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597.第597章 无良的小肉包
  古来南疆,穷山恶水,以易守难攻之名而闻名天下!

  可是,南疆偏偏在今年迎来了一朵奇葩!

  这个人,就是顾长生!

  红日谷沦陷,昭示着南疆外围的半壁江山轮入她手,这也就罢了,而她偏偏一行十人深入南疆腹地,以所向披靡之势涤荡了腹地外缘的苗素一族属地!

  苗素城易名,附属八座城池沦陷,南疆腹地,也随之大乱!

  可是此时此刻,身为南疆权势核心所在的大泽山,更是一片兵荒马乱,香卡天姬看着一条条送来的战报,不知摔碎了多少茶盏,可是,顾长生的攻势太快,丝毫不给她留增援的时间!

  “你说什么?赫罗城遭遇围攻?哪里来的围攻?顾长生那个贱人不过区区十来人,你告诉我,哪里来的大军围攻?”香卡天姬脸色苍白,一个茶盏毫不犹豫的往下跪的香卡嵩的脑门上砸了过去。

  一缕鲜血,顷刻间从香卡嵩的额头溢出。

  身为南疆王,香卡嵩连擦拭的勇气都没有,连忙俯身叩首,“祖姑姑息怒!”

  “息怒?你还好意思让我息怒?南疆之事,向来由你打理,这就是你治理的南疆?不过数月,你就让顾长生那个贱人攻进了南疆腹地,如今更是直逼大泽山而来!”香卡天姬巫袍包裹下的身子,怒极的颤抖,一张老脸目疵欲裂,指着香卡嵩一脸怒其不争,“你这是要拱手把南疆送还给她风凰一族吗?”

  “祖姑姑,孩儿不敢!只是这顾长生来势汹汹,所过城池,多是不战而降,我们援兵未至,她就已经攻占了城池!”香卡嵩脸上血迹蔓延,诚惶诚恐的开口。

  香卡天姬气呼呼的看着下跪的香卡嵩,胸口生疼,委顿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灰败的开口,“无妨无妨,我派去南陈之人已经传回消息,南陈百万大军已然挺进巴蜀,不日顾长生那贱人就会腹背受敌,她定会调兵回防,我们也可解了赫罗城的燃眉之急。”

  “祖姑姑,围攻赫罗城的,不是顾长生的暗夜军,也不是夏如言的北大营啊!”香卡嵩闻言,连忙焦急的开口。

  “你说什么?”香卡天姬闻言,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开口,“怎么可能?那贱人手下,不是只有暗夜军和北大营的兵马吗?不是他们,那围攻赫罗城的兵马是哪里来的?”

  香卡嵩在香卡天姬的威压下,身子惊颤,艰难的吞着口水开口,“是沧弥城等七座城池的兵马!他们也是近日才和顾长生一行汇合,竟然汇集的二十万兵马围攻赫罗城!”

  “二十万?二十万?怎么可能?”香卡天姬闻言,再一次往椅子倒了过去。

  新攻占的城池,兵马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调动?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祖姑姑,如今只是围而不攻,依照顾长生的脾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赫罗城必然岌岌可危!”香卡嵩膝行了两步,期期艾艾的开口,“祖姑姑,赫罗城离大泽山可是仅有千里之路了,赫罗城失守,顾长生就真的长驱直入大泽山了啊!还请祖姑姑早做决断啊!”

  “赫罗城有三十万守兵,四十万属民,七十万军民,这可是顾长生那贱人的三倍有余之数,如此,都守不下?”香卡天姬沉声呼喝。

  “守不下!祖姑姑,莫说三倍,就算是再加一倍,都未必有一战之力,山崩地裂之势,他们根本就挡不住!”香卡嵩膝行着爬上台阶,抓住香卡天姬的裙摆,祈求的开口,“祖姑姑,赫罗城若是失守,那大泽山就保不住了!祖姑姑,风凰……”

  “闭嘴!”听到风凰二字,香卡天姬面色当即大变,一把将香卡嵩甩开,起身挥袖开口,“我这就去请三宫兴兵!三倍之兵不行,我倒要看看,十三倍之兵行不行!我定要将那贱人碎尸万段!”

  “祖姑姑英明!”香卡嵩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香卡天姬见此,愈发气的脸色青紫,挥了挥手往巫蛊祠外走去。

  大泽山绵延数百里,共有三座主峰,香卡一族盘踞巫蛊峰,巫蛊峰后百里的另一个山峰,乃是三宫峰,那里,就是南疆三宫六殿的三宫所在之地!

  而与三宫峰相邻的,是另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这座山峰,远远看去,还要高出巫蛊峰和三宫峰许多,此峰两翼山石临空,大有凤飞在天之势,这座山峰,名唤凤飞峰,乃是当年的风凰一族驻地!

  可是如今,却成了南疆的禁地,凤飞峰上所有的宫殿都已经尘封,殿门紧闭!二十余年,不曾有人再敢踏入凤飞峰半步!

  香卡天姬一怒离开巫蛊祠,气呼呼的要去三宫峰搬救兵,不知道是急气攻心之故还是其他,总之身形有些不稳,害的她身后的随从都有些心惊胆颤。

  香卡天姬离开巫蛊祠,香卡嵩松了口气,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慢的往祠外走,还没走出大殿,就看到一对祠中蛊女仓惶而过,心情本就不好的香卡嵩见此,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呼喝,“巫蛊祠重地,怎容尔等如此失礼!”

  “王上息怒!王上息怒!”领队的蛊女见此,连忙跪地讨饶,“非是手下失礼,手下也是奉命行事,天姬大人下令,彻查巫蛊祠各个大殿,搜寻顾长生之子,可是数月已过,手下还未能找到他的踪迹,反倒是祠中之人频频有异,天姬大人大怒,手下实在不敢怠慢。”

  “一个黄毛小儿都找不到,要尔等何用?废物!废物!统统都是废物!”香卡嵩闻言,怒气更胜,抬起就是一脚,将那领头的蛊女给踹到了一边。

  蛊女敢怒不敢言,只能连连告饶!

  她们没用?她们怎么就没用了?那黄毛小儿,可是在天姬大人手下走丢的,如今倒是怪到她们头上来了!

  整个巫蛊祠被一个黄毛小儿整的天翻地覆,她们几经搜索都未果,就差掘地三尺了!

  领头的蛊女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天姬大人故意包庇那小儿,才能躲得过她们如此紧锣密鼓的搜捕!

  香卡嵩逮着巫蛊祠的搜捕人一顿训,终是将淤积在胸的怒气给疏散了些,末了才顶着一脸血迹离开。

  外面的战事如火如荼,巫蛊祠也人心惶惶,****难安,从最初的偶尔拉肚子,全身发痒,到后来的全身长满脓包,甚至频频有人昏厥,几番彻查之下,都无果,整个巫蛊祠早就成了惊弓之鸟!

  甚至有人连饭都不敢吃,水都不敢喝,直接饿晕脱水!

  巫蛊祠中多为蛊女,不论中原还是南疆,女人爱美的天性那都是一样的,蛊女那也是女人啊!面对着全身长满丑陋脓包的威胁,巫蛊祠的蛊女们实在是淡定不了了,就算没有天姬大人督促,那也是不遗余力的搜捕啊!

  只不过再严密的搜捕,都是徒劳无功罢了!

  因为某个搅的巫蛊祠天翻地覆的无良小肉包,就躲在香卡天姬卧室下的密室之中!

  当然,香卡天姬也不是个实傻子,就算再不敢见密室中人,在数番搜捕无果后,还是下了密室两趟去检查的,只是检查的结果不尽如人意罢了!

  外面的战况如何,无良的小肉包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家娘亲还没来接他,不过乖巧的小肉包耐心还是相当好滴,在巫蛊祠兴风作浪的很欢活,等自家娘亲等的很不消停!

  可是,近来小肉包顾泽的心情很不好!

  原因就是那个被铁链子拴着的老美男!

  密室之内,灰头土脸的小肉包拿着一条被子盖在那人身上,一脸的泫然欲泣,“老帅哥,我又给你偷了一床被子,盖厚厚暖和了,你就不那么难受了。”

  数条被子盖成鼓鼓的包,数条手腕粗的铁链从被子低下伸出来,一缕苍白的发丝,搭在被子的边缘。

  听到小肉包的声音,巫常台天艰难的睁开眼,苍白如雪的脸上勾勒出一朵沧桑的笑颜。

  小肉包看到他笑,顿时也跟着笑了起来,连忙拿起一个小包裹打开,里面赫然包着一只冒着热气的烤鸡,肉嘟嘟的小爪子撕下一点儿鸡肉,小肉包轻轻的往被子边缘递了过去,“老帅哥,你吃点鸡肉,我娘亲说吃了肉就有力气了,病就会好了……”

  “夭夭乖……”巫常台天闻言,苍白的嘴唇微启,轻声夸赞。

  小肉包连忙把鸡肉递到了他的嘴边。

  “咳咳!”

  才刚把肉含到嘴里,还未来得及咽下,巫常台天就捂着胸口咳了起来。

  鸡肉从嘴里吞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片血迹!

  看到那血迹,小肉包眼里的泪水顿时就忍不住了,仓惶的爬了过去,帮他把胸口清理干净,擦拭着他流血的嘴角,“呜呜……老虔婆那个坏女人到底给你吃了什么,呜呜……坏人!坏人!她是个坏人!”

  曾经难掩风华绝代的容颜,如今愈发沧桑。

  都是因为那老虔婆上次来,大闹了一顿,往他的老帅哥嘴里塞了东西!

  “夭夭不哭!不哭!她不过是狗急跳墙,无计可施罢了!”巫常台天见小肉包哭了,顿时用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将他颤栗的小身子揽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