,顾长生不敢置信的开口,“如果强行救了元宝,蛋蛋,你就会遭受天谴?”

  “蛋蛋娘你别听他胡说,他活的太久了,有点儿胆小怕事儿,不过是被天雷轰几下,不碍事的!”属于蛋蛋虫子的语气,再次以亦男亦女的成人声音出现。

  “胡说!即便是荒古时期存在的真神,都惧怕逆天之雷,你我不过一缕神息,你竟敢出此妄言!你是真想我们身上,这世间的最后一丝神息,也消失殆尽吗?”

  “要你管!人家就要!”

  脑海中回荡着蛋蛋虫子自己和自己争吵的声音,顾长生头昏目眩,却无能为力。

  “以吾巫蛊之王神魂,祭求荒古众神,六道轮回之中显沟壑,赦元宝生魂魄归!”亦男亦女的声音,带着异族强调的靡靡之音,像是吟唱,也像是歌颂……

  顾长生震惊的看着眼前金光中的幻影,看着它小小的虫嘴巴一唱一和。

  “蛋蛋……”顾长生失神的轻唤,可是蛋蛋虫子神色神圣庄严,丝毫没有回应……

  “嗜灵蟒!收了元宝的魂魄!”

  就在顾长生目不转睛,神情紧张之时,蛋蛋虫子突然对着一旁盘旋着瑟瑟发抖的嗜灵蟒低喝一声!

  “嘶嘶!”

  下一个瞬间,嗜灵蟒的蛇身像是听到召唤一般,迅速的游弋了过来!

  元宝四周,金光氤氲之下,一缕幽暗的气息渐渐凝聚,而嗜灵蟒却大张着嘴巴,做吞噬之状!

  “以吾巫蛊之王神魂,祭求荒古众神,六道轮回之中时光溯,驱元宝肉体灾厄……”

  看着嗜灵蟒吞咽完毕,蛋蛋虫子的幻影再次开始吟唱。

  随着它的吟唱之声,顾长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怀中元宝的躯体逐渐的恢复温热!

  顾长生见此,迫不及待的将手腕搭上了元宝的脉搏,目光停留在元宝苍白如雪的脸颊上。

  “有心跳了!虽然没有醒过来!但是有心跳了!蛋蛋!”元宝的双眼依旧紧闭,可是顾长生却无比惊喜的开口。

  相比于适才的冰冷,如今的元宝有了体温,有了心跳……

  这已经是让她不敢置信的结果了!

  “嗜灵蟒,不能把元宝的魂魄给炼化吃了,把他将养在你的蛇胆里!”蛋蛋虫子小脑袋耷拉着,有气无力的开口,周身的金光,也黯淡了许多。

  “蛋蛋!”顾长生闻言,担忧的抬头。

  “蛋蛋娘,朱雀吞噬万蛊,能守死身不腐,你让朱雀守在元宝身边!”蛋蛋虫子虚弱的开口。

  “嗯嗯!我记得了!”顾长生闻言,连忙点头。

  “人家保住了元宝的肉身,朱雀能让他死身不腐,嗜灵蟒护住他的生魂,蛋蛋娘,找到白虎蛊,它能度给元宝生气,还有玄武蛊,让它引渡元宝的生魂入体!”单单虫子垂着眼,有气无力的开口,“蛋蛋娘,你自有久久八十一天的时间,八十一天之后,元宝如果生魂不能入体,世间再无人可救!”

  “我知道!我知道了!八十一天,我绝对收齐四蛊,复活元宝!”顾长生闻言,坚定不移的点头。

  “这个人类复活之时,就是天谴之雷降下之日,小小人类,吾倒要看看,究竟是谁,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禁锢吾之神魂在你的肉体之中!”清冷孤傲的亦男亦女之声,在顾长生的脑海中响起。

  “你!”顾长生闻言,疑惑的想再问,可是下一个瞬间,蛋蛋虫子却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了她的眉心消失不见。

  “蛋蛋!蛋蛋你怎么样了?”顾长生抱着元宝,在心底焦急的唤道。

  可是回答的她的,却是一片寂静!

  脑海之中,唯有一条闪着微弱金光的红虫子,脆弱的蜷缩成一团,痛苦的捂着肚子……

  “蛋蛋,如果真有天谴之雷,我也会为你受了!就算是把我劈成焦灰,我也不会让你为了我伤到一分一毫!”顾长生看着怀中像是安睡一般的元宝,沉声开口。

  元宝为她挡了一剑,身死!

  蛋蛋为了救元宝引来的天谴,理应由她承受!

  毕竟,她才是事情真正的起因!

  “火鸡,你守护好他,片刻不能离开他的肉身。”顾长生把元宝放在地上,弯腰把火鸡抱入怀中,沉声开口。

  “咕咕……”火鸡的小脑袋猛点,乖巧无比。

  顾长生放心的将火鸡放在元宝的身边,安抚的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别担心,元宝会没事儿的,他还会继续奴役你烧锅的!”

  “咕咕……”知道知道!

  顾长生见此,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只是这笑意之中,略带苦涩。

  红岩山千人围杀,她胸有成竹,志得意满,不成想,她猜到了结果,却没有猜到最终……

  苗素婆娑!

  她竟然趁她不备,杀了她的元宝!

  此仇不报,她顾长生无颜再立于人世间!

  “都给我退下!”顾长生冷喝一声,握着重华匕首缓缓起身。

  满脸血迹,犹如罗刹,眉心一点金色的水滴,光辉夺目……

  “娘子?”

  “长生?”

  和苗素婆娑交战在一起的几人闻言,顿时回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像他们徐徐走来的女子。

  夜色之下,那红衣灼灼的女子身上,染了一片片暗沉血迹,如今整张脸上,更是血迹斑斑!

  像是从修罗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一样,触目惊心!

  “长生,此人甚是诡异,刀剑根本伤不到她分毫!”饶是自负武功绝世,周沐还是实话实说,长剑一挥,拦住了苗素婆娑,挡在了顾长生身前。

  四喜和六女也满是是血的退出战场,护在自家娘子跟前。

  “哈哈……风凰一族的孽障,也敢妄想染指南疆,简直是自寻死路,今日,老身就让你葬身在这红岩山,为我的浮屠徒儿陪葬!”苗素婆娑老脸上被黑色的枯枝纹路缠绕覆盖,漆黑的指甲细长,手中握着一把骨剑,直指顾长生。

  “你杀了我的元宝!”顾长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轻声开口。

  “杀了他又如何?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哈哈……”苗素婆娑张狂的大笑,眼底阴鸷的杀气,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盯的人发毛。

  “我家的元宝,乖巧听话,还很讨喜,你竟然敢杀了他……”顾长生想到元宝躺在她怀中冰冷的模样,心底一阵阵的抽疼,手中的重华匕首直指苗素婆娑,丝毫不惧。

  “长生,不可轻举妄动,此人很诡异,我们伤不到她!”周沐见此,紧张的开口。

  “呵呵……”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笑声中满是狠绝,目光如炬的盯着眼前诡异的苗素婆娑,沉声开口,“你们当然伤不到她!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人!”

  周沐等人闻言,顿时大惊。

  “只要是生灵,没有我的解药,不可能躲得过我的酥骨香!你竟然能躲得过,就只能证明,你不是生灵,更不是人!”顾长生手持重华匕首,不顾面前惊疑不定的周沐,缓步上前,“苗素婆娑,你以骨为剑,用尸蛊之毒杀了我的元宝!对不对?”

  “对又如何?不对又如何?”苗素婆娑闻言,不屑的冷哼一声。

  顾长生不理会自己身边的人,再次欺进,沉声开口,“世间本无尸蛊,只因尸蛊的蛊虫只寄养在死人身上!苗素婆娑,你本是已死之身,却强行将魂魄束缚体内,还用此死身饲养尸蛊,害了我的元宝!如此逆天而行,你还真是好本事!既然你杀了我的元宝,那我就杀了你,以命抵命!”

  “杀我?哈哈……笑话!数十年不曾有人发现老身的秘密,你既然知道了,那就得死!还说杀我?这世间强者无数,但能伤我尸身者却没有!”苗素婆娑闻言,顿时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放声大笑了起来。

  “伤你尸身?”顾长生闻言,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冷冷开口,“谁说我要伤你尸身了?尸蛊护体,此蛊又不属于世间,就算是我身怀侍神之血,也伤不了你这铜墙铁壁般的尸身分毫!”

  “那你还敢大放厥词,还不乖乖束手就擒!”苗素婆娑闻言,眸底杀意顿显。

  顾长生睨了她一眼,抬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奕奕然的开口,“束手就擒?我顾长生的字典里,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坐以待毙!苗素婆娑,你杀我元宝,害我至亲家人,是以今日,你我二人,注定不死不休!可是偏偏,我没那么好的脾性,因为你,我尝了生离死别之痛不惜逆天行事,所以,这一切,都要你来承受!”

  说着,顾长生红袖一抬,重华匕首直指苗素婆娑,“我要你死!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我要你魂飞魄散,难入轮回,永远消失!”

  “狂狷小儿,你还真是大言不惭!闲话休说,速速就死!”苗素婆娑闻言,脸上的枯枝纹路愈发的密布,沉声开口。

  “不急!”顾长生邪笑抬头,“你难道不好奇,我凭什么如此大言不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