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荣耀既吾命
  readx();

  近在咫尺!

  香卡天姬依旧包裹在诺大的黑色巫袍之中,全身包的密不透风,可那双阴鸷狠历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小娃儿!

  相较于香卡天姬的身形,小肉包显得是那么的矮小!

  此时此刻,他就那么僵立的站着,肉嘟嘟的小脸上,才刚消下去的汗水,再一次溢满!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小肉包惊疑不定的往后瞄了一眼,确定自己身后的棉被包裹裹的很严实,他的小心肝才稍微松了松!

  在香卡天姬如同跗骨之蛆的盯视下,小肉包迟疑的抬起了小爪子,小脸上扬起一抹僵硬的笑意,对着她挥了挥手,干笑开口,“呵呵……好巧好巧……”

  可不是巧怎么滴?他正想把这老虔婆的囚犯给偷渡出去,就被抓包当场了!

  这个悲催!

  小肉包终于体会到了自家娘子说的欲哭无泪的那种憋屈感觉了!

  好蛋疼好蛋疼!

  他真的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做好事儿,当个安安静静的小美男!

  听到小肉包的声音,香卡天姬才确定,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觉!

  这里是她的密室,这被从里面打开的这道门,是她囚禁巫常台天所用!而此时此刻,从密室中走出的,却是她数月搜寻未果的那个黄毛小儿!

  看到小肉包,香卡天姬直觉的头皮生疼!

  那一夜,被小肉包撕扯坏的头皮,即便是用尽了生发药,如今她的头上还是斑驳不堪,一点儿头发都没长,难看的要死!

  再见到让她变成如此的罪魁祸首,她除了头皮疼,更多的是恨!

  恨意溢满胸腔,把香卡天姬气的浑身乱颤!

  见香卡天姬不理他,小肉包无辜的眨了眨圆嘟噜的大眼睛,舔着一张小笑脸挥了挥手,“那什么,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咯!挥挥……你不用送了……”

  一句话说完,小肉包就不再看香卡天姬一眼,翻身,飞快的抓起地上的棉被包裹,用尽全身的力气扯起来,撒丫子往外跑去!

  香卡天姬的卧室,是整个巫蛊祠最大的寝殿!

  数月来,小肉包无数次从这密室中潜伏穿梭,这是第一次被抓包当场,现在,他小小的心底,无比的痛恨这寝殿的大!

  快跑快跑!一定不能让香卡天姬抓住!

  心底在呐喊,小肉包甩动着两条小短腿,连停都不敢停!

  跑出去!跑出去!跑出去他就能离开巫蛊祠,就能去找他的娘亲了!娘亲一定会救被子里的老帅哥!

  他好想娘亲!

  对自家娘亲的思念,化成无边的动力,日以继日训练梅花桩的功夫全数施展,虽然拖着长长的棉被包裹,可是小肉包的速度却丝毫不慢!

  “胜利就在眼前!门!门!”

  看着近在咫尺的寝殿大门,小肉包在心底给自己鼓气!

  他可以的,就算被抓包了,他也一定可以把老帅哥带出去!

  “嘭!”

  前行的身形一顿,来自身后的阻力,让小肉包的身形因为惯性的原因,直觉的往后面跌去!

  “哇!”

  小肉包惊呼一声,噗通跌在被子包裹上!

  被子包裹里是老帅哥!

  小肉包的小心肝儿一颤,直觉的就连忙爬起来,两只小爪子仓惶的将被他摔乱的被子包裹重新裹严实!

  “你怎么那么坏!为什么害我摔倒!老虔婆!坏人!坏人!”

  确定被子包裹无疑,爬起来的小肉包当即抬着小手,声色俱厉的指控!

  香卡天姬一只脚踩着棉被包裹的尾端,一双眼睛阴鸷如数九寒天,终究发现了不妥,指着棉被包裹,声音一如往昔的嘶哑难听,“这是什么?”

  “我的行礼啊!”小肉包一边回答,一边扯了扯地上的棉被,可惜,被香卡天姬踩着,他扯不动!

  这下,小肉包是真的急了!

  “小畜生,这里面是什么?”将小肉包的焦急尽收眼底,香卡天姬的脸色除了银子,眸底隐隐的透出了一丝欣喜!

  她可没有忘记,这小畜生是从哪里出来的!

  密室!她的密室!

  她依旧急的一日前密室人去室空,禁锢巫常台天的铁链全都化成了铁水!

  她囚禁巫常台天二十余年,若非得到外人的帮助,他不可能如此逃脱!

  这小畜生,搅的她的巫蛊祠鸡犬不宁,用的都是药,手里有能腐蚀铁链的药物,也在常理之中!

  而且,眼前包裹了几层的棉被行礼,从外形上看,确实是太像个人形了!

  她要找的人,她出动了巫蛊祠所有兵力要找的人,就在她的眼前!

  这一发现,怎能让香卡天姬不欣喜!

  “小畜生你在说谁?老虔婆我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放我走,或者,让我再把你的毛给拔一遍!”两只小爪子一叉腰,小肉包见香卡天姬注意到棉被包裹,心底顿时打了一个突,连忙岔开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虽然我娘亲说过要尊老爱幼,但是你这样的坏人,我真的不介意再揍你一顿的!”

  “哈哈!”香卡天姬看着眼前摩拳擦掌傲娇非常的小人儿,突的发出一阵儿嘶哑的冷笑,笑声顿时,她原本就暗沉非常的老脸,愈发的狰狞,“大言不惭的小畜生,那夜是有巫蛊神魂助你,你才能在我的手下逃脱,今时今日,日头高挂,孽畜,就算你和你那贱人娘和你心有灵犀,不是月夜之下,她也难以再次施展祭神之术!”

  说着,香卡天姬收回踩在棉被尾端的脚,一步一步的绕过地上的棉被,往小肉包欺进了过去!

  威压,属于强者的威压展露无遗,直直的往小肉包笼罩了过去!

  这强大到近乎蛮横的威压,让小肉包呼吸困难,五脏六腑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一般,生生的疼!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小脸上滑落,他抬起小爪子捂着胸口,笔挺的小背脊依旧挺得笔直!

  娘亲说过,男子汉小丈夫,生死面前不弯腰!

  他是娘亲的宝贝儿子,他不能给娘亲丢脸!

  这是属于他的荣誉,荣誉即吾命!他就算小,也不会弯腰!

  袖中,最后的一个小药包落入手中,小肉包在等,等这个老妖婆靠近她,给她致命一击!

  “你娘亲帮不了你,巫蛊之王也帮不了你,没有救兵,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再次从我的手里逃离,孽畜,纳命来!”漆黑的像是腐烂的枯枝的手,乌黑的长指甲,香卡天姬一边说着,一边伸着双手往小肉包靠近!

  目标,就是小肉包白嫩的脖颈!

  “凭我!”

  低沉难掩沧桑的声音,从地下传来。

  听到这个身影,香卡天姬的身形,顿时一顿。

  厚厚的棉被包裹,被一只苍白的手,从里面掀开……

  巫常台天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苍白的脸色,惨白的唇,可是眼底,确实前所未有的坚定!

  向来不问世事,香卡天姬习惯了那洞悉天下的眸中,满是冰冷和无情!

  “师尊……”僵硬的转头,香卡天姬看向近在咫尺的脸庞,眸底有痴恋,有惊诧,“中了化骨散,你怎么可能站起来……为了他!都是为了他!你竟然燃烧生命,催动本源!”

  说着,乌黑的指甲毫不犹豫的指向那个呆愣掉的小人儿!

  小肉包闻言一愣,惊疑不定的看向眼前的高大男人!

  他家的老帅哥!

  “夭夭,快走!”脸色愈发苍白,巫常台天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么久,焦急的低吼了一句,就往香卡天姬欺进了过去!

  “师尊!你竟然对我动手!二十多年前我叛逆之时,你都未曾对我出手,今时今日,你竟然不惜燃烧生命,跟我以命搏命!”香卡天姬看着袭至喉间的手,脚尖轻点,急急的往后退去,一脸受伤的低喃。

  “老帅哥,快走!跟我走!”小肉包看着站都站不稳的巫常台天,焦急的跺脚。

  “夭夭,走!我会困住她,不让她打开机关封闭整个巫蛊祠!夭夭!乖,快走!”再一次挡住香卡天姬的去路,巫常台天用尽全身力气低吼。

  这里是巫蛊祠,曾经的六殿驻地!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寝殿之中,有三处断龙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