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86.第586章 八城惶惶,苗素族亡!
  这城主的话,无疑在八位城主中丢下了一枚炸弹,让他们惶惶不安的心,愈发的惶惶不安了!

  “什么?风凰皇主和她那不败战神的未婚夫婿,没出手?”

  显然,八城城主,不知道这消息。

  “没……没出手啊!”适才开口的那个城主被七双眼睛虎视眈眈,连忙开口,“苗素城城破之时,我城中有人往那里送货,大乱过后他回城,是这么说的!”

  “你那送货的城民还说了什么?”其余城主闻言,当即焦急的开口。

  “我那城民说,风凰皇主六婢攻城之前叫城,扬言大开城门,赢他们大人入城,否则杀无赦!”那城主吞了吞口水,响起自家臣民描述的话,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然后……然后苗素城城门不开,她们就真的破城,杀尽了守城军!一个不留!真真正正的一个不留!地动山摇,血流成河,尸堆如山……”

  那城主捂着胸口,颤颤巍巍的转述,“再然后,她们屠尽十万守城军,破城而入,再次叫喝,风凰之皇入主,跪地乞降者不杀,余者,杀无赦!”

  杀无赦,三个字,让其余七位城主,尽皆打了个寒颤。

  “再……再然后呢?”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老城主,惊惧的吞了吞口水,开口问道。

  “再……再然后,她们就真的杀无赦了!除了跪地乞降的人,都杀了,迟疑的,跪的慢的,都没能幸免!是真正的杀无赦啊!”那城主像是受了很大打击一般捂着胸口,瞳孔涣散的复述,“那是货真价实的屠城,顺她者昌,逆她者亡!六婢屠城,恭迎风凰皇主君临苗素城,不,如今,应该叫红岩城,风凰皇主以雷霆手腕,启用红扶一族,赐其执掌六殿之一,代替被她屠尽的花恒一族,恩威并施,杀伐果决整肃红岩城,你们能想象吗?不过半日,不过半日时间,才经战火屠戮的红岩城,就在风凰皇主的整肃之下,满地尸骨尽敛,街道被冲刷一新,满城六万残余之民尽皆归降,俯首帖耳,顶礼膜拜……”

  “这……这不可能!”

  “不可能的!这完全不可能!”

  “……”

  七位城主听到如此详尽的转述,顿时惊慌的摇头。

  这完全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屠城之敌入城,却换来满陈残余之民忠诚,这怎么可能?

  “她根本就不是人!她就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啊!”那城主在七位城主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说出心中所想,“六婢破城,是明攻,是为实力!屠城之令,杀无赦,是为魄力!残民归降,表忠诚,是为手段!”

  “这么一个要实力有实力,要胆魄有胆魄,要手段有手段的女人,我自问,曾经也曾效命风凰皇族手下,也未见风凰一族,出过如此逆天之女!这是天助她风凰一族啊!这是天意啊!”

  听着那城主的话,其余的七位城主,顿时就一脸灰败,欲哭无泪了。

  若是不知道顾长生的暴行还好,如今知道详情,那才是未曾触目也惊心啊!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联合起来抵御她,还是所幸挂起降幡归降?”那个年轻城主,一脸惊悸的开口,“我的小城,可是总共才五万多军民,这还不够风凰皇主的婢女塞牙缝的呢!”

  “我的城池,也才七万多军民!”

  “就算我有十万军民,也抵不过她老人家的杀无赦啊!”

  “……”

  一时间,在座的城主,大半心灰意冷,战意全无。

  “都闭嘴!”就在此时,那老妪城主沉声喝止议论,脸色漆黑的开口,“如今风凰皇主战书已下,是为威慑,我们如果此时归降,你们能够保证,这城主之位,还在我们的手中?”

  说到这里,那老妪叹了口气,“香卡一族谋逆,我等虽未参与,可毕竟我们的城主之位是世袭,事后也是向香卡一族表了忠心,才能保住如今繁华,以风凰皇主杀伐果决的性子,我们即便是归降,如此曾经附逆之族,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眼?”

  “所以,降,我们势必式微,不降,我们未必有生路!”

  这一句,无疑是宣判了这八位城主的进退两难。

  让他们放弃已经拥有的权势,谈何容易?

  可是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是好死,还是赖活着,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是以,八城城主惶惶不安了,游移不定了,碰头会不欢而散,愈发灰败了!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逆天妖孽啊!怎么就能这般厉害?能这么以雷霆之势,让他们八城还没来得及体会唇亡齿寒,就身陷囹囵了啊!

  屠城什么的,杀无赦什么的,听着就让人心头一紧有没有?

  这若是吓唬人小把戏那也就罢了,可那是真屠啊!

  就问,你怕不怕?

  反正,八城的城主,都是怕的!

  因为怕,所以,惶惶不安啊!

  毕竟,他们的日期,只有三天!

  红岩城临近的八城城主都很悲催,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脑袋上悬着一个定时炸弹,这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炸开,日期就是三天后!

  这种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死亡恐惧,真心是糟糕透顶了!

  八城城主的惶惶不安,顾长生没有心情理会,因为,她终于在天黑的时候,被小翠唤醒了,醒来之后,顾长生就看到了自家一身浴血的妖孽,还闻到了无比呛人的血腥气。

  转眼,就看到客栈门外,一排排被扔在地上的……呃……人?

  这些个缺胳膊少腿的,残缺不全只剩一口气的,姑且,还能算是人吧?

  顾长生吞了吞口水,嘴角抽了抽,看向身边安坐的妖孽,“你这剁菜的毛病,还真是看的人起鸡皮疙瘩啊!”

  你说你剁也就剁吧,这剁到恰到好处留一口气,把人弄得支离破碎的,是不是有点儿忒血腥?

  “既然吾爱要立威,自然是积威越大越好!”朱唇微启,周沐一脸正儿八经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面容又是一抽。

  她可以想象,这苗素一族的人如此支离破碎的出现在街道上,城中的百姓得有多害怕!

  杀人不可怕,杀的如此血腥,才最能震慑人心。

  在这一点上,她家妖孽当仁不让,无人能出其右啊!

  “嗜灵蟒,去,把他们身上的蛊,都给我吸出来!”顾长生对嗜灵蟒挥了挥手,这次,她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吸本命蛊啥的,难免有吸的不干净的地方,苗素婆娑就是个例子!

  “嘶嘶!”嗜灵蟒听到自家饲主大人的召唤,猩红的蛇信子吐了吐,转眼往客栈外游弋了过去。

  摄魂吸蛊什么的,它最拿手了!

  信手拈来啊!

  街道之上,蛊虫被强行剥离的痛苦,让苗素一族的数千族人痛吼不止!

  撕心裂肺的悲鸣,响彻红岩城,让城中的百姓敬畏的跪地,不敢抬头,心底只响起一句话,风凰皇主之威,不容亵渎!

  皇主之威!不容亵渎!

  这威慑,再一次将风凰之皇的威严,推至了另一个巅峰!

  神一般的积威,让满城之民,顶礼膜拜!

  一刻钟之后,小翠从外面走了进来,躬身回禀,“娘子,未见白虎蛊踪迹!”

  “什么?”顾长生闻言,眉头当即皱起,“红岩娇娇言之凿凿,白虎蛊就在苗素一族手中,怎么他们的族人尽皆在此,白虎蛊却不知所踪?”

  “这个,奴婢不知。”小翠闻言,一脸苦恼的摇了摇头。

  “哈哈!风凰长生,你打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皇蛊,你简直是痴人做梦!”门外,响起苗素族人的放声讥笑。

  “尔敢对大人不敬!”

  不用顾长生出声,门外就传来一声娇叱,闷哼声接踪而至。

  顾长生知道,适才讥讽的人,已经死了!

  “红扶苏求见吾主!”客栈门外,红扶苏的声音响起。

  “进来。”顾长生心情不好,沉声开口。

  红扶苏闻言,当即躬身进入,跪拜在地,“吾主,臣下听闻,吾主在寻找皇蛊踪迹,奴家曾听姻亲提起,白虎蛊确实在苗素一族,可是如今苗素族人皆在,却无皇蛊踪迹,那只能证明一定!”

  “证明什么?”顾长生闻言,当即急切的开口问道。

  她迫不及待的要收齐四大皇蛊,复活她家元宝小二缺!

  “苗素一族,还有一人,不在红岩城!”红扶苏在顾长生的灼灼目光之下,沉声开口,“香卡逆贼为了稳固政权,拿捏六殿家族,附庸两殿为表忠心,都会送一名嫡系蛊女入大泽山,白虎蛊不在红岩城,势必在那送入大泽山为质的蛊女身上!”

  红扶苏的话,顿时让顾长生的眉头紧皱。

  她丝毫不怀疑红扶苏话的真实性,六殿世家分疆而治,族民不离老窝!很方便一锅端!红扶苏在红岩城经营多年,知道些内幕,肯定是真的!

  “如此也好,剩余的两只皇蛊都在大泽山,倒也省的我再费心搜寻了!”顾长生揉了揉眉心,对着小翠挥了挥手,“六殿之一,苗素一族,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