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60.第60章 奇葩送礼
  穿来这么久,她一直刻意的忽视自己印象中寻常的容貌。

  用一张寻常的容貌,做自己习惯的一颦一笑,她的别扭谁知道?

  原来,是她的忽视,让自己别扭了这么许久!

  这皮囊底子,和前世的她有五分相似,小翠那句相由心生说的好,五分底子加上三分心相,愣是让她和前世像了七八分!

  “娘子,沐郡王他……”小翠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他?他就是一个色痞!”她还当自己相貌寻常,全然不知自己的改变,就招惹来这么一只妖孽!

  以貌取人,以色侍人,忒像了!她绝壁不干!

  “小翠,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顾长生怨念,“我这长相也不差啊,怎么一路上都是你们招蜂引蝶,我却连个蟑螂都没引到?”

  周沐那妖孽不算!

  “娘子你还好意思说,是谁不修篇幅,一路上连发髻都不打理?披头散发不算,穿着也怎么舒服怎么来,太没形象了!”一提到这个,小翠就一肚子委屈,身为一个丫鬟,出门都比自家娘子有体面,她们其实也很憋屈。

  “停停停!”顾长生认输的叫停,“我往后会注意的,丫的,早知道我变成这样,当时吃妖孽豆腐,我也不那么心虚了,好歹这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了吧?”

  “咯咯……”小翠忍不住的偷笑出声,“娘子你真是的!”

  “好了啦,说正经的,等我们新房盖好,你们也不必这么遮遮掩掩的了,我的丫头,自然都是美貌无双的,这药浴,你跟韩秋董雷她们都给我用上,美,就要美的嚣张,我倒要看看,哪个还敢调戏我的丫头。”顾长生从浴桶里爬了出来,心满意足,“不用心疼银子,你家娘子我现在穷的就剩下银子了。”

  “是!”小翠含笑的躬身施了一礼,上前递上锦帕。

  收拾妥当,顾长生一袭锦红绸衫,斜卧在院中安置的软椅上,抬头望向朗朗星空。

  没有重工业污染的古代,月朗星稀,浩瀚非常。

  “举头邀明月,低头思故乡……”一杯清酒在手,顾长生对着明月举杯。

  难得的清净,她想家了……

  “爷爷,你要好好的……”不要悲伤,不要想她,她会活的好好的,顾长生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了句。

  梧桐树疏影斑驳,打在她的侧脸之上,齐腰的长发随意披散,朦胧月色之下,依稀透着股清浅的美感。

  ……

  次日一早,窝在床上的顾长生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王屠夫一日不病愈离家,就一日不会上门问诊,七日义诊之期,名存实亡。

  而她,乐得偷懒赖床。

  “娘亲,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还没起床?”门外传来小肉包子催命的叫嚷声。

  顾长生头疼的将脑袋埋到枕头里,鸵鸟的往凉被里扎了扎,她听不到!她什么都听不到!

  “娘亲,是你说的,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都围着后院跑了一、二、三……五圈,你还没起床……”小肉包子掰着手指头数的清楚明白。

  “我听不到,我什么都听不到!”顾长生晃着脑袋,决定赖床赖到底。

  “小公子,娘子还没起床?”董雷端着洗漱的用具走了过来,低声问道。

  “还没,娘亲在赖床。”小肉包子回的干脆,一脸纠结,对着紧闭的门继续喊叫,“娘亲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让秋姨天不亮就喊我起床锻炼,你自己却赖床,你这是只许……那什么……放火……”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董雷好心的小声提点。

  “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娘亲,你还说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小肉包子絮絮叨叨念个不停,见丝毫没反应,手脚并用开始卯上劲拍门板,“啪啪……啪啪……”

  “顾泽!”一声嘶吼从门里传了出来,顾长生仅着睡衫呼啦一声拉开门。

  小肉包子抬起的手僵在半空,转眼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两个小酒窝闪亮亮,“娘亲,你醒了。”

  “我再不醒,你就把我这屋子给拆了!”顾长生白了他一眼。

  “娘亲……”小肉包子不满,“娘亲,你竟然赖床!”

  赤。裸。裸。的指控,明晃晃的眼神,顾长生看了儿子一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咳咳……春困秋乏夏打盹,都是季节惹的祸!”

  “娘亲……”小肉包子双手拽住顾长生的一片衣角,摇晃,“娘亲你下次在赖床,跟秋姨说一声,让我陪你一起赖床,好不好?”

  顾长生顿时恢复了清明,一把挥开儿子撒娇的手,“我说你怎么这么拼命的拍门,感情问题在这,我告诉你,想赖床,没门!训练完乖乖的给我读书去,你还真想当个白丁咋滴?”

  小肉包子看了看自己被挥开的小手,嘟着嘴抬头看了一眼娘亲,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知道没得商量,挪着小碎步,一步三回头的往书房走去。

  “啧啧,看他那怨妇的小模样,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董雷闻声惊悚的抬头,娘子哪里可怜了?可怜的是小公子好不好!

  顾长生撇了她一眼,“你那什么表情?我是亲娘!”

  董雷顿时低下头,娘子面前想做到面无表情,真的太难了!

  “风和日丽,神清气爽,又是新的一天……”顾长生伸展着胳膊腿,然后突然就顿住了。

  董雷疑惑的看着自家娘子把她自己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嘴里还念念有词。

  “手腕骨骺线和脚踝骨骺线还没完全闭合,啧啧,还有救……”

  “小雷子,我去写个药方,你让宋伯去给我抓药来熬上。”顾长生说了一句,就转身返回屋里。

  “药方?娘子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看大夫?”董雷一脸紧张的跟了上去。

  “我就是大夫,看什么大夫?”顾长生拿出笔墨纸砚,研磨提笔,“我没不舒服,我只是想再长高点儿。”

  “长高?娘子你都生过孩子的人了,还能长高?”董雷不敢置信的问。

  “当然,女人二十窜一窜,男人长到二十三,你家娘子我才二十岁,还能窜一窜。”顾长生一边写,一边说,“你们要是有兴趣,我也给你们开个方子试试?要不要?”

  董雷连忙摇了摇头,喃喃低语,“这不是拔苗助长吗……”

  顾长生才不理她,她一定可以的,她可以努力的变回从前的自己,一米七的世界空气清新秒杀一切矮个,那才是她的范儿!

  才收拾好一切的顾长生正在院子里锻炼身体,虽然起晚了,可锻炼不能落下,才刚开始拉伸腰肢,就听后门处传来一阵喧哗,顾长生眉头微皱,看向一边的韩秋,“怎么回事?”

  该不会真有不要命的,又来上门找茬吧?

  “奴婢去看看。”韩秋收了长剑就往绕过厨房往后门走去。

  不一刻就神色怪异的回转。

  顾长生瞄了她一眼,收手,“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娘子不必管。”韩秋眼神躲闪了一下,拿起长剑。

  “慢着,我自己去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能让韩秋这冷清的性子都不好直言?

  顾长生才绕过厨房,就闻到几股刺鼻的香粉味迎面而来,不由得抬袖遮了遮缓和一下。

  “长生娘子来了。”一个眼尖的看见了顾长生,扯着嗓子惊喜的喊了一声。

  “真的是长生娘子,看你还敢拦我们。”另一个推开拦在身前的小翠,抬步就向顾长生迎了过来。

  顾长生看着眼前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一时无语。

  “奴家是后街卖豆腐的豆腐西施。”一个嘴角长了个美人痣的女人妖娆的施了一礼,率先开口。

  东施效颦吧!赛西施她见过一个,虽然也妖娆,可是高贵冷艳型的,这么一比较,高低立见。

  “长生娘子,奴家是官茂街卖包子的李菊花。”另一个头插一朵大大绢花的女人挤开了豆腐西施,急切的开口。

  “长生娘子,奴家是城西铁匠铺的樊梨花。”

  “长生娘子,奴家是对门王家布庄的王阿娇,咱们离得最近。”一个娇小的女人从他们身后挤了上前,充分发挥了体型的优势。

  “打住!”顾长生头疼的后退了一步,和这些浑身劣质香粉味的女人拉开点儿距离,然后理了理鬓角散落的发丝,莞尔一笑开口,“各位娇娇迎日而至,当真让我顾家蓬荜生辉,满园花草皆失色,只是……不知各位所为何来?”

  “长生娘子,这是我新制的豆腐,细嫩柔滑,送来给你们尝尝。”豆腐西施第一个接口,手里果然捧着一块白嫩的豆腐。

  顾长生顺着她手中的豆腐往上看,就见两坨更细嫩的豆腐透过夏衫呼之欲出,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竟然还有人上门送豆腐吃的!顾长生也是醉了!

  “长生娘子,这是我刚蒸出笼的肉包子……”

  还有人上门送肉包子的!好吧,你们都是人才!

  “长生娘子,我连夜赶制了一件寝衣……”

  姑娘,你敢不敢更不隐晦一点,寝衣?直接脱衣服多直接了当好办事?

  顾长生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抬头看向那自称铁匠铺的樊梨花,炯炯有神的问出声,“你要送什么?是骡子是马,拿出来给我看看。”